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aszhw优美玄幻小說 玉虛天尊-第五百三十三章金籠子裏面的金絲雀分享-lnda2

仙俠小說 / 6 10 月, 2020 /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任鸿失踪?
听到这个消息,宿钧茫然,风黎错愕。
以任鸿的神通,道君都吃不下。怎么就失踪了?而且任鸿七个神通中就有“乾坤仙术”,谁能让他中招?谁能把他传送走?
二人赶忙找附近仙人打探消息。
因为任鸿是众目睽睽之下失踪,消息传遍大江南北,很快二人打探清楚。
任鸿击退七代,本来打算下去看一看咸池风光,和四代略作交流。可就在他迈出第一步时,脚下亮起一道传送阵,整个人当场消失。
一开始,大家误以为任鸿自行离开。但董朱等人统统联络不上,且昆仑墟、莲花山、太元府、勾陈宫都没他的踪迹。
这时,青玄大道君才感到不妙,出手搜查九天十地,寻找任鸿下落。
然而未果。
宿钧双手抱胸,沉吟道:“传送阵?突然失踪?莫非是老爹?不,不对,如果他能下手,刚才早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风黎蹙眉暗忖:“许是师姐误以为他是星魔,来找他寻仇?”
诛仙四剑切割时空,的确可以造成任鸿的突然失踪。但金灵圣母应该脱不开身啊?
二人对视,宿钧当先道:“这件事我想查一查,黎姐姐你……”
“左右不急着回东海,我陪你一起。”
宿钧点头,第一站直接前往莲花山。
看着他的背影,风黎暗叹:这两人中,他倒是很像太羲。但……他也不是太羲啊。
太羲转世,一分为二。二者身上都能找到太羲的影子,但风黎明白,他俩都不能完全视作曾经的太羲。
毕竟,他已经死了。
……
莲花山中,菡萏正跟风如月联手做法,推演天数。
菡萏似有所感,忽对陶华、迎春道:“外面有客来访。不要让他们进来,直接告诉他们,公子不在莲花山。”
说完,她凭借自己的灵觉继续搜查任鸿所在。甚至沟通冥冥之中的某个意志……
杳冥空虚之地,闭合的天目也在搜查九天十地。突然,一道灵神跨入此地,祂缓缓睁开眼。
“原来是你。”
茫茫白雾中,菡萏缓步走来。
天皇笑了:“想不到,你竟能找到这里。倒是不枉当年颛臾的栽培。”
菡萏抬头望着上方巨大无比的眼球:“陛下,公子失踪,是否和你有关?”
“不是。”天目对菡萏颇为礼遇,并告知自己搜查的结果:“九天十地,不见其踪。”
“陛下都找不到?”
菡萏犯难了。
天皇神能覆盖九天,祂竟然也找不到?
思罢,菡萏转身离去。
“嗯,快点去找吧。朕还等着使用他的身体。”
菡萏本欲离开,猛然回头:“这一次,我不会让您得逞。”
“未必。”天皇眼瞳泛起戏谑:“这一局在你死之时就已布下。他注定为朕献上身体,注定成为天皇容器。”
“不论是你,还是他,亦或是这芸芸众生。都不过是天命棋局中的一颗棋子。”
“但是——当年陛下不就差点被自己的棋子吃掉吗?”
提及当年那件事,天目暗暗恼怒。
一千多年前,颛臾服用“太初丹”,参悟三皇归一之妙,精神与自己同步,并反同化自己,吃掉自己的天皇本源。要不是自己反应快,主动和太清联手,诱导菡萏前世舍命唤醒颛臾的自我神智。
怕是女娲界已经成为颛臾的肉身,并开始着手对自己的真身,发动天道战争了。
也正是因为菡萏前世唤醒颛臾神智,天皇认为她很重要。所以,刻意保留这枚“棋子”。
当年菡萏早早诞生灵智,成为莲花山最早的妖仙。在渡劫时,是天皇横插一手,将她神智打散,拖延时间,静候颛臾转世。
其目的,就是在颛臾再一次失控时,可以让菡萏再度舍命,唤醒他的神智。
“这一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天目语气生硬:“他没这个机会。”
“但愿。”菡萏幽幽道:“毕竟这一次,我已经没办法用自己的命唤醒公子。”
任鸿,终究不是颛臾。
转世后的任鸿,对菡萏的情意可没当年那么深。
而且——
“而且我也不打算牺牲自己,不打算被陛下利用,害公子再度转世。”菡萏认真说:“纵然他选择吞噬九天十地,亦或者毁灭这个世界,我也会选择跟他站在一起。”
“不,你不会。”天目悠悠道:“因为你是一个正经的仙女,心怀大义。纵然再偏心他,当看到他吞噬九天十地,看到他将芸芸众生化作自己的法力,你也不会坐视不理。”
”不仅你,焦定海也是如此。哪怕你们再喜欢他,再偏帮他。只要他危害苍生,你们这些人都会站出来阻挠。”
“所以说,朕最喜欢的就是你们这些容易操控的棋子。”
只要你们心怀众生,心怀天下,就不可能完全站在他的身边。
“……”菡萏盯着天目。她想要反驳,但想到前世的那一幕,却又无言以对。
没错,当年不就是这样吗?
自己舍命化作一朵仙莲融入公子体内,燃烧自己的魂魄唤醒他的神智。然后焦顼抓住那一线机会,用承影剑刺穿他的胸膛,最终把他从太初之境打落。
然后,才让天皇抓住机会,逼他转世。
说到底,自己所爱的公子,并不是太初状态的颛臾,而是他的某一个人格。那个人格自己,恐怕也不希望“太初人格”吞噬天地吧?
白雾越来越浓,菡萏被迫离开此地。
离开时,她悠悠听到天皇最后一句话:“努力吧。赶紧找到他,别耽搁朕降临的时辰。”
降临?
绝对不可能!
菡萏蓦地睁开眼,咄咄逼人的精芒让姚青囊吓了一跳。
她忙起身:“怎么,可找到公子下落?”
“没有。我感应天道,并无察觉公子所在。不过……”
想到天皇越来越近的逼迫,菡萏心头沉重。
如果眼下公子失踪没有性命之忧,那么找不到他,或许反而是好事?这样一来,天皇也不会找到机会夺舍。
面对任鸿一日高过一日的道行,菡萏也忧虑。
她也在思考,天皇会从那里下手。
“如月,你先去找幽月。这时候,顾不得其他了。让她用月光洒遍九州,搜查公子踪迹。”
……
天皇默默看着菡萏离去。
对这位女仙感应天道的本事,天皇很是感慨。
那小子培养人才果然是好手。这丫头放在当年天皇阁,至少能混一个“天妃”当。
“可惜她出身太晚,若是太羲时代,哪里还有什么水玉公主的份?”
天目缓缓闭合,正要再度搜查任鸿踪迹。这时,又有人开始沟通。
这一次,是八代。
八代的疑问和菡萏一样。天皇只得重申,任鸿失踪和自己无关,甚至自己也找不到任鸿。
“陛下都找不到?”
风天越先是惊讶,然后欣喜:如果在一处天皇都找不到的地界,那么我或许可以跟他好好谈一谈了。
但转念一想,连天皇都找不到的地方,在这个世界可不多。
天渊是一处,骊山胜境是一处。而除此之外的地方……
“难道,他又被囚禁在那里?”八代暗忖:“但是那个地方,不是死后才能去吗?”
风天越摇头,否决这个猜测。
三代好不容易从那里出来,怎么可能再进去?而且他现在活蹦乱跳,根本进不去那里。
不然,当年自己何必苦苦求死?
“等等,还有一些地方也在天皇视线之外。”
女娲神眷之地。
天皇阁和骊山派纠缠多年,天皇神力和骊山派的女娲之力相互克制。只要在女娲神力笼罩的地方,天皇便很难插手。
而恰好,风天越就知道几处。
棺椁回归华胥山,八代天尸不好再有所行动。但他在外界有一尊碧落化身。
念头一动,风天越施展“一念万化”之术,将化身解体为无数青蛾飞向九洲八荒。
有的青蛾落在玄门宗派门口进行窥探,有些青蛾落在某些古仙府遗迹,还有一些青蛾飞去天南海北掩人耳目。
其目的,无非是隐藏女娲遗址所在地。
对于女娲遗迹,或许风天越是天皇阁主们中最为了解的人,甚至比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农皇更加清楚。
女娲遗迹,是女娲创界之后人族为女娲氏建造的宫殿神庙。那时,尚是神农皇治世。
到了后来魁隗氏时期,天皇神威增强,天皇阁建立,女娲信仰渐渐衰落,继而有了一心修仙的骊山道统。
当年,风天羽走遍九洲八荒,寻找复活秘术。曾经在世界各地看到不少女娲遗址。在那些遗址中,记录着有关造化大秘的情报。
一只青蛾飞到颛臾墓所在,无声无息进入颛臾墓内。
“咦?”
在墓内,八代发现了一件十分惊悚的事。
青蛾在一处秘库内停下,化为人身。他面前有一具打开的造人玉棺,还有一些诡异的血手印。
他的表情先是奇怪,然后是疑惑,最后哈哈大笑。
“原来如此,原来我的计划早就成功了吗?”
大笑过后,风天越冷静下来,顺着血手印走到东侧的偏道。
“当初是从这里出去的,想必是看到蛇瞳了?”
来到当初齐瑶、幽月跨入的神秘空间,遥遥望着蛇道尽头的紫色漩涡,风天越默默退去。
“三代不在这里。”
这只蛇瞳,是风天越在某处女娲遗址找到的瑰宝。他在建造颛臾墓的同时,暗中修建了一处暗墓,用以遮蔽天皇视线。
天皇能看到颛臾墓内的一些地方,却看不到风天越刻意隐藏的地方。而在这处暗墓中,有风天越刻画的复活符阵。
因为暗墓十分隐秘,哪怕颛臾当年在墓里待了好些年,都没察觉颛臾墓隐藏的秘密。
风天越这一缕神念再度化作青蛾,主动撞击颛臾墓的机关。一道诛仙金光闪过,青蛾当场毁灭。
还有一只青蛾,飘飘飞到极北苦寒之地。
任魁带人开辟绿洲,研究地下骊山派遗留的矿场。青蛾钻入矿场,直接潜入最深处的神殿。
“玄门的人倒也不傻,竟然能发现此地。”
青蛾在核心处视察一番,发觉冰窟深处封印的蛇瞳还在。
“三代也不在这里。但看这里的骊山派痕迹,看来她们已经中招了。”
八代当年率先察觉这处女娲遗迹和造化大秘的干系。但他深知造化大秘的可怕,故意把消息透露给骊山派,引骊山派进行发掘。
结果,骊山派中招。通过这处女娲遗址的信息建造天路,从而引发骊山派的覆灭。
“极北之地的蛇瞳还在。这么说,骊山派当年是强行打开那个地方的通道?还是说,骊山派内也有一只蛇瞳?”
咔嚓——
冰冷的玄冥之气冻结碧落仙蛾,飞蛾当场陨灭。
但八代分念无数,并不在乎区区几只青蛾的死亡。
只要能守住女娲遗址的秘密,一切都值得。
因为九州诸仙乃至天皇都在忙着追查任鸿踪迹,倒没人察觉他的小动作。
东海深处,诡异神秘的大漩涡中,伫立一座女娲神殿。
“他不在这里,且蛇瞳还在。”
轰隆——仙蛾被海水吞没。
西方,黑沙漫天的死亡沙漠深处,仙蛾找到一座古墓。
“这里的机关完好无损,內域没有人进去,三代不在这里。”
南方,一座荒废千年的古老遗迹。这是一片死亡禁地,每天都会爆发黄泉毒雾和雷火风暴。
青蛾小心翼翼在在遗迹中飞旋,暗暗奇怪:“怎么在这里,能感觉到天皇阁的法力波动?”
这岂非说明,天皇目光已经看到此地?
青蛾反复研究,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在一千八百年前,有天皇道统的人在此地和魔神大战。
“看另一道气息,应该是九地深处的魔头?对了,就是前不久伏魔神禁里头的某位吧?这么说,天皇气息应该是三代当年遗留?”
但令人庆幸的是,两股气息彼此纠缠,反而遮掩下面的女娲遗迹。神殿内供奉的女娲之眼并没有被人取走。
“三代也不在这。”
最后是骊山胜境,所有仙蛾重新聚合为少年,遥遥观望地下的骊山胜境。
“也不在这里,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女娲遗址?”
……
宿钧、风黎虽然没风天越知晓那么多情报。但依照他们推测,也把幽冥、九地、骊山胜境等可能的地方转了一个遍。
最终,二人选择一种笨方法。
利用宿钧和任鸿之间冥冥中的一缕因缘牵引,寻觅他可能存在的地方。
宿钧盘膝而坐,九皇元宸星杖立在身前。
神杖顶端,九颗星辰徐徐运转,引来天命大道。
他对面,风黎双手结印,祭起无当宝轮运转先天不灭灵光。
二人联手做法,三天三夜后总算得到几个关键词:孩童,机关,失踪,血祭。
“这是什么?”风黎疑惑:“他又不是小孩,怎么出现这个关键词?”
宿钧捏着龟甲上的篆文,摸着下巴道:“最近一些年,人间经常丢失小孩。或许,任鸿失踪跟这件事有关?”
……
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内,任鸿老神在在,端着茶杯喝茶。
这处宫殿极尽奢华,黄金为柱,白玉做砖。就连他屁股下头的这张垫子,都是用白泽神兽腹部最柔软的那一撮毛织就。
咔嚓——咔嚓——
宫殿大门打开,四足着地的傀儡机关兽托着果盘进来。上面有兰芝朱果,交梨火枣,香气扑鼻。
任鸿放下茶杯,懒洋洋道:“我说过,我不喜欢你们这些铁疙瘩。换几个人来伺候。”
嘭——
随手将千年暖玉雕琢的茶杯摔碎。
机关兽听罢,默默放下果盘,然后离开这座宫殿。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