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os3hd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寒門禍害 餘人-第1769章 蒼蠅讀書-ezmg4

歷史小說 / 12 10 月, 2020 /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正想着,将奏疏打开,海瑞跟着其他人一般,脸上同样浮起了震惊之色。
只见奏疏上清晰地写着林晧然所拟定的意见:“今东南倭事已基本平定,东南将士足以维护海疆之安宁,请朝廷即刻解散振武营!”
相对于畏首畏脚的同意或拒绝的方案,林晧然的方案可谓是简单而粗暴,直接干脆利落地解决了难题。
振武营这些年不是喜欢闹事吗?振武营不是贪得无厌吗?振武营不是喜欢以兵变要挟吗?那么现在林晧然的答复是四个字:即刻解散。
追捕逃妻:腹黑總裁欺上癮
異世天邪
虽然这个答复粗暴,但林晧然这个提议其实亦是合情合理。
振武营是东南倭乱最严重的嘉靖三十四年所创建,当时南京兵部尚书张鳌向朝廷提出组建这支新部队的初衷,便是希望组建一支新的军队来抗倭。
现在东南的倭事已经基本平定,朝廷早已经不用再养着这一支抗倭部队,这解散振武营无疑是很合理的诉求。
最为重要的是,朝廷以其留着一支如此骄横而又没有什么作为的兵营,倒不如将他们打散放回原来的军营中去。
正是在这种快刀砍乱麻的处事手法中,林晧然抛出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解决方式,无疑亦是一个很妥善的方案。
朝阳已经散在户部衙门之上,有一缕阳光穿过屋顶已然是落在堂上,只是堂中的几十名官员都成了呆滞之人一般。
这……
海瑞一直都知道林晧然是一个颇有治国之材的户部尚书,不然亦不能够抛出“刁民册”这种治国良方,但看着他如此干脆利落地处事风格和聪慧,心里还是再次被震惊到了。
“果真是管吾夷之才啊!”
众官员眼睛复杂地望向坐在堂上的林晧然,心中亦是暗暗地感到了震惊道。
他们这几天一直都是接受和拒绝中摇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如此一个简单直接和高明的解决方案。
特别是困扰他们几天的难题,但在这位正堂大人的面前,仅是一个念头便拿出了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可惜……天妒英才,命犹不及周公瑾!”
倒是一些官员看着林晧然表现出如此惊世的才能,反倒是想起京城最近的传闻,已然更加认定林晧然便是一个古往今来逃不出“英年早逝魔咒”的惊世之才。
卿本無良:痞妃戲刁王
哎……
末世之一代狠人 靠譜的火龍果
马森原本还在为自己不肯主动替林晧然承担责任而暗自惭愧,只是看到林晧然所提出的方案之时,却是为自己的智慧而惭愧了。
超能悍妻:拐個總裁當備胎 藍月公主
杨富田、肖季年和蒙诏等人亦是苦涩地摇头,同样是开始自我怀疑了。
他们一直都想着帮林晧然避开这个麻烦,这些天的头发都掉了一撮,但这一个他们苦苦思索数天无果的难题,在林晧然面前却是坚持不了一盏茶。
林晧然经过这么多年的官场生涯的磨练,无论是心性还是智慧都有很大地进步,对于处理振武营的难题其实看得很轻。
他是一个有志于在这个时代做出一番丰功伟业的人,如果被徐阶抛过来的一个麻烦就变得束手无策,那么他现在就该辞官归田,省得被面善心狠的徐阶给阴死,重蹈严世蕃的命运。
这个事情其实并不简单!
振武营这些年敢于如此骄横,虽然有当年“壮举”的缘故,但时隔这么多年,这个兵营难免早已经被其他势力所渗透。
曾有你的天氣 夏茗悠
球王貝斯特 豬頭七
如果他真的拒绝振武营的请求,徐阶未必就不能通过南京那边做一些工作,最后推动振武营的将士以此为借口再来一场兵变。
只是他终究不是死读书的书呆子,徐阶丢的这个麻烦根本难不倒他,他亦是信手提出了这个更具建议性的方案。
林晧然不愿意在这个事情多浪费时间,便是淡淡地道:“如果诸位没有意见的话,那么便按这个决议上呈内阁吧!”
“下官遵命!”包括云南司主事海瑞和户部左侍郎马森在内的官员再次是被林晧然的智慧所折服,却是纷纷进行恭敬地施礼道。
接下来谈及了一些户部的其他事情,林晧然亦是有条不紊地进行处理,看着事情差不多,便是让众官吏各自散去。
林晧然是一个颇有管理天赋和经验的官员,虽然时隔多天,但仍然是得心应手地安排和处理工作,让到十三司着手准备两京十三省的征收夏粮事宜。
林晧然在户部的决议在盖上堂印后,便是派人送往内阁。
只是他心里清楚,随着岳父进入内阁并顺理成章地成为次辅,他跟徐阶的战事已经是悄然拉响。徐阶千方百计地想要铲除他,他何尝又不想将徐阶给拉下马。
今后这种程度的暗斗,怕是层出不穷,直到有一方彻底胜出为止。
林晧然对此自然不会退缩,正如一位伟人所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最为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找到徐阶的命门,只要收集到足够的证据,那么他便能够直接将徐阶从首辅的宝座狠狠地摔下去。
他跟徐阶并非全然是权力之争,而是早在盐税问题上的对立之时,便知道双方的立场和政治理念是截然不同的。
徐阶不管嘴里如何的忧国忧民,又如何忍辱负重扳倒奸臣严嵩,但他上位三年考虑更多的是如此巩固自己的权势和声望,面对广西韦银豹的问题宁愿选择退让。
现在林晧然所想要推动的刁民册和征粮改粮两大举措中,徐阶已然是代表着大地方阶层,成为了他变革的最大阻碍者。
唱見大佬
无逸殿,首辅值房檀香袅袅。
身穿崭新蟒袍的徐阶这些天很惬意,先是将吴山打发去修《承天大志》,接着又狠狠地阴得林晧然卧病在床几天,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總裁,你爬錯床了 夏小池
麒麟正傳
由于皇上近期卧病在床,更是令到他掌握到更大的权力,已然是成为这个帝国的最高主宰权,比昔日严嵩的权势亦是不逞多让。
“师相,这是户部刚刚送来的决议!”张四维拿着文书从外面走出了值房,对着正在洋洋得意的徐阶恭敬地道。
“嗯,放下吧!”徐阶轻轻地点头,却是突然对抬头张四维说道:“你舅舅送的长白参味道很好,不过宁夏的战事历来平稳,但偶尔亦得到塞外多走动!”
甘肃除河西走廊一带都是土地贫瘠之地,经济根本无法实行自给自足。朝廷对甘肃的策略是放弃控制没有经济价值的西域地区,仅是守住河西走廊这个重要的军事战略之地,故而甘肃巡抚其实亦不会有太大的军功。
张四维不由得微微一愣,并不能参透其中的玄机,但还是恭敬地回了一句道:“弟子遵命,定会转述于舅父!”
“你去忙吧!”
徐阶知道这个弟子并不是奸滑之人,在打发着张四维离开后,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却是将目光落到了户部的回呈上。
他很是期待地拿起了户部的回呈,想要知道林晧然两难选择的最终选项,只是打开看到户部决议后,却是在座位上静坐了许久。
一阵风从头顶的窗户吹了进来,一只灰色的苍蝇出现在这间檀香袅袅的值房中,却是在徐阶的耳朵嗡嗡地转悠着。
徐阶素来是极善于隐忍,但这一刻亦是忍无可忍,显得凶神恶煞地用手掌想要拍死这只该死的苍蝇。只是这只苍蝇转悠几圈后,则是从门口扬长而去,显得十分的嚣张和得意。
徐阶挫败地坐回到椅子上,却是无奈地重重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位居首辅的宝座,但想要给林晧然下绊子,想要设法除掉林晧然,已然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嘉靖四十四年的五月,便是在这一种相对比较平和的气氛中过去,而注定会躁动不安的六月悄然来临。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