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9pdy5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獵諜-第二十二章 舊友再現看書-0bjuy

軍事小說 / 12 10 月, 2020 /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天快亮的时候,下了一整夜的雨才渐渐停下来,这个时候的山城已经被一层薄雾笼罩其中,也使得街道里并没有多少路人。凌晨时分才入睡的唐城是个例外,一大早就起来的唐城早早收拾停当,简单吃过早饭的他,在赵大山和黑子的陪同下,开车去了城南的一处院子。城南的这个院子面积不小,这里原本是一家酱油坊,现在是搜索队在城南的一处秘密据点。
道門敗類 又見觀
唐城开车赶到这里的时候,老福几人正在院子里洗漱,见唐城到来,老福手里拎着毛巾正要上前招呼,却被唐城抢先开口。“先叫大家吃早饭,我特意去六婶店里买的!”赵大山和黑子手中拎着的大袋包子,让老福几人心里乐开了花,就着热茶,洗漱之后的老福几人很快就将两大袋包子吃了个一干二净。“情况如何?还是不肯说吗?”等着老福喝干了杯中的茶水,一直等着的唐城,这才开口询问起正事。
老福闻言面色一肃,“我们一直审到了快天亮的时候,那人还是不肯松口,我怕再继续审下去,那人可能会挺不住,所以就暂时中断了审问。”老福几人满眼血丝,一看昨晚就是熬夜了,所以唐城并不怀疑老福几人会说谎来哄骗自己。赵大山和老福交情莫逆,眼见着老福几人昨晚徒劳无功,赵大山有心为老福兜底,便直言要老福将人交给自己审讯。
“走吧,下去看看,我也很想知道,咱们的这位朋友到底能不能硬气到底。”老福他们忙活一个晚上,也没能令那人开口,唐城心中多少有点失望。可他也知道,自己手下这些老警打探消息跟踪目标或许是把好手,可刑讯这一块,终究还是比不过从重庆站借调来的那几个刑讯手犀利。
麻辣農女馭夫記
昌平郡主 沈沙
在老福的带领下,唐城几人鱼贯进入主屋,然后打开藏匿在主屋床下的地道口,踩着长梯下到地道里。唐城占下这个院子,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条地道,顺着地道左右拐几个弯,就会进入到一间被青条石垒砌而成的地下室里。这里原本是户主用来藏匿家财的地方,只可惜这所院子几经转手之后,这间用青条石垒砌而成的地下室,就被废弃了。
地下室里点着油灯,而且不止一盏,老福手下的一名队员,此刻就眼也不眨的守在这里。地下室里的布置很是简陋,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再就是固定在地下室中间的那根木桩,此刻木桩上正捆着一个浑身血迹的中年男子。老福他们忙活一个晚上的对象,便是此刻被麻绳捆绑在木桩上的中年男子,唐城饶有兴趣的先绕着木桩走了一圈,然后才开口说话。
“孙大勇,抓你来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向你表明了身份,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被抓来这里,就绝对没有能够蒙混过关的可能。”唐城说着话,绕行到木桩后面的他,习惯性的伸手搭在了孙大勇的肩膀上。唐城这个习惯性的动作,赵大山他们早已经司空见惯,所以此刻并不会觉着意外。
老福他们审问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撬开对方的嘴,唐城也不愿意继续在这个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所以一上来就选择了使用系统技能,准备复制对方的记忆片段。孙大勇真名河本真一,2年前潜伏进重庆城,一个月前才被唤醒,没想到这才过了一个月,就被搜索队抓捕,此刻昏昏沉沉的河本真一只能咬牙坚持不肯松口。
唐城将手搭在对方的肩上之后,话锋突变充满了冷意,“我知道孙大勇不是你的真名,不过我不在乎,因为你我都知道,你没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你痛痛快快的回答我提出的问题,我答应一定给你一个痛快,你若是一直这么不配合,那我只好拿出所有的手段来,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唐城这番话语,立马让河本真一脑中快速思索起来。
重生之緣來就是你 雲聽雨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唐城就已经从河本真一身上复制到第一段记忆片段,了解到对方真名和身份之后,暗自欣喜的唐城不动声色继续发问。唐城接连发问,被被麻绳捆绑在木桩上的河本真一,却始终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如果不是他的胸膛还有起伏,只凭他那微不可闻的呼吸,说不定赵大山他们都会以为这货已经没气了。
河本真一这幅样子,自然是已经激怒了赵大山他们,可是唐城没有明确的示意,他们也不好当着唐城的面对河本真一使出刑讯手段。河本真一这幅样子,唐城全然不在意,因为他的系统技能根本不用对方必须开口说话。唐城很快就用连续发问的方式,让河本真一下意识的随着那些问题出现意识波动,而唐城也趁机从对方脑海中,成功复制来三段记忆片段。
唐城复制来的三段记忆片段,虽说只有短短几十秒,可其中却已经包括了唐城想要知道的一些内容。“这个人留着有用,先不要对他用手段,先关着,总有时间让他开口。”系统是唐城最大的秘密,就连家人都不能说,何况是赵大山他们这些老警。复制来记忆片段的唐城,只是随**代几句,便离开了地下室,带着黑子匆匆离去。
唐城做事一向天马横空无迹可寻,赵大山他们也早就习惯了唐城的做事风格,所以唐城此刻的离去,赵大山他们并没有觉着惊奇。唐城带着黑子离开城南的院子,两人并没开车,而是选择了步行离开。半个小时之后,已经离开城南的两人,出现在一家诊所门外,透过诊所的玻璃门,唐城草草扫了里面一眼,便带着黑子从诊所门外缓步走过。
魔禍仙劫
黑子这阵子一直待在军营里,虽说没有跟着唐城外出行动,可耳濡目染的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唐城刚才歪头打量诊所的动作,被黑子看在眼中,便马上有些猜出唐城的用意。“哥,咱们干吗不直接进去?”在黑子的认知里,搜索队比警察局还要厉害,何况搜索队还有张江和这个军统的副站长撑腰,这重庆城里就没有搜索队不能去的地方。
唐城闻言轻笑,伸手在黑子的脑袋上抚弄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言道。“重庆城里有势力的人多了去,咱们这样的根本排不上号!做事的说话要学会多动脑子,盲打莽撞可是要吃亏的!”唐城带着黑子来这里,为了就是这家诊所,只不过这家诊所跟日伪特务没有关系。唐城从河本真一身上复制来的三段记忆中,其中一段便是关于这家诊所,而且在这家诊所里,还有一位唐城的老朋友。
河本真一潜伏重庆2年,被唤醒之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调动重庆城中地下党组织和国民**情报部门之间的争斗。想要挑动重庆地下党组织和国民**情报部门之间的争斗,首先要掌握的便是重庆地下党组织在城中的情报线和联络点,出现在河本真一记忆片段中的这家诊所,便是重庆地下党组织在城中的一处联络点。
唐城选择只带着黑子来这里,是因为在他复制来的这段记忆中,居然出现了许还山的身影。唐城从上海返回重庆之后,就发现许还山像是已经离开了重庆,唐城多次去那个死信箱留下联络暗语,却迟迟没有等来许还山。唐城也想过冒险联络重庆地下党组织的人,可他又担心自己会因此暴露身份,继而连累家人和张江和。
突然从河本真一的记忆片段中发现许还山的身影,唐城心中大喜过望,所以才会单独带了黑子来这里。唐城带着黑子匆匆走过药店,刚才那一眼,唐城透过诊所的玻璃门,并没有看到许还山的身影。顺着街边又往前走出一截之后,唐城拉着黑子穿过街道,又顺着对面街道往回走,最后停在了药店斜对面的小吃摊前。
像这种街边的小吃摊,重庆城里有很多,此刻唐城看着的这个摊主,手脚粗大双鬓斑白,看着和其他那些摆小摊的并没有什么区别。黑子正要说话,却被唐城用眼神制止,黑子马上就醒过味来,只是低头吃着碗里的抄手,不再多话。这个摊主有问题!唐城的目光落在对方手上之后,脑中立马警觉起来,小吃摊的摊主看着像是个劳苦人,可对方右手虎口的茧子,却并不是下苦做活弄出来的。
张江和的虎口就有这种茧子,重庆站里那些长期摸抢的用枪好手,几乎手上都有这种茧子。唐城今天的穿戴有几分年轻学生的味道,加上身边还带着黑子这样一个半大的少年,所以并没有引起小吃摊摊主和周围食客的注意。唐城不动声色,一边吃着碗里的抄手,一边暗自留意周围的情况,尤其是这个看着古怪的小吃摊摊主。
唐城吃的很慢,碗里的抄手还剩下一半的时候,街道对面的诊所里走出来一人,唐城下意识用眼角的余光看过去,发现从诊所里出来的这位长衫男子,正是多日未见的许还山。咦!心中惊奇的唐城差点失口叫出声来,自己刚才路过诊所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许还山在诊所里啊!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