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3oz1熱門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熱推-0clkk

歷史小說 / 6 10 月, 2020 /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其实刚刚开始乱战的时候。
邓健的内心是带着恐惧的。
他只是寻常小民出身,看着对方那数不清的纶巾儒衫,还有一个个穿着锦衣的人,这些人在从前对于邓健而言,是不敢想象的。
而现在,要对他们拳脚相向?
邓健甚至觉得面对这些人的时候,自己的身体都不自觉地矮了一截。
可看着对方一个个龇牙咧嘴的。
再想到房遗爱还生死未卜,更何况,还有那鼻青脸肿的师弟长孙冲,邓健内心深处,仿佛一股无名火升腾而起。
勇敢并不代表不害怕。
可所谓的勇敢,应当是明明心生恐惧,却依然挺身而出。
随着身边的学兄弟们一声怒吼,邓健便也随着洪流,一道冲了上去。
对面是个读书人,下意识的想要用脚踹他!
这一脚踹到邓健的身上,邓健居然浑然不觉。
对方的气力太小了。
要知道,邓健可是从小干农活的好手,这一点疼痛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何况入了学,还是每日都要操练的,学里的伙食还算不错。
生生挨了这一脚,人却已到了对方的面前,下意识地直接一拳下去。
对面的人啊呀一声,便捂着脸一头栽倒。
真是不堪一击啊!
邓健突然有了一种复仇的快感。
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受。
身边的学兄学弟们也一个个嗷嗷地叫着,像不要命一般。
置身在其中,邓健已将一切都豁出去了。
于是,所有人都打得昏天暗地。
不过这些书铺里的读书人,大多都弱不禁风。毕竟平日里,他们养尊处优,他们甚至原以为,这些大学堂的生员,只晓得死读书,哪里晓得……居然身子如此的结实,这一个个的……胜似坦克一般。
只片刻功夫,长孙冲便带着人先冲杀了进去,口里边大呼着:“遗爱,遗爱……”
却没见遗爱的身影。
于是长孙冲随手抓了一个秀才,按在地上一通乱揍,口里边道:“房遗爱呢?房遗爱去了哪里?”
这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的秀才只能老实地交代:他“已……已被差役们救走了……”
长孙冲听罢,而后一拳下去,不过心里松了口气。
事实上,在他的内心深处,以往他和房遗爱,其实只能说是酒肉朋友,可如今,大家成了学兄弟,虽然平日里接触得久了,不过却冥冥之中,却多了一层割舍不掉的关系,平日里看不出来什么,可到了关键时刻,却还是肯为之拼命的。
这些激动又愤然的秀才和大学堂生员们,此时还不知道,整个长安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监门卫、雍州牧府,包括了百骑,纷纷向上奏报。
毕竟寻常的殴斗倒也罢了,可这一次斗殴,却都是大唐的天之骄子,乃是大唐最顶尖的读书人,这些人皆是非富即贵,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一层层的奏报上去,几乎到了每一层,大家都觉得棘手,因为事涉的人太多了。
最终,还是将奏报送入了宫中。
此时的李世民,正在太极殿里与房玄龄等人商议着筑城的事。
房玄龄等大臣还是认为朔方的城池规模太大了,理应让陈正泰缩减一些。
这么大的城池,所需供养的粮食实在太多,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表面上是陈家许诺出钱,可天下的粮食是有数的,钱越多,只会造成粮食的高涨而已,毕竟这铜钱不能凭空变出粮来。
李世民自然晓得房玄龄等人的难处和顾虑。
中书省已经遭遇了极大的压力了。
不少的世族,现在是怨声载道,因为部曲的事,到处都在讨要说法。
那些为了利润而铤而走险的商贾,总能见缝插针,想到各种勾搭部曲逃亡的方法,可谓是防不胜防!
世族毕竟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千里眼和顺风耳,总会有疏忽的时候。
李世民沉着脸,手抚着案牍,只颔首,只是让他下定决心,他是不乐意的。
陈正泰的目的是希望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胡人的问题,这恰恰是李世民所心心念念的!
不过,他也觉得这显然有些异想天开了,历来胡人和汉人之间,虽常有强弱,可汉人永远无法直接掌控大漠,而胡人也难在关内立足。
彼此之间的生活习俗,差别太大了,这巨大的鸿沟,犹如天堑一般。
因而,李世民决定再看看!
他希望陈正泰当真给他一些希望。
至于朝中的各种抱怨,他是心知肚明的,大臣的背后就是世族,世族丢失了不少的部曲,人力的减少,也引发了雇佣成本的增加!
这对于现在的世族而言,损失不说惨重,却也是在持续的流血。
只是李世民心里冷笑,这些部曲,与朕何干呢?
平日里,朕的税赋无法从你们世族的部曲那里征收的一分一毫,现在这些部曲逃亡了,却是想朕给你们撑腰了?
李世民可不是一个善茬,一想到如此,心里便冷漠起来。
当然,他也清楚,现在已在不断地对世族割肉了,对付这些世族,就该如同钓鱼一般,对方咬了钩,既要懂得紧,也需懂得松,松弛有度,方才可以将鱼儿钓上来!
若是一味强压,对方难免会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思。
李世民因而只是微笑不语,默默地听着房玄龄等人侃侃而谈。
却在此时,却见张千匆匆进来!
他脸色极不好看,入殿之后,便道:“陛下,不妙了,大学堂的生员冲去了学而书铺,和那里的秀才打起来了,现如今,那儿已是一片狼藉,长安已震动了。”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写满了震惊。
“是几个生员在滋事?”刑部尚书已豁然而起,这毕竟是他的职责所在。
“数百上千之众。”
“……”
许多人的脸色已经铁青了。
尤其是刑部尚书。
这可是天子脚下,天子脚下,数百上千个人殴斗,都已是天大的事了。
何况,殴斗的人还是大唐的读书人,这若是传出去,那还了得?
他这个刑部尚书,可谓是责无旁贷。
其他与之相关之人,也都瑟瑟发抖起来。
房玄龄脸色已变了,包括了一旁的长孙无忌。
房玄龄忍不住道:“陛下,此事事关重大,所有涉事之人,都要严惩不贷,陛下,这决不可姑息放纵啊,历朝历代,也不曾见过这样的事,这读书人,竟如山野鄙夫一般,拳脚相加,若朝廷置之不理,他日岂不还要跳墙揭瓦不成?”
众人听罢,都觉得有理!
这可不是小事,于是七嘴八舌起来:“房公所言极是,应立即命监门卫弹压,拿住为首的几个,以儆效尤。”
“是,必须严惩。”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姑息放纵,只会……”
李世民脸色也一片铁青。
这是什么意思?
生怕天下人认为朕连一群读书人都不能约束好吗?
李世民绷着脸,厉声道:“谁是为首之人?”
“陛下,现在众说纷纭,也说不好。从百骑那边汇总来的消息来看,书铺的读书人那边……说是因为有两个生员跑去挑衅,引起了冲突,此后冲突加剧,那大学堂的人便来寻仇了。”
挑衅……
众人又激动起来了。
这还了得?
不过细细去想,这还真是二皮沟一贯的处事风格,无风也要卷起三尺浪,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那陈正泰,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他教授的弟子,还能有个好?
那张千则继续道:“可是大学堂那边,却是坚称,说是学堂的两个生员,无故被书铺的读书人狠狠揍了,这才咽不下这口气,想要跑去救人,结果就打了起来。不过瞧这架势,大学堂的人手都比较黑,书铺的读书人……被打伤了不少,恐怕现在还在打着呢。”
众人面面相觑。
这样的状况,其实大家也能理解,毕竟任何滋事的双方,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
突然,吏部尚书豆卢宽却道:“是学而书铺?那学而书铺里,据闻可是那陈留的吴有净先生在那讲学,那里突然聚集了这么多的生员,莫不是……当时吴有净先生在场吗?陛下,这位吴先生,可不是寻常人,此人出自陈留吴氏,乃是名门,最擅的就是治经,名声极大。臣闻他不愿为官,朝廷屡屡征辟,他都不肯接受,却在长安城中,四处讲授学问,很是受人敬重。倘若……这学而书铺里……当真有吴有净先生在,按理来说,书铺那里,理应不会主动滋事的。”
众臣之中,似乎或多或少听说过这位吴先生。
一方面,是对此人略知一二,另一方面,因为此人不愿为官,似乎不慕名利,所以不少人对此人颇有几分敬意。
人嘛,总是多少倾慕到的高尚的人的。
至少与陈正泰那等动辄恩师如何如何的渣渣比起来,要相对靠谱一些。
房玄龄也不禁皱眉起来,他露出狐疑之色,倘若真是那位吴先生的话,那么……
房玄龄忍不住道:“张力士,那吴先生可当真在书铺?”
“在呢,还听说被几个大学堂的人,按在地上打,惨不忍睹啊!”
殿中顿时又肃然起来。
哪怕是房玄龄,也不禁道:“这太不像话了,打人的是谁?定要追究。”
“听闻……是长孙冲……”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心说这是礼部和刑部的事,怎么也责怪不到吏部头上,自己的儿子虽然在大学堂,不过……冲儿是个聪明的孩子,他应当不会……
可现在……
长孙无忌脸色变了:“胡说八道,长孙冲打那吴有净做什么?”
张千从未见过长孙无忌如此大怒,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忙道:“他口里说,是为了给房遗爱报仇。”
房玄龄:“……”
他窒息了。
………………
第三章送到,刚刚恢复更新,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很快就完全恢复了,更得有点晚,抱歉。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