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klgpf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零二十章 計中之計-0uyij

歷史小說 / 12 10 月, 2020 /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尉迟虎没有入睡,他还在城墙上向南面眺望,虽然十五里外爆发了一场歼灭战,可以他看不见,也听不到,距离太远,加上又是晚上,尉迟虎竟一无所知。
他不担心尉迟青被曾靖海击败,毕竟尉迟青带了两倍于敌军的兵力,无论如何,曾靖海军队都不是对手。
尉迟虎担心兄弟带着一股怒气而去,他会不会趁机纵兵抢掠番禺县,番禺县的西方海商为数众多,积累了大量财富,尉迟青就不止一次说过,应该没收这些番人的财富,给跟随他们多年的士兵们一点好处。
现在想起来,尉迟青是带着跟随尉迟家族多年的五千军队去的,恐怕兄弟蓄谋已久,就是要趁机抢掠番禺城。
尉迟虎心中十分恼火,却又无计可施,若不让兄弟发泄一番,恐怕迟早会惹出其他大事,实在不行,就是牺牲这些番人海商吧!
“将军快看!”
有士兵指着南方大喊道:“那边有火光,好像就是番禺县城内!”
尉迟虎也看见了,远处火光大作,方向正是番禺县。
嫁入豪門的女人 天黑不放學
“该死的混账东西!”
尉迟虎气得咬牙切齿,不用说,尉迟青开始纵兵掠城了。
不多时,城下出现一队士兵,为首之人是一名郎将,叫做李金满,尉迟虎认识他。
“出什么事了?”尉迟虎在城头上问道。
“二将军纵兵抢掠番禺县,到处烧杀奸淫,黄将军制止不住,恳请大将军前去制止!”
“曾靖海的军队呢?”尉迟虎有些奇怪地问道。
“他们是来抢船的,在集南湾抢了十几艘千石战船就走了,二将军没赶上,他便把怒气发泄在县城内,说要杀光大食人和波斯人。”
原来曾靖海是来抢船的,说他莫名其妙跑来做什么?
可想到兄弟的肆意妄为,尉迟虎就一阵头痛,如果只是抢几家番人海商,也就是由他去了,可纵兵满城奸淫烧杀,这绝对不允许。
他叫过自己的亲兵校尉,把自己的金牌递给他,“你带一队弟兄赶去番禺县,让二将军立刻住手,如果他不听,可直接夺他的军权,把他绑回来见我!”
“遵令!”
無之青冥
校尉接过金牌,跑下城去调兵,这时,郎将李金满喊道:“将军,我手下有不少被二将军打伤的弟兄,流血不止,能否让我们进城给弟兄疗伤?”
尉迟虎没有怀疑,立刻下令道:“开城门,让他们进城疗伤!”
南城门缓缓开启,吊桥也吱吱嘎嘎放下,亲兵校尉还没有出来,李金满的手下便蜂拥着向城内冲去。
尉迟虎忽然觉得不对,士兵太多,刚才黑暗中只看见一两百人,怎么冲进来却有两三千人?
“给我站住!”尉迟虎大喊道。
但没有人听他的话,继续有大量士兵涌来,至少有五六千人了,黑暗中还有不少骑马的大将。
“不好,中计了!”
尉迟虎大叫一声,“快快关城门!”
但已经来不及,城内喊杀声骤起,一名士兵奔来道:“是敌人,杀上城来了,弟兄们抵挡不住,将军快走!”
尉迟虎调头便向城北奔去,但只奔出十几步,便有数百士兵杀上城头,将他的前方堵住了,尉迟虎心中恐慌,又调头南奔,但南面也杀来上千人,将他去路堵死。
尉迟虎一时间走投无路,这时,数十名士兵瞬间杀至,用长矛顶住了他,为首将领正是李金满。
“李金满,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造反?”尉迟虎眼中喷出火来,凶狠地盯住李金满。
李金满摇摇头,“尉迟虎,你还没有看出来吗?这是朝廷大军来了,我是唐臣,自然效忠朝廷。”
文明鑄造者
“啊!”
神話世界大冒險 水龍吟v
听说是朝廷大军,尉迟虎一下子惊呆了。
十几名士兵一拥而上,将尉迟虎按到,将他牢牢捆绑起来。
“李金满,我兄弟呢?”尉迟虎被按在地上大喊。
“他被三万朝廷大军包围,已经阵亡了。”
尉迟虎痛苦地闭上眼睛,自己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没有算到朝廷大军,可谓生不逢时,天亡尉迟家族也!
黃金農場 城西一男
………..
天渐渐亮了,黄吉祥也被一辆囚车带到南海县,另一名被俘大将率领五千士兵冒充援军,骗开城门,士兵们一拥而进,将黄吉祥抓捕。
有的读者或许奇怪,只相隔二十里,完全可以用鸽信往来,岂不更快?
因为事件发生在晚上,鸽子夜盲,无法飞行,所以就造成了两遍信息不畅,晋军便利用了这一点,先围城打援,再两头骗城,不怕他们不上当。
南海县的城中战斗已经结束,近六千士兵全部投降,尉迟虎等十几名大将都被抓住,连同刚上任还不到半个月的新经略使李鄜也成了俘虏。
為愛賴上你gl
康保随即令大将军赵温在降将李金满的带领下,率领三千士兵赶赴怀集县,抓捕尉迟家族。
李鸯也赶到了南海县,见到了兄弟李瑜的人头,已经被尉迟青做成了便器,他放声痛哭,拔剑将尉迟青的人头斩得稀烂,又要去杀尉迟虎,却被康保拦住了。
“尉迟虎确实该死,但不急这一时,等他全家解来后,在菜市口斩首,不留后患。”
李鸯咬牙道:“听说尉迟青有两个儿子,请把他的两个儿子交给我,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康保见他心智已被仇恨淹没,便也不再劝他,点点头道:“可以,但不要折磨他们,直接斩杀便可!”
彪悍老師:最美私校女皇
“多谢将军成全!”
“那你兄弟李鄜,你准备怎么处理?”
李鸯沉默片刻道:“他勾结奸人杀兄夺位,已经不再是我兄弟,我不管他,将军请按照晋王殿下的意见处理吧!”
康保淡淡道:“晋王的意见就是赐他一杯毒酒。”
“我同意!”
李鸯心中原本有些不忍,可一想到他勾结尉迟虎,害死自己的亲兄弟,李鸯心中的亲情便荡然无存,心中只剩下仇恨。
康保随即安排人看护好李鸯,他便前往王府大仓库查看钱粮情况。
南海县有三座官方仓库,一座在城外,两座在城内,城外仓库是存放木材、食盐、木绵等等大宗货物,而城内的两座仓库,一座是粮库,位于城北,里面有存粮八十余万石,另一座是钱库,钱库内有各种金银珠宝以及铜钱,价值五百余万贯。
这些财富都是历年商税以及税赋的积存,李偲从未运往南唐朝廷,不过财富和粮食虽多,但这里毕竟是岭南,财富只有积累而花费不多。
康保需要安排刘家的回程船队,将岭南积存的粮食和财富运回河口港。
絕色男修皆爐 傲薇
下午时分,康保来在曾靖海的陪同下来到了集南湾,集南湾位于番禺县东面,是一处凹入陆地的海湾,面积达一千两百顷,入口只有百丈宽,这里是官船封存之处,被南海县百姓戏称为船墓,有各种官船超过八百艘,其中战船达五百余艘,大海船三百余艘,这是大唐盛世的余晖。
这也是郭宋急于夺取岭南的一个重要原因,广州有大量船只,获得这些船只,至少能够缩短朝廷二十年的造船时间。
广州千石以上的战船有三百艘左右,大部分都在南海县,集海湾内的两千石以及三千石战船就有两百艘,另外新会和宝安两地各有五十艘。
陪同康保的水军将领曾靖海介绍道:“以前官方也进行海外贸易,大历十三年,一支两百艘海船组成的官船队在南洋遭遇风暴,船只全部沉没,死亡的船员和商人超过万人,这次灾难惊动了朝廷,天子下旨,在事件调查清楚前严禁官船出海,这个禁令一直被市舶司严格执行,但调查了好多年也没有结果,官船便一直没有出海。”
“后来市舶司不是撤销了吗?”康保问道。
王牌特種兵
“市舶司是撤销了,但召王对出海贸易不太热衷,要重启这些海船不仅要花大钱重新修缮,还要招募上万水手,召王始终下不了决心。”
“要花费多少钱修缮?”康保追问道。
曾靖海摇摇头,“这个我不太清楚,具体要问管事!”
康保立刻命人去把集海湾的管事找来。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