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ebdf熱門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三百八十八章 關係複雜的一家人分享-u9f1n

仙俠小說 / 11 10 月, 2020 /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接待了南犬国的明月姬之后,苏礼没过多久又接待了来自北犬国的献礼队伍。
领队的是一头神气活现的大黑狗,人称‘灾兽’,自号‘黑牙’。
这就是肉肠的爷爷,剑仙元锋的宠物狗……
说实话,当明月姬发现北犬国前来献礼者竟然是黑牙的时候它还觉得很紧张呢……毕竟它当年也算是把人家的儿子给拐跑了嘛。
扎职 为未来加油a4c2
但是结果它发现那黑牙居然也是剑宗家养的宠物,而且一直在和自己的儿子莫名斗气……忽然间就觉得十分好笑了。
“你就是这混小子的母亲?”黑牙最终还是将矛头对准了明月姬。
不过这头老黑狗随同元锋一起被封印了两百多年,所以并不知道明月姬这个南犬国新生的小辈。
机械战皇 画璧
嫁鬼新娘:老公好凶勐 大海妃鱼
“是的,不知前辈有何指教。”明月姬可以说是忍着笑在回答……好像这头老狗都还不知道肉肠就是它的孙子呢。
“看你长得这么白白净净文文静静的,怎么就能看上一头灾兽呢?你不知道灾兽中除了我以外就没个好东西吗?”黑牙开始数落了起来,丝毫不知它终究还是将自己给骂了进去。
不过这次明月姬倒是很赞同地点了点头道:“我原本以为它是能够陪伴我一生的伴侣,却没想到它只是将我当成生命中的过客……所幸,在它走之前,还是给我留下了一件最好的礼物。”
直死蓝龙
明月犬其实有着十分接近人类的择偶观、家庭观,所以可想而知当初肉肠父亲离开的时候明月姬有多么地难以接受。但是它如今却能够完全看开,显示了这明月姬的心境已然不俗。
“别让我知道那小子是谁,知道了一定打断它的腿!”黑牙立刻极讲义气地说道。
此时的黑牙已经将自己当做是剑宗或者说将来剑崖教的‘护教神兽’了,所以它很是刻意地讨好明月姬,为的就是要拉明月姬‘下水’和它搭档以增强剑宗实力。
这便是狗子的忠诚……当选定了主人之后,它们便只会全心全意地为主人着想。
明月姬听了更想要笑了,然后一脸平和地点点头说道:“多谢前辈的关心了,但这是妾身的家事,妾身能够自己应付。”
黑牙一听心说这可不行,这不就显得‘生分’了吗?
于是它冷哼一声说道:“这种破事老子还偏要管了……这样,我们结拜成兄妹,以后妹妹的事老哥哥我都管定了!”
明月姬惊呆了啊,它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超展开……它这要是答应了就成什么了?不就成了那渣男的姑妈了?
黑牙觉得明月姬此时的犹豫就是心动了,所以它决定加一把火道:“怎么,你这是看不起老哥哥灾兽的身份吗?”
明月姬连忙回神,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真诚的笑容说道:“老哥哥严重了,妹妹只是受宠若惊。”
没错,它就是心动了,这真是太有趣了!
谁说明月犬天性纯良了?只要是母的,在对待自家男人的时候就没有不‘坏’的。
讲真的,在边上全程旁观这超展开一幕发生的苏礼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他开始有些担心自家的肉肠该不会被它的母亲给带坏了吧?
但是真的好有趣啊,那么就这样吧……
苏礼对此也是乐见其成,并且分外喜闻乐见。
仗剑修仙道
于是在这剑崖教还未正式成立的时候,它就已经收获了两头十分有牌面的护山神兽……一头洁白如雪的明月犬,一头漆黑如墨的灾兽。
它们是义兄妹,然后又是隐藏的公媳关系……甚至黑牙还想因此认肉肠当‘义子’来着,要不是苏礼实在看不下去阻止了,他们这家子的关系还得更混乱。
再过一个月,妙言山国和大猿国的献礼也是几乎不分先后地到来了。
大猿国一直都是剑宗的友好邻邦,这一次算是提前了一些出发以示尊敬。但是和大猿国一同到来的妙言山国众人就显得不是那么诚心了。
理论上这些猫妖距离剑宗更近也更应该了解剑宗的脾性,但是它们却偏偏还是来得晚了。
此时距离剑崖教的立教大典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依旧算是提前,但是相比于其它妖国来说它们已经算是最晚的了。
大猿国献礼队伍的领队就是苏礼的熟人大猿儿了……它是一蹦一跳地来到了山道上,然后好不容易压抑了本性规规矩矩地走完了流程,才笑嘻嘻地和苏礼打招呼。
“有机会,我要再挑战你!”这位大猿主的缺心眼儿子说着缺心眼的话。
苏礼听了点点头道:“没问题,有空随时都可以。”
唐老太的种田生活
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这个,在熟悉了大猿儿的性子之后他就明白其实这猴子十分喜欢单纯的剑法,所以到时候他只要随便选择一门‘会跑会跳’的剑术丢出去让大猿儿自己玩就行了。
大猿国的献礼队伍过去,不到半天就是妙言山国的献礼队伍了。
一群高贵的‘主子’们迈着优雅的猫步来到了苏礼的面前,为首两个少女都是苏礼的熟人……
一个身穿轻纱却长着猫儿猫尾,这就是曾经当过一段时间他宠物的宠物的妙菱纱。
绾青 波波
还有一个身披雪白裘衣,显得高贵又冷艳。这是妙言山国的另一位公主妙弥纱。
不过妙言山国距离剑宗最近但却来得最晚并且送回的尸骸也最少,这件事情虽然苏礼以及剑宗内的门徒们都没说什么,可心中却都默默地记上了一笔。
妙菱纱显得心思重重,她几次想要找苏礼叙旧,却是又被身边的姐姐盯着无法开口,最后只能接受剑宗知客的安排一同前往剑崖教总坛安顿。
看起来这妙菱纱回到妙言山国后过得并不顺心……也是啊,她如果真过得顺心了,又怎么会轻易地离家出走结果被当年东犄山上的冷神君给抓住呢?
苏礼摇了摇头,将这件事情暂时抛之脑后。接下来他要做的是准备给这些先辈们入土为安的仪式了,这将是一次剑宗立教之前最重要的大事。
只是他还在思索这仪式该如何安排的时候,一只小猫却是已经悄悄的摸到了他的房间……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