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hpho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第六十九章 我投資,那就具有投資價值(二合一)展示-dmlxw

都市小說 / 12 10 月, 2020 /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华尔街日报》
至高主宰 犁天
‘三百万美元的午餐’
配图,一张儒雅绅士而又风度翩翩的贵公子照片。
“投资之王”沈建南近日在林顿庄园一场慈善拍卖会上捐出了一份独特的拍品。
据介绍,沈建南将会每年最多一次拍卖自己的午餐,中标者可以携带最多六名好友与他一起共进午餐,时间为大约三小时左右。
最终,本次午餐有格朗投资产资管理公司管理人史蒂芬.安拍得。
所得拍卖收入,将会捐给洛杉矶慈善机构宜兴基金会。
该基金会是一家非盈利性慈善机构,主要为穷人和无家可归者提供食物、医疗、住房、托幼、职业培训等慈善服务,有华裔司徒杰于1963年创办,至今已发放五百二十万美元善款,主要用于帮助加州地区穷人和无家可归者。
沈建南:第一国际资本研究会主席,九鼎银行集团股东。
数月前精准预测芬兰马克危机,随后又精准预测意大利里拉、西班牙比塞塔存在的贬值风险,更在英镑贬值初期对英格兰银行提出警示。
由于精准独到的眼光和判断,芬兰马克贬值中,第一国际资本获利十亿美元。
不久前,英镑剧烈贬值,货币投资为首的第一国际资本,狂赚四十亿美元。
《时代周刊》
‘金融之子独特的午餐’
封面,沈建南昔日搂着其娜.卡诺斯基和尤利娅.西多罗夫出现的照片。
第一国际资本沈建南于近日在林顿庄园举行的慈善拍卖会拍出了自己的午餐,这份每年最多一次的午餐拍卖,有格朗投资产资管理公司管理人史蒂芬.安所拍得。
他将可以携带最多六名好友与‘金融之子’一起共进午餐,时间为大约三小时左右。
所本次拍卖所得最终受益人为洛杉矶慈善机构宜兴基金会,这家基金会有华裔雕塑艺术家司徒杰于1963年创办,主要宗旨为帮助洛杉矶以及加州地区的流浪失业人员。
……
“老天,午餐三百万美元,这些有钱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纽约,布朗街麦当劳。
一名络腮伙子的中年人啃着汉堡看着手里的报纸,难以置信说道。
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一顿午餐可以卖出三百万美元。
而他,却在这里啃着一块五的破汉堡。
“乔治.你说,这些该死的有钱人都会吃些什么?黄金鱼子酱?还是外星汉堡?”
“笨蛋。有钱人怎么会吃这些东西,我以前在波士顿的时候见过有钱人的生活,他们吃的食物都是最珍贵的。你能想象,金枪鱼上最好的一块肉是在哪里么?”
“他们就是吃鱼?”
“当然不是,他们的餐具都是用黄金打造的,这才是昂贵的原因。你根本无法想象有钱人的生活有多么奢华,他们用着黄金打造的餐具,吃着来自深海的珍稀海鲜,但这并不是最昂贵的。真正昂贵的原因,是他们吃饭会请许多许多绝色尤物。”
“十六名,你做梦都不会想到,一顿晚餐上张罗的绝色女郎就有十六人。”
“妈的。这些该死的有钱人实在是太会享受了。”
“……”
于此同时。
帝国大厦陈记火锅店。
沈建南用筷子,在一只冒着炭火的锅里夹着。
不锈钢的锅里浮着一层红色辣椒油,蒸腾的热气扑面,辛辣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味。
大骨头熬的汤,浓白芳香,散发着诱人味道。
官場遊龍
厨师的刀工非常好,大块的和牛肉被切成薄如透明,夹上一块在锅里面涮上几秒捞出来,沾上店里秘制的酱料,一口咬下去辣、麻感觉不到任何油腻,还入口即化,口齿之间尽是味香。
牛肉是美国农业部规定的最高级别和牛,只有百分之二的牛才能产出这种牛肉。
可以看到,每块肉之间肥肉和瘦肉相互渗透,横切面呈现出一种红白相间的纹路,其精致、细腻,令人叹为观止。
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样。
据说,这些牛的生长环境堪称奢侈,每天吃着大麦、豆饼、麦麸等混合而成的天然饲料,为了促进血液循环以使皮下脂肪均匀,农户还会用红酒对其进行全身按摩,保持血液循环流通。
说起顶级和牛,即使没吃过的人也会想到神户牛肉这个名字。
拜其艺术般的肉质所赐,神户牛不仅在日本国内广受欢迎,更在国际市场受到食客们的大肆追捧。
神户牛产于关西兵库县,其认证极为严格,只有同时满足纯种但马牛血统、未产子的母牛或绝育后的公牛、由县内指定生产者养殖育肥、牛肉等级达到4级及以上等多个条件才可得神户牛之名。
每年大约有五千余头牛流入市场,但其中只有约半数可被评定为神户牛肉,在日本牛肉市场仅占百分之零点六,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虽然美国和牛没有曰本和牛那样优良的肉质,但胜在价格便宜。
沈建南吃的很爽。
美国的冬天来的比较早,虽然刚刚立冬,但已经可以感受到无处不在的寒意。特别是下了小雨,如果穿的稍微单薄一点,冷风刮来能把人冻得直发抖。
这种季节,一口冒着热气的牛肉咽下去,顿时就能驱走冬日的严寒,让人感觉全身毛孔都像是张开一样舒畅。
愛妃太囂張
而且,用料讲究且价格还不贵。
一盘和牛肉配秘制酱料,只要一百美元,二十盎司龙虾尾肉三十美元。
最难得是还有国内送过来的茅台,只要一百美元一瓶。
“啊——”
“哦——”
“咳咳咳——”
“……”
大梟雄 茗澈
沈建南对面,腾兰普像是喝了一桶烧酒,整个人面红耳赤、大汗淋漓,不停的龇牙咧嘴着。
没咽下去一口食物,他就像是慷慨赴死的勇士,整个人全身的肌肉都崩了起来。
辣!
官家太太 臨窗紗
太特么辣了。
可是,他又不能说出来。
史蒂芬.安就像是洗澡一样大汗淋漓都没有喊一声,罗.韦恩像是掉进火炉里全身通红也没有吱一声,自己怎么可以出声丢人。
再看看沈建南,一种深深的佩服油然而生。
这么辣的食物,这家伙居然面不改色还吃的津津有味。
难道,这就是吃的辣中辣,方为人上人?
吃了许久,沈建南感觉全身通畅,四肢百骸无处不感觉舒坦。
最近老是吃西餐,嘴里都特么快淡出来个鸟了。
难得这家店居然保持国内经典火锅风味,都是国内运过来的辣椒和花椒,吃起来真的特别过瘾。
從錦鯉到東海龍神
良久,沈建南抬起头,看到四周几人一个个面红耳赤大汗淋漓,差点笑出声。
天價婚約,隱婚總裁超完美! 蘇小魚。
很显然,除了美孚银行投资部的格朗宁,其他人根本吃不了辣椒。
顿时,这厮来了恶趣味。
“各位,这家店的食物不错吧?”
不错你妹啊!
咳咳——
腾兰普准备说些什么,但刚准备开口,一股辣味带着热气,直接呛到了他的气管里,令他猛烈咳嗽起来。
到底是出身名门,哪怕在这种时候,腾兰普也保持着足够的礼仪。
拿着桌子上的餐巾纸,脑袋对着桌子下面,丝毫没有丢了绅士的修养。
如果不是因为咳的太猛把鼻涕和眼泪都咳出来了的话。
看到腾兰普咳的撕心裂肺,坐在他一旁的史蒂芬.安,连忙抓起了桌子上的白色瓶子,倒了满满一杯透明的液体。
“腾兰普先生,我觉得你需要这个。”
腾兰普感觉自己要被咳死了,口干舌燥又血液直冲脑门,看到史蒂芬.安递来的水,赶紧抓过狂灌了下去。
舒服。
被呛的辣椒大概是被带了下去,腾兰普顿时不咳了。
但…….为什么我感觉这好像不是酒?
上帝啊!
我到底喝的是什么?
一股火一样的燃烧感觉忽然从胃里涌起,转瞬之间就向着四肢百骸开始蔓延。
热,太热了。
腾兰普再也顾忌不上形象,猛的扯开了脖子上的领带。
“腾兰普先生,你没事吧?”
作为这次午餐的东道主,沈建南不得不关心问了一句。
现在的腾兰普,整张脸就像是煮熟了的麻虾,一直红到了脖子根,看起来真的可怕极了。
沈建南不得不担心,这家伙如果就这么喝死了怎么办。
“喔,没事。这酒真的棒极了。”
居然说话这么伶俐?
不亏是懂王、
看起来,应该死不了吧。
沈建南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好心让服务员帮腾兰普倒了一杯水,又拿起了手里的杯子。
“感谢各位的慷慨和伟大的善良,是你们的慷慨和仁心,让加州有不幸遭遇的人们生活会得到改善。”
有人说,美国人从来不在饭桌上谈生意。
也有人说,西方就文化,根本就没有敬酒这一说。
以上,纯属扯淡。
沈建南一举杯,在场所有人齐刷刷拿起服务员倒满的酒杯伸到了中间。
开什么玩笑,花这么多钱来吃饭,不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候嘛。
酒后吐真言。
只要把眼前这个家伙灌醉,拿他想必会透露更多有价值的消息。
乒乓——
七只酒杯碰到了一起。
沈建南面含笑意,眼神古怪,一口气将酒闷了下去。
其他几人也见样学样,跟着将酒咽到了肚子里。
辣!
太尼玛辣了!
白酒混合了火锅的辣椒油,辣味成倍增加,一口闷下去,顿时胃里热腾腾的几乎要燃烧起来。
一股剧烈的眩晕传来。
罗.韦恩扶了下桌子,夸张赞美道:“上帝啊。这酒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从未喝过如此猛烈而又口感绝佳的美酒。”
马屁精。
腾兰普在心里骂了一声,面红耳赤露出骄傲的神色,摇头晃脑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骄傲的鸵鸟。
“没有人比我更懂酒了。我认为,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酒,它一定非常昂贵!”
沈建南含笑不语,随着服务员把酒满上,这厮戏虐道:
“腾兰普先生喜欢的话,不妨再来一杯。”
我特么为什么嘴贱?
腾兰普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老实说,他感觉自己恐怕已经醉了,再喝下去,很可能要出洋相。
可是……
看着沈建南的眼神,在那双眼神直勾勾的凝聚下,他只能端起了桌子上的酒杯。
咕噜——
一杯酒下肚,剧烈的眩晕传来。
该死!
腾兰普感觉眼前一阵模糊,人影绰绰似乎多了不少人。
“沈……沈……先生。不知道……房地产,你对纽约的房地产有没有兴趣投资?”
扑通——
毒妃重生:盛寵太子爺 金鈴鐺
刚说完,腾兰普脑袋一晕,双腿一软,直接瘫到了椅子上。
这……
四周几人面面相觑,有人已经不动声色,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腾兰普是房地产大亨,经常应酬,酒量肯定是很好的,他都被两杯酒直接放倒下……
幸好,沈建南并没有再给人灌酒的意思,让几人放松了不少,不然真也被灌趴下,这顿昂贵的午餐就等于吃屎了
在餐厅服务生帮助下,腾兰普被送进了帝国大厦的客房,这家伙出资了四十多万美元,沈建南并不吝啬为他包下一间总统套房。
很快,酒足饭饱,甜品、水果和茶水送了上来。
罗.韦恩抓住机会第一个开口问道:“沈先生,我非常钦佩您在投资上的眼光,相信即便是摩根先生重生,也不会比您更具有准确的判断力。您认为,苹果公司是否值得您投资?”
这是一个很刁钻的问题,也是一个极具突破点的问题。
作为苹果公司大股东,又花了这么多钱请沈建南吃饭,按道理来说,沈建南当然不好说苹果公司不好了。
那只要他说苹果公司具有投资价值,哪怕他不真的投资,只需要一番宣传,以他在金融市场的地位,苹果公司崩溃的股价就可能会止跌反弹。
罗.韦恩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来自东方的恶魔,这个名头实在太可怕了。
夜與樂的葬曲
对此,沈建南心知肚明,这货拿起一块沙拉啃了口,饶有兴致看着罗.韦恩,很是佩服这位将乔布斯赶走的资本精英。
不过佩服归佩服,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嘛。
“韦恩先生。你知道的,我是一名投机者,对于投资,那并不是我擅长的东西。”
这话一出,罗.韦恩的脸上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他花了四十多万美元,为的就是想要利用沈建南如日冲天的声誉稳定公司股价,可这个回答,却一点意义都没有。
该死的史蒂芬,这个蠢货。
四十多万美元这么大一笔钱,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韦恩心里既愤怒又幽怨。
他只是比了一个OK,史蒂芬.安这个白痴,却直接报出三百万美元。
沈建南眼神内敛,但心里却充满成就感,调侃这个时代本该是天之骄子的人物,真的很有意思。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他不喜欢被人利用。
哪怕,彼此之间其实都是在互相利用,主动权嘛,他不喜欢掌握在别人手里。
而现在……罗.韦恩明显底气不足。
“但我想,如果第一国际资本投资苹果公司的话,那它就具有很高的投资价值。”
这话,是两句话。
如果我投资你的公司,你的公司就具有投资价值,如果我不投资你的公司,你的公司就毫无价值。
狂妄。
这话听在谁耳朵里,都会感觉非常狂妄。
但罗.韦恩却一点反驳的理由到找不到。
他只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绝对的实力下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任何意义。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