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z276y火熱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十三章 發展-v8j4c

其他小說 / 12 10 月, 2020 /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太阳自地平线上升起,照常升起,似乎永远都不会改变。
的确是不会改变,毕竟它已经稳定存在并且运转了数十亿年,在接下来的亿万年漫长时光之中,大概也将会继续稳定的以这状态存在下去。
和这似乎不会发生任何变化的伟大天体比起来,朝生暮死,宛若是尘世蚍蜉一般的人类,大概才是最没有资格说什么“不变”的东西。
距离卡姆兰之战的过去,并没有间隔太长的时间,或者说就连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过去,然而在这期间,不列颠的陆上已是风起云涌……
毕竟这本来就是一个岛屿,并没有太大的面积,而且在这个时代,可说是这个行星最后的罗曼史时代,岛屿还残留神秘,魔术和妖精、圣域也还留存的黄昏时期。
魔术并不像是后世那样,被彻底隐藏起来,这一点从梅林的名声就看得出来。
正如圆桌骑士们的传说大多也是来自这个时期一般,在这个时候,对某些神秘性的运用或许比后世的科技还要发达一些,所以相关的信息很快的就传遍了不列颠岛屿,以及周边的诸国。
帶著神龍回娘家
亚瑟王已经战死,贝德维尔作为最后骑士见证了王的临终一面。
兰斯洛特在接到高文临死前写的求援的信件,而带着军队远道而来想支援骑士王平乱,最终还是为时已晚,当他赶到卡姆兰的时候,只剩下了凋零的血色战场。
亚瑟王的传说已经被终结,王国土崩瓦解。这位骑士失魂落魄的离开了不列颠,在悔恨之中度过了余生。
——像是这些消息,都逐一的流传了出去。
所以只是顷刻之间,绝望、悲哀和恐惧,就已经弥漫在这国度上的每一寸的土地上,血与火开始处处蔓延,狼烟四起。
在曾经的亚瑟王的统治下,仅能等待灭亡的国家,得到了片刻的和平。
而现在,这本来就依赖于绝对的英雄,绝对的王者所维持的和平被撕破了,结束了的战乱再度被掀起来。然而这一次,不会再有镇压乱世的王庇护他们。
——不过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中華醫仙
因为怨恨过度正确的王,觉得永无止境的战争,贫瘠的大地,连年的凶作,都是因为冷酷无情的王那永无止境的欲望所导致的,他们终于忍耐不下去了。
所以连带着为了自己利益的诸侯,氏族,以及底层的人民士兵,都在不久之前亚瑟王远征罗马的时候,赞同莫德雷德的谋反计划,纷纷整合了起来。
准备在疲惫不堪的王归来的时候,将其一举消灭。
亚瑟王最后的战役,骑士道凋零的黄昏战场。
无数生命之火断绝的尸体墓碑,卡姆兰之役,就发生在不到半个月之前。
所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狄小傑偵探社
王国崩坏,彻底失去了秩序,动乱唤来了战火与敌人——萨克逊人以最快速度越过了海洋,向这座岛屿奔袭而来,他们曾经被痛击,被打败,被横扫,发誓绝不会再踏进不列颠的土地。
但是在亚瑟王死后,他们立刻就撕毁了不久之前才立下条约和誓言,再次悍然发动了侵略。
萨克逊人的凶残与势不可挡的气势,让不列颠的人们感觉到恐惧、愕然以及无所适从,恍惚间又回到了十多年前,他们被这群异民族的强盗逼迫生存空间,几乎没有立足之地的时候。
亚瑟王上位之后,不断地痛击萨克逊人,连战连胜,终于是将这群强盗赶了出去。但是没有人知道她到底花费了多长的时间,和多少的努力,才取得了这样的成就,平复了来自萨克逊人的动乱。
不列颠的人们却都因此觉得是王的错,都是因为王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凶作之年才会连续不断,牺牲了太多太多的人,抱著必死的决心驱逐异族们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有人有了私心的时候,批评也就出现了,王者被给予的只会是不义和不被理解。虽然说那批判越多,就代表着人民的生活就越安定,但是反过来也就代表着人民生活越安定,他们就越是会批评。
毕竟很好理解,要是在迅由危亡之际,大家都为了生存而拼命的时候,哪会胡思乱想这么多?就是逐渐安定下来之后,才会出现各种阴阳怪气,复辟逆流,觉得哪里都不对。
不列颠的人们就觉得自己等人就是已经彻底忍耐不下去了,才会加入叛军,发动叛乱,为的就是要铲除亚瑟王,推翻她的冷酷统治。
他们坚信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女皇 愚人夢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王已经不在了,明明他们亲自推翻了王的统治,明明他们还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战争应该到此结束了才对的啊!
接下来不应该是和平的修养生息吗?为什么萨克逊人立刻又杀过来了?为什么他们主动的发起了战争?
但是没有等他们那智商过人的脑袋瓜子,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群疯狂的强盗们的屠刀,就已经砍到不列颠人们的脖子上了。
就连反抗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不管是曾经拥有圣剑的王者,亦或者是超越人类的英雄骑士,甚至是训练有素的基层士兵,都在不列颠人们为了真正拥抱和平,而自废武功,发动的内战之中消耗殆尽了。
他们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强盗们举起屠刀,肆意杀戮抢掠,焚烧他们居住的村庄城镇,运气好的或许能够成为奴隶,活下来并且混一口饭吃……
女尊:夫君個個是妖孽 英氏
无数人哀声恸哭,无比渴望在这个时候,有正直的骑士、理想的王者出来扶大夏之将倾,拯救他们的命运。
——简直像是一个最恶劣的玩笑一般。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总是会有正直公正的骑士挺身而出的,虽然其实还是阿尔托莉雅看不下去了,只是在这一次,她没有再隐藏自己的性别,而是以女骑士的身份堂堂正正的登上了这个舞台。
这样就可以了,只要不是以曾经的“亚瑟王”的身份出现,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
……
某个血与火交织着的村庄之中,尸骸倒了一地,既有村民们的,也有强盗们的。
不少房屋都已经倒塌,在烈焰之中熊熊燃烧着,火光冲天而起,幸存的村民们聚集在一起,发出低沉的哭声和呜咽,也有人情绪失控的冲上去,对着地上的强盗尸体疯狂的鞭尸。
或者是竭力搬动亲人的尸体到一边上,发了疯的跪在旁边,语无伦次的求尸体给自己回应,从理智上就无法接受亲爱之人的离去。
——气氛相当的沉重。
秀发在阳光之下,闪烁着金砂一般的光泽,一身便装的骑士少女也是表情愤怒,就连握剑的手臂都在微微颤抖着。
毕竟她现在已经不是王了,不需要再压抑自己的情感,喜怒不形于色。
她不可能救下所有人,这个她一直都非常清楚,但即使如此,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看到村庄被焚烧,看到无辜民众被肆意杀戮,她都还是会感到无法接受。
尤其这群烧杀抢掠的凶徒,甚至根本就不是异民族的强盗,而是本国的不列颠人自身,这就更加让她感到怒不可遏了。为什么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渣滓存在?
当然,她制裁起来也是毫无留情的意思,不管这群强盗怎么哀嚎求饶,都是一剑就杀了,没有虐杀的意思,但是也绝对不会有一丝丝的心软。
“村庄已经被烧毁了,你们接下来准备去什么地方?”
努力平复情绪,她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村民,对方是在场的人之中年纪最大的,想必也是能够说得上话,做得了决定的。
焚毁村庄这种事情,阿尔托莉雅曾经也做过,不过那是在战争期间必须选择的战术,坚壁清野在战争史上本来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它们留下来也只是给了蛮族留下了突破口,和可供烧杀抢掠,发泄报复或者压榨物资粮食的地方。
但正因为有过这样的经验,少女才明白,必须要妥善安置这些人,否则的话,他们是活不下去的。突然遭遇到这样的大难,他们没有余力去重建村庄,开垦土地了。
时间也来不及了,今年之内不可能重新种出粮食来,他们都会饿死。
“去哪里……”
那个村民呆呆的重复了这么一句,下意识地看着眼前的女骑士,眼神却是一片空虚茫然,没有真正的回答这个问题。
或者他也不知道答案吧,整座岛屿都已经是这种崩坏混乱的格局,还有什么地方能够逃避的呢?本来以为推翻了王,就能够得到真正的和平,结果哪想到是彻底的毁灭就此降临。
不列颠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
“如果没有地方去的话,你们可以跟着我走,我能够给你们提供一片可以安定生活的土地……”阿尔托莉雅叹了口气,认真的这么说道,但是语气莫名心虚。
她果然做不来这种事情——
明明不是她推动的毁灭,但是看到这种混乱与纷争就总觉得是自己的错;明明现在是在给这些民众新的出路,却总觉得好像是自己毁灭了村庄,然后又将他们骗去其他地方一样。
就连魔术师都看不过眼,前几天还这么说过:
“你要是心态转变不过来,总认为自己对他们有无限的责任与义务的话,迟早还是要被他们再背叛一次的。”
……
……
在先前的那块空旷的平原上。
一个城镇的雏形已经快要被建造出来了,魔术师的速度非常快,也非常讲究效率,在他的魔术和召唤物的帮助下,一切都正在以最快速度走上正轨。
阿尔托莉雅在外游历,铲除遇到过的强盗凶徒,顺便救下一个个陷入血与火之中被毁坏的村庄和城镇的人们,可能这一次是只救下十几个人,下一次就能够救下一百几十个人。
这些人都被安排迁徙到了这里,然后立刻就被安排好了对应的工作。
身强力壮的男人们被要求开垦土地,或者伐木搬运,或者建造房屋、开辟排水沟渠等等的体力活;女人们被安排做饭补衣、喂养牲畜之类的事情。
就连孩童们都被安排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放在后世的话,大概会被人权组织发疯的抨击的吧。
但是在这个风雨飘摇,崩坏混乱的时代,却是没有能够比这个更加令人感到安心的了。
阿尔托莉雅本来是想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的,想要和这些民众好好的演讲一番,发表金口玉言,保证自己将会带给他们什么样的生活,重建起什么样的秩序。
但是被夏冉阻止了,魔术师让她根本不需要做这种画蛇添足的事情,只要直接立下规则,做好工作安排就可以了,只要能够让他们看见希望,就要比一切假大空的说法演讲都要更加有说服力。
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见识过了整个岛屿的混乱动荡,来到这里的民众们迅速的接受了新的环境,并且开始自发性的尊重这里的规则、秩序以及权威。
毕竟比起外面强盗横行,血火纷飞的糟糕处境,这个刚刚兴建起来的城镇简直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方方面面的规则说明此地的管理者不管是谁,都决心要整顿属于他的秩序,不允许别人破坏,这就足够令人安心的了,在乱世之中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安心的呢?
而每个人都被针对性安排的工作,也大大的安抚了民众们的情绪,让他们觉得自己都是有价值的,不会被轻易抛弃,再加上忙碌的劳作不但充实身心,也让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胡思乱想。
如此就最大限度的杜绝了某些意外的出现,等他们习惯了之后就彻底的融入其中了。
还有就是神奇的魔术,充足的物资供应,都让他们感到了充分的保障,自然就迅速的认可了这片地方的秩序,也让夏冉的安排走上了正轨。
在民众们铁了心要重建属于自己等人的家园,因此自发性迸发出来的热情之下,城镇的雏形自然很快的就被建造了出来,一栋栋建筑拔地而起,宽敞的平整道路就和路边的沟渠一般,每天都在增加比昨天更多的距离。
在平原的四周都搭建起了高高的哨塔,有民兵每天巡逻监视……
尽管还很简陋,但是只是不到十天的工夫,就有了这样的成果,这种速度在公元五世纪的时候还是已经快得吓人了,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尤其是他们亲手一砖一瓦将城镇雏形建造起来的,更是觉得其中有种沉甸甸的厚重感。
儒道蒼穹
这就是他们新的家了,无论怎么样都好,很多人都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要是再有什么强盗来袭击,他就豁出去和那群杂种拼了!
这也是归属的一个过程。
而在平原邻近的山峰之上,一座宏伟壮观的高塔也正在伫立而起,近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每天“生长”着。
这让民众们敬畏的同时,也由衷的感到了更多的安全感,一位强大的魔术师就在城镇旁边居住下来,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