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jqpde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笔趣-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馳援古月族閲讀-i6j77

都市小說 / 11 10 月, 2020 /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古长老压着心头的恶心,冷冷的说:“月霓少主怎么安置这些孩子,她自有打算,用不着月扬少主替她操心。”
这话,也等于是变相的提醒:你只是一个少主,就算受到族长的托付,也只是跟月霓少主一样的身份,月霓少主不需要听你的安排!
古月扬脸色发青,狞声道:“你个老东西……”
他爸赶紧拦着,一边冲他拼命挤眼睛,一边说:“算了,古长老跟月霓少主的事,我们不用管了,此地不宜久留。”
古月扬的护道长老为了保证他能逃得更远一点,留下来看守秘道入口,现在古月扬手下并没有能跟古长老抗衡的强者。
他爸还担心,要是古长老一怒之下,一巴掌拍死他,带着人跟资源去找古月霓。
“走!”古月扬怒火中烧,却也只能悻悻的带人离去,也带走了族长交给他们的资源。
古勇就这么被抛下了,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但,很快他就顾不上多想了。
两人扯了一些树藤,把装孩子们的吊篮两两并列,绑在一根十来米长的树干上,一人抬一头,把一百多年孩子抬着,快速离开了这一片山林。
安徒生童话 [丹]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
“在那里!快,不要让古月族的余孽逃了!”
突然,从后方传来一道吼叫,很快有一帮北川城的城卫军,如狼似虎的冲过来,把古长老他们团团围住。
要是没有一百多个孩子,古长老跟古勇都有信心能杀出重围,但,他们还要护着这些孩子,就几乎没有逃生的希望。
可就算是明知逃生无望,两人也没打算丢下孩子们独自逃生,只是暗恨古月扬那个渣滓,没把孩子们带走。
而这时候,古月扬在远处山林中,听着这边的动静,正在庆幸:“还好我们扔掉了那些累赘,先走一步,要不然就会被北川城的城卫军一网打尽,古月族就真的香火灭绝了!”
随行的三十名精锐战士,都没吭声,就算古月扬说的是实情,但他们的情感也接受不了,也不免想:“这样一个自私无情的少主,真的能复兴古月族吗?”
他们还想到了那些婴幼儿中,有两个是族长的亲孙子孙女,难免要揣测古月扬是不是忌惮那两个小家伙的身份,故意要抛开他们的?
古月扬他爸察觉到众人的神情不对,赶紧催促:“别说话,都快点走吧!”
沙沙沙……
他们这一行人很快消失在密林深处,却没人发现旁边的一株大树上,脸色阴沉的月霓跟殷东一起,飞掠而出。
我命清风赊酒来
月霓就是先看到了古月扬,不想跟他答话,才让殷东带她藏起来的,结果听到了古月扬说的话,要不是古月族正面临着灭族之祸,不能内斗,她都想亲手撕了这个人渣。
情陷美女老师
殷东听到了古长老的吼声,带着月霓暴掠而去。
他们赶到时,刚好看到浴血奋战的古长老跟古勇,一人被砍了一刀,还硬撑着不倒,像两头发狂的凶兽,不进反退,劈手夺刀,再反手斩出。
“杀!”
“去死!”
两道暴吼声响起,又是两个北川城城卫军被砍死,血泉喷涌,简直让其他的城卫军心胆俱寒,但是领头的城卫军小头目在外围催促:“上!他们撑不住了,快杀了他们!”
“你们,都该死!”
月霓厉吼一声,凌空扑击,一轮弯月激射而出,削掉那个城卫军小头目的脖子,再飞旋而过,一个接一个的划过那些城卫军的脖子。
恨极之下,月霓也没发现那些城卫军的身体,都在瞬间僵滞,像杵在那里的活靶子,任由她斩杀。
总裁的契约妻 乌木沉香
“月霓?!”
古勇有些傻眼,猛地甩了甩头,觉得一定是他失血多过的幻觉,那个自私又霸道的堂妹,不可能跑回来救他的!
要是月霓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说,你想多了堂哥,我回来不是救你,是救古长老跟那些孩子的!
古长老再也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昏迷之前,望着浮立在虚空的殷东,欣慰的笑了……幸好,他把月霓强行塞给这个殷家子弟了!
“北川城主派城卫军灭我古月族,月霓少主,族长让你跟月扬少主不要冲动,一定要保古月族香火不绝!”
古勇强撑着说完,嘴里涌出一大口带着内脏碎块的血,头一歪,昏死过去。
“谁要你管!”
月霓冲他瞪了一下,只是有大颗的泪水滚滚而出。
王牌大间谍 过街鼠
殷东不想把古勇跟古长老收进涡墟,就拿了几颗空冥鱼元珠,让月霓尝试一下能不能吸收涡墟元技。
有趣的是,空间系元技虚空闪烁及其升级系列元技,都不能在蓝幻界施展,但涡墟能用,而月霓用一颗白金级空冥鱼元珠,就吸收了涡墟元技,空间有三百立方大小。
“这是涡墟?”月霓惊喜的问,像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都暂时性忘了灭族的悲痛。
殷东让月霓把孩子们都收进涡墟后,再让她在涡墟里弄一个水坑,给了她一些稀释的龙血,再加上一些碧桫树枝条的碎末,再把古勇跟古长老扔进去浸泡。
随后,殷东带着月霓去了古月族。
山谷中的杀戮还在继续,不过,只有几处还在做着困兽之斗,数千的女人跟孩子像牲口一样被赶到谷中的石坪上。
殷东龙威席卷而出,瞬间朝整个山谷镇压而去,顿时让山谷中的杀戮骤停,北川城的城卫军们都惊疑望向谷外。
这时,殷东带着月霓如鬼魅一般,冲进山谷,龙魂刺加上血龙爪,所过之处,一个个城卫军被爆头,连临终的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月霓打出的一轮弯月,像死神的镰刀,远程收割城卫军的命,突然有一种杀人如割韭菜的轻松感。
她原来已经这么强了吗?
月霓都迷惑了,是她太强,还是城卫军太弱啊?
要不是情势不对,月霓的心态肯定要膨胀了,现在嘛,她只恨杀得不够快,会让她的族人死得更多。
片刻后,城卫军中最强的统领反应过来,暴戾吼道:“北川城城卫军剿灭叛贼,谁敢阻扰,不怕被灭族吗?”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