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80mqi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576章 謠言滿天飛推薦-eu5io

歷史小說 / 6 10 月, 2020 /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孙权在这里汹涌澎拜,连夜谋算着一些事情。
可是刘备的府衙当中,伯侄二人演完戏之后,各自进入了睡眠当中。
这一夜,注定将会有人激动的睡不着觉。
张昭不是第一个被孙权征召进入府衙夜谈的,鲁肃也被孙权叫过去了。
若不是周瑜他前些日子又吐血了,孙权一定会拉着他一同来秉烛夜谈。
短短数日,他们所想要见到的便已经实现了。
那周瑜分化刘关张的计策便已经成功实行了大半。
尽管刘备曾言说过周瑜有不臣之心,关平来了江东之后,又暗中给周瑜上过眼药,孙权也记在心中了。
但孙权知道周瑜身体不太好之后,便也不怎么担心了。
即使心中还是有了那么一根刺,可在面对外敌时,孙权还是能够允许这根刺存在的。
鲁肃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的怅然,没想到刘皇叔他竟然堕落的如此之快。
好歹坚持一二。
只是面对曹操的强盛,鲁肃实在是不知道要作何感想。
毕竟公瑾他才刚刚把目光放到了庐江以及合肥。
若是刘备有了这么一出,那等待伤养好之后,他便又会有进取益州的心思了。
上次他还想要说让孙瑜随他一同前去益州,取蜀地。
孙瑜乃是孙坚之弟孙静次子,与周瑜交好,颇受主公信任。
至于孙静长子孙暠,在孙策被刺杀后,想要拥兵自立,成为江东之主。
他想要与孙权掰一掰手腕,结果被虞翻给喝走退兵,臣服于孙权。
故而不受孙权信任,其后代孙子一辈的孙綝、孙峻成为权臣,掌权后大肆杀害宗亲,死后二人皆被除名。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受到了祖父孙暠的影响。
鲁肃又想到了虞翻,罢了罢了。
虞翻他终究是本地世家之人,要想让他回来,主公也是想要江东世家低头罢了。
“主公,那关平我以后也更加亲近一些。”
孙权点点头,看着鲁肃兴高采烈的道:“关平他想要寻一个明主啊,我就是明主。”
“主公所言是及。”
鲁肃拱手表示自己知道了,他就不耽误自家主公饮酒作乐了。
张昭与鲁肃一同撤出,站在府衙门口,张昭叹了口气。
“张公何故叹息?”
作为一名优秀的捧哏演员,鲁肃很自然的就接茬了。
张昭摸着胡须说道:“我是没有想到刘玄德会如此快就沉迷于酒色。”
鲁肃同样赞同的点点头,刘备一生都是在颠沛流离,寄人篱下,可依旧不改其志向。
缘何在江东,就开始变得沉迷酒色,甚至呵斥了劝谏的关平?
这不对劲!
可是听关平的那首诗,当真是让人觉得关平心中烦闷,壮志未酬的感觉。
两人之间的关系竟然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了吗?
“子敬,你与刘备关平等人相熟,你多看一看,勿要被他们给合伙骗了。”
张昭还是嘱咐了鲁肃一声,在他看来,万事留一手是极其有必要的。
更何况刘备在曹操那里就演了一出,惊雷落筷的戏码,让曹操对他放松了警惕,最终从许昌跑了出来。
张昭怀疑刘备在故技重施,而关平是毫不知情被蒙骗其中的那个。
否则心情也不会如此苦闷之下,做出这种千古名篇的佳作来。
在对待刘备或者是其他事情上,主公都是有些急于求成的毛病。
这一点放在君主身上是极大的缺点。
其实张昭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先让子弹飞一会。
主公现在就开始庆贺,还是有些为时过早了。
刘备是一个枭雄,他就该做些枭雄的事情才符合身份。
至于沉迷酒色,真以为刘备是吕布那般没有自制力的人吗?
在张昭看来,吕布给刘备提鞋都不配,否则他也不会死于刘备之口。
主公还是年轻了一些,社会经验少了一些,容易被人给哄骗住。
好在如今主公是极其信任鲁子敬的,方才自己已经提醒了他,想必他也会放在心上,绝对出不了什么大事情
听到张昭的话,鲁肃轻微点头,不是自己一个人觉得有种被骗的感觉,那就妥了。
今日主公如此高兴,鲁肃也并未立即反驳,待他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再想主公禀告。
而且还有老臣张昭在一旁看着提醒,出不了什么大事情。
“张公,那便早些回去休息。”鲁肃拱手告别。
张昭挥挥手,上了马车,年岁大了,精力一年不如一年,却是有些疲惫了。
鲁肃则是慢悠悠的踱步回家。
至于孙尚香也早早的回去,陪她的母亲一同休息去了。
今晚,他就是把消息带回来的。
即使这里距离她的新家没有多远,但她还是说不想回去。
那里不是她的家。
第二日,孙权就开始让手下的校事开始散播刘备和关平之间的流言,为以后的步骤多做准备。
在如今的江东,刘备和关平的名号总是在流传。
现在又听闻这两个伯侄俩,竟然闹矛盾了,那就更成为了街头巷议的谈资了。
要不然,没有名人,他们如何八卦,如何吃瓜呢!
自古以来,从不缺少吃瓜群众。
周瑜依旧在家,还没有听到风声。
鲁肃是故意想要瞒着他,否则周瑜又要起了攻打益州的心思。
从益州到荆州,可以行船,但若是想要行船到益州,想都不要想,落差可是有的,根本就上不去。
这日一大早,朱恒就带着十斤蚩尤血来到周府探望大都督。
周瑜此时刚刚吃过朝食,正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听到朱恒探望,他也没有拦着。
庐江周氏也是个大族,周瑜的从祖父们也都是历任三公的主。
那从小也算是锦衣玉食的主。
今日见朱恒笑眯眯的把十斤蚩尤血给他放在石桌上,并且说有了特殊功效后,让周瑜一脸诧异。
好盐他吃过不少。
可这蚩尤血的名头,他还从未听说过。
更别听过蚩尤血有壮阳的功效。
周瑜只知道,军旅当中,若是士卒长久没有盐吃,吗便会做什么都没有力气。
这样一想,周瑜倒是理解这个蚩尤血的诨号,为何叫做夜里猛了。
周瑜感谢朱恒的好意,遂叫小乔收起来。
小乔一个柔弱的女子,拿着十斤蚩尤血一点都不嫌弃沉,直接就拎走了。
她听人说过,说效果很好。
蚩尤血已经成为高门大户送礼的高级货了。
可以说,已经被炒起来了,可遇而不可求。
现在朱恒一口气能拿来十斤,小乔眼神当中充满了震惊与感激。
朱恒非常公式化的问了问大都督的伤势如何,然后极力推荐了蚩尤血这个补品。
说不定大都督日常服用之下,身体会好的快一些。
对此,周瑜表示了感谢,并且一定会让家中的庖厨用上的。
至于哪里来的,有多抢手,周瑜对此一无所知,他一直都是在前线。
小乔即使耳闻过,但也没有在自家夫君面前提起过,谁还不是个要面子的人啊!
更何况自家夫君正值壮年,如果不是受伤势所累,焉能如此!
周瑜与朱恒寒暄了一会,朱恒便起身告退,表示不打扰大都督休息了。
朱恒出了周家的门,并没有回家去,反而往刘备的府邸走去。
刘玄德与关平之间闹矛盾的时候,整个柴桑县差不多都传播开了。
大家都在夸关平,可是也有很多人都表示,刘皇叔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没有谁会拿出一首千古名篇出来,为关平扬名的。
这首诗就是佐证。
总之,真相与谣言齐飞。
对于这些事情,朱恒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朱家将来还能不能独家贩卖这蚩尤血的买卖。
以及最为重要的赌坊,已经按照关平的意思完成了整改,女闾的改造,也在进行当中。
现在朱恒就是想要确定一下,他还能不能继续合作下去。
新府邸外,自然有白毦精兵在把守。
陈到很快就请朱恒进去了。
至于那日主公与关平的矛盾,他也亲眼看见了。
但他并不相信主公是一个能够沉迷女色之人,故而他也一直保持沉默。
主公没有任何吩咐,他便不会有什么轻易的举动。
关平还在房间里拿着炭笔,画着一些女闾的布局,以及一些姑娘们穿的衣服和小节目,务必要做到高大上和性感。
这些人有喜欢私密小空间的,也有更多的人,喜欢在同一个屋子便干便聊天的。
这都是调查过后的结果,针对这几个情况,关平表示会充分让江东的土豪们,感受到花钱多的乐趣。
至于府上那些多余的舞女,关平很想要再认为的制造一次伯侄冲突。
把这些舞女安排在赌坊和女闾盛大的开张典礼上,让她们去那跳舞。
反正不用白不用。
这些女人都是孙权费尽心思送来的,可不能拂了他一片好意。
至于府中的饭菜,虽说是珍馐美味,但关平始终觉得也就那样。
除了烤肉的手艺不错,其余就算了。
关平在思考,要不要把炒菜搞出来,继续在江东吸金。
这件事他想了几日,决定还是在看看。
先把精神文明建设搞起来,再说其他。
“少将军,朱恒拜见。”
关平放下炭笔,在一旁洗了洗手,表示知道了。
“朱将军,有失远迎,还望勿要怪罪。”关平站在门口笑着迎接。
朱恒爽朗一笑,倒是不以为意道:“关小将军这几日缘何待在府中,不肯出去?”
“哎,不知道谁在外面放谣言,说我大伯父我们两个产生了争执,这怎么可能!”
关平又是叹息了一声:“总是有人见不得我好,故而也不想出去,免得听那些闲言碎语。”
对于关平的否认,朱恒觉得也在情理当中,这件事肯定是真的。
否则以关平的性子,定然会出去大骂那些散播谣言的人。
现在看来,他底气不足。
“我今日来,是想要问一问女闾那里还需要什么吗?”
“正好。”关平拿起一叠质地不怎么样的草纸,递给朱恒道:
“这是我的一点小心得,还望朱将军能够让养着的那些姑娘好好看一看。”
朱恒快速的浏览了一番,没成想关平的手艺不错,还会画两个小人打架的图,以及更加刺激的场景。
长见识了,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新玩法,无敌大转盘,这个名字好!
朱恒看向关平,这个模样怎么瞧,怎么也不像是一个老票客啊!
他为何懂的如此多?
难不成他那个佛道双修的老师傅,是其中翘楚,什么都教他了?
恐怖如斯。
朱恒觉得还需要拿着这些草纸,回家仔细研究一番。
看看效果如何。
“对了,朱将军,其余各家在各地的准备工作也在加紧进行,免得我们赚了钱,被旁人摘了桃子。”
朱恒把一叠草纸塞进自己的袖子当中,霸气的道:
“光靠着张永那个废物,铁定成不了什么气候,他现在就是一条失了心的疯狗,不必理会。”
“疯狗还是要打死的好。”关平眨了眨眼睛:“因为不可控,总会咬人。”
朱恒为之语塞,他没想到关平做事也如此狠辣。
果然经历过数次战场拼杀的人,心都不会太软。
“这个怕是不行。”朱恒端起茶杯润了润喉咙道:
“没有主公的旨意,被人揪住,擅杀官员是很麻烦的一件事,等同造反。”
杀官造反,是一条铁律。
因为王朝让他们活不下去了,他们要推翻它,第一件事就是把象征着王朝的官员给宰了。
然后大家就一齐走上了造反的道路。
秦末争端的时候,大多都是杀官造反。
近期的黄巾军起义,也有很多杀官的。
张永是张竑的弟弟,也有了一个小官职在身,虽然不高,但好歹是管。
朱恒不敢动这个利益,而且光凭借他也想要开赌坊,自己就杀了他,那可就太过野蛮了。
“没关系。”
关平也不以为意,他心里清楚,目前赌坊与女闾的利益还没有显现出来。
朱恒不会为了这个利益去杀人,待到以后他得到分红之后,自然会全力护着这份产业。
那个时候谁想要染指,想必朱恒就不会如此心平气和了。
“朱将军麾下开赌坊,想必也有赌术高手吧?”
“却是有。”
“若是张永当真开起来,想要与咱们打擂台,那咱们派人去捧捧场。”
“此主意极佳,深得我心。”朱恒笑了笑。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