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z062精品玄幻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線上看-第五十五章.劍下留人!展示-56dcl

科幻小說 / 12 10 月, 2020 /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七宝玲珑塔内部。
先前只是光华一闪之间,陆植眼前便闪过一阵光怪陆离,天地时空瞬间一阵变换,然后一转眼,他便出现在了一处不分上下左右,皆为鸿蒙的虚冥天地之中。
‘这里是…玲珑塔之中?!’陆植目光一凝,心中已知晓,自己是被收进了这玲珑塔的内部了。
随后,还未等他有何动作,便突然感觉一阵心悸感传来,猛地抬头看去,正见那虚冥天地之中,突然间泛出了一道光芒。
道道鸿蒙紫气汇聚,在那虚冥之中,凝出一道乾坤尺影,然后瞬间便化作一道惊鸿流光,朝着陆植打来!
那紫色尺影,就仿佛那开天辟地的利刃一般,轻易劈开了鸿蒙,将空间斩裂,分开清浊二气,打出地火水风,带着一股无可阻挡的大破灭之意,转瞬间便已经逼至近前!
陆植面色大变,灵觉疯狂示警,根本不敢有丝毫大意之心,瞬间便将手中的长枪再次化作旌旗祭起,展开旗面化作一道玄色天幕挡在半空,又祭出造化青莲悬于头顶,投下道道造化之气护住己身。
嗡!
就仿佛那万物初开时的大破灭,大爆炸一般,激荡的神光,顿时化作道道可怕的风暴涟漪从蒙鸿虚冥中荡开,混乱的风暴淹没吞噬一切,顿时将那蒙鸿都给搅乱崩灭,一副灭世般的可怕景象!
穿越笑傲江湖 影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可怕的景象才渐渐平息了下来,风暴平息,重现鸿蒙混沌,陆植也重新出现在了原地,脸色异常的难看。
刚才那一击,就连他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若不是他身上有数件至宝护身的话,寻常之人,怕是早已经遭难!
冷宮薄涼歡色:失心棄妃 風宸雪
“燃灯!”陆植轻念道。
洪锦是决然不可能有此能力和道行,打出那一击的,所以那一道尺影究竟是何人所留,自然不言而喻。
他也不知晓那燃灯为何要派这洪锦来算计于他,但他却知道,自此刻起,那燃灯与他的梁子因果,就算是结下了!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那翻涌的怒意,陆植转头冷眼打量起了这玲珑塔的内部,脸上的神色逐渐冷厉。
“呵…好一座玲珑塔!不过想困住贫道,却是要看看你这玲珑塔够不够坚实了!”
只见陆植抬手一推顶上戟冠,顿时从天灵之中涌出精气神三花,胸中五气凝结,使了个法天象地的神通,整个人瞬间身形拔高暴涨,转眼之间,便化作了一尊顶天立地的道君法相,抬手一抓,化作十丈之巨的渊虹剑便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
最強相師
陆植一剑斩出,那无边的蒙鸿混沌顿时化作了一片无序的混乱涡流,有四相神尊现出,搅乱虚冥!
朱雀展翅翱翔,青龙甩尾拍碎虚空,白虎探爪撕裂空间混沌,玄武昂首咆哮,镇压蒙鸿…
铛!
不滅武皇 夢裏走飛沙
一声巨震!
玲珑塔中的天地,一瞬间几乎破灭,一片片崩碎成无数碎末,就如同破碎的镜面一般,狰狞的裂纹布满了整个天地,连空间都割裂!
然后下一瞬,又是一道斩灭万物的恐怖剑气被陆植斩出,没入那蒙鸿天地之中。
一连数剑斩出,玲珑塔中的空间再也支撑不住,开始寸寸崩灭,时空化作虚无,隐约之中,一座金碧辉煌的金色宝塔内壁出现在了陆植眼前,一条条裂纹自那黄金宝塔之上崩裂而出!
“喝!”
外界之中,只见那七宝玲珑塔,骤然间大放光明,整个塔身瞬间膨胀变形,有裂纹自塔身之上崩裂,透射出刺眼光芒。
随后…轰!
仿若火山爆发一般,七宝玲珑塔的塔顶骤然间崩碎开来,万丈灵光冲天而起,直冲云霄,将那天穹之上的漫天云彩都给冲散荡开,一圈圈金色涟漪从高空之上扩散而开。
冲天的灵光中,有披甲执剑,周身灵光闪耀的百丈神人现身,立于天地间,顶天立地!
“元帅!”
“真君!”
哪吒与雷震子神色震撼的看着身化百丈的陆植,一时间竟呆滞在了原地,两人本是赶来救陆植的,却不成想,他们人都还未冲到近前,陆植便已经破塔而出了。
不止是他们,场中的两军将士,亦是被陆植那百丈之巨的法天象地神通给震撼得无言静默,更有甚者,甚至被吓得当场跪倒,高喊仙神。
那洪锦更是被吓得面无血色,眼神惊恐,反应过来后,瞬间一拍座下坐骑,便想要逃走。
但陆植又怎可能放其离开,手臂一挥,手中的渊虹剑便化作那斩山分海的巨刃,朝着洪锦斩了下去!
呜!
刺耳的呼啸破风声中,巨大的阴影瞬间投下,将洪锦淹没,洪锦惊恐的转头来看,只见那恐怖的巨刃已然斩到了近前,在其眼中不断放大,锐利的神光刺得他眼瞳一阵生痛,巨刃还未临身,他便已经感觉到那股被斩碎成肉酱的可怕体验!
吾命休矣!
變身三界女神
“陆师侄且慢动手!留那洪锦一命!”
就在此时,高空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声。
千山雪燼
只见一白须飘飘,姿态威严的道人突然间自远方而来,出声疾呼,欲叫停陆植,同时手中也瞬间祭出一尺,化作一道紫光跨越天际,欲挡下陆植剑锋。
但陆植却是理也不理,顶上三花一晃,便飞出三道流光,化作一青莲,一鉴,一旗,迎向了那道人掷来的长尺,堪堪将其挡了下来。
而陆植手中的剑锋,已然化作一道百丈剑光,将那洪锦吞没!
“啊!师尊救…”
轰!
霎时间,地动山摇!大地之上被陆植一剑斩出了一道近千丈裂缝,而那洪锦,早已经消失在了那恐怖的剑芒之下,尸骨无存!
“你!”那道人瞬间大怒,脸上闪过一抹红光,目光森寒的瞥向了陆植,手臂一颤,便想要祭出法宝,将陆植打杀当场。
但一想到陆植的身份及背后的老君,他又不由的身形一僵,只得无奈作罢,只能眼神狠戾的扫了陆植一眼,随后便又马上收敛了起来,酝酿瞬息之后,露出了一抹悲痛欲绝之色。
“啊!贫道的徒儿啊!”
只听其悲呼一声,身形一闪便瞬间来到了场中,一脸不忍的看着陆植说道。
“陆师侄,何至于此啊!我这徒儿,不过是与你戏闹了一番,本只是误会,你何故要下次杀手,让我这徒儿尸骨无存啊?!”
陆植此刻已经收了神通,重新化作了常人体型,见其这番故作姿态,心中亦是厌恶的紧。
那句师侄,可真的是让他腻歪不已,哪怕是那位风评不怎么好的准提道人,喊他一句师侄,他也认了,但你又是何身份?师侄?还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呐。
“不知这位道长乃是何人?贫道之师长,除开两位同门师叔之外,也就女娲娘娘及两位西方教主了,敢问道长是西方大教主,还是二教主?”
道人神色不禁一滞,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这陆植,分明就是在故意羞辱自己!
但他却也不敢闷声不答,毕竟陆植此言,涉及的可是那高高在上的圣人,他可不敢冒认圣人之尊。
“贫道却不是西方教之人,而是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怎得师侄不知贫道吗?”
你还不是西方之人?而且你又有何能耐脸皮,敢自认贫道之师叔?鸿钧师祖座下,可就只有那几位弟子,你燃灯又哪来的面皮来冒认?!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当面讽刺出声,毕竟这燃灯道人不管怎么说,如今也是阐教的副教主,而且乃是天地间少有的大神通者,就算是陆植,至少表面上还是要给他点面子的。
嫡女無雙:腹黑小毒妃
“原来是燃灯副教主,却是贫道眼拙,未有认出副教主身份。”
他当然也不可能对其称呼师叔,毕竟燃灯不过是阐教之人,认真说起来与他人教又有何干系?
而且就连阐教里的那些人,对其也只是口称老师罢了,想让三教门人称其师叔,他还不够格,也受不起!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