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gfs4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劍骨 起點-第三百九十三章 刺殺黑槿熱推-qm2wn

玄幻小說 / 12 10 月, 2020 /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风雪大作,缭绕蛇山。
山顶一座红亭,亭盖被大雪覆盖,一片银白。
宁奕和清鳞齐肩而立。
两人一边赏雪,一边“叙旧”。
“怪不得‘东岩子’之号如此熟悉。”清鳞仍然是一件单薄轻纱的清凉打扮,薄纱在风雪中飘摇,很难想象这竟是一头蛇妖,风雪映衬这副仙肌玉骨更加超脱,宛若仙子。
她捋了捋青丝,道:“我娘告诉我,当年虺蛇一族能够盘踞此山,便是有贵人扶持,那位贵人留下道藏,以及一道善意,庇护虺蛇长兴。”
当年赵蕤行走妖族天下,并未大开杀戒。
那本游记里写,人有善恶妖亦如此,负剑而行须问本心。
这一趟北上南归,赵蕤先生出剑必是问心无愧,杀妖如杀人,先判善恶,后才出鞘。
至于庇护蛇山……赵蕤先生的小本本里倒是没有详细记载。宁奕只记得游记里写,蛇山是小霜山传人一定要来看一看的地方。
先生留下的原句是:“蛇山霜意极浓,小霜山后人可以一观,观后必有所得。”
“其实,当初与虺蛇有缘的‘东岩子’,乃是我的师尊。东岩子一脉单传,弟子续承师号,至我……已是第七代东岩子。”
第七代东岩子?
蛇后清鳞微微侧目,发现身旁男人,看着漫山遍野的雪屑,有一刹恍惚。
宁奕心中感慨。
这里……的确霜意极浓。
有那么一瞬,像是回到了小霜山。
当初赵蕤先生游历妖族回归后,是否就是按照蛇山意境,重新布置了小霜山呢?
回过神,宁奕轻轻笑道:“我体内流淌狮血,初时修为薄弱,万幸被师尊捡到,跟从修行,直至继承衣钵,才逐渐有了今日造化。”
清鳞恍然,原来如此。
她说这位“东岩子”怎么跟记载中的不太一样。
宁奕编了一个谎言。
东岩子外号,在大隋虽然出名……但是在妖族天下,师尊当年行走妖族还是很低调的,并未引起过多大波澜。
極品僵屍頭子 溪屍
像蛇山统领这样的妖修,自然不会了解这个名号,在大隋有怎样的意义。
红亭闲叙的这半个时辰。
清鳞知道了“宁奕”来到这里的来龙去脉,以及一系列原因——
【这位修为不俗的散修大人,虽是孤家寡人,但对灞都城很是敬仰,想寻一个点化修为的造化机遇,正好碰上这次古王爷大寿,只可惜,诸方来贺,不邀散修。
苦于没有“敕证”,无法踏入那座云上之城。】
一开始,她其实有所怀疑……但宁奕的消息一真一假,穿插在一起,师承是真,名号是假,献礼是真,敬仰是假。
谁能想到,有一位“不知好歹”的人族剑修,能不知不觉混入妖族天下,还敢借此大宴,去高手云集的灞都城寻死?
给清鳞十个胆子,也不敢猜宁奕是人族星君。
“这次献礼,之所以选择‘虺蛇’,便是因为东岩子一脉与你们的渊源。”宁奕柔声道:“进献宝珠,既能让我获得古王爷的青睐,也能拯救虺蛇一脉,如今在妖族天下的窘迫境地。”
“更何况……古王爷不帮你,你还有我呢。”宁奕说到这里,刻意顿了顿,道:“区区云豹,何足为惧?”
清鳞摇了摇头,并不放在心上,只是苦涩一笑,拢了拢薄纱,道:“东岩子先生,虺蛇如今处境,绝非一人之力可以挽回。你能助我族献礼,已是感激不尽,哪里还敢更多盼求?多说无益,我相信您……只盼这次献礼,能如您所言,一切顺利吧!”
这位蛇蝎大美人,眼中真真有清辉流淌。
宁奕侧目一瞥,从那双纯洁瞳孔中看见了一片悲戚……
清鳞柔声道:“既然先生喜欢这里,不妨这几日便在此地住下。这座霜寒宫清净安宁,是上好的修行之地。”
说完,就要离去。
“等等——”
宁奕忽然心头一动,问道:“大统领,你早就准备好了献礼……我这次上门,是否算是‘叨扰’?”
清鳞离去动作停滞一刹,怔了一刻。
市長獨寵平民妻 仲夏夕
众所周知,古王爷贪色霸道,最是喜好人族女子,但对于送上门的妖族绝色,若足够香甜,绝不会“视而不见”。
聽說你要娶我 梁海燕
宁奕对视薄纱女子,无需清鳞开口,他已从其眼中得到了答案。
自己猜的不错。
这次大寿……清鳞准备将自己作为礼物,献给古道。
“您来的正是时候。”
清鳞并没有避讳什么,淡淡道:“我虺蛇一族,的确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能有一线生机,无论如何,是要试一试的。”
宁奕笑了笑,欲言又止。
清鳞离去之后,山顶红亭恢复一片寂静。
大统领安排的住处“霜寒宫”,在不远处雪山雾气中隐约显现轮廓,妖域地大,蛇山俯瞰古城,诸峰缭绕如蛇,一副妖娆之姿。
一袭红衫,极其艳目的叶红拂,背负古剑,缓缓从大雪之中走出。
她来到宁奕身旁。
送魂筆錄
一袭红衣惊艳至极,好看是好看。
但……
宁奕忍不住呵斥道:“这副打扮,别人看见了,怎么相信你是我的小婢女?”
主仆二人,形象气质相差太大。
看起来,戴上面皮“平平无奇”的宁奕,反倒像是那个仆人。
“你在教我做事啊?”叶红拂面无表情,“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不成?”
硬了。硬了。
拳头硬了。
叶红拂拳头硬了。
向来欺软怕硬的宁某人敏锐察觉到了不对劲,避开这个话题,道:“过几日便动身,随虺蛇使团一同去灞都城贺寿。”
“‘敕证’的麻烦解决了?”叶红拂啧啧笑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宁奕认真道:“灞都城一脉八位师兄弟,个个都是古皇血裔。二师兄火凤乃是新晋涅槃妖圣,被誉为妖族天下未来的新皇……修为只在其上的大师兄,极其神秘,至今都未曾露面。”
“老三老四,似乎修行合道之术,与阴阳大道有关,形影不离。”
“老五出手次数极少,情报里依稀提到,他天赋异禀,有着远超同境的‘生命力’,一息不死,便可回衍……”
“古道排第六,姜麟排第七,黑槿排第八。”一路盘点下来,的确各个都是妖孽,没一个好招惹的角色。
这次入城。
宁奕要掠夺古卷。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灞都城小师妹黑槿!
“古王爷寿辰,四方高手云集。我们要尽可能低调,不要引起关注。”宁奕望向叶红拂,“我知道你养剑多日,渴望一战,正是剑意凛然之时……但此事不可大意。”
“放心。我不是傻子。”叶红拂抱剑而立,红衫被风雪卷的一阵阵飘拂而起:“混入灞都城,一旦暴露,就是死路一条。”
親親流氓千金 紫戀雲
别说她还只是星君。
就算涅槃了,也不可能在灞都城逃生。
“任务很简单,寿辰时限内,找到黑槿……杀掉黑槿。”宁奕平静道:“我会在灞都城内布置一座阵法……这需要三日的准备时间。此阵名为‘小子母阵’,可以确保我们安然离开。”
“在灞都城内刺杀黑槿?”叶红拂眯起双眼,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世人都说她是疯子。
如今看来……宁奕才是那个真正的疯子。
这件事情太疯狂了。
但她很喜欢。
“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做不到。所以需要你。”宁奕抬起头,认真望向叶红拂,“灞都老人精通卦算之术……或许他能算到我的存在。但一定不可能算到我身旁还有一个人——你。”
听到这里,叶红拂有些疑惑,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可能会暴露?”
“不。”
宁奕摇了摇头,道:“我的意思是……我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叶红拂神情错愕,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宁奕。
从天启之河,已经印证一些猜想的宁奕,笑了笑,对叶红拂此刻这个反应毫不意外。
顶级涅槃,能否穿透天机,拆破自己身上的因果迷雾?
大概率是可以的。
行事之前,宁奕向来会做好最坏的打算。
“灞都老人应该能算到我会来……但这场大宴人流太多。西妖域有数百上千使团踏入云上之城,卦算之术也并非万能。”宁奕快速道:“我们在暗,他在明处。所以——”
他重重道:“我会制造出一个足够大的动静,而你的出手,一定要快,要准,要狠!”
只要黑槿死了。
那么执剑者古卷……再不济也会掉落而出,重新坠入两座天下角落。
“等一等,你的意思是……”叶红拂喃喃道:“这次刺杀,由我一人进行?”
“你不是一直想拿大妖祭剑么?”宁奕淡淡道:“黑槿是一个比姜麟更合适的对象……如果刺杀那头皮糙血厚的麒麟,我们大概率都会死在灞都城里。”
“放心……我会给你制造一个绝佳的时机。小子母阵的符箓也会交到你手上,刺杀完成,你便触发符箓。”宁奕说出了自己的布置,道:“你无需担心我……我自有逃生手段。”
说完,宁奕望向叶红拂:“计划说完了……你如果不想来,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女疯子伸出一只手,抵住额头。
疯了。
疯了。
真是疯了。
在灞都老人眼皮底下杀他闭门弟子……不管成功与否,一旦出手,便再也没有回头路。
叶红拂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能相信宁奕么……宁奕的谋划,宁奕的符箓,以及宁奕所谓的,制造的机会。
山崖卷雪,红衣飞拂。
许久之后,响起女子低沉沙哑的笑音。
“就这么说定了……”
“那头饕餮的命,交给我了!”
……
……
(今日手腕疼,还有一章,明早再发。)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