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ztw01精品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第一百五十四章 勘明疑問 千嫁合真鑒賞-fcvks

仙俠小說 / 12 10 月, 2020 /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归无咎凝空静候。
十余息后,正南方一道狭长的青色遁光一跃而上,落在百丈之外。
此人一身青灰间杂的短袍,身形劲瘦,目光灼灼,双眸之中隐约可见一丝赤红。
此人之服饰,明显是双极殿内门长老;而瞳孔发红的异象,正是武道中人欲作殊死一搏时所呈现的独特姿态。
归无咎依旧负手而立,静候来人出招。
这人蓦然虎吼一声,四肢合环。然后反手甩臂一震,脱去上衫。
气机攀跃到极点之后,他双足极为密集的轻点五六下,然后双掌一合,如拳似炮,朝着归无咎重重击来!
其势伸张之后,立有光影流动,似有一只较其身躯大了千百倍的青喙黑羽巨鸟,若即若离,一闪而逝。
巨擘宗门,传承各有异同。
这一击视死如归的意象,分明与尘海宗丁元吉等人的身魂祭法大有相通之处。只是其步骤次第、躯壳形变,却又略有差异。
归无咎自无退却闪避之理,臂如抚琴,凌空一推一振,亦是全力以赴。
刹那之后,但闻轰隆一声爆响,来人身躯陡然一道剧震之后,便被摔出十余里外,然后四肢碎裂,节节肢解。
他那一击,固然已经到了行云流水、挥洒自如之境,可谓圆满发挥了自身实力。但是双方境界高下毕竟悬殊,生死胜负不可逆转。
只是——
下一瞬,归无咎的身躯微微一颤。
唯有亲自交手,才能尽观之奥妙。
監獄風雲 大師兄
在归无咎感应之中,那甚为磅礴的来力好似汹涌狂潮击打在堤坝上,被自己彻底阻绝、粉碎,然后反推逆袭。
可在这一道“实力”之外,尚有一道无形虚影——似乎是那黑羽鸟形所化,只是凝练缩微成方寸大小。
这一道虚力精魂与归无咎全力一击相向而行,两不相涉,全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一口气钻入其躯壳之内。
入体之后,这一道异力被引入丹田,立刻化作一枚指甲大小的墨色气息,在归无咎丹田之中反复逡巡,似乎在寻常着什么相斥相合、息息相关之物。
只可惜,这道异力一阵乱窜,似乎并未达到最初的目标,立刻化作无头苍蝇,莫衷一是。
归无咎双目微闭。
他一身道行真力,皆能以本命法宝驾驭调理。此时心意微沉,立刻将“全珠”运转。
“全珠”一动,似在茫茫寰宇中,镇定日月星河之序。摄入体内的这一道混乱气机,亦立竿见影的盘旋稳定,摄拿归中。
归无咎精神为之一振。
这便是他参与此战的目的所在了。
如丁元吉等四人所施展的武魂祭法,分明是在生死之际,将自家武魂精蕴割裂凝练,破体一击。这一式非寻常的外铄力道所能抵挡,自然而然便会打入敌手躯壳之内。
身魂合一,本来相谐。骤然遇见外力侵袭,破坏了此身的圆满统一,便是如薪遇火之势。本身武魂与入侵而来的武魂虚影,亦是天然仇敌,势必经历好一场炼化激斗。
自然,破入体内的武魂残影与本身武魂相比,二者高下悬殊,胜负无有悬念。但就眼下而言,却是宿主本身武魂遭遇极大内耗侵害,战力亦不得不为之小损,从而达成以下克上之用。
網遊之全職跟班 四季梅
在丁元吉等四人与银甲人相斗时,归无咎便蓦然产生一个念头:
若是这武魂祭法,对自己使用,那将会是何等光景?
農門醫妃寵上天
龍起洪荒
归无咎身躯之圆满百炼,不亚于武道中同境界的任何一位修者,故无疑义;但最为要紧的是,归无咎体内,是并无“武魂”存在的。在旁人哪里宛若嗜血鲨鱼一般的武魂相激相剿,在归无咎这里却并不存在。此其一。
另外,归无咎的本命法宝已有六炼之功,其调御气机,整顿小天地的和谐运转,已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纵有异力入体,归无咎调控整合、化为己用的手段,亦要远远超过武道修者,此其二。
有这两项倚仗,归无咎隐隐感到,或许这“武魂祭法”,对于自己而言是一道重大的机缘。
十余息后,归无咎丹转功成,那一道武魂异力已被彻底收摄驯服,安居于丹田之中。只是其貌微显暗淡残破,勉强能辨认出是一只雏鸟之形。至于其有何妙用,目前还不甚了了。
第二人上阵。
这人身高不下于丈许,依旧是将“裸衣之搏”与“武魂祭法”的手段混同为一,向死而进。
归无咎一如前力,一拳杀之。
这一回情形微有不同。因归无咎体内已有一道武魂虚影的缘故,第二道豪猪武魂的虚影一旦入体,立刻释放出强烈的敌意,其势活跃已极,似乎要与先占地位的雏鸟武魂不死不休。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花幽山月
归无咎心中一动,这便接近于“正常”的武道修士遭遇武魂祭法之后的体验。
但归无咎有“全珠”为倚仗,却夷然不惧。把宝丹运转,只多费了五六息功夫,便将两道武魂之力凝练合一。
楼阁之中,尚明博眉头一蹙,隐见三分焦虑。只听他言道:“不妙,不妙。”
“如今我方只余下他这一大战力,若有闪失,此战便必输无疑。不如先请归道友回返,再做计较。”
痞女拽進花美男吸血幫
尚明博之功行,较之归无咎、银甲人、乐思源等尚有明显差距,并不能直接看出高下。
只是两相对比,先前丁元吉等人考验银甲人之时,每一击之后,银甲人只是身躯微微一颤,似乎便消弭异力,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浑然无事。有借鉴在前,归无咎就显得逊色了。
接下第一人手段之后,归无咎闭目调息十余息之久;待击毙了第二人,又白白增加了五六息时间。
乐思源微一沉吟,道:“或许归道友并未见过此等手段,应对之中略微欠缺经验。以本身根基而论,他是胜我一筹的,决无疑义。所以还是再观望两阵,再做定夺。”
龙方云缓缓点头。
無上天人
接下来战局演变,果然如乐思源所料。
返穿 來不及憂傷
第三人……
第四人……
第五人……
直至斗倒了第七人,归无咎呈现于外的状态已经彻底稳定下来。每击倒一人,皆是闭目静养一十六息,一丝不多,一丝不少。
虽然一拳杀一人,看上去霸道无比,但对于斗战本身,归无咎依旧是审慎对待。
就算不提“武魂祭法”的威慑,哪怕只是寻常搏斗,如归无咎、银甲人、乐思源等辈,遇见功行远不若自己者,也会小心出手,不留窒涩。
这算是武道的独有优长。
“一击必杀”与“一击必杀”之间,也是有着内在差别的。
仙道之中的较量,若是神通法诀、斗战策略运使有差,从而导致被功行更强者瞬杀,有可能这战死之人连自己十分之一的真实战力都并未发挥出来。所以若是道行相差的一定程度,一屠千百,并不为难。
而武道之中却不同,只消出战之人心无旁骛,将自己至简至凝、内外合一的一拳打出,就必然发挥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尽管表面上看去,面对道行更高之人如归无咎、银甲人等人,依旧是一击殒命,结果无有不同;但是其中已然构成的微妙的差距。事实上,其每一次交手,皆能构成对上位者的消耗。这种精力的消耗积少成多,不可不察。
武道之中,人人皆能得“尽力”二字,可谓奇葩独绽。
归无咎并不知晓将会一口气迎战对稍微武道修士,是以每一击都是贯通心意,全无保留。
可是就在此时,突然生出意想不到的变化。
将第七人斗倒,调和气机之后,归无咎心中蓦然一跳。
心意萌动。
想了一想,归无咎伸展开手臂,神意一引。臂上立刻浮现出一道淡淡的线条,只是无头无尾,一显之下,旋即隐去。
这已是归无咎着意引动的结果。若是自然而然待其浮现,这一丝线条,应当出现在他的背上。
丹田之内,为本命法宝所引,七道武魂气机凝练合一之后,无来由的生出一道“生机勃发”之兆,一起一伏,跃如也。
当初灵形极限凝结金丹,死物之中蕴出性灵,正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此变化,实出归无咎意料之外。
仙门之中,有一种炼物之法,将数百数千种生灵残存之躯壳、灵性、精魄,死中求活、合一而炼。最终诞出一生有灵智之物,而其形貌却有别于既往所见的任意一种生灵。此法名为“千嫁活炼法”。
如今归无咎丹田之中,那七道气机隐隐萌动生机,正是暗合了“千嫁活炼法”的精义。若是再收摄数道武魂入体,突破某一灵性迸发的极限点……
归无咎敢断定,那时必将化零为整,虽自己之心意,演化出武魂之形。
等若归无咎便成了“真正”的武道修士了。
后天而成的武道修士,闻所未闻。
归无咎确定,自己是第一个走上此路之人。
因为调和各道异种武魂气机,端的繁难无比。纵然是以“全珠”真宝之妙用,也已竭尽所能,通其物性。归无咎绝不相信,就算有有九宗仙门传人偶然间接触武道,并有类似遭遇,其本命法宝的层次,也决计达不到这一步。
用心感悟了一阵,归无咎已得出定数——
一十二数为圆满。若双极殿再遣出五人动用“武魂祭法”,便是自己的机缘。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