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asbg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是演技派 愛下-第六百二十一章 沒想到於導演還有一顆少女心分享-d5ug2

都市小說 / 12 10 月, 2020 /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二月四日,立春,农历腊月二十八。
丽江三义机场。
程好跟普通游客一般,戴着一顶彩色条纹的绒线帽,大尺寸的黑超遮住了大半张脸,一件长款的羽绒服,拉着个中号的旅行箱从闸口出来,左顾右盼却没看见来接机的人。
黑超下面的嘴角明显往下撇了撇,稍稍停留片刻,索性拉着箱子往机场大厅门口走去。
《纸醉金迷》从十月底开机到现在拍了三个月,进度比预计的快了不少,等过完年顶多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估计就能提前杀青了。
田佩芝这个角色应该说是程好之前拍过的所有电视剧中难度最高的一个角色。
首先这是一部年代戏,身边没有任何可参照的人物,只能通过阅读原著和剧本来体会那个时代的人物。
其次田佩芝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学生到一个“坏”女人的转变,中间还要经历两个男人,这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每一次事件完成一次蜕变,这个本身就非常考验演技。
说实话,高西西导演一开始选定她出演田佩芝这个角色,固然有她在《新上海滩》中的出色发挥,但还是冒了一点的风险,最主要还是看中她的人气。电视剧嘛,你首先得有明星才会有收视率。
当然结果是出人意料,皆大欢喜。高西西没想到程好驾驭田佩芝这个人物会如此出色;程好同样也没想到这个原先她觉得表演起来很难的角色,在拍摄时候竟然很容易就融入到人物当中,甚至有点信手拈来的感觉。
惊喜过后,她知道自己在演技方面的提升就是源自于在《万箭穿心》中的突破。当初她为了演好李宝莉这个人物,足足准备了半年,深入到汉正街的底层体验生活,心中始终憋着一股劲,然后又在王晓帅细工出慢活的拍摄中一遍一遍的生生把这个人物给磨了出来。
同时这也是一个释放的过程,借着这股劲在释放时的冲击力,就跟武侠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内力冲破了任督二脉,一举突破了瓶颈,使得自己的演技生生拔高了一个层次。
而这种提升之后的表现欲让她恰巧又碰上了一个非常难得的田佩芝的角色得以充分发挥,以至于就连剧组中那位特爱装的“小姜闻”也不得不称呼她一声“程老师”。
此时的程好可谓意气风发。
当她一路走一路观望,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一对中年男女外带一个年轻小伙匆匆跑进来。中年妇女还不停的数落那位中年男子:“都怪你,老是磨磨蹭蹭,时间早就到点了,接不到怎么办?”
中年男子连连称是的同时,还弱弱的替自己分辩一句:“国内航班都不准的……”
“你坐过几次飞机啊!”中年妇女立马瞪眼。
笑著心酸的青春往昔:折騰歲月
程好停住脚步就站在那里,看到这熟悉的一幕,突然感觉格外亲切。
都市煉丹神醫
老俩口步履匆匆,倒是他们身边的那个沈明看见了站在那里戴着黑超却嘴角上翘的老板娘,刚想停下脚步提醒,就见程好迎上去喊道:“爸!妈!”
邪帝校園行
“小嫚!等急了吧,都怪你爸,磨磨蹭蹭的……”程妈顿时眼睛一亮。
程爸也笑容满面的迎上来道:“小嫚,路上挺顺利吧?”
“嗯,挺顺利的。”
她今天一大早就从横店的宾馆出发,搭乘上午九点二十的飞机,现在刚刚才一点刚过。
“怎么是你们来接机,阿新呢?”
“阿新在拍戏,忙着呢!这两天是小沈带着我们在丽江玩,上午刚刚去看了玉龙雪山,这会儿正好过来接你。”
程妈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自家闺女的胳膊上上下下打量着。母女俩虽然常常一见面就掐,但毕竟又快大半年没见面,心里想的紧。
“小沈,麻烦你了,谢谢啊!”程好向沈明道谢道。
呂布之雄圖霸業 東逝水
自家男朋友的这个新助理上回来重庆的时候就认识了,她对沈明的印象比较好,话不多,挺老实一小伙,不象前头那个吕潇看起来感觉油头滑脑的,还把自己的前助理现经纪人给拐骗了。
“没事,姐!这都是新哥安排的。”沈明忙道,同时很自然的忙着程好拿行李。
沈明开着一辆剧组的商务车,这些天带着老两口在周边的景点转了个遍。在路过丽江市区的时候,程好好奇的朝车窗外张望。
“这就是丽江啊,我以前都没来过呢。”
这些年她拍戏,不是古装戏就是现代的时装剧,拍戏的地点无非就是在影视城和大城市里打转,不象贺新光拍戏就差不多已经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
“明天爸爸带你来转转,古城在里面呢。还有玉龙雪山也离这儿不远,听说天气好的时候,在城里就能看到雪山。上午小沈特地带我们去山下转了一圈,可惜今天云雾太大,没看到雪山。”程爸略显遗憾道。
不算上次去京城过年,他这次还是十几年前生病以后第一次出门旅游。偏偏程妈是个急性子,程爸难免有些意犹未尽。
正在开车的沈明也道:“姐,明天我开车送你过来,很方便的。”
程好却犹豫着摇摇头,郁闷道:“谢谢啊,小沈!不过算了,难得休息两天,我还是别折腾了。”
说着还抱着身边老娘的胳膊哀叹道:“我都好久没有睡过懒觉了!”
“是该好好歇歇,我看你都瘦了。”程妈看着女儿心疼道。
“我瘦了?妈,你这这么眼神啊,我现在比平时胖了都快有十斤呢!”程好惊呼道。
“前两天看了阿新他们拍戏,确实很辛苦。小嫚,那你就好好歇着,我们住的沙溪那个地方,山清水秀的,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住了几天,我现在都有点不想走了。”程爸笑道。
“好啊,不想走你就留在那儿,反正过了春节我就回去了。”程妈哼道。
第一武
“哎,开玩笑,我怎么可能留在这儿,强强还等着我回去呢。”
“切,强强才不想你呢!”
听着父母的日常拌嘴,程好脸上挂着淡淡笑意,满怀着温馨,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她感觉好像自己好像刚刚睡着就被人轻轻摇醒:“快醒醒,别睡了,咱们到了。”
“唔……”
程好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嘴里嘟囔着:“到了?怎么这么快呀?”
“哦呦,你一路上都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了。真是作孽,怎么这么累啊?回房间再睡。”程妈一脸心疼道。
“哦。”
透过车窗玻璃,程好这时才看清车子停在一条老街上,两旁都是古朴的房子,旁边一个院子的大门开着,屋檐下一块硕大的匾额,上书四个大字“悦来客栈”。
“我们就住这儿啊……哎呦!”
程好嘀咕了一声,刚刚准备坐直了站起来,突然发现脖子动不了。
“怎么了?”
總裁的蜜寵嬌妻 舞玥弄紗
“脖子扭到了。”
“你别动,我帮你揉揉。”程妈赶紧帮她捏捏脖子。
“是这儿吗?”
“稍微往下一点……对对对,就是这儿……哎哟,妈,你轻点!咝……”
“轻点没效果,你忍着点!”
程好主要是睡的太死,脖子上的肌肉都僵硬了,揉开来就好。
当她活动着脖子从车上下来,里里外外参观了一下这家客栈。客栈的老板夫妇以及员工们虽然早就知道贺新的女朋友就是大名鼎鼎的万人迷,但是看到真人还是挺激动的。
客栈一共有两个院子,大院子里住着剧组的工作人员,旁边的一个三间屋子的偏院被贺新包了下来。原先中间的客房如今摆了沙发和餐桌,变成了临时的客厅兼餐厅。程爸、程妈住在东边的房间,西边则是贺新住的卧室。
沈明早就把她的箱子搬到了西边的房间里。
程好一开始对住在这种老房子的客栈有点不满意,她一共只有这三天宝贵的假期,千里迢迢赶到这里。什么美景、美食她都不想,只想有个五星级酒店的房间,松软的大床,好好休息一下。
不过当她用挑剔的目光审视了一圈,虽然条件是简陋了一点,但总体还算干净。床上的床单和被子一看就是新的,而起稍稍凑近就能闻到一股阳光的味道。
程好确实累了,冲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又小憩了一会儿,这才换上一身轻便的家居服走出房间。
院子的角落里临时搭了个小厨房,贺新特地让人到县城租了两个煤气罐,买了灶台。程妈这会儿正在热气朝天的炒着菜,沈明则在一旁帮着打下手。
虽然对方是自家男朋友的助理,但程好觉得这样麻烦人家不太好,便主动挽起袖子过去帮忙洗菜。
“姐,你别动手,马上就好了。”沈明忙道。
这里地方有点小,挤在一块而确实有点施展不开,她只得歉意的朝小沈笑了笑。环顾了一圈,不由问道:“我爸呢?”
“泡茶馆去了,也没个时间,到现在还不回来。”程妈没好声气道。
她刚刚炒好一个芹菜鱿鱼,正在往几个保温饭盒里分着装菜。鱿鱼是程好带过来的干货自己泡发的。
“怎么这么多饭盒呀?妈,你这是干嘛呀,还帮他们做饭呀?”
程好见状有点不高兴,她让父母到这里来是旅游散心的,可不是来当老妈子的。尤其是还看到其中有一个饭盒还是粉红色,上面印着Hello Kitty的图案,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用的。
指點江山:老身要逆襲 冰月兔兔
程妈却笑道:“这有啥呀,先前阿新也怕我累着,可我闲着也是闲着。这里的菜都有点偏辣,不光阿新吃不惯,于导演和那个香港人耀辉也都吃不惯,我就顺手多做一点。”
晉宮
于导演就是于飞鸿,至于那个香港人耀辉,程好虽然没见过,但也挺男朋友说起过,大家也算是朋友。
不用问那个粉色带Hello Kitty的饭盒肯定就是那位于导演的。程好只是有点诧异,听说那位于导演好象都快四十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一颗少女心。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