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0mog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883、陳漢昇:你爲啥見人就說我死了?熱推-nmn2c

都市小說 / 12 10 月, 2020 /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你们认识校长?”
本来打算狠狠表现一番的保安,吃惊又怀疑的看着王梓博。
“刚才说话声音那么大。”
王梓博举了举手机:“你也应该听到了吧。”
“我······”
保安噎了一下,他的确是听到了一点,可是仍然不能相信对方可以结识校长这种“大人物”。
别看只是一个小学的校长,其实只要稍微营造一下关系,学生家长们的社会资源都可以借用得到。
尤其是琅琊路小学这种级别,很多学生家长非富即贵,为了孩子更好的成长发展,他们也是心甘情愿的付出。
就拿陈汉升来说,如果校长对阿宁格外照顾,比如让她一直坐在中间靠前位置、周围都是听话爱学习的乖学生、还被推举成为班干部······等等等。
絕代悠然 籬悠然
陈汉升肯定会记在心里,某天校长一个电话打过来“陈董,不好意思,有点小忙想请您帮一下。”
难道陈汉升还能拒绝吗,他自己是不怕,可是担心阿宁在学校里吃亏啊,就算不可能有硬钉子,一些软钉子大概是避免不了的。
人魚之生蛋
陈汉升那么疼阿宁,哪里会舍得让她受委屈。
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所以别看校长级别不高,人脉关系那是相当的广泛。
“喂,队长我想问一下,现在谁在校长办公室啊?”
保安还是很负责任的,特意通过对讲机,打听了一下今天拜访校长的“贵客”,打听完更加怀疑了:“果壳电子的陈董,你们和他什么关系?”
“叔叔,他是我阿哥~”
一直听着大人们谈话的沈宁宁,伸出小脑袋弱弱的回答。
保安瞅了瞅可爱的阿宁,脸上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相信小朋友,他先指挥别克车停到一处地方,然后带着王梓博等人走向校长办公室。
保安是一边走一边观察,发现这群人真的一点不慌张,这说明应该是真的。
“现在的骗子非常猖狂,上次看报纸,有个人假冒领导视察,在下面骗吃骗喝胡作非为······”
于是,保安找个机会特意解释一下,表示自己不是有意针对,实在是担心遇到骗子。
“没事,你先去忙吧,谢谢你了。”
王梓博笑呵呵的说道,四年大学里发生这么多事,他也不像以前那样愤世嫉俗了,反而很能理解保安小哥这个圈子的心里。
到了校长室门口,沙发上坐着三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得体简约的外套,看上去有些严肃,不过说话时温婉富有情感,这是琅琊路小学的校长孙韵东。
另外一个女人要年轻一点,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穿着一条高档的格子裙,气质优雅五官端庄,她看见进门的沈宁宁以后,冲着阿宁和蔼的笑了笑,很有亲和力。
另外一个年轻男人翘着二郎腿,姿态洒脱,聊天时眉飞色舞的有些轻佻,不过偶尔停顿时,还是能从眼神里看出一丝深沉,这自然是果壳电子的老板陈汉升了。
“阿哥~”
1980我來自未來
小朋友不会隐藏情感,阿宁看到陈汉升,马上有些激动又高兴的叫出口。
“孙校长,杨老师。”
陈汉升“哈哈哈”的大笑一声,走过去牵着阿宁说道:“这就是我妹妹沈宁宁,也不怕你们笑话,说是妹妹,其实当女儿养的,宝贝的很。”
他和沈幼楚打了个照面,不过沈幼楚没有说话,也没有和陈汉升对视,垂着眼眸盯着自己的脚尖。
沈憨憨给妹妹准备了一双漂亮的小蝴蝶皮鞋,她自己仍然是很普通的小白鞋。
“这说明陈董很有爱心啊。”
孙校长笑着颔首,她刚才和陈汉升聊了一会,根本摸不透这个年轻的富豪。
这种桀骜又嚣张的人,成功应该稍微来的晚一点,可是陈汉升才20多岁,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陈董对这个妹妹的感情应该是真的,这就好办了。
軍婚盛寵:老公,太悶騷
“阿宁,这是你以后的班主任杨老师。”
陈汉升指着那个三十多岁的格子裙女人,对阿宁说道:“快叫杨老师。”
“杨老师~”
沈宁宁的普通话带着一点川音,逗的两个老师都笑了起来,孙校长特意介绍道:“杨老师是我们学校的优秀教师,荣获省教育厅颁发的XXX,市教育局颁发的XXX,区教育局办法的XXX······可是说,她是我们学校最好的青年教师了。”
总之就是一通职称的介绍,陈汉升也懒得记,不过他心里明白,这就是一种示好的表现。
又围绕着“小学生教育”聊了半个小时,等到阿宁和班主任杨老师熟悉了,陈汉升起身告辞。
“这是我的电话。”
陈汉升站起来掏出两张名片,分别递给孙校长和杨老师:“以后二位老师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联系我,我个人对教育事业还是非常支持的。”
“那谢谢陈董了。”
孙校长笑着接过名片,然后放进抽底里一个精致的名片夹里,这里面都是各行各业的大佬。
······
从办公室离开后,外面排队报名的人群依然很多,有些是真正靠着摇号进来的家长,脸上早就被太阳晒得冒油了,不过他们还是一边帮孩子打着伞,一边礼貌的向招生处的老师咨询。
陈汉升默默看了一会,掏出墨镜遮在脸上,摸着阿宁的脑袋说道:“背着小书包重不重啊,阿哥抱你走路?”
“不要~”
阿宁摇摇头,小手攥着陈汉升的大拇指,一步步的走下台阶。
从办公室走向停车场的过程中,没有人说话,其实刚才和孙校长交流的时候,基本上也只有陈汉升在攀谈。
其他人或者比较内向,或者担心说错话影响在老师心中的家长形象,不过现在的气氛更奇怪,冯贵轻轻碰了碰沈如意胳膊,小夫妻俩交换个眼神,彼此都有些担心。
大話秦始皇 琉璃幻月
“姐夫”十几天没有回家吃饭了,虽然阿姐什么都没有解释,不过他们也是察觉到出了问题,只是碍于辈分不敢不多问。
王梓博是什么都懂,他心里也在长吁短叹,想着发小现在一定很难熬吧。
陈汉升当然难熬了,他有很多话想和沈幼楚说,可是“小鱼儿怀孕”就像一道紧箍咒,勒得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过到了停车场以后,胡林语酝酿很久的情绪,终于要爆发了。
其实在校长办公室里碰到陈汉升的那一刻,要不是因为条件不合适,胡林语都想左右勾拳一起上了。
这个混蛋又不缺钱又不缺女人,为什么还要祸害沈幼楚这个死脑筋的小憨包呢?
就因为她长得漂亮吗?
再说了,陈汉升和萧容鱼双宿双飞的时候,知道这是沈幼楚成全的吗?
“陈汉升!”
小胡突然大叫一声。
陈汉升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不过他反应更快,知道现在要先发制人,不能让小胡占据上风,否则就要被压制住了。
少年的恩賜 過後是百年
“胡林语!”
陈汉升也迅速转过头,怒气冲冲的指着胡林语:“你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我就满肚子的气,咱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你他妈为啥见人就说我死了啊!”
······
(今晚还一章,下一章在12点前,求个月票。)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