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j2pw熱門都市小說 獵妖高校 ptt-第一百九十四章 博物館前鑒賞-lipr4

玄幻小說 / 13 10 月, 2020 /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与图书馆不同,第一大学魔法历史博物馆位于沉默森林深处,像学校的研究所或者猎场一样,有自己单独的一片区域。
晚上刚过八点,郑清与萧笑便出现在距离博物馆不远的一处林间空地。
这不是郑清第一次接触学校的魔法历史博物馆。
百鬼客棧 雲州(書坊)
不久前,吴先生给他上课的时候,曾经带他在魔法历史博物馆的某个展厅短暂停留过。展厅里的北美野牛、火刑架以及古怪的猿人组合,给年轻巫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从正门进入这座博物馆,对郑清来说还是第一次。
所以直到博物馆正门前,年轻公费生才知道这里并不像书山馆一样,前厅装了一座玻璃门,只要把身份卡在门口刷一下就能进去。
重生之異能小地
“你的意思是,现在属于闭馆时间,我们进不去?”郑清盯着博物馆前那片波光粼粼的水面,回头看了萧笑一眼,颇有些无语。
他原以为来到博物馆后,有萧大博士带路,大家直接进去就可以了。却不料还没看到博物馆大门的影子,便被这座突兀的小湖拦住了去路。
我的警花老婆
这是一座长宽约里许,岸边错落着许多粗大垂柳的小湖。
湖水淙淙,除了粼粼的水光与湖面倒影的那轮金黄色圆月,看不到一点动静。湖岸被茂盛的水草与粗大的垂柳淹没,郑清找不到湖水从何而来,又去向何方,但他可以隐约看到自己想要找的目标。
第一大学魔法历史博物馆黑色的正门,就沉睡在这座小湖的另一边。
“是你进不去,不包括我。”
萧笑纠正了郑清不恰当的用词,转而介绍起当前的情况:“正常来说……我是指如果你白天工作时间来参观这座博物馆,是看不到这座湖的。白天博物馆门前是一面照壁,照壁上有湖、有水、有月亮、以及湖中各种水属魔法生物。到了晚上,月光落下后,照壁便会化成这座湖,构筑起博物馆最外层的守护。”
郑清抬头看了一眼半空隐在云后那模糊的白色月影,然后再低头看一眼湖面那轮模样清晰、颜色金黄的圆月。
“鬼都知道这湖里不对劲。”年轻公费生吐槽道:“天上跟湖中两个月亮都不一样……哪个蠹贼会蠢到踩这种陷阱!”
“所以这座湖就是为了让不请而至的客人们知难而退。”萧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门禁卡,顺手抽出一张,丢给郑清:“但我们不是蠹贼……我们是有正经儿身份的客人。”
郑清惊讶的接过一张卡片。
是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临时工作证,允许持卡人自由进出博物馆,不限时间。
“这种工作证,我也能用吗?”郑清翻来覆去查看手中那张乳白色的卡片,上面的关键字除了‘第一大学魔法历史博物馆’‘临时出入证’之外,再无其他,没有持卡人身份信息,也没有魔法防伪措施:“……你从哪里‘借’来的?”
他把‘借’字咬的很重。
魔獸戰警
萧笑扶了扶眼镜:“下午我不是说了吗?前几天博物馆从图书馆借调一些人帮忙,这些临时出入证就是我们用的。我跟同事打了招呼,说有朋友想在没人的时候参观一些博物馆,借了几张出来……这种事情很常见。”
“他们是不是以为你跟女朋友约会。”郑清笑嘻嘻说道。
“……虽然这些工作证不记名,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拿上都能用。”萧笑没有回答郑清的打趣,板着脸提醒道:
“来之前我不是让你带上学生卡吗?学分为正的在校生,才能使用这些工作证……这是一个有点懒但是很有效的甄别手段。大概学校觉得就算某个在校生想摸进博物馆四处溜达,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麻烦吧。”
说话间,两人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萧笑立刻闭了嘴,向郑清打了个眼色。
郑清从灰布袋里摸出厚鼓囊囊的法书,翻开扉页,激活束缚咒的阵式。淡绿色的魔法光晕在阴沉的夜色下闪烁,很快一道颀长的身影便出现在两位男巫的视线中。
呆萌小狐妻
是蒋玉。
她披了一件宽大的斗篷,里面是一件小龙皮的紧身猎装,脚上蹬着长靴,腰间挂着许多零碎的魔法饰品,手中也拿着一本翻开的法书。
郑清悄悄松了一口气。
两人几乎同时收起法书。
“你来的还挺早。”年轻公费生笑吟吟迎上去,冲女巫挥挥手:“李萌呢?她肯老老实实呆在宿舍?那头毛绒熊可管不住她。”
戰錘神座
“我把萌萌交给青丘公馆了,苏议员愿意帮忙照看一晚上。”女巫轻描淡写的回答着,同时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而且也不早了吧,你们不是说八点半之前集合吗?现在已经八点一刻了。”
郑清脸上的笑容一僵。
弒神之我主沈浮 念醒
他险些忘记蒋玉已经知道他与苏施君之间关系这件事了。但就算这样,她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密切了呢?
男巫狐疑的看了女巫一眼,试图从她的表情中发现蛛丝马迹。
但今晚月光黯淡,女巫又是一副惯常的冷清表情,郑清盯了许久,直盯的萧笑在一旁干咳,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咳咳,”萧笑轻咳两声,打断年轻公费生颇为不礼貌的‘盯看’,热情的对蒋玉挥了挥手,递给她一张临时工作证:“学生卡带了吗?必须双卡齐用我们才能进去。”
禦龍神訣
蒋玉点点头,接过那张临时工作证,默默打量起来。
差不多与女巫前后脚,林子里再次传来轻重不一的脚步声。三人回头望去,很快,两个壮硕的身影便摸黑靠近岸边。
是辛胖子与张季信。
“你们两个怎么来的比女生还晚?”郑清籍着给他们出入证的机会,靠近两位同伴,小声抱怨了一声。
“这须怨不得我,”辛胖子丝毫没有‘低调行事’的想法,立刻嚷嚷起来:“是张季信他哥,晚上有个应援会,把他扣了半天,我去找他还跟着端了半天盘子!”
湖畔沉睡的水鸟被巫师的声音惊醒,嘎嘎乱叫起来。
郑清恶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
藍殤
另一边。
张季信脸色微红,吭哧着接过那张卡片,粗声粗气问道:“我们没办法抄近路,从环府长廊过来的,走了好几座亭子……那我们现在直接进去?嘿,玉姐儿怎么也来了?”
鳳惑天下【完結】 月月魚兒
他兴冲冲与蒋玉打了个招呼。
“其他人今晚都不方便,我们请班长大人来帮忙。”郑清把张季信粗暴的向湖边推了一把,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