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3twit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信息全知者 起點-第三百九十三章 月球遺孤展示-053ne

都市小說 / 12 10 月, 2020 /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月球基地中,是有人的。
一个六十厘米高的小灰人,和一个五十厘米高的小灰人正在睡觉。
他们一个三岁,一个两岁。其中三岁那个,有明显的人类特征,比如鼻梁。
突然,房间穹顶闪烁了一道轻微的亮光。
三岁的小灰人猛然惊醒,一个跟头翻到了凌空悬浮的雪茄型飞椅上。
“啊,父亲回来了?”
他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弟弟,没有吵他,自己立刻换好衣服,骑着大雪茄飞出去,顺着一个通道,螺旋向上。
整个基地的构造,并非像人类建筑那样方方正正,而是弯曲的。
出了房间,一条走廊犹如螺旋波浪,向上蔓延到顶层,一路维持着柔和的弧线,贯通上下,连绵不断。
其中在这条螺纹大走廊上,分布着无数的房间。
房间如同一条条树枝一样,从这种通道上延伸出去,状若单链RNA。
这还不止,其实在房间的另一端,还有两条一样的通道,加上之间的房间,刚好扭曲成‘三螺旋DNA’结构。
三条主干道相互平行扭曲,由房间串联,拧成麻花。每两条通道中间的扇面间距为一百二十度,俯视看去为麻花状的☢型。
对于人类而言这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在走廊上如同置身于全包围结构的滑滑梯中,下楼要靠滑,上楼要靠爬,根本没法走。
到处都是曲面而光滑的结构,典型的‘反人类’设计。
人之所以要建立平直的道路,并以楼梯上下层,是因为人类不会飞,需要走路。
而显然,这套建筑风格,是直接认定所有使用者都会飞而设计的,潜意识上就没打算让人走路。
设计这种建筑的人,其遗传信息就是三链螺旋序列,乃是银河中真正的高级碳基种族之一。
遗传序列多一链,那是质的飞跃,稳定性与遗传信息量都会成倍提升。
如果人类遗传的信息量比喻成一本书,那么三螺旋传承的信息量,就是一块固态硬盘。
缺点就是太稳定了,稳定到不可能自然变异。但这对于已经脱离自然演化,可以任意人为书写基因的高科技文明而言,稳定才是最好的。
而且这类外星人,往往是三链、双链、单链皆有,三者相辅相成,随意组合排列,拆分合并。
当然,这一切与小灰人无关,他们只有双链。
“嘭!”三岁的小灰人很快就被一道透明的墙壁挡住,让他被迫趴在墙上向上方张望,可是因为通道是扭曲的,他什么都看不到。
帝斯从不允许他去到基地上层,更别说外面了。
基地上层区域是工作接待区,甚至还有客房,那里是奥玛佐负责的地方。下层是帝斯的地盘,月球的武器系统,各种运行机组房全都在下面。
帝斯出入基地会经过上层,但奥玛佐却从来不会去下层,所以下层就是帝斯藏孩子的好地方。
尤其是最底层,帝斯有权封闭那里,基本算是他的私密空间。
“父亲怎么还不下来?说好回来之后就带我去地球玩呢?”小灰人左等右等,等不到帝斯。
正当他失落地准备回到房间生闷气时,突然整个通道响起了警报!
警报声充斥全频带,刺耳而犀利,以人耳能听到的范畴,好似怪物在呼啸。
通道五颜六色地闪烁着,但下一秒就变得漆黑一片,万籁俱寂,仿佛系统被强制重启了。
与此同时,小灰人摸到阻拦他的那堵无形墙壁不见了,他歪了歪头,毫不犹豫地越过界限,扶摇而上。
“又有外敌入侵了吗?”小灰人嘀咕着。
漆黑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两秒钟,一切就又恢复正常。
三岁的小灰人来到接待大厅,看到父亲的银翼机甲,连忙招手。
“父亲,我在这里!”
银翼机甲转过身,响起帝斯的声音,并用通用语说道:“法穆利!回到你的房间!”
三岁小灰人法穆利鼓胀着眼珠子,不甘道:“我不要,我要去地球上玩,你答应我的。”
银翼机甲说道:“你忘记我和你说的吗?你还太弱,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帝後傳說
法穆利不满道:“又是这样,你说过下去办点事就回来接我,结果却这么晚才回来!”
“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去地球!”
银翼机甲沉默片刻,随后说道:“下次一定。”
“啊啊啊啊!”法穆利懊恼地砸着雪茄型飞椅喊道:“我不要下次一定,”
银翼机甲严肃道:“现在不是玩闹的时候,基地闯进了一名大敌,你现在立刻回到房间,保护弟弟。不要出来。”
“又有敌人?”法穆利眼睛一亮。
他自从出生以来,就没见过除父亲、弟弟以外的任何人。
就连奥玛佐,跟他在同一个基地里住了三年,都不知道基地里原来一直有两个小崽子……
“太好了,是不是邪恶的鸟人?父亲!我要帮你!”法穆利不怕反喜。
银翼机甲怒道:“不要胡闹,滚回去!”
说罢机甲一指法穆利的雪茄飞椅,那飞椅立刻往回飞,强行带着法穆利降回底层。
“黄极,那个家伙为何说‘邪恶的鸟人’?”银翼机甲中的正是菲斯,此刻他联络着还在昆仑号里的黄极。
黄极说道:“因为帝斯就是这么教他的……话说这也是你的孩子,你至于用‘那个家伙’来称呼吗?”
菲斯漠然无视黄极后半段话,继续说道:“帝斯竟然敢造反?说自己的主人是邪恶的鸟人?”
覆雲亂煜
黄极平静道:“帝斯不敢造反,但他很清楚,自己偷偷创造了后代,一旦被主人知道,那么他和他的孩子都会死。”
“而且,谁不想当个厉害的父亲呢?”
“所以帝斯向自己的孩子隐瞒了小灰人是奴隶种族的事实,而骗他们说:‘泽塔人曾经是一个伟大种族,后来因为战争而濒临灭绝,族人逃逸四方。毁掉泽塔星系的,就是鸟人系的光之文明。’”
“如此他就可以嘱咐孩子,一定不可以接触鸟人,看到鸟人就要躲起来。甚至看到任何星际公民都要躲起来,否则会引来灭顶之灾。”
“帝斯可谓打小就培养法穆利的责任感,让他以为自己是‘大国王族落难’……”
菲斯怔了怔,随后嗤笑道:“哈,还王族呢?编童话故事啊?”
黄极继续说道:“在帝斯口中,月球基地是他的,这里就是泽塔文明最后的避难所。”
“所以每次收费站有游客到,或者阿努纳奇公司派人来时,帝斯就骗法穆利说有旧日的仇敌,或者是贪图他帝斯赏金的星际猎人,找上门来攻击他了,自己要去应战,让法穆利带着弟弟躲起来。”
“在两个混血小灰人心中,他们的父亲是泽塔文明最后的战士,乃是在带着他们两个孩子,躲避邪恶的鸟人势力搜捕的大英雄。”
“帝斯一直向两个孩子灌输‘你们是泽塔人最后的希望’之类的思维,迫使他们懂得藏好自己。”
“至于奥玛佐,这两个小灰人压根没见过。”
菲斯摇摇头,万没想到帝斯还有这样的一面,可难道还能骗一辈子吗?
他庇护得了一时,庇护不了一世,总有一天谎话会被戳穿。
如今帝斯身死,这两个小孩更是无依无靠,已是必死之局。
不过,菲斯才没有兴趣管他们呢。
“黄极,你不会还要我来养他们吧?”菲斯警惕道。
黄极笑着摇头道:“当然不可能,放心,用不着我们管。帝斯为了你,怕自己死在扰动者手中……便早把后事都安排好了。他留下了遗言影像,除了指定凶手为自然扰动者以外,还单独隐藏了一份,发给奥玛佐,乃是恳求奥玛佐收养这两个孩子。”
菲斯问道:“他不是不信任奥玛佐吗?”
黄极说道:“可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事实上我认为帝斯是过于谨慎了,他早跟奥玛佐坦白,奥玛佐是不会背叛他,举报这件事的。”
“在我看来,奥玛佐肯定会跟他一起养孩子,帝斯只是不怕一万就安排万一,所以才瞒着他。”
菲斯不解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黄极笑道:“帝斯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喜欢地球文化,产生了对后代的渴望与对子嗣的私情。的确,这种感情奥玛佐是没有,可不代表奥玛佐对帝斯没有感情。”
“在这寂寞的月球上,两个灰人孤独守望着,作为智慧生物必然需要感情的寄托。帝斯昔日的伙伴们因为罗斯威尔事件死去了,奥玛佐是那之后造出来的。对帝斯而言,奥玛佐不是唯一。但对奥玛佐而言,帝斯是唯一的伙伴。”
菲斯说道:“这都是你的猜测,奥玛佐怎么会接手两个会要他命的烫手山芋?”
黄极好笑道:“奥玛佐怎么选,与你何干?帝斯将孩子托付给他,他接受就接受,不接受杀了就是。怎么,莫非你想接盘,与孩子们相认?”
絕品農民混都市
“嘁!胡说八道,他们不是我的崽。”菲斯冷漠道。
两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过了一会儿菲斯问道:“你好了没有?刚才系统重启,是你的手笔?”
投胎到地府
“当然,我已经接管了这个基地。”黄极笑道。
菲斯早已按照黄极的吩咐,直接登录帝斯的工号,然后命令系统启动了紧急状态,这就是刚才主干道警报响起的原因。
月球基地既不是阿努纳奇公司的,也不是光之文明的,而是银河星盟的设施。
技术层面,位于原子时代盛期,这已经很高了,因为整个银河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文明都在原子时代,譬如烛龙大体上都属于原子时代早期。
理论上,黄极不可能入侵它,但是他知道,在紧急状态下,月球系统有个巨大破绽。
利用这个破绽,即便是原子早期时代的光量子计算机技术,也能入侵它。
于是黄极通过昆仑号上的烛龙信号操控模组,成功控制了月球系统。
看着黄极从昆仑号下来,月球系统没有反应,菲斯不禁咋舌道:“就这么简单?”
“这并不简单,另外月球是有实时汇报系统的,刚才的紧急状态,已经瞬间上传到了天狼星的星盟分舵,如今星盟的工作人员,已经知道‘月球可能陷入了危机’,甚至知道有一艘黑户飞船,从地球上逃逸,然后进入了月球基地。”黄极说道。
菲斯大惊,那他们前面的所作所为,外星人都知道了?
他急道:“那岂不是很快就有星盟的执法人员来?你打草惊蛇了!”
黄极平静道:“就是要打草惊蛇,不然怎么误导阿努纳奇公司?”
窮小子遇上白富美 北疆雪狼
“另外星盟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派人来的,这么说吧,银河里文明众多,一个文明就相当于一个国度。星盟就是联合国,地位尊崇,势力很大,连地球这犄角旮旯都设了保护站,但不可能事无巨细的管。执法人员地位很高,哪有这闲工夫?天天守着人类玩?”
“地球人这种低潜力种族,不值得他们加大力度,所以月球外包给了有相关资格证的公司。出了什么问题,遇到什么麻烦,星盟并不管,都由外包公司解决,他们只看结果。”
“如果结果上,地球文明受到了污染,或者伤害,那么阿努纳奇公司要负很大的责任,星盟才会亲自介入。”
“反之只要没有明目张胆挑衅星盟法律,些许龌龊,那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能还收点保护费。”
“所以星盟虽然一定程度上的庇护了我们,但也给阿努纳奇公司提供了保护伞。”
菲斯冷笑道:“这星盟的管辖力度也太差了。”
困龍道
黄极耸耸肩道:“你真以为管辖力度拉满,一点余地都不留,地球人就安全了?不,那只会更惨。”
“再大的力度都阻止不了智慧种族的贩卖,如果没有这点灰色空间,阿努纳奇公司只会更残暴,杀鸡取卵,直接牺牲一批替罪羊,然后强行掠夺人口,对地球造成无法磨灭的影响。”
封神之大召喚
“反正因此产生的巨大成本,都有市场去买单。人家吃的又不是人,吃的是力度。”
“正是因为管辖力度差,阿努纳奇公司才没有在这里投入太大的成本,且表面非常秩序地做好本职工作,维护地球的平静,只是暗中运人,非常尊重其他法律……”
“相信我,就算是极高潜力的亚文明,星盟亲自看护,也必然会留有一点渠道……只不过很小、很少而已。偶尔也要流出那么几个人,满足一下市场。”
二分之一教主
“不然总会有法外狂徒,来一票狠的,对那个潜力极高的文明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
“管辖力度拉满,一点余地不留,那不叫保护,那叫涨价。”
菲斯长叹一声,他是昔日的光明会巨头,又岂会不懂这个道理。
星盟给银河建立公共秩序的同时,也必然要留下一些罪恶。
否则阳极生阴,秩序到了极点,便会爆发极致的混乱。
網王我是榊太郎
黄极笑道:“黑白掺杂,不把事情管死,留有余地,是星盟一向的行事风格。正是因为留有了暗地里做手脚的空间,各个文明才会遵从其法律,把表面工作做好。”
“真要把所有路都卡死,塑造一个朗朗乾坤般的银河,那星盟早被推翻了。”
“所有成员国都习惯了这种秩序,并且拥护着。星盟才延续了悠久的岁月,且日益威重。下位文明、中下层商业集团根本连挑衅的资格都没有。”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