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73fcu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愛下-第1071章 浪速警察病院讀書-4xz93

其他小說 / 6 10 月, 2020 /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一架电视台直升机飞过浓烟滚滚的日卖TV大楼,接连两次爆炸彻底毁了这个大坂分部,饶是消防车正在进行灭火,事后也只会留下一栋废墟。
“预告邮件上还有歌牌,这起事件和准备录制的歌牌节目可能有什么关系,但是日卖电视台被炸成这副惨样……”
负责现场调度的大泷警官看着好不容易灭了火的电视台大楼颇为头疼。
“现场勘查看来还得花上一段时间啊。”服部看过附带歌牌图片的邮件眉头轻皱道。
真正头疼的是他,感觉每次那几个家伙来大坂的时候都会出大问题,简直就是灾难召唤师……
等等,好像还有死神称号来着,该不会又要死人吧?
服部眉毛紧紧挤在一起。
有毒。
……
浪速警察医院。
阿知波会长在爆破事件中被玻璃扎伤,同其他伤员一起到了医院进行包扎。
“会长,您还好吗?”看到阿知波走出诊疗室,女秘书还有大冈红叶等人连忙上前探问。
“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擦伤而已。”
阿知波摇摇头,神情看起来有些萧然。
“真是世事难料,这一次,连续举办多年的皋月杯说不定也得中止了……”
“不行啊,会长,”大冈红叶焦急道,“我认为越在这种时候,就越应该向外界展示皋月会仍然不屈不挠的气魄!”
“可是要在决赛使用的皋月杯歌牌也已经被烧毁了……”
“这件事不用担心,歌牌完好无损呢!”
“嗯?”
阿知波原本还一副心死模样,闻言愣愣看向面色欣喜不像是说谎的大冈红叶。
“你说什么?那、那是怎么……”
“听说是城户侦探在避难的时候带出来的,”秘书小姐解释道,“我们也是刚才得到消息……”
“真的吗?”阿知波听不下去,仿佛激动得难以自制,一把抓住秘书肩膀,“歌牌真的完好无缺吗?!”
“这个,为了确认没损伤,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已经把歌牌带走了,应该没问题……”
“会长,歌牌没问题,城户侦探全部装进盒子里带出来的,放心吧!”
秘书还有大冈红叶的保证让阿知波冷静下来,只是面色依旧有些僵硬,点头道:“真是太好了,我以为已经没救了。”
除了歌牌没有被烧毁让他一时失态,最主要的是秘书提到带出歌牌的人是高成。
其他人带出歌牌他能理解,可是偏偏是名侦探。
名侦探是这么可怕的人物吗?难道已经看出什么来了?
阿知波心下思虑重重,甚至都没有心情继续留在医院,面对大冈红叶的请求也只是随口应了几句。
不管怎样,接下来的皋月杯依然会正常举办……
柯南和小兰还有和叶坐在走廊边上的长椅上,等待因为手臂受伤接受治疗的眼镜女孩未来子,正好将阿知波的表现看在眼里。
这位皋月会会长反应太奇怪了,特别是在听说高成名字的时候。
据说高成最后并没有跟着服部一起出来,而是选择另外的路,似乎在防备什么……
难道说这次爆破是因为有人想毁了那副歌牌?
柯南努起嘴颇为无奈。
不明白高成怎么就确定和皋月会歌牌有关,还瞒着大家偷出了歌牌,明明大家看到还有接触到的都一样。
高成事前还对歌牌几乎一窍不通,按理说应该是大叔更适合这个节目,但偏偏就是高成被找过来,还不知怎么地发现了事件线索。
不过……
柯南眨眨眼睛。
现在知道爆炸和皋月会歌牌有关,他也不差什么了。
“未来子,你的手?!”
另一边的诊疗室,眼镜女孩也走了出来,右手挂上绷带,心情不太好,和叶急忙迎了过去。
“难道……”
“是啊,看来是不小心骨折了,这是我的报应,”眼镜女孩低头道,“为了拿回歌牌,把和叶你们都卷入危险,结果最后连歌牌都……”
“没事的,未来子,”和叶安慰道,“歌牌没事,现在已经被博物馆的人拿回去了,皋月被也会继续举办呢!”
“真的吗?”眼镜女孩先是惊喜,随后又低落看向骨折的手臂,“可是我已经不能参加皋月杯了……”
“未来子,”阿知波靠近道,“像你这种实力的选手不能参加比赛,对皋月杯来说的确是件憾事,可是你现在必须要做的事就是专心疗伤,明年继续努力吧。”
“明年的话就不行了,”眼镜女孩难受道,“如果我没能在这次的皋月杯比赛上取得优异成绩,歌牌部恐怕就要废部了……要在我的任期内解散了!”
“未来子……”
“会长!”秘书小姐带着几名警察提醒道,“警方的人还在等您,差不多该走了。”
“好。”
阿知波点点头离开,留下和叶几人安慰眼镜女孩。
如果这个叫未来子的女孩参与比赛,是有能力和大冈红叶角逐冠军的,现在这种情况倒不好说了。
还有那个名侦探……
阿知波看似亲切的神情下暗流涌动。
得找个机会接触试探一下,不然他实在安心不了。
哼,再怎么聪明终究还是个毛头小子,很容易应付,让节目组把毛利小五郎换掉是对的。
……
“抱歉。”
走廊转角,来到医院的高成不小心和低头看手机的大冈红叶撞在一起,等到大冈红叶离开后,发现地上掉了一个卡包,封皮上还有大冈红叶的名字。
随便翻看一下,卡包内还夹了两张照片,其中一张就是大冈红叶以前的师傅名顷,另外一张是孩童时代大冈红叶与腹部勾着小拇指,似乎在约定什么的照片,背景好像就是一次歌牌比赛。
“学长!”小兰一把夺过卡包,凶着脸说道,“怎么能随便看人家女孩子的东西呢?要快点还给人家才行!”
“哦哦,”高成还在想照片的事,“因为里面有张很特别的照片。”
“是吗?”
小兰忍不住想打开卡包看看。
医院门口,大冈红叶已经坐上轿车和保镖离开,想要还卡包也没了机会,本身也不算熟悉,根本没有联系电话。
“会长!”旁边秘书小姐匆匆忙忙递给阿知波一部手机,“有件急事,您能接一下电话吗?”
“京都府警打来的电话?”
阿知波诧异接过手机后,脸色凝重。
“我是阿知波,矢岛他怎么了?什么,他被杀了?!我知道了,我会取消其他预约然后赶过去!”
高成被阿知波的声音吸引,顺着看了过去。
矢岛俊弥,就是之前一直没到摄影棚的富二代歌牌高手,一个人住在京都的豪华府邸里。
居然真的出事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