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p1uh精华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起點-428【亂局】熱推-i29yy

歷史小說 / 12 10 月, 2020 /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外面冷得一逼,梁储早早入睡,被窝里头可暖和了。
“砰砰砰!”
“老爷,有急事,刘家遣人求救!”
梁储慢悠悠爬起来,在暖床丫鬟的服侍下,将衣服穿好,推门而出问:“什么事?”
家仆低声诉说几句。
梁储大惊:“什么,刘侍郎被下锦衣卫狱?快把刘家报信之人带来!”
工部左侍郎刘永,虽然被视为杨党之人,其实属于梁储的心腹。当初杨廷和丁忧回乡,梁储上位做首辅,趁机提拔了不少官员,其中就有这次倒霉背锅的刘永。
梁储在丫鬟的搀扶下,快步前往会客厅,那里已经有个满身狼狈的家伙在等待。
光之子 唐家三少
下堂妃早當家:王妃休夫萬萬歲 清小弦
“你是刘侍郎的家人?”梁储问道。
那人跪地叩拜:“梁阁老,求你救救我家老爷。今日傍晚,锦衣卫将老爷抓走,刘府也被团团围住,小人是钻狗洞偷跑出来的。”
梁储又问:“可知锦衣卫为何抓刘侍郎?”
那人回答:“锦衣卫说是奉皇帝命令,抓捕宝源局造伪钱的主使者。”
梁储吩咐道:“你且在此地休息,暂时不要回刘家。”说着,他又对自己的家仆说,“备轿!”
穿越成鬼:道士王爺和不良妃
家仆连忙提醒:“老爷,外头正在宵禁,不能随便走动。”
“哪管得了那么许多,快快备轿!”梁储斥责道。
刘永,不能不救。
梁储当初疯狂提拔心腹,甚至排挤杨廷和的人,搞得太凶被皇帝敲打撸了几个。杨廷和回京复职之后,梁储的那些所谓心腹,好多都投到杨廷和怀抱,忠心耿耿的反而遭受各方打压,如今只剩刘永和杨潭官位最高。
对此情形,梁储非常不满,渐渐跟杨廷和产生嫌隙。
歡喜農家科舉記
杨廷和也不愿失去梁储这个盟友,去年答应帮忙,廷推杨潭担任户部尚书。这顿时遭到政敌反对,杨潭只能原地不动,稀里糊涂让黄珂做了户部尚书。
梁储的党羽,就剩下两个左侍郎了,怎甘心还被弄掉一个?
冒着小雪,梁储乘轿直奔杨家,半路遇到兵马司阻拦:“站住,何人乱闯宵禁?”
家仆立即呵斥:“此乃梁阁老坐轿,有朝廷要事办理,尔等不得阻拦!”
兵马司官兵提着灯笼走近,看清了轿子的颜色,又听说是梁储出行,当即也不敢进行检查,乖乖让开道路予以放行。
杨廷和睡得正香呢,迷迷糊糊被人叫起,只能打着哈欠去接待梁储。
“介夫,刘永被锦衣卫抓了,罪名是指使宝源局造劣钱。正德元宝有皇帝头像,那可是欺君大罪!”梁储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杨廷和皱眉思索片刻,说道:“此事另有文章,恐怕是谁在暗中插手。刘永虽为工部左侍郎,却不直管宝源局,就算锦衣卫抓人,也该抓李时器(李鐩)才对。”
梁储说道:“或许是皇帝震怒,将两人一起抓捕呢?”
“不会,”杨廷和摇头道,“抓一个尚书已是大事,若再抓一个左侍郎,便是摆明了要兴大狱。以陛下之聪慧,断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胡来。”
“江彬?”梁储问道。
“很有可能,”杨廷和思忖道,“也可能是王若虚,或者是他们二人联手。毕竟,锦衣卫都指挥使李应,是王若虚的乡党好友。”
梁储问道:“如何救人?”
杨廷和说:“没法救。”
梁储拱手道:“介夫,此事万物推脱!”
杨廷和叹息道:“陛下已经一个月不上朝了,也有一个月不来内阁,更不招百官去豹房奏对。我能有什么办法?连陛下的面都见不着!”
“张永!”梁储只能提醒。
杨廷和摆了摆谱,感慨道:“唉,万般无奈,只能如此了。为救清流中人,与那阉宦联络,也算是权宜之计。”
梁储心里头直骂娘,腹诽道:整个朝廷,跟太监勾结最深的,便是你的杨介夫!
两人的政治联盟,在梁储趁着杨廷和丁忧,疯狂排挤杨党提拔亲信那天,便已经宣告实质性破裂。他们表面上没有闹翻,是因为还有共同敌人,江彬什么时候倒台,杨廷和就会什么时候动手搞梁储。
历史上,朱厚照明年就死了,杨廷和瞬间发难。先联合梁储弄死江彬,再指使心腹党羽,把梁储、王琼两派一起赶出朝堂,还把收受宁王贿赂、帮助宁王恢复卫队的锅,一股脑儿甩在王琼、梁储头上。
刘永此人,说句实话,杨廷和不打算救。
工部刚刚获得部分财权,而且还有资格铸钱,今后的权力肯定更大。工部尚书李鐩已经七十多岁,没有几年可以活了,工部左侍郎刘永若倒下,杨廷和正好扶持亲信上位,等李鐩死后就能顺势掌控工部。
新絲路 新夢想:“一帶一路”戰略知識讀本
这种情况,救来做什么?
杨廷和装模作样去找张永,张永那边却没有下文。之后的半个月,李鐩好吃好喝在牢里住着,刘永却被拷打得不成人形。
“我招,我招了!”
刘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虚弱无比道:“是我指使宝源局大使范征,让他偷工减料,多加铅锡铸币。我有罪,我有罪,快给我个痛快!”
臣妾有罪 卿妤
李应抬手示意停止行刑,走过去说:“范征招供的可不一样,他咬出一个太监。我请示陛下抓捕该人,那太监又把江彬供出来,说是江彬给了好处。你为何包庇江彬?”
“江彬?我乃清流中人,怎么可能结交边将幸臣!”刘永非常生气。
“嗯?”李应皱了皱眉。
刘永身上的浩然正气,瞬间消失无踪,痛苦的闭眼说:“对,是江彬让我干的,他派太监来找我,铸钱所得利润大家平分。”
李应义愤道:“果真如此,这些硕鼠蛀虫太嚣张了!”
刘永已经毫无求生念头,哀求道:“李指挥,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
李应笑道:“放心,只要你老实招供,会有人给你求情的。工部左侍郎估计没法当了,外放出去做个小官肯定没问题。”
刘永愣了愣,突然又不想死了,连连说:“多谢李指挥,多谢李指挥!”
李三郎拿着几份供状,吹着口哨前往豹房,顺便派人向张永泄露消息。有锦衣卫的审理结果,而且牵扯到江彬,咱们张督公恐怕也会忍不住踹一脚。
张永、江彬、杨廷和、梁储……全都搅进去了,这件事情关系够乱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