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mkrw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討論-第四百九十四章 活吞至尊(第一章)展示-kj7kj

玄幻小說 / 12 10 月, 2020 /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恐怖人影的一句话让陈宣遍体冰凉,如同被人一盆冷水浇在了脑门上。
九仙葬魔诀代表了不详?
练完之后最终会变成和这人一样的下场?
遍体流脓,长有骨鳞?
陈宣头皮发麻,感到悚然,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他仔细感受,也确实从这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和他同根同源的气息。
这人说的没错,他确实练过九仙葬魔诀!
“前辈,九仙葬魔诀到底是什么来历?”
陈宣小心的询问。
恐怖的人影眼神幽冷,在黑漆的古洞中像是两道血色的闪电,摄人心魂:“是从一处史前石殿内传承出的功法,亘古长存,神秘莫测,那石殿被称为天墓,据说葬了苍天,想要解决功法的弊端,只有再次找到那个天墓!”
天…天墓?
陈宣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这个世界有天?”
“也许吧。”
恐怖人影幽冷回应,忽然可怕的眸子看向了陈宣,道:“你要找我出手,可我受功法反噬,身躯僵硬,难以动弹,出手的机会只有三息,你要背我出去才行。”
陈宣看了一眼对方的身躯,再次感到头皮发麻。
对方身上多处腐烂,弥漫恶臭,很多地方都有白色蛆虫在钻来钻去,别的不说,单是这股气味,他就有些承受不住,哪怕屏住呼吸,闭上毛孔都没用。
这恶臭会自动往他体内钻,让他毛孔都火辣辣的,体内说不出的难受。
不过一想到域外的恐怖战场,陈宣还是一咬牙,决定豁出去了。
他从怀中中取出一截神草,含在嘴中,产生芳香,用来抵抗那种恶臭,开口道:“前辈,那晚辈这就背你出去。”
他硬着头皮,向着那具可怕的人影走了过去,两米多高的身躯将对方生生背起,对方身上的黄色脓水似乎蕴含了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沾在这具古圣尸体上,顿时让这具古圣尸体嗤嗤作响,开始腐烂,连带着陈宣本体都感到了刺痛。
陈宣看了一眼,直接脸色一变。
“怎么?怕了?怕的话就将我放在这里吧。”
这恐怖人影阴恻恻的道。
“怕个毛,前辈,我这就带你出去。”
陈宣背着这个人影,直接向着外面的通道中狂冲了过去,速度发挥到极致,如同一道紫色流光。
但对方的身躯太沉了,几乎和魔僧的棺椁一样沉,更关键的是一生脓水,让皮肤疼得厉害,还有一个个白色虫子在钻来钻去,甚至有一些虫子向陈宣身上爬了过来。
陈宣脸色彻底变了。
幸好这具身体不是他的本体,只是一具古圣尸体,若不然陈宣真的要疯了。
他速度全力前冲,无尽的黑暗在他的眼前度过,身后的这道人影不仅腐臭刺鼻,同时还有一股股冰森的气息,简直像是背了一座冰山一样,四肢都快僵硬了。
期间陈宣再次想了一个问题,大着胆子问道:“前辈,那群先天生灵也是你培养出来的吗?”
“不是,我只是想借助祖脉蕴养身躯,无意中才发现别人的布局。”
那恐怖人影阴冷的道。
此地本来将有一百八十头先天生灵出世,但被他发现之后,生生吃掉了72头,只剩下了108头。
若不是当时他在修炼的关键时刻,那108头也不可能任由陈宣带出去的
陈宣听得惊心动魄。
这果然是个超级巨魔!
活吃了72头先天生灵,这说出去谁敢相信?
他的速度更快了,从黑暗的古洞深处全力的冲刺,空间都被他的身躯给生生撞开,出现了一条条可怕的裂缝,他像是化为了永恒的一,超出天地限制,不再规则之中。
而这时,陈宣的本体已经出现在了外面,在观望着域外的恐怖战斗。
域外的战斗更加恐怖了,说不清的星球粉碎,一片片的炸开,如同满天烟花绽放。
魔僧的身躯说不出的可怕,浑身生有红毛,像是千古巨魔重生,眸子之中全都是森森的杀光,一冲而过,巨大的爪子撕裂一切,任何的杀术、规则统统对他没用。
血魂古星域、天荒古星域的皇道至尊,在接连大吼,打出一片又一片恐怖的光芒,每一道都足以毁掉一处星域,但即便这样,两大至尊还是在被魔僧压着打。
天荒古星域的皇道至尊被魔僧生生的撕开了三次,魂魄都遭遇到了重击,变得暗淡,他怒发冲冠,无尽的气息在爆发,不惜一切的代价在攻伐。
同时血魂古星域的皇道至尊,也在竭力的催动磨盘,爆发出恐怖血光,星空动荡,以磨盘向魔僧的身躯砸去,企图将这具不灭的魔躯摧毁,让他永远归于虚无。
而这他们杀到白热化的时候,混乱的星空之中却再次张开了一双巨大的眸光,冰冷可怕,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的气息。
第三具皇道至尊出现!
这是属于浑天古星域的皇道至尊!
当年也是幕后黑手之一!
他在阴冷的观察,寻觅良机,像是黑暗中的毒蛇,恐怖异常,当年对混沌神宫老宫主造成致命伤害的人就是他。
如今他欲故技重施。
终于,在观望良久之后,这位恐怖的皇道至尊手掌抬起,无声无息间死气汇聚,在他掌心化为了一口漆黑色的死亡魔枪,没有任何气息爆发,也没有任何波动流转,完美的隐藏在星空之下。
忽然,他的手掌猛然洞穿而过,漆黑色的死亡魔枪像是一道黑色闪电,超过一切时间、空间限制,快到无法形容,不可料,不可躲,不可探。
转眼,这口恐怖魔枪落在了魔僧的后脑,刹那爆发出惊天的波动,像是一处磅礴的地狱一下子降临了一样,难言的死寂气息刹那横扫诸天,星空大崩塌。
但魔僧的尸体却异常的敏锐。
在这口魔枪刺向他的后脑的刹那,其一双巨大的猩红色巨掌居然闪电般破碎虚空,一把抓了过去。
铛!
火星迸溅,漆黑色的死亡魔枪被魔僧的手掌死死抓住,恐怖的波动如同火山喷发,动摇了八方寰宇。
“破!”
浑天古星域的皇道至尊冰冷开口。
轰隆!
死亡魔枪虽然被魔僧抓住,但其内蕴含的无边杀意却依然贯穿而过,狠狠冲入到了魔僧的后脑之内,将他巨大的魔躯当场轰的横飞出去,撞飞了四五颗星球。身躯瞬间四分五裂。
“杀!”
血魂古星域、天荒古星域的皇道至尊皆在厉喝,催动杀术,向着这具魔尸杀去。
而这时,女天皇的身躯也已经从远处赶来,绝美的面孔说不出的冰冷,屹立在一块巨大的陨石上,身穿猩红色凤衣,满头乌黑色长发柔顺飘洒,风华绝代,艳冠天下。
她的身躯并没有变成无边巨大的模样,依然和寻常状态一样,只有一米七五左右,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远处的各方势力瑟瑟发抖,伏倒在地。
大德大威女圣皇,不仅是一种称号,更是一种绝对的实力象征,镇压万古,无人能敌!
“过去的终将消逝,没有任何人能够永恒,裂天,你还不愿意出现吗?不想再看一看祖地最后一眼?还记得星辰万劫指吗?是你当年亲自传授我的,如今我要以这门绝学彻底摧毁祖地,你难道真能看得下去吗?”
女天皇脸色冰冷,抬起一只修长洁白的手指,向着祖地的方向缓缓点了下去。
一刹那,群星暗淡,无尽的光芒汇聚在她的指尖,让她的这根手指晶莹如玉,闪烁神光,似乎化为了天地间的唯一。
星辰万劫指!
始皇再生 書生三少
当年混沌神宫的无上绝学!
远处无数的势力震撼的看着这一切,期待着最后一幕的到来。
轰隆!
女天皇的这一指还是狠狠落了下去,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情感,冰冷可怕,霸道无双,一道难以想象的光芒瞬间贯穿了出去。
但就在这时,一阵悲啸之声在她身后无数里外响起,充满绝望与悲戚。
極品修仙神豪
“天瑶!”
圣子裂天的声音响起。
女天皇眼瞳一缩,刹那间回头看去。
但在她回头的刹那,身后空间破碎,一道可怕的人影狂冲而出,身上杀气冲天,恐怖莫测,直接一掌狠狠地拍在了女天皇的后背。
这一掌的威力不知道有多强,整个掌心内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芒,没有任何符文,所有的能量全部内敛,浓缩成了一个黑洞,又快又狠。
砰!
一掌之下,女天皇的身躯当场四分五裂,直接炸开,体内的精血想要重组,但却被恐怖的黑洞迅速吞噬,大片的血液和骨肉全都向着这一掌的掌心汹涌了过去,被统统吞没与磨灭。
不过女天皇的实力太过可怕了,身后又寄生了一个蓝袍男子,这本是致命的一掌,居然被女天皇生生给熬了过来。
她的残余血肉发光,爆发出璀璨符文,迅速在远处重组,再次化为了她的身躯,一阵踉跄,乱发披散,脸色煞白,眸子中射出可怕杀光,让整个星空都在动摇。
“神王,是你!”
她气息紊乱,嘴角溢血,身上气息可怕。
在他的不远处,一头满头苍发的魁梧男子浮现而出,一掌拍出后,紧跟着又迅速抓向了刚刚的那道指力,将那道指力生生抓灭。
不过他似乎很久之前受过重伤,至今气息都还紊乱,不曾恢复。
他一掌没能杀死女天皇,脸上可惜,道:“想不到混沌海居然还有人没离去,替你挡下了这一击,不然这一掌就算杀不死你,也能废了你的大半本源。”
女天皇的身后,原本一直隐藏在她后背中的蓝袍男子,这一刻无比怨毒,痛苦异常,身躯被魁梧男子一掌打的几乎垂死,体内本源被生生磨灭了三分之一还多。
这让他怒火焚烧,咆哮道:“该死的,我要让你形神俱灭,天瑶,给我杀了他,杀!”
女天皇眼睛冰寒,身躯瞬间冲了过去,扑杀向那魁梧男子。
“神王,你真是好算计,之前一直不出现,却在这种关键时刻让裂天发出声音,吸引我的注意,自身却暗算我,你真以为是我的对手吗?”
轰!
她上来就施展出了无比可怕的杀术向着那位魁梧男子【神王】扑杀而去,一道道光芒撕裂了天地。
【神王】体内伤势未愈,但即便如此,也在奋勇攻杀,与女天皇瞬间冲到了一起,天崩地裂,日月无光,一片开天辟地的场面。
祖星下方。
陈宣看的咬牙切齿。
什么叫做贱女人,他今日终于有了了解。
这什么女天皇绝对比她见到的最贱的女人还要贱,今后若有机会,定要将这贱女人送入最烂的青楼,让她生不如死,日夜接客!
陈宣忽然迅速回头,向着吞天道场再次赶了过去。
他的那具分身终于从幽深的通道中冲了出来,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自身境界的限制。
“前辈,请前辈快快出手,把那个贱女人杀了。”
陈宣开口说道。
那道恐怖的人影一身腐臭,冰冷与死气并存,成片的脓水从他身上滴落,将地面都给腐蚀了,一双冰冷恐怖的眸子看向域外。
“我身躯僵硬,只能动弹三息,三息之内必须要活吞一至尊,才能维持活力,你退开,不要打扰我!”
陈宣心头一惊,赶忙向后倒退。
恐怖人影的眸子冷冷观望,片刻后,他终于锁定了一位皇道至尊!
这是血魂古星域的皇道至尊!
之前被魔僧的尸体打的重伤,肉身、魂魄皆曾缺损,是最好吞掉的对象。
轰!
这位恐怖人影的气息忽然间大变,像是一尊超级洪荒巨魔一下苏醒了一样,整个祖星都颤抖了起来,一双猩红的眸子瞬间化为了森白色,死气冲天。
只婚不愛:老公晚上約!
“吼…我回来了!”
他一声大吼,无尽的魔气爆发而出,身躯刹那从那具古圣的尸体上冲天而起,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也不知道有多快,恐怖的速度完全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
他一冲而过,身后爆发出无尽的魔气与死气,形成了无边无际的黑色大洋,远远看去,简直像是有一片巨大的死海从祖星中冲击了出来,瞬间淹没星空。
一刹那,空间静止,时间静止!
在他的恐怖速度面前,一切都似乎被定住了一样,只剩下了无尽的黑色大洋在狂冲。
那位血魂古星域的皇道至尊原本正在催动者灭世盘,在轰杀魔僧,浑然没有想到这样一幕,只觉得身后一寒,皮肤刺痛,心头大吃一惊,急忙回头看去。
但他刚刚回头,恐怖的黑色大洋便瞬间向着他的身躯狠狠撞来,大洋最前方是一个恐怖到无法形容的巨影,其一身骨鳞,流淌脓血,身上恶臭冲天,还有白色蛆虫在乱爬。
尤其是他的一双眸子,森白恐怖,没有任何感情,即便是皇道至尊看了也头皮发麻。
“你…”
血魂古星域的皇道至尊完全没反应过来,轰的一声,一大片恐怖的魔气便将他的身躯瞬间淹没,死气比魔气横扫而过,将远处的天荒古星域、浑天古星域的至尊全都横扫的倒飞了出去。
连魔僧也遭遇了无妄之灾,被一片恐怖魔气瞬间横扫出去。
邪王溺寵:逆天小蠱妃
“啊…”
下一刻,无尽的黑色大洋内传来了那位皇道至尊的凄厉大叫声,无比刺耳,回荡了无数里,像是遭遇了无比可怕的酷刑。
单是这种惨叫声音就让无数古圣双耳刺痛,脑海要炸开了一样,痛苦无比,纷纷死死的捂住双耳,在星空打滚。
天荒古星域、浑天古星域的皇道至尊反应极快,几乎在这道惨叫声刚刚响起,便向着那片恐怖的魔气迅速扑了过去,不顾一切的发挥出恐怖的杀术。
但魔僧的尸体却忽然间再次扑了过来,发出恐怖的吼声,可怕的魔爪撕裂空间,直接迎向了这两位皇道至尊。
这两位皇道至尊短时间内无法摆脱魔僧,只得又惊又怒,发出大吼,疯狂轰杀。
而黑色的汪洋大海内,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啊….不….停下…快停下…啊…”
惨叫声极其的刺耳,整个魔云在疯狂的涌动,似乎里面发生着不可想象的事情一样。
轰!轰!轰!
忽然间,星空之下,再次张开了一双双无比恐怖的眸子,每一颗都比太阳要大好几倍,里面光芒浮现,恐怖莫测,诸天之内的皇道至尊全都被惊动了。
忽然,有人在出手,抬起一个巨大的手掌,向着那片魔云压了下去,无尽的符文浮现而出,密密麻麻,发出恐怖的光束,照亮了寰宇。
他虽然不知道这片魔云到底是谁,但绝不能任由血魂古星域的皇道至尊被杀。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只是他的手掌压下去,黑色的魔云一阵动荡,根本没有任何溃散的趋势,所有的力量压下去被统统的吞噬、吸收,像是化为了养料。
而这时更加可怕的事情发出,一直在凄厉惨叫的血魂至尊,忽然间惨叫声戛然而止。
“咯嘣咯嘣咯嘣…”
紧接着,一阵阵毛骨悚然的声音直接从魔云之内传了出来,可怕的声音让所有皇道至尊都竖起了眼睛,感到脊背冰寒,不敢置信。
诸天之内的各方势力,更是惊恐到极点。
这种声音很容易让人联想,但这种联想,连他们自己也不敢相信。
血魂古星域的皇道至尊死了?
在被吞噬?
可这怎么可能?
“故弄玄乎,给我破!”
有一位幽冥古星域的皇道至尊语气冰冷,开口断喝。
轰!
他言出法随,一片恐怖的力量爆发而出,作用到那片魔云上,顿时让魔云一阵剧烈的涌动,随后这些魔云开始迅速往后内敛,似乎里面存在了一个海眼一样。
所有的魔云都在消退。
转眼间,漫天魔云统统消失。
一个无比可怕的身影出现在了诸天之内所有势力的眼帘,其一身白色的骨鳞,浑身上下多处流淌黄色脓水,身上还有很多白色虫子蠕动,一双目光冰森可怕。
这就像是一具活着的洪荒巨魔!
他晃动着僵硬的脖子,冰冷的开口,“活着的感觉真好!”
在他的身躯四周,早已没有了血魂至尊的身影。
血魂至尊被他生生吞下!

求票,求票~~
食天記
还有一章!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