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1ava超棒的都市小说 全音階狂潮 ptt-第一四八二章 訪客鑒賞-pb0kp

都市小說 / 12 10 月, 2020 /

全音階狂潮
小說推薦全音階狂潮
看来中音的校园面积也很有限,确认出身份的杨景行被保安跟着指路还没走多长一段,就有人迎面而来,脚步比较快但也还算不上小跑,有些胖的脸上毫不喘气还很灿烂:“杨主任,欢迎欢迎。”
虽然完全不认识,杨景行也笑得好久不地伸手:“谢谢。”
“我姓刘,综合科刘智勇。”也就三十来岁的男人用力摇动手臂:“欢迎杨主任。”
杨景行也重复:“谢谢,打搅了。”
“上午接通知就一直在忙。”刘志勇好像是对保安摆了一下手,表情和视线没离开客人:“还是考虑不周,听说杨主任平时都己开车也没确认,其实司机和车都是待命的。”
愛,要做出來 晶瑩晶瑩
杨景行陪笑:“不需要麻烦。”
刘志勇理解成:“杨主任没介意就好,请走这边……迟院长上周三出差去法国了,下周二才能回来。现在那边还早,我过一会再跟他汇报这个喜讯。”
杨景行都不好意思:“没必要打扰,有找机会还想拜访迟院长……”
刘志勇好像也知道客人是第一次来,不耽误走路地远近简单介绍一下,中音也有老旧的矮楼和高大的新楼……可是两个人离办公楼越来越远了,杨景行也不好问。
还来不及感叹房龄超过二十年的家属楼的单价已经打破七万一平,杨景行就看见了更不得了的,好大一个广场,广场那边是红墙青瓦的古建筑,前面两个大石狮子分坐两边,正中一字排开站了一队人气势非凡似乎稳坐中军帐,在狮子的外围一些还有四个保安严阵以待的样子……这要不是周围还有零星的像是游客或者学生,杨景行准会被吓坏。
虽然有些闲杂人等看热闹,但当局者周围确是一片肃静之感,刘志勇不再说话而且还放慢脚步,让杨景行不知不觉中当了出头鸟。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边等着的五个人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明显得更加气定神闲,居中的虽然秃得严重却还增添了些不怒自威的路数,而他们的注意力又都放在来人身上不松开。
紈絝校花:男神請留步 用神火沐浴
人家三男两女平均年龄肯定四十岁往上而且队形整齐正装笔挺围巾飘飘,杨景行单枪匹马还穿着一件骗女大学生握手的装嫩灰黑色套头衫,实力悬殊得根本没悬念呀,于是杨主任就变成了咧嘴笑明显示好,步子也加快透出欢快而不是对抗。
年轻人还是很识相嘛,对方居中的顿时乐起来了,稳沉往前两步抬手中气十足:“欢迎!”上身微微后仰以突出本不太明显的将军肚,真是志得意满。而他两边的四位呢,都或多或少朝中间转身以表明并没放松对来人的注意力,神情甚至更显迫切。
这岂止是人才屋檐下,杨景行根本是鱼肉嘛,他也算能屈能伸了,一脸喜庆抬双手上去:“您好秦书记。”
“欢迎呐!”秦世贵格外语重心长似乎有暗示,另一只手也搭上杨景行的手背,边摇边拍边直视。
还是太年轻,才对视两秒杨景行就败下阵来,一抽手去找秦世贵左手边也是这里唯一他见过面的人看能不能攀点交情:“冯教授好。”
不光见面喝过茶还打过电话的,著名琵琶演奏家中音副院长的女教授对杨景行就明显温和,笑一笑:“欢迎。”
“我来介绍。”秦世贵示意站在冯教授左边看起来年纪要稍长一些也穿得更华贵些的中年女人:“这就是央音民乐系负责人,周莉华女士。”
“周主任您好。”为了表示自己不算很门外汉,杨景行还要来点久仰的话:“您去年到过浦音,我当时不在浦海没听到您的讲座很遗憾。”
脸上粉比较厚的周莉华依然能丰富表情,脸上热情变好奇又转凝重再惊喜:“九月份,做了个关于中国近代音乐史遗珠的交流,讲得粗浅,但是浦音的学生都给我十分良好的印象,其实这些年我造访浦音不少次了……”
秦世贵也和旁边几位一样很支持同事地边听边点头,书记还要帮腔自己人:“对,周主任对国乐研究精深,这是我们的交流处赵起昇主任。”
你丫上癮了? 柴雞蛋
杨景行也快速换目标:“您好。”
对比浦音国际交流处负责人的文雅体面,中音这位的长相和动作都稍显粗犷:“热烈欢迎,秦书记等你很久了。”手掌握得不轻手臂抖得更用力,胸前装饰的长围巾起了波浪。
还比约定提前了半小时的杨景行又得:“很不好意思……”
秦世贵很不在意还更灿烂地介绍下一位:“音乐学系和音乐学教研所负责人……”
杨景行主动:“范教授您好,我同事尤尚彦是您的学生,他经常说起您非常敬重您。”
这位本来表情平和的五十来岁男人就也灿烂起来:“欢迎杨主任。”
旁边人好像也知道这层渊源,都乐见恭喜表情,只有周莉华有点不满:“杨先生还有同事也是我的学生呀!”
大帝獨尊
杨景行马上重视表情,但是也不能想太久:“您提示我一下。”
“迟晓梅。”周莉华掷地有声接近质问语气:“是不是?”
浦海民族乐团主团的年轻高胡演奏员,跟杨顾问都没打过几次照面更没单独交流过,而且这周莉华好像也不教表演呀,不过杨景行还是乐起来:“对对,是我疏忽了。”
周围人陪着好笑,不过这时候广场上原本散落着人也被这几位的装模作样吸引了注意力,学生模样的情侣明显要走到更近一看究竟,而牵着小朋友散步晒太阳的父母就只是顺便瞧瞧把戏。
虽然几位保安已经缩小了工作圈而且总共不到二十个周围群众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合适的意图和举动,但这情况也算是众目睽睽了,衣冠楚楚的人可不能光是打哈哈,只见秦世贵果断向前一步再半转身,伴随这响亮一声:“好。”
中音人都及时停下口中和脸上的话题,注意力全向书记身上集中。可杨景行的站位有些尴尬,跟书记面对面平起平站了,好在他也有点经验了,镇定侧后退一步就把自己放在围绕-在书记周围的队伍中的外沿。
“今天,我们在这里欢迎我们杰出的音乐家,杨景行。”秦世贵边打开声腔边笑迎八方客,脖子转动得很领导,视线兼顾了围观群众:“仪式搞得非常简单,因为杨景行到央音来,也来得很亲切很随和,像老朋友,像回家一样!”
是呀是呀,旁边听训的这几个包括杨景行都不由得笑得更温暖了,倒是好几米外的年轻父母在严厉警告小孩子不准再嚷。
为了给初次见面的人酝酿友情的时间吧,秦世贵稳重扭头看了一眼那红墙青瓦,再继续给大家说明:“两三百多年前,这里是清朝的官邸、王府,这里经历见证了,啊,那些兴衰荣辱……”
真是失敬失敬,杨景行要再瞻仰两眼这房子。
列車長是腐男
纳兰明珠和珅光绪什么的,秦世贵只要报几个名字就能让浦音人没脸再提自家校园里也有历史建筑,而且书记的重点并非老黄历而是新中国,尤其是这里作为中央音学院音乐厅以来迎来送往过的中外音乐大家都是如雷贯耳,稳稳把贺绿汀音乐厅压一头后秦书记都不枚胜举:“……等等!可是今天不同以往,我们不是等一场美妙的音乐会,也不想听一堂精彩讲座。今天,我们在这里迎来的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理想,是一种信念……”
杨景行视线开始飘忽似乎是在找精神和信念在哪,还是那几个中音领导更能领会书记的讲话,都听得更有精气神了。
秦世贵的欣慰停顿视线应该是在表扬那几个也完全进入捧场状态的学生,再对浦音人掷地有声:“开拓进取的精神……”
这个停顿应该是卡壳了,毕竟话题太勉强。周莉华反应最快,脸上灿烂变严肃,绷紧了嘴唇用力小幅度点头,给书记加油打气呢。
秦世贵在更多人似乎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又接上了:“崇高无私的理想,坚定不移的信念!”
中音人都厉害呀,书记重音刚落旁边就开始熟练鼓掌,连准备照相的学生也赶紧握起电话使劲拍手,一张张脸上不仅不见一丝尴尬还都是热忱。杨景行终究还是火候不够,虽然也拍手但神情还没那个跟风的五六岁小孩子真诚自然。
秦世贵自己拍手的方式是左掌平摊右手在上面开合几下,显得挺节约因为还没说完:“这些东西,比音乐才华更宝贵,更坚实。所以在这里,我们以很简单同时也是最特别的形式欢迎杨景行到央音来,再次欢迎!”
杨景行也想跟着鼓掌的,可是秦世贵的手已经伸过来了,他只好连忙接住了也稍用力点摇一摇:“谢谢您,愧不敢当。”还好这人少,巴掌拍得再用力也淹不住说话声。
“当得起。”秦世贵还是明说一下:“早上还不知道你就在平京,各部门都比较仓促,我说那干脆不准备了,特事特办嘛。”
周围人示范这里应该稍微打哈哈,可杨景行笑不出来:“特别惭愧,这么多受我尊重的老师和前辈一直没机会正式拜访,今天还打扰周末休息。”
几位老师前辈踊跃从各自的角度劝慰客人的愧疚,周莉华的观点又比较快地得到其他人的认同,就是的确早该来的,不过这事也跟音乐一样,铺垫和酝酿也更激发人的期待,所以此刻心情才如此激越慷慨,所以秦书记才说是最特别的形式……
看杨景行被自己人围剿得只能频频点头赔笑,秦世贵更舒爽了:“来,请,我们陪熟悉一下。肖副院长昨天去天津了……”
说是走走看看,其实更像下马威,杨景行多少也算个作曲家了,几分钟前才一路走到校园最深处,现在又得两条腿回去,完全受人摆布嘛。而且所谓熟悉校园根本是幌子,中音人根本没仔细介绍,反而很快开始了各种关心打听,从什么时候来平京的干什么开始,五六个前辈默契分工在闲话之间每人套几句显得并不急切,但掌握情况的效率也不低。
中音人还时不时有意无意透漏出他们提前掌握的信息也是全面深入细致,周莉华对佟蕾当初跟四零二的合作细节信手拈来,赵起昇似乎也在钢琴大师班的现场……把初来乍到的小年轻吓得呀,各种坦白从宽。
更让人起疑的是之前那几个像是偶遇热闹还表现出了一些讶异惊喜很是那么回事的学生模样,这会就一直跟在队伍后面了,小声打着电话甚至还和保安窃窃私语,气氛实在不怎么单纯。
周末的下午,之前校园挺安静的,杨景行之前从校大门参观到音乐厅总共都没见到几个学生,可是现在这回头路还没走多远就逐渐热闹起来了,有三两个迎面而来对访客盯着瞧像是辨认真假的,有提着长短家伙远远等守在路旁似乎要一决高下的,有三五成群从旁侧突然杀出后后却又有点搞不清状况的,还有老师或者工作人员点个头挥个手……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就是他让杨景行摸不准究竟是个什么校园氛围。
杨景行真的被耍了,这又完全走回来了,都能看见校门了,更迫在眉睫的是不超过半个小时前还冷冷清清的综合楼前广场上,这会已经聚集不下五十号人吧,虽然站得挺松散的,但是那种年轻气盛挺统一,针对目标似乎更默契。
秦世贵的脚步还偏就朝人多的地方去,堂堂校党委书记对各个演奏排练厅分别在几楼如数家珍讲不完,都成功把杨景行引到自己的大部队包围圈里了又显得没眼前这回事:“硬件条件是不错了,但是更需要精神需要信念,就算干文艺工作也要有一身硬骨头,你说呢?!”
杨景行当然得点头:“您说得对……我感觉您身上有一种军人气质。”
左右中音人一片得意,秦世贵自己更是啊哈哈:“在部队十二年,参军前我也是娇生惯养的,是部队锻炼了我……这些我们以后慢慢聊,今天先跟同学们讲几句,来。”
虽然是很明显的命令语气,可是杨景行不会呀。
周莉华似乎鼓励:“我相信这里的琴房会经常奏响杨景行的钢琴和民乐作品……”
秦世贵才不扯那些,直接一声令下:“同学们鼓掌!”
本来神态各异的几十号学生就很快统一变换成鼓掌的气质,有两个一起站得最靠前又都相貌姣好而且笑得各自灿烂所以挺引人注目的女生也在脸上添加了些郑重再拍手。
杨景行一脸虚心还是心虚,再看看情况,陪着笑也不敢多大声:“我叫杨景行,来自浦海音乐学院,很高兴来到中央音乐学院,祝大家学习工作顺利,谢谢大家。”
哈哈,浦音就这水平,人群中的笑脸迅速增多,开心鼓掌。
杨景行当然是想找条地缝,可是周莉华不放过他,连叫了几声过来过来后更惊喜:“给杨先生介绍一下,万教授的学生……焦语桐。”
一个应该是背着二胡看白净模样莫非还是中学生的可爱打扮女生已经走到访客前面,表情和动作也有些童趣:“杨老师好。”
杨景行点头:“你好。”
孽債
看这浦音人好像没表示呀,周莉华再介绍一下:“焦川成的独孙女,爸爸焦文琰……”
二胡世家呀,杨景行还是知道一点的,就再点点头:“”
算浦音人还有点见识,赵起昇再让他开开眼:“语桐今天带的是焦老先生为外宾演奏用得最多的那把二胡吧?”
女孩子笑:“对呀。”
赵起昇是得意又欣慰:“这把二胡可是儿子都没传。”
女孩子咯咯乐,长辈们也开心,学校氛围真是好,周莉华又关心:“怎么还在这里?”
女孩子看着访客说:“等爸爸来接我。”
秦世贵又振奋:“好,我们也不耽误了,走吧。”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