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py7xf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混在帝國當王爺 線上看-第八百零一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五)讀書-v5rhq

歷史小說 / 6 10 月, 2020 /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赵询一个人独自走在前面,小乐子以及另外几名侍卫,则是远远跟在后面,皇帝今天的心情明显不佳,他们可不想触碰霉头,引火上身。
先皇赵智虽然性格冷淡,为人阴冷,但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绝不轻易杀人。
赵询在没有登上皇帝宝座之前,一直给人一种温和善良的感觉,但是做了皇帝之后,立即变了脸,性情冷酷,动辄杀人,暴怒无常,巨大的反差,显然在告诉所有人,他曾经的那些面目,不过是装模作样,只是为了拉拢人心,获取政治资本罢了,现在才是自己的真正性情,当然,也有可能是那场,险些逼死赵询的政变,导致了他的性格大变,一切的一切,谁又能说的清楚?
赵询做了皇帝之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兴,兴奋,还是激动?
这些赵询都没有感受到,他做了皇帝之后,只有两种感受,压抑与紧迫,而且随着他这个皇帝角色的深入,以及朝堂局势的延伸与发展,其感受到的压抑与紧迫,越来越重了。
赵询此时突然想到了赵智,赵智曾经对他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之所以要去争这个皇位,并不是因为欲望与权利,而是当时的那种局面,已经是处于危在旦夕,天下将有大乱之势,赵智说他幼年贫困,孤苦无依,受尽苦难,今时今日所得到的荣华富贵,他非常的看重,也很珍惜,若是失去这些,重新过会曾经的那种生活,那比死了还要难受。
赵智希望保住这份荣华富贵,但是当时,放眼整个皇族诸多皇子,皆是平庸蠢笨之辈,这样败坏复杂的局面,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改变,而赵智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靠人不如靠己,要想保住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能靠自己,所以赵智在平宗晚年,开始走向前台,拼死去争这份在当时许多人看来,根本就不属于他的帝位。
赵智在他昏迷之前半个月,对赵询说过,皇帝这个位子,你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它虽然代表着无上的权利,天下最为尊贵的身份,但你得到它的同时,身上也要担负无与伦比的责任与担当,你在选择它的同时,它也同时在选择你,双方合适才是最好的,若是勉强为之,就算让你得到了它,你得到的将不会是快乐与享受,反而是无尽的痛苦与折磨。
赵询从回忆中醒来,默默叹气一声,回想起父皇曾经说过的这些话,自己当时觉得没什么,此时此刻,却是有了感同身受。
不过赵询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他看来,父皇可以逆流而上,把大晋从死亡深渊之中给拉回来,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不知不觉,赵询竟是来到了勤政殿,这里的四周颇为空旷,非常安静,而赵智也喜欢安静,所以赵智生前经常在这里处理政务,以及午休。
而赵询继位之后,则是很少来勤政殿,平常的政务处理以及午休用膳,都是在昭德殿。
赵询走上台阶,来到一处石柱前,伸出手轻轻抚摸一个地方,那里刻着一首诗,这首诗的意思表达了父亲对儿子的疏远与冷淡,这是广元七年的时候,岭南爆发民乱,规模很大,暴乱大军一度攻入大晋税赋重地江南地区,当时的晋朝,经过赵智近十年的励精图治,整个国家也勉强平静的过去了十年,晋朝的国势刚刚有了一些起色,便是遇到这等大事,当时的赵智以及满朝文武,都是非常紧张,对于这场暴乱也是极为重视,赵智在勤政殿一连处理国事一月有余,没有时间去接近李怡以及赵询,赵询当时年幼,时间一久,想念父皇,几次前去勤政殿,都是被拦阻于外,不得相见,年幼的赵询不知轻重,气愤之下,在这个石柱上刻诗一首,表达了自己对父皇的不满与思念。
事后,赵智并没有怪罪赵询,也没有让人把石柱上的诗词给抹掉,而是留了下来。
摸着石柱,看着上面的这首诗词,赵询的双眼顿时有些红了。
赵智给所有皇子公主的印象,严厉,冷淡,阴冷,很难亲近,让人敬畏甚至是害怕,但是对于赵询,却是充满了父爱与慈祥,赵询的幼年无疑是幸福与美满的,作为皇族,他享受到了无与伦比的荣华富贵,作为皇子,他也尽可能享受到了赵智给他的浓浓父爱,这对于同时期的其他皇子公主,是不可想象的美好奢望。
就在赵询追思过往之际,宫殿里面,隐隐之间传出一阵歌谣,像是有人在那里哼唱着什么。
赵询有些好奇,仔细听了听,听不太清楚,但大概的内容还是听到了,这一听,赵询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阴沉,他走上前去,一脚踢开宫殿的大门,然后走了进去。
里面有两名太监正在那里打扫卫生,嘴里哼唱着现时京城里颇为流传的一首打油诗。
赵询的突然闯入,将这两名太监吓了一跳,当他们见到来人竟是皇帝之后,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连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奴婢不敢再言,请陛下恕罪。”
这两个太监显然还不知道他们闯了上面祸,只是以为自己在做事的时候,不应该唱歌说话,惹得皇上生气。
这个时候,小乐子与几名侍卫快步跟了上来。
“皇上….”
赵询抬手打断了小乐子的言语,双眼冷冷盯着身前的两名太监:“把你们刚刚唱的歌,给朕完整的唱出来。”
两名太监互相对视一眼,有些蒙蒙然,但皇上的命令他们哪里敢不听,当即,一名太监低着头,轻轻唱了出来。
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至亲不能相容,慈乌尚反哺,羔羊犹跪足。
人不孝其亲,不如草与木……..
这首打油诗很杂,也很长,但这名太监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有唱歌的天赋,若是一个外人听来,无疑还是非常不错的,但是此时此刻,听着太监的歌声,赵询的脸色越发的阴冷,双拳紧紧握住,眼神之中,有着隐藏不住的杀机与怒火。
小乐子不同于那些粗鄙不通文墨的太监宫女,他以前侍奉李怡的时候,李怡对他很和善,而且鼓励长乐宫之内的太监宫女读书识字,所以小乐子有一定的文化,这首歌谣这两名太监只是觉得好听,不明其中意思,不知从哪里听到,也是学着唱,而小乐子却是听懂了歌谣之中所表达的意思,正因为听懂了,所以,小乐子的脸色瞬间也是变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