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ue5r8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 愛下-第1283章 伏擊戰(2)讀書-jmcoe

遊戲小說 / 12 10 月, 2020 /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林天赐不只是不懂海战,只要跟战争相关的,他都不懂。
毕竟这方面是真的没经验。
修士的一大潜规则就是不允许干涉凡人之间的权力争夺,东神州各个邦国打的热火朝天时,也不会有修士过去观摩学习,顶多就是帮忙收治一下因战火而被牵连的老百姓。
在东神州没有经历战争的机会,而进入三界门以后,林天赐一般也都会躲着战争走。
毕竟他是去找碎片的,一旦被卷入战争当中,那会非常的麻烦。
他所经历过的,最接近大规模战争的,就只有在赛维亚拉对付漆黑之魔王,但你要明白,对付怪物跟对付同样是智慧生物的凡人,那完全是两个画风。
怪物身体强悍,战斗力夸张,但他们顶多会根据本能使用一些战术,智商充其量也就是狼群那个级别,跟花花肠子暴多的人类相比还是太嫩了。
正由于完全没有任何战争的经验,林天赐才不好妄下判断,尤其是在海战方面,他更是个外行。
别以为海战就是比谁的船更大,炮更多,看见敌人就一窝蜂的冲上去糊脸。
無敵王爺廢材妃 西靈葉
惡魔弟弟他吃肉 戰鬥葩
跟陆地上的战争一样,海战也有非常多的门道,最基本的,就是队形。
这支杂牌军本来是用松散的前进队形穿过小岛,而敌人采用了直线布置的战列线直接将舰队从当中截断。
前面的无法照顾后面,后面的也无法跟上前面。
加上由于这个时代的大炮都是布置在船体侧面,侧对敌人的战列线能够轮番输出强大的火力,而被突袭的一方正好是正面对着敌人,炮火根本无法反击。
这种情况,也就是俗称的‘抢T字头横线’。
就目测来说,杂牌军这边被不明所属的舰队一顿暴打,后方的舰船跟前方挨打的舰船又撞在了一起,更扩大的人家的战果。
看上去特别凄惨,也特别混乱,实际上……
还真就这么凄惨。
这片海域满是大大小小的岛屿,而岛屿之间的水路本就比较狭窄,正常通行肯定是没问题,一旦开启海战,被突袭的一方想要扭转局势可没那么容易。
不过米兰达说让林天赐稍安勿躁先看看情况倒也不是全忽悠。
现在的情况是被突袭了,而且敌暗我明,不清楚对方到底还有多少艘战舰在什么地方埋伏着,胡乱跑去增员到时候就会跟救火队一样四处乱跑。
以当前全都是岛屿的环境来说,这不仅非常困难,也很容易顾此失彼。
所以说战争当中花花肠子必须要多,特别耿直的都死绝了,这一点西楚霸王应该深有感触,再勇猛又如何?还不是被韩信给阴死了……
如果换做是小队级别的战斗,或是让林天赐和跟随商队护卫行动,这时候他早就跳出去符箓加法术炸的怪物找不着北了,而在战争尤其是海战当中,林天赐还太嫩了点,根本不知道如何打。
米兰达压住打算出去浪一浪的林天赐,也没空跟他解释这些乱七八糟的,摸出望远镜观察周围,同时也让瞭望手注意左右两侧的情况,并时不时的下达命令,看着特别忙碌。
明达提斯这时候也凑上来跟林天赐解释了两句,随即道:
“我们的船一直在舰队后面跟着,必要的时候也能发起突袭。”
或许这也是米兰达并没有多慌张的原因之一。
所属不明的战舰对他们发起突袭,这确实是非常不利的局面,但那些人肯定也想不到有海精灵的潜水战舰就在附近。
用老式的风帆木制木制舰船,去对付比核潜艇和常规动力潜艇还要灵活的海精灵潜水战舰……
男神成長記
怎么想都是死路一条啊。
只是现在情况不明,也不知道附近还有多少艘敌人的舰船埋伏,贸然动用底牌虽然可以解一时之围,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听了明达提斯的解释,林天赐才恍然。
戀上高冷妹妹 離合一通
这就跟两个人开打差不多,虽然一开始可能会吃些亏打的挺狼狈,但其实这段时间还只是试探阶段,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能耐,没有一开始就直接掀底牌出绝招的,那样会给对方留下反制的空间和机会。
不过他们现在挨打挨的挺狠倒也是事实。
所谓舰队,并不是聚在一起就能形成战斗力,和陆地上的军阵一样,舰队需要各个战船之间的相互配合协同才能算真的能打,否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而因为响应米兰达而赶来的杂牌军在这一点上,几乎是毁灭性的……
身在江湖 李我
这些舰船都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和城邦,互相之间可以说毫无了解,甚至有些国家与国家之间还有仇。
或是迫于舆论,或是想要趁机消灭影之心海盗团,亦或是单纯的凑个热闹。
加入的理由各不相同,且相处时间太短,也根本没做过什么配合性的训练。
何况加入的舰船船型也各不相同,有的的是布置了火炮的战舰,有的也就是海巡船级别的弱小船只,只是来凑数的。
像瓦列莉亚的舰队那样配合娴熟,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到的事情,百年海军这个说法也不是开玩笑。
所以大多数的舰船在遭遇突袭时几乎乱成了一锅粥,且由于突袭一方截断了他们和前面米兰达舰船的联系,得不到任何有效的命令和指挥,各个舰船只能各自为战,也就是各自挨打。
而且还有更加雪上加霜的事情。
林天赐操控机关鸟继续往后方飞去,想看看还有没有更多埋伏起来的地方战舰,这时候他看到又有一批同样规模的舰船从舰队的大后方逼近。
假设把这支杂牌军比喻成一节绳索,现在的情况就像是有人用两把刀将绳索切成了三段,且他们横在舰队的前进方向上,左右两侧的炮口都能全速射击。射击角度也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如此种种,当然会打的这帮杂牌军哭爹喊娘,一时间找不着北。
而且别忘了,米兰达这边的正前方,还有一支来者不善的舰队正在逼近,只是由于米兰达发现的比较早,转向也比较快,并没有被人抢占T头,不过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在岛屿之间穿行,能够避让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
之前搬上甲板的铸铁大锅内已经燃起了火焰,手持弓弩的水手也纷纷利用这火焰将手中的箭矢点燃。
望着越来越近,犹如从薄雾中闯出来的艨艟巨兽,黑色的舰影一点点的修正航向。
由于转向的早,米兰达带领舰队驶入了另一条水路,对方想要跟上来就不可避免的需要转向。
船到底不是汽车,这玩意儿是没办法倒着开的,行进路线的判断也是对指挥官的一个考验。
豪門婚劫:助理,你被辭了
如果他们不跟上来,则可以掉头绕一圈去从后方袭击埋伏的其他战舰,帮友军解围。
如果他们跟上来……
轰——!
大炮开火掀起的音浪闯入耳朵,紧跟在米兰达后面的瓦列莉亚舰队开火了。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如同炒豆子般连绵不断,海面上掀起一层水雾之外浓厚的烟雾,几乎看不见船在哪个方向。
对方显然没有选择避让,而是直接硬碰硬。
这种做法看上去有点蠢,但从对方的军力布置上就能看出,对方不仅不蠢,还是特别擅长作战的类型。
会选择硬碰硬,是对自己战舰的自信。
虽然就训练来说,瓦列莉亚的舰队在这支杂牌军中可以说是最能打的,但毕竟也仅仅只是治安级别的武力,真正算得上战列舰的,就只有瓦列莉亚的旗舰,其他跟随的小型战舰火炮的数量基本都在20~40门之间,跟旗舰那上百门的火力输出相比可是差得远。
与火炮声一起传入耳朵的还有木头碎裂的爆响,吱吱呀呀的声音中属于人的惨叫几乎已经听不见了。
应该说多亏现在这个位面还没能点出‘开花弹’的科技树,打出去的要么是实心铁球,要么就是用铁链拴着的链球,主要靠动能杀伤,而不是爆炸。
即使是木头战舰,也不至于挨几炮就会沉没,各个舱室之间都起到了防沉隔仓的作用,简单的说就是吃水线下的舱室损坏进水,其他还存在的舱室也能提供足够的浮力让船不会沉下去。
何况这个时代的火炮命中率极低,基本上拼的就是信仰,打的就是人品。
距离稍远一些炮弹能否命中就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所以杀伤效率远不如地球上的速射炮洗脸。
这一点对战双方也是都知道的。
由于前进的方向相同,都是顺风航行,所以在船速方面双方其实都差不多,但米兰达的舰队需要转向,这就不可避免的让船速稍稍下降。
对方追上来的船只正在一边开炮一边抄米兰达的旗舰靠拢,看上去很快就会从追击战变成同航战。
紧跟在后的,瓦列莉亚的旗舰也跟着开火了,由于紧跟着米兰达,且发现敌人的时间比较早,他们比起后面被分割的舰队来说有更充足的时间做准备,等这些敌方舰队追上来的时候,水手们都已经在炮位上各就各位。
不过她的旗舰开火,就说明敌方舰队已经逼近到了距离米兰达非常近的距离上,而很不幸,米兰达的旗舰,非常的不能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