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xlop玄幻小說 神級文明 txt-第五百一十六章 孽畜,找死!-8g9sa

玄幻小說 / 1 10 月, 2020 /

神級文明
小說推薦神級文明
……
邀月脚步一顿。
大殿内轻松的氛围也是蓦地一滞。
那人影一个穿着仙渺宫的制式弟子服,赫然是一位内门弟子。
他左半边身体鲜血淋漓,刚一进门就直接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几次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都没能成功。
看得出来,挣扎着冲到这里已经耗尽了他的仙元和体力。
见状,殿中众弟子的脸色顿时变了。
吴辉也皱了皱眉,抬手就给他刷了一道治疗术。
那弟子身上的伤势顿时肉眼可见地开始恢复,但他却像是没感觉到一样,依旧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张脸上尽是惊惧和惶恐不安。
邀月闪身落到了他身前,缓声道:“你别急。冷静下来。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邀,邀月大长老!”
看到邀月,那弟子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眼神蓦地亮了。他一把拽住邀月的裙摆,急切道:“大长老,青龙,青龙门失守了!”
“什么?!”
一听这话,殿中很多弟子瞬间就炸了。
“怎么回事?!”
“千面幻狐做了什么?!”
“青龙门怎么就失守了?!”
“青龙门失守,那刘长老怎么样了?安师弟,还有张师姐他们怎么样了……”
“你快说啊!”
他们立刻冲到那弟子身边急声询问起来。
青龙门就是飘渺仙宫西面的宫门。原本是有一位刘姓主事长老带领弟子们守在那里的。飘渺仙宫之中人数虽多,但大家都是师兄弟,难免会有很多熟人,一听这消息都是紧张不已,急匆匆地就想问熟人的情况。
邀月被他们吵得头疼,不由蹙眉扫了他们一眼:“噤声。”
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他们心头担忧不减,却也不敢再随便插嘴了。
邀月这才重新看向那弟子:“你继续说。”
“谢邀月大长老。”
那弟子喘匀了气,立刻断断续续把情况说清楚了。
飘渺仙宫的守护大阵虽然破了,但仙渺宫传承数十万年,防御手段自然不会单单只有这一座大阵。
在飘渺仙宫的宫殿群之下还设有数道防护禁制,其中一道便是专门针对仙渺宫之外的修仙者的。除仙渺宫以外的修仙者一旦踏入飘渺仙宫地界,体内仙元的运转就会受到干扰,十成的实力最多只能发挥到七成。
如果不动手,这限制自然没什么影响,但在两方开战的情况下,这样的削弱就极其致命了。事实上,如果不是有这道禁制在,在仙盟联军如此强劲的攻势下,飘渺仙宫根本支撑不到现在。
仙盟那边自然也不会对这种情况坐视不管。
他们和仙渺宫早已不是第一次交战,自然清楚这一道禁制的弱点。只要攻破仙宫四座宫门的任意一座,找到禁制的节点并破坏掉它,这道禁制自然就会失效。
只是四座宫门都设有单独的防御仙阵,想要攻破并不容易。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
这次的仙盟联军之中有“千面幻狐”。她竟是假扮成仙渺宫弟子骗过了驻守的主事长老,潜入仙渺宫内部破坏了青龙门的防御仙阵。
青龙门也因此失守。
那弟子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身体也克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好多,好多师兄师姐都死了,我,我……”
“好了~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
邀月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心里叹了口气。
千面幻狐的伪装能力在正面战斗上没有太大作用,但在这混乱的战局之中却是防不慎防。这件事,还真不能怪青龙门的驻守长老疏忽大意。
“青龙门的禁制节点绝不能被破坏。”她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吴辉,“我立刻赶去青龙门支援,这里就交给你了。”
吴辉点了点头:“放心。”
邀月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即身形一晃便化作一道朦胧的月辉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飘渺仙宫西面,青龙门内,仙渺宫弟子已然死伤惨重。负责驻守的主事刘长老已然殒命,其余的弟子也伤的伤,死的死,仅剩下几个还有战斗力的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师兄,我不行了~我体内仙元耗光了。”
一个浓眉方脸的弟子飞着飞着就停了下来,惨白着脸不停喘着粗气。
“起来。”被称作师兄的蓝袍青年一把将他拉了起来,催促着他继续往前,“仙元耗光了就用腿跑,总之不能停下来,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只要不被他们抓住,他们短时间内就发现不了禁制节点的位置。”
“对!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哪怕多拖上一刻钟,其他地方的师兄弟也能多杀几个仙盟的杂碎!”
其他师兄弟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凭着一口心气,仍旧在勉力支撑。
然而,才刚跑出去没多远,几人身后便蓦地传来了一阵银铃似的娇笑声。
“咯咯咯~~~咯咯咯~~”
这娇笑声轻灵悦耳,带着勾人的尾音,说不出的惑人。
师兄弟几人脸色陡然一变:“糟了!是那个妖女!”
几人连忙想要加速逃跑。
然而,他们的脚才刚刚迈出去,一团朦胧的红色薄雾便从他们身后飞速飘来,眨眼间便化为一道人影截住了他们逃跑的路线。
那是一个身形曼妙的女人。
单论长相,她算不上绝色,但那上挑的眼尾却仿佛带着勾子似的,眉眼间蕴着万千风情。
她眉眼含笑,银色的长发披散在她肩头,轻薄到几近透明的绯红轻纱长长地拖曳在地,整个人便如那在烈日下灼灼盛开的芍药一般,说不出的妖冶惑人。
然而,面对如此尤物,师兄弟几人却没有半点心动,反而骇然变色。
他们转身就想跑,然而,此刻,大批的仙盟追兵也已经从后面追了过来,转瞬间就把他们包围了起来。
“咯咯咯~小~弟~弟~们,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从了姐姐,还能少吃点苦头。要不然,姐姐就只能刨开你们的脑子,把你们的神魂取出来好好拷问一番了。”
女人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语气纯真,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止不住的心寒。
师兄弟几人吓得脸色发白,腿脚都有些发软,却仍是梗着脖子不肯服软:“妖,妖女,你放弃吧~我,我们是不会屈服的!”
“就,就是!你死心吧!”
另外几人也颤抖着附和。
“那就没办法了~”
女人娇柔一笑,削葱般纤细的指尖轻轻划过唇角,笑得意味深长。
“小的们,动手吧~”
“是,尊主!”
仙盟众弟子恭敬领命,随即便嬉笑着朝那师兄弟几人走了过去。
蓝袍师兄下意识挡在师弟们面前想要保护他们,但此刻他仙元早已耗尽,哪里还是青麟蛇妖的对手?不过三两下的功夫,他就失去了反抗之力,被青麟蛇妖一把揪住衣领提了起来。
青麟蛇妖右手五指成爪,直接朝他头顶抓去。澎湃的妖力凝聚在他指尖,足可开金裂石,人类的头盖骨即便再怎么坚硬,在这一爪之下也不会比豆腐块硬多少。
眼看着他的指尖就要接触到蓝袍师兄的脑袋,师兄弟几人顿时睚眦欲裂:“师兄!”
“师兄!不要!”
就在他们绝望之际。
蓦地。
一声怒斥骤然从头顶传来。
“孽畜,找死!”
下一刻,一道银色的月辉从天而降,蓦然照在了正伸着爪子的青麟蛇妖身上。
“轰~!”
青麟蛇妖直接被打得倒飞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半边身体都在狂暴的能量中变得支离破碎。要不是他体表的鳞甲天生就能卸掉部分攻击力,此刻怕是已经直接毙命。
狂暴的冲击波席卷开来,周围的仙盟妖族都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半步,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
青麟蛇妖好歹是十一级真仙境巅峰的大妖,竟然连一招都接不住。来人的实力未免太过可怕!
就在众妖惊疑不定之间,一片朦胧的月辉忽然从他们头顶洒落,瞬间覆盖了以仙渺宫师兄弟为圆心的一大片区域。
围在师兄弟周围的一众妖族赫然也被月辉笼罩在了其中。
一众妖族吓了一跳,连忙齐刷刷往后退去,眨眼间就退出了月华笼罩的范围。
然而,这一片月辉却没有跟之前那道月华一样对他们造成伤害,反而在刹那间收缩凝聚,化为一道曼妙的身影徐徐落了下来
她的容貌精致而秀美,整个人都仿佛笼罩在朦胧的月色之中,就连那一头长长的墨发上也仿佛有月华凝聚,散发着点点星月的光辉,衬得她整个人就仿佛是自神话中走出的月之神女一般,风姿摇曳,气势万千。
一众妖族乍然变色。
银发女人脸上的笑容也在刹那间消失。
“邀月!是你!”
“不错。”
邀月抬眸,清透如琉璃的眸光中泛着如冰霜般的冷意:“毁我宫门,杀我仙渺宫弟子,千面幻狐,你该死!”
话音落下,她浑身一震,周身的威势顿时如火山喷发般轰然爆发。
“轰~”
无形的威势一波又一波地扩散开来,刹那间,她一头墨发无风自动,周身的仙元都如开水般沸腾起来,整个人更是如利刃出鞘般绽放出了难以言喻的锋芒。
冰冷,肃杀,就连空气都仿佛能够冻结。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