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qjk精华玄幻小說 詭三國 線上看-第1997章幽北紛亂,大戲開場閲讀-ymx29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阵阵烽烟,在幽北大地上狂乱的卷动着,多方面的势力,都在为这场决定北方霸主的战事所谋划着,都在尽力的,拼上了性命的要将最后的胜利结果,揽在自家的怀中。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然而,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一定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进行。
有时候想想,幽北大地,这一块在许多大汉『中原人士』眼中心中属于不毛之地,荒芜边疆的区域,且有这么多人的争夺着,那么那些在『中原人士』心中是丰盈富饶的区域,又将付出多少性命,多少代价?
谁也不知道。
或者不敢想。
和华夏的习惯不同,步度根这一次,需要自己统领着大军,击破骠骑将军的常山大营,因为步度根他急需这一战来恢复他的名誉和声望。
在大草原之中,狼群的狼王,并不是一份可以做到老死的职务,在老狼王体力衰退的时候,就会有新的,年轻的,强壮的狼前来挑战,然后老狼王可以保持一次,两次的优势,但是最终还是会被打败,被驱逐,被杀死。
步度根清楚,他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如果这一次不抓住,不能领导狼群,不能获取血肉的话,那么在一旁的那些年轻的狼,就会将目光投向他。
步度根心情急切,所以鲜卑人挺近的速度,相当的快。当然,步度根这一路之上,也有不断的消息传递过来,有一些是好消息,一些则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在常山的大营之中,确实是少了许多的汉人兵马,留守常山大营的,是一个年轻的,连弓箭都用不好的家伙。有不少人亲眼见过这个家伙连打猎的时候都射不中二十步开外的鹿!
这个消息传递到步度根这里的时候,步度根还不太敢相信,但是在追问了前来报信的卧底之后,当知道这几乎就是常山大营之内,就连汉人兵卒都在嘲笑的事实,可想而知这个留守的家伙的武艺究竟有多差了……
确定之后,步度根几乎就是心花怒放!
冷兵器时代,有没有一个武力强悍的将领,对于一般的部队而言,意义有多么重要,这自然不言而喻。而现在,汉人的常山大营之内,竟然是一个连弓箭都用不好的家伙统领,那难道不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么?
长生天在上!
但是,不好的消息依旧也有。
在渔阳的汉人,并没有完全配合,拖拖拉拉,在步度根都已经率军出发之后,才领了一队人马和丁零族人,合并一处,勉勉强强的挡住了乌桓人。
而且看样子,不管是渔阳的汉人,还是丁零族人,甚至是乌桓人,都不想打,就那么僵持着,像极了狼王争霸的时候,其余的站在外圈围观的狼……
『啧!』步度根磨牙。等老子回来,一个个的收拾这些兔崽子!
西边的那个骠骑将军的汉人军马,当然不仅仅只有常山大营这么一个屯兵驻扎点,但是常山大营是最大的,其余的都是一些零散的,依托地势修建的一些小军寨,一般有十几人到一两百人不等,对于这些军寨,步度根都一律略过,并没有花费时间去攻伐这些小军寨。
一个是这些军寨很零散,东一个西一个,再加上因为地势的原因,有些军寨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攻克,若是分兵围攻,那么自然就是分摊了兵力,而且攻打这些小军寨确实没有多少的价值,就像是撕咬猎物,或许在其四肢啃多少次,都比不上在其咽喉的致命一击!
当然,如果说越过这些小军寨,深入攻击常山大营的行动失败了,那么这些小军寨的汉人兵卒,恐怕就不会像是现在这样,龟缩其中,而是会立刻冲杀出来,拦截追击自己的后路,但时候自己怕是想要撤退,都是几难!
但是要拔出这些碍眼的小军寨,步度根又没有充裕的时间。因为汉人的军寨也不是摆设,狼烟已经发出,如果不能迅速的攻破常山大营,等那个冷酷无情无理取闹袭击了自己王庭的那个汉人将军带着兵马回援……
步度根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快打慢,等在常山大营杀出一个尸山血海之后,即便是那个该死的汉人将军回来,也晚了!
『快!再去传令,加快速度!』步度根大吼道,『击破汉人大营,人人都有重赏!』
……ヽ(°▽°*)ノ呦呼……
在幽北的另外一边,刘和站在了小丘之上,看着远处的丁零人和曹军。
刘和武艺自然谈不上多么强,但是当年和他老爹也是待过一段时间的幽州北地的,所以骑术什么的,多少还是不错,再加上又鲜于辅等的护卫,倒也不见得多么害怕军阵,只不过刘和当下脸上,多少还是有些担忧之色。
鲜于辅走了过来。
『如何?』刘和问道。
『鲜卑人应该是去常山大营了……』鲜于辅拱手说道,『我带了些人手,绕过了这些家伙,发现了很多痕迹,看方向,应该都是往西去的……这么多马,也就只能是鲜卑人了……』
停顿了片刻,鲜于辅又问道:『公子,那么现在……我们怎么做?』
刘和沉默了片刻,然后看了看不远处的乌桓人,说道:『等。』
『等?』鲜于辅问道,『什么都不做?』
『等。就是我们所能做的了……』刘和说道,『即便是我们现在进攻,乌桓人也未必愿意完全配合……』
鲜于辅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万一……那个,我说万一……』
刘和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万一。鲜卑之人若是输了这一仗,便失去了一切,但是骠骑将军即便是少了常山大营,也依旧是骠骑将军……』
鲜于辅愣了,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说道:『公子,这样说来,岂不是……我有些不明白……』
按照道理来说,既然骠骑将军屹立不倒,那么岂不是更加需要站在骠骑将军这一边么?怎么反倒是……嗯,说袖手旁观多少有些不妥,但是等着什么都不做,是不是也有些不太好呢?
刘和笑了笑,说道:『没事,不明白也好……听我的,没有错……你先下去戒备,一方面要防着对面进攻,一方面也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
鲜于辅虽然有些想不明白,但是既然刘和这么说了,也就点了点头,转身下去不提。
刘和站着,望向远处,忽然又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
……(*`ェ´*)……
夜色已经慢慢的降临了下来,中山靖王刘强,却仍然站在山岭上面,死死的看着前方远处的骠骑汉军常山大营。
刘强。
对,不是刘备。
是号称流落在外,汉家骨血,中山靖王之后,心心念念回归大汉的刘强。
其实说起来么,汉代在外的这些北方大漠的胡人,不少王族之中也确实有华夏汉家刘氏的血脉。毕竟汉代不仅有攻伐,也有亲和,外嫁公主不仅流下了眼泪,也同样留下了血脉。
刘强确实有一些汉人的血统,只不过,刘强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血统有多么强。
相反,甚至因为这个血统的原因,刘强在鲜卑之内,受到待遇甚至不如一些普通的鲜卑人。鲜卑人在击败了匈奴之后,就按照匈奴人的模式,确定了一系列的阶级等级制度,基本上来说都是照搬而来,没什么改变,第一等的自然是黑山白水的土著,而汉人血统最早算是第二等的,结果后来汉人不是不太行么,然后就一路变成了三等人……
所以刘强在小的时候,没少因为这个血统问题,被一群鲜卑的土著欺负。以至于刘强甚至有些厌恶自己的血统,认为这个血统便是他被欺负的根本原因。
人么,多数都是喜欢自己找一个借口的,来证明自己并不是那么无能或是软弱。
这一次,刘强认为,自己的机会就在这里,在常山大营此处。
常山大营之中,火把星星点点的亮着。
常山大营虽然不至于像是什么险要的关隘一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本身营地的位置,就是在常山北部山区之中的一个较为广阔的两山之间,北面的山比较陡峭,南面的山相对来说平缓一点,但是如果说要一定要攀爬,倒也可以,但是只能步行,并不能驰骋。
因为本身常山大营就是骑兵为主,所以进出外营地的口子都比较开阔,虽然设有防御的望楼和土垒,但是并不像是步军军寨一般森严,内部还有一个内寨,相对来说就比较防备了,刘强也进不去,只是在外看了几眼。
汉人的骑兵,大部分都在外营地之中休息,而望楼和土垒之上,寨栅后头,也有一队一队的汉人兵卒持弓荷戈值守。
汉人的兵数,确实是少了。
刘强记得当时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满眼满山谷的兵卒,几乎让刘强心中动摇,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要怪,便只怪那个年轻的汉人,那个叫做司马懿的家伙!
如果司马徽能够客客气气,将自己奉为上宾,刘强也不见得一定要按照鲜卑大王的安排,甚至如果说能给得更多一些,刘强反过来帮司马懿也不是不可以。
哼!
谁叫你看不起我!
有些冰寒的夜风,吹在刘强的脸上,一阵阵冰冷的刺痛,使得刘强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在他身后的护卫以为刘强要说一些什么,亦或是要做一些什么,便上前问道:『刘强,什么事?你这看完了没有?快些走吧,要是被发现了,小心害了大王大事!』
刘强磨了磨牙。这个护卫不是他自己的,是鲜卑大王步度根的。『你知不知道连名带姓这样叫人,在汉人眼里是很无礼的行为?』
『哦?你果然还是要做汉人么?』护卫斜眼看着刘强。
刘强也瞄了过来一眼,『别忘了这里是汉人的地盘……你要是动作言谈不小,被汉人发现出了什么问题,大王怪罪下来,呵呵……』
护卫瞪着眼,然后哼了一声,『很快这里就不是汉地了!』
正常来说,刘强应该少说几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至少现在还是!你想跟我吵架,还是打一场?要是你行为不妥,暴露了行踪,被汉人看了出来,小心你的性命!』
『你!哼!』护卫忍住了,往后退了两步。
刘强转过头,望着远处,但是目光之中却渐渐的没有了焦点……
……\‵(●_●)‵\……
常山大营之中,司马懿坐在中军大帐之中,一手支着自己的脑袋,另外一手则是在地图上缓缓的点击着。
大帐中间的位置空着,那是赵云坐的地方。
司马懿在侧面坐着。虽然说现在赵云离开了常山大营,并且将营中的事务交给了司马懿进行处理和管理,正常来说司马懿是可以坐到中间去的,但是司马懿依旧没有挪动自己的位置,甚至也没有动属于赵云桌案上的任何东西。
这自然是一方面体现出司马懿对于赵云的尊敬,另外一方面也是一种心理上面的暗示……
按照计划,赵云离开了常山大营,而中军主将的离开,多少也会使得兵卒心中略有些不安,因此司马懿就完全保留了赵云的桌案和摆设,并没有动半分半毫,这样一来,使得兵卒知道,赵云只是暂时离开,并不是被替代了,赵云的位置还在,他还会回来。
超级符警
当然,普通的兵卒并不懂得这些,他们只是看到司马懿这么做,便越发的愿意听司马懿的调配,毕竟在常山大营之中,在这些刀头舔血的兵卒心中,赵云的分量肯定是大于司马懿的,既然司马懿表现出这么尊重赵云的行为,那么这些兵卒自然也就愿意一样的尊重司马懿。
『算算时间,快到了罢……』
司马懿低声自语道。
司马懿很喜欢当下的这种感觉。
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司马懿的推演在行动,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种感觉……
让人沉醉。
司马懿在等着进一步的消息传递过来。
一场战事,有没有足够的消息来源,对于战场是否能够有足够的把控,这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有正确且充分的情报,才能做出正确的决断。
阴阳鬼事 北村萌娃
这一点,是司马懿跟在斐潜身边的时候,学到的很重要的一点。
骠骑将军当年还不是骠骑的时候,就差一点被鲜卑人突袭成功了,要不是当时鲜卑人已经疲惫不堪,说不定那个时候死的就不是鲜卑人,而是骠骑将军自己了……
而那一仗,之所以会打到那种程度,事后骠骑将军斐潜就总结说,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战场的掌握度不够,他以为没有人来的地方,结果偏偏鲜卑人来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骠骑将军就非常的重视战场刺探,信息传递,而骠骑之下的斥候哨探,原本就强,现在更是精锐,千里挑一多少有些过,但是说百里挑一倒是没多大的错,上马能跑,下马能藏,出得去收得回……
所以很自然,鲜卑人在这一次的战斗较量还没有开始之前,就落在了下风。
在司马懿看来,鲜卑人就是个渣渣。
鲜卑人崛起的太快,匈奴多少年才能纵横大漠,鲜卑只不过是骑在了匈奴头上拉了泡屎,才造就了鲜卑人的威名,但是实际上那个时候,匈奴人已经被大汉揍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了。
真要讲起来,鲜卑人更没有什么底蕴,就是个松散的架子,捅两下,就会颓然倒地,但是一直以来大汉都没有空暇,或是没有想着要去捅一下而已……
直至骠骑将军的出现。
还有赵云。
没有到一线军中之前,司马懿都是比较自信的,甚至说有一点自负。因为司马懿觉得智谋才是最为强大的,而武勇不过就是智谋上面的点缀,是智谋的工具而已,但是在见到了赵云,亲眼见到了赵云在沙场之中几乎是无一合之敌的英姿之后,司马懿才意识到,有时候,武勇也是很强大的……
赵云重创了柯比能,导致柯比能退出了鲜卑大王的竞争行列,躲到深山老林当中去舔伤口,也不知道是不是死在了白水黑山之间,而剩下的步度根也被一枪差点捅个残废。当然,如果没有赵云,或许凭借司马懿自己的智慧,以兵卒作战,也能成功,但是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干脆利落,轻便灵巧,同时还不用承担多少的兵卒战损。
所以当步度根派遣了所谓的中山靖王之后前来的时候,司马懿开心得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笑容,比武艺,十个司马懿捏在一起,怕也达不到赵云的高度,但是要是论谋略么,嗯呐……
司马懿笑了笑。
鲜卑人果然没能忍得住。
就像是血腥味在草原上一定会引起肉食动物的觊觎一样,司马懿丢出去的饵也引起了步度根的注意,而且从现在的情报看来,这步度根,基本上是已经上钩了。
但是仅仅只有一个步度根,很显然,并不能满足司马懿的胃口……
既然要玩,就要玩一个大的。
司马懿在地图上看着,思索着,推演着。
突然之间,有些声响从远处传来,让沉思之中的司马懿回过神来。
这是斥候急归的马蹄声!
『来了!』
司马懿抬起头,眼眸之中似乎映照出了帐内的火把跳跃的光华。
这一场大戏,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