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qjris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討論-第695章 誅仙四劍閲讀-jgyr5

仙俠小說 / 6 10 月, 2020 /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福衍见他不吭声,心里有些着急,说道:“我除了演算的功夫之外,还会一点牵星术!”
秦笛转头看向他,问道:“你一个灵仙,就算懂得牵星术的皮毛,又有什么意义?”
“秦先生,我掌握了大衍经三十三卷,在地茗界算是首屈一指的高手。我学的牵星术虽然算不上高明,但是到了灵界之后,能帮你找到隐藏的地脉,有助于构建宗门。”
秦笛笑道:“有意思,牵星术本是用来牵引星辰,寻找隐星位置的,怎么被你用于寻找地脉了呢?”
福衍道:“我学的牵星术,又叫‘伏地观星之法’,比普通的寻灵诀强得多。”
秦笛道:“既然如此,我就答应你了。你以后跟着我,每隔十万年,我传你一卷新的大衍经!”
福衍大喜:“太好了,多谢先生!”
说实话,福衍嘴上这么说,心里并不完全相信。
在他看来,修仙之路总要一步步往前走,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如果眼前的年轻人说话不靠谱,很快就会遭到雷劈,雷劫再加上风火劫,能验证此人的部分实力。
他心想:“只要秦竹能帮我渡劫飞升,我便跟随他十万年,到时候拿不到新的大衍经,我再离开便是了。”
十万年时间,对于灵仙而言不算太长,因为灵仙的寿命长达八百万年!
而秦笛的想法也很简单:“合则聚,不合则分。我就当是雇佣员工了,代价是传授大衍经。福衍毕竟是灵仙,到了灵界之后,还能派上一些用场。”
三个人待在高高的山顶上,风越来越猛,火始终不灭,雷声滚滚,暂时还没有落下来,只有丝丝缕缕的雷电在他们身周出没。
福衍的双手,霍山的双腿,就像有无数的蚂蚁在撕咬!一边撕咬,一边往身体里头钻!
一天之后,福衍的双手都被烧没了!霍山的两只脚也不见了!
两人面色惨淡,闭目坐在山巅,一动也不敢动。
两天过后,福衍的两只手臂都被烧化了!霍山的两条腿烧到了大腿根!
他们开始发出惨叫:“哎呦,受不了了!没想到风火劫这样厉害!怪不得前面渡劫的那些灵仙,十个里头有九个都死了!秦先生,你有什么秘法,赶紧帮帮我们!”
秦笛微微一笑,取出两张仙符,贴在两人的背后。
福衍看见贴在霍山背后的仙符,道:“你这是二阶仙符,恐怕挡不住风火劫。”
秦笛道:“虽然挡不住,但能减低两成劫难,能让你们多撑一会儿。”
果然,贴上仙符之后,霍山感觉好受一些,略微喘了一口气,问道:“秦先生,你这是什么符?为什么能减轻风火劫?”
秦笛道:“这叫‘消灾解难渡厄符’,是一种通用符箓。”
霍山道:“可惜只是二阶仙符,要是有三阶、四阶,那就厉害了!”
福衍笑道:“你倒是想得美!整个地茗界,能画出三阶仙符的人极其罕见!”
秦笛没有吭声,他进阶灵仙后,已经能画出三阶仙符了,然而他匆忙飞升,并没有来得及画符,他觉得自己用不着。
霍山问:“秦先生,你从哪里买到的这种仙符?我参加了好几次拍卖会,都没有买到。这种仙符很抢手的!”
秦笛淡淡的道:“我自己画的!”
两人吃了一惊:“原来你是制符仙师?怪不得敢登顶渡劫!”
“为何劫火到了你身上,会自动熄灭呢?难道你还有更高阶的仙符?”
秦笛摇头:“没有,因为我的洞天很完美,老天挑不出毛病,所以就放过了过我。”
“胡扯!”
“还真会胡说,你虽然是制符仙师,吹牛也太过分了。天底下有谁敢说,自己的洞天完美无瑕?很多人都以为得到天眷,然而遇到劫难时,才知道自己的缺点。”
两人都以为秦笛携带了高阶仙符,只是不肯展露出来而已。
秦笛笑道:“好久没有迎接大劫了!反正我身上穿的只是普通的灵蚕衣,一会儿就会被雷火毁掉,我干脆脱下来得了!好好品尝劫火和雷电的滋味!你们不晓得,用风、火、雷来淬炼肉身,乃是一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说话间,他把衣服扯下来,只穿着一条犊鼻短裤,光着身子站在山巅!
霍山和福衍十分吃惊。
福衍叹了口气,道:“年轻真好!无所畏惧!”
霍山盯着秦笛的肌肤,赞道:“你的皮肤上,已经出现了天道符文!没想到你还是‘炼体士’,据说这门功夫,在地茗界已经失传了,你是从哪里学到的?”
福衍闻言,也定睛仔细观察,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噫,原来我们猜错了,你真没有利用仙符阻挡劫火!你这浑身上下,已经形成了天然的符文,看上去比二阶仙符复杂多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笛微微一笑,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一个门派,唤作‘天符门’?天符门中有一支,专门帮人在肌肤腠理内纹身,纹上去便是天道符文。有的天符仙师甚至能透过体表,在骨骼、脏器上绘出天道符文……”
霍山听得瞠目结舌,摇头道:“没听说过。”
福衍想了片刻,道:“我听说过天符门,但不晓得有这种天符师,秦先生,难道说你出自这个门派?得到了这种传承?如果是真的话,这可是一个赚取仙石的门路,你看山脚下的那些人,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我们呢……”
秦笛也不能算是信口开河,这种天符仙师还真的存在,而且秦笛自己就能做到,问题是他怎么可能有闲心和精力去帮人纹身呢?
他体表的花纹,乃是修炼“神魔炼体大法”自动生成的,不但皮肤上有花纹,而且骨骼、脏器上都有,如此才能增强肉身的强度。换句话说,他的肉身就像一件仙器。
秦笛伸手一招,招来一团劫火,将身子沐浴在劫火中。
“爽!”
以劫火来淬炼肉身,这种现象极其罕见,不是普通的仙人能做到的。
霍山和福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心中之震撼,难以言表。
第四天,山巅的罡风越来越猛,劫火燃烧越来越烈!
秦笛浑身上下变成了一个大火球,他在火中安详的坐着,面带微笑,就像大佛在进行天葬一样。
他在很久以前,曾经有一具分身,拜在菩提祖师门下,专门修习佛法,自身便能凝聚地火风雷,可以随手召唤,将其融入诛仙仙阵。因此之故,他的诛仙剑阵不单单是剑阵,而且有风火云涌!他用诛仙剑阵斩杀了数不清的金仙、仙王和仙帝……
这时候,他又听见火山和福衍发出哀鸣。
“哎呦,太难受了!秦先生,仙符不顶用了!你还有别的法子没有?”
秦笛瞄了他们一眼,道:“再忍忍,以你们的实力,还没有达到极限。”
霍山叫道:“你看我的腿都烧没了!再过一会儿,火焰烧到小腹丹田,我就完蛋了!”
福衍的流云水袖也被烧穿了,两只手臂化为乌有,头发变成了焦炭,他又取出一件法器,乃是一件光彩琉璃的龟壳,他的口中念诵咒语,龟壳在身周飞舞,引走了不少的火焰,这才略微好受了一点。
秦笛道:“这是你的本命法器?为何不早点儿取出来?”
福衍苦笑:“此举乃是冒险,若是龟壳被毁,我的功力将大幅降低。”
秦笛道:“人生本就要冒险,不逼你,怎么能进步呢?”
这时候,霍山体表的土盾也变了,变成了仙阶二品的黄土,厚度也比原先增加了三倍,将浑身上下包裹起来。
秦笛道:“你看看,我就说嘛,你们都很有潜力,却在这里叫苦,这又何必呢?放出本命仙器,经历大劫,并非坏事。”
霍山哼哼唧唧的道:“你说的轻巧,我已经破釜沉舟了!拿土盾抵挡风火劫,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若有雷劫降临,一下子就能将土盾劈毁!”
秦笛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有什么好怕的?既然你们都放出了本命仙器,我也得将仙器拿出来,让它们借此机会得到淬炼。”
说完这话,他张嘴吐出四口仙剑和龙血弓,还有一件陶罐,这件陶罐是用往生石加上仙壤炼制的,被他命名为“往生罐”。
这几件仙器一出现,便引起风雷之声,就连劫火都猛然变强了!
福衍面色焦黑,忍不住叫苦不迭:“哎呦,秦先生,我要被你害死了!你一下子放出这么多仙器,势必增加渡劫的难度,我们算是死定了!”
秦笛用一口仙剑往福衍身上一指,将劫火引过去一半,道:“莫要害怕,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
福衍身上的火焰减少,趁此机会,重新生成两条手臂,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更换了一件宝衣,这才舒了口气,道:“咦,秦先生,你那四口剑看着不凡,似乎是三阶仙剑啊!你才是灵仙初阶,怎么可能拥有等级这么高的宝剑?难道是祖上传下来的?”
秦笛道:“是啊,都是祖上传下来的。”
福衍又道:“你这个陶罐,还不是仙器呢,你也敢拿出来尝试大劫?不怕被毁坏?”
秦笛道:“富贵险中求嘛!”
“你这张仙弓制作精美,让人一见心喜。”
“可惜弓臂木材等级略低,所以限制了升级的速度,我正准备将木材去掉,换成金臂弓呢!”
“这几件仙器,那件是你的本命仙器?”
“嘿嘿,我的本命仙器不止一种,大部分还在洞天里待着呢。”
秦笛乃是五行兼修,他的体内洞天中有五座高山,山巅分别有建木、四阶仙火、三阶仙剑、三阶仙水、三阶仙土,这些东西都能幻化出本命仙器,只有那四口三阶仙剑,乃是固定成型的仙器。
四口三阶仙剑,沐浴在劫火中,焕发出红黄蓝绿四种不同的颜色。
秦笛将一口剑祭起在空中,大喝一声:“风来!”
那口剑在风里飘飞,仿佛青龙一样,摇曳不定!
秦笛又抛出一口剑,大喝一声:“火来!”
那口剑化作火龙,在火焰中飞舞,将山巅的劫火吸引过去!
霍山和福衍身上的劫火大为减少,两人都开心的笑起来:“哈哈,没想到秦先生还有这一手,这才是你压箱底的手段吧?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秦笛又抛出一口剑,伴随着一声大喝:“雷来!”
随着这一声呼喊,空中“咔嚓”响起惊天的雷鸣,齐腰粗的雷电从空中降下来,猛然劈在剑上!
雷电的一部分劈在山巅,落在距离霍山不远的地方,把他吓个半死,急忙之间收了土盾,抬头惊异的看向空中:“咦?不是说七天七夜的风火劫吗?怎么雷劫提前降临了?”
秦笛笑道:“这不是你的雷劫,而是我的仙剑要渡劫!”
霍山怒目而视:“你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差点儿把我吓了!”
秦笛又抛出一口剑,大喝一声:“雨来!”
空中乌云凝聚,漫天飘起了阴雨!那口剑化作乌龙,在乌云中翻滚!
霍山和福衍看得瞠目,心里“砰砰”乱跳,暗道:“妖孽!这他妈什么人啊?叫什么,什么来!这四口仙剑,难道通神了不成?”
阴雨的降临不但没有浇灭劫火,反而跟劫火交织在一起,变成了风火雷雨四重劫难!
幸亏这四重劫难,主要落在四口仙剑上,一部分落在秦笛身上,霍山和福衍并没有受到波及,否则他们将在劫难逃!
山下众人抬头向上看,因为有云层挡着,所以看得朦朦胧胧,看见电光火石,看见有蛟龙飞舞,都感到惊心不已。
“怎么回事?这可是天柱山,人族的圣地,为何有蛟龙现身?难道有妖修来到这里了?”
“不对,那不是一条龙,而是有四条不同颜色的龙!”
“怎么闹出这么大动静?我真想上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啊呀,你看空中有两道人影,似乎是两位天仙大人,连他们也被惊动了!”
“还真是啊,左边是天仙赤柱,头戴紫金冠;右边是天仙弱幽,身穿杏罗袍。他们是来捉拿妖修的吗?”
此时此刻,两位天仙飞在高空,远远的望向天柱山的方向。
他们虽然是天仙,也不敢直接干涉雷劫!
赤柱冷笑道:“风雨雷火,四劫同至,这不是地茗界该有的。那四口仙剑十分古怪,跟风雨雷火有不同程度的亲和力,跟传说中的诛仙四剑有些类似,连我都为之心动了!”
弱幽瞄了他一眼,劝道:“这是人家的仙器,你一个天仙,若然出手,欺负晚辈,不怕丢了面子?”
赤柱冷哼道:“面子值几个钱?这四口仙剑,渡过雷劫后,将会变成四阶仙剑,合在一起,威力惊人,而且将来还有再升级的可能。哼哼,这是属于我的了!你莫要跟我争!”
弱幽道:“我才懒得跟你争呢。你若是不怕招灾,那就赶紧动手吧。”
“我没那么傻!我要等劫雷结束,趁那小子精疲力竭再下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