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787a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六五八章 神奇的組合展示-2qgw8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重都师部内。
秦禹拿着电话,手掌颤抖,沉默了好一会才张嘴问:“徐洋吗?”
“来……来接我,我在湄河沿岸,靠近陈系驻防的这一侧……这个地方,我不知道是哪儿,周边有两座山,一高一矮……离的很近。”徐洋的声音响起:“我在雪壳子里扒出来一个路碑,上面写的是109国界……!”
“等着我,我马上让陈系的人去接你。”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秦禹立即迈着大步走出了师部。
……
全能鬼剑系统
不知名地域。
运输机缓缓降落,滑行了好一会,才停滞不动。
林成栋和周证躲在货柜里,额头冒汗,不停的吞咽着唾沫。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机舱门突然缓缓敞开,外面传来了交谈之声,周证简单听了一下,对方说的是英文。
脚步声在机舱内响起,听声音辨别,外面大概能有四五个人。
林成栋和周证心脏嘭嘭嘭的跳着,躲在货柜里一动没动。
过了一小会,脚步声消失,外面传来了机械运货履带的工作声。
“妈的,不对啊,咋没人搜索呢?!”周证有些奇怪。
“别吵,我出去看看!”林成栋伸手轻推开了货柜门,探头往外扫了一眼,根本没见到周边有人,只看到履带运货机已经被放了进来,正在工作,自动往下运送着一箱箱货物。
林成栋眨了眨眼睛,顺着柜门走了出去,来到机舱尾部,向四周扫了一眼,也没有见到大量的武装人员过来搜捕,只看见了一个挺大的机场和一些在附近巡逻的警务人员。
“出来!”林成栋回身摆了摆手。
周证鬼头鬼脑的走出来,轻声又问:“他妈的,不对啊,咋没人搜捕呢?”
“先不要哔哔,快走!”林成栋很有经验的拽着周证,顺着履带就离开了机舱。
……
大约十分钟之后。
林成栋一边快步走,一边坡口大骂道:“CNM,你绝对是个傻B!我终于想明白了,57号的人去机场,可能就不是抓我们!但你非得弄的紧张兮兮的,害的老子也跟着怕了起来!”
周证一听这话急了:“放屁!当时那种情况,谁能想到他们不是抓咱俩的?更何况现在这种结局也挺美好的啊,咱俩起码是跑出了五区啊!”
“跑尼玛啊,这他妈是哪儿啊,你知道吗?”林成栋急迫的骂道:“飞了二十多个小时,现在我们很可能他妈的到了以前的老南非,你懂吗?”
“那也比在五区安全啊!”
“我安全尼玛啊,咱俩咋回去啊?”林成栋恨不得整死周证:“你还能去跟机场的人说,自己上错了飞机,走丢了啊?你是不是傻啊?而且咱俩在这儿没有身份,你一旦被司法部门抓到了,那真的算偷渡,可能会被遣返的!但时候坐一圈飞机,再回五区,你他妈哭都来不及。”
“别吵了,让我想一想!”周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二人正在说话间,旁边机房仓库的拐角处,突然走出来两名金发碧眼,身高一米八十多的欧洲裔壮汉,并且都穿着深蓝色的警用制服。
周证和林成栋瞬间停住了脚步,脸色煞白的看着对方。
“妈的,你真是个丧门星,说啥来啥!”
“别吵,转弯!”林成栋掉头就要走。
“站住!”
不远处,左侧的那名欧洲裔壮汉,突然用英文喊了一句。
“叫我吗?!”林成栋转过身,笑着问道。
“他让你站住!”周证翻译了一下。
“他妈的,我听懂了!”林成栋笑着回了一句,迈步就迎了上去:“咱俩得给他俩干了!”
“啊?”周证愣住。
“没证件,不干肯定被抓住!”林成栋说话间,已经凑了上去。
果然,左侧的欧洲裔男子右手摸在枪套上,用英文说道:“证件!”
“OK,OK!我们是工人!!”林成栋一边假装掏着证件,一边凑了过去,随即抽冷子一脚就踢在了对方的裆部。
“嘭!”
“嗷!”壮汉捂着裤裆,直接蹦了起来。
“别动!”
周证拿着小枪靠过去,瞪着眼珠子喊道:“CNM,Don’t move. We’re from the Middle East, okay?(草泥马,我们是中东的,懂吗?)”
对方一听这话,立马吓尿了,非常怂的连连点头:“OK,OK!”
林成栋一扭头,看见旁边胡同内听着一台警车,立马冲周证说道:“挟持他俩,坐车出去,快点!”
“我们是中东的,头巾,带头巾的那种,敢反抗弄死你!”周证再次用英文威胁了一下二人,拽着他们立马进了胡同。
……
孤独浪漫
林成栋和周证坐在车上发现,这是一处看管非常松懈运输型机场,周围没有民用客机,全是大型民航运输机,军用运输机。
两名壮汉被挟持着,开车将二人送到了关卡口,林成栋坐在车后座内,用枪顶着驾驶员,扭头冲着周证说道:“让他们别耍花样!”
“翁!”
话音刚落,正驾驶位置上的那名壮汉突然踩了一脚油门。
“嘭!”
林成栋错不急防撞在了前排座椅靠背上。
“咣当!”
两名欧洲裔男子推门直接冲下了汽车,用英文喊道:“匪徒,匪徒!”
“亢亢!!”
林成栋回头就是两枪,打在了一人腿上,而老周也是反映极快,从后面窜到正驾驶上摸住了方向盘。
岗楼内,仅有的两名警卫持枪冲了出来,躲在很远处喊道:“放下武器!”
周证自然不会理会,双腿伸进正驾驶后,踩着油门就开逃。
“亢!”
一声枪响泛起,车玻璃被打碎,周证右臂中弹,哗哗淌血!
“翁!”
汽车冲出岗位,顺着街道疯狂逃窜。
“你没事儿吧?”林成栋一边向后观望,一边紧张兮兮的问道。
“咕咚!”
周证额头冒汗的咽了口唾沫:“我右胳膊麻了了!应该没事儿,先走再说!”
“这他妈是哪儿啊!”林成栋迷茫的看向了四周。
就在这时,周证一扭头见到了不远处的机场牌子,只见上面用英文写着。
欧盟一区,普莱斯顿货运机场。
“卧槽,欧盟一区?!”周证懵逼:“我们来到了自由美力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