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cm9ac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大明元輔 txt-第129章 複雜看書-fmi9n

歷史小說 / 6 10 月, 2020 /

大明元輔
小說推薦大明元輔
看诊是一件很寻常、很简单的事。天下医馆、药铺无数,堂中大多都有医师坐堂,患者只需去与医师说一声,马上就能有望闻问切一条龙服务。
倘若家世尊贵、财雄势大,那就连医馆都不必亲自去,可以直接将医师请来自家府上搞定一切。尤其是绝大多数官宦之家的女眷,通常都会采用这种方式,这样的家族甚至连很多珍品药物都有所准备。
再往上就是朝廷的重臣了,尤其是在京的重臣,他们相当于拥有“老干医保”,一旦有个三灾两痛,皇帝就直接派太医院的御医前去看诊,待遇好得让旁人只有羡慕的份。而且这份“老干医保”不仅覆盖高品重臣,甚至连日讲官这种将来有希望为相的低级官员也包含在内,只不过那就属于皇帝特旨罢了。
如果还更厉害一些,比如高务实这位富甲天下的巨豪,自家不仅有大医馆、大药铺,甚至还有一个京华工匠学堂医学系作为后盾,看诊什么的简直没法更简单,只需吩咐一声,李时珍的徒子徒孙们就能过来三堂会“诊”。
不过,这些都是普通人看诊,倘若是皇后需要看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宫中自有宫中的制度,如皇后需要看诊,不仅太医院必须派出经验丰富的太医前往,且去的人绝不能只有一个,至少要求有两人同时前去,上不封顶。
此外,皇后的看诊还有其特殊性,即皇后是女人,是皇帝的女人。故而在看诊之时,不惟太医需要两人以上,而且必须在一大堆宫女、宦官的直接目视之下进行,绝不可能有某些电视剧里出现的一名太医为皇后、嫔妃单独看诊——你是不要命了吗?这要是出了什么猥亵皇后,乃至于更加糟糕的情况,得要有多少颗人头才够砍?
因此,皇后愿意让李时珍看诊只是皇后个人的态度,不代表马上就能办。
让李时珍进宫给皇后看诊是不可能的,太医院就不要面子的吗?而且太祖朱元璋的宫禁之法摆在那里,哪怕李时珍是天下名医,他也进不去。
李时珍进不去皇宫,那就只能是皇后出宫。但这个难度就太大了——皇帝想出个宫都极不容易,遑论是皇后?
犹记得当年隆庆帝登基不久,某天临时起意,出宫到自己的潜邸裕王府看了看,结果就被言官们骂了个狗血淋头。甚至连高拱那么硬气的人,当时都只能侧面维护一下皇帝,婉转地表示皇帝至少不是乱跑,到底是人之常情巴拉巴拉。
高拱都不敢跳出来给皇帝挡刀,可见文官集团对此是有公论的,连他都对抗不得。这一点尤其要怪正德皇帝,当初正德帝在这个事情上闹出的麻烦太多了,文官集团对此相当敏感,近乎出现了被迫害妄想症,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对于文官集团而言,皇帝这一家子都最好是圈起来当猪养,这才是最安全的选择。当初朱翊钧偷偷溜出宫到高务实府上,为何李太后那么生气?这也是原因之一:李太后虽然政治敏锐性很差,但对于“满朝反对”还是很怕的,毕竟当年她丈夫都很怕,她虽然不明所以,但跟着怕很正常。
因此,皇后如何出宫看诊,这事儿别说皇后自己绝对不敢自作主张,就算是高务实也不敢乱来,必须要请示朱翊钧本人,征得他的同意才能进行。
甚至朱翊钧即便同意,这事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来,得找个掩护才行。
然而高务实封爵换升官完成之前,他甚至不方便和朱翊钧见面,这事当然就没法进行,只能往后顺延一下。
高务实在白玉楼与刘馨一起用了午餐,两人便一起去隔壁不远的医学系去看望李时珍。当然,看望是假,让李时珍预先有所准备是真。
大概是可能需要的药物在这里都有足够的存货,李时珍倒似乎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只是交待高务实,说皇后来时,不要选择天癸在时。
高务实不明医理,也懒得问原因,只是答应了下来。
本来他还想假惺惺和李时珍讨论一下医学系的发展问题,谁料李时珍很忙,说《本草纲目》虽然编成,但近来他与医学系的众多医家讨论之后,发现仍有一些错、漏之处,现在正在进行修订,所以……
所以高务实灰头土脸地出来了。
从医学系出来,高务实看着刘馨,尴尬一笑,正要自嘲一番,谁料刘馨反而抢先开了口:“昨晚和今天上午,我看了不少卷宗,正有一件和工匠学堂有关的建议,你要不要听?”
高务实一怔,忙道:“那当然要听。”
刘馨道:“你不觉得工匠学堂应该成立分校了吗?”
高务实心中一动,问道:“你是说……”
“南疆。”刘馨道:“你若把南疆当做将来可能需要的避风港,那么南疆就一定要发展。发展这种事,光靠你不断的投资是不够的,那只是硬件,你还得有软件。
如今京华对南疆当地那些王国和它们的子民之所以有优势,可不只是因为你有钱,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京华对他们其实也一直都有智慧压制,而这除了大明本身的科技水平比他们要高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你在那边的家丁大多是从京华工匠学堂毕业的,在科技文化上也碾压了当地人。”
高务实点点头,道:“继续说。”
刘馨果然不客气,便继续道:“说是说分校,但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在南疆新开一所综合院校,而且既然开在南疆,我觉得就不必继续在大明的这种低调策略,可以改个好听点的名字了。”
高务实摸了摸鼻子,有些奇怪地道:“好像除我之外,很多人都对这个名字有意见。好吧,我也能理解,不过你觉得应该叫什么?我先提醒你,现在不可能叫某某大学。”
刘馨摇头道:“我只是提个建议,这名字得你自己想,我也不能越俎代庖。”
高务实笑了笑,就没说话了。
刘馨又道:“除了‘分校’和改名,我觉得你还有一件事要办。”
“什么事?”高务实问道。
刘馨道:“我觉得你可以考虑拉拢一批在野的名士加入京华的学堂了,不管是京师这个,还是将来南疆那个。”
高务实闻弦歌而知雅意,笑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芷汀的想法?”
刘馨诧异道:“你为何会这么想?”
高务实摇了摇头:“你和我虽然关系特殊,但你没有理由一门心思把南疆当做我的个人领地来看待,会这么看待的人……我认为头一个就是芷汀。”
刘馨不服气道:“这和我的建议有关系吗?”
高务实哈哈一笑,道:“你都开始建议我拉拢在野文人了,甚至还明确说要包括南疆在内。我若是还看不出来其中含义,这些年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
刘馨不屑道:“拉拢在野文人又如何?”
高务实反而有些诧异起来,迟疑着问道:“你不知道这其中的意义?”
刘馨蹙了蹙眉,思索着道:“要不你先说说?”
高务实摇头道:“拉拢在野文人去南疆,意味着我有割据的野心。”
“为什么?”刘馨一脸疑惑:“你在南疆拥兵十几万不算是有割据的野心,拉拢些在野的文人士子反倒是有割据的野心了?这是什么道理?你别和我说什么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什么一剑曾当百万师……现在一剑曾当百万师的,怕是只有你高务实自己。”
高务实连连摆手:“可别,我的水平我自己清楚,咱俩各拿一把剑,我连你都打不过。”
刘馨莞尔一笑:“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高务实笑了笑,然后笑意渐消,敛容道:“当今天下,非皇帝一人之天下,亦非万民之天下,实乃皇帝与士大夫共之。而大明的士大夫不是世袭的,是科举而出。在野文人虽然身无官职,其实却也是其中之一,如果用一个更方便说法来形容,那就是地主阶级文官集团——成为文官,必是地主。”
刘馨这才慢慢领悟过来,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当你开始拉拢在野文人去南疆的学院时,皇帝就会认为你在挖他的墙角,同时也就是有了割据之心?”
高务实笑了笑:“前次刘守有曾经在皇帝面前告状,说安南人但知有高务实,不知有皇帝,但是皇上没有在意——你以为皇上只是单纯的相信我?不,其中至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既无一人之幕僚,也无拉拢在野文臣之举动。”
“那我就不明白了。”刘馨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问道:“你现在几乎就是实学派之党魁,这么大的士林声望,这么多的官场拥趸都摆在这儿,皇帝不担心,却担心你拉拢一些落第举子、落第秀才?”
“实学派这么多官员,其中有许多甚至都是世食君禄的官宦世家出身。你若是皇帝,你会担心他们会选择抛家弃子、不顾祖宗旧地跟我跑了,去南疆‘混日子’吗?”
高务实摇了摇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纵然有几个,也形成不了什么风潮,闹不出什么大动静来。真正要担心就是我大肆拉拢在野文人,因为这些人既容易拉拢,背后又代表着各自的地方势力,拥有很大的潜力量。
另外,你可别小看落第秀才,历史上很多厉害人物都是落第秀才,以前的咱们就先不说了,原本清朝的时候,你听过傅以渐、王式丹、毕沅、林召堂、王云锦、刘子壮、陈沆、刘福姚、刘春霖这些人吗?”
刘馨一愣,大摇其头:“没听过,这都是干嘛的?”
高务实笑道:“都是状元。”
“呃……”刘馨愕然。
高务实又道:“那你听过曹雪芹、胡雪岩、顾炎武、金圣叹、黄宗羲、吴敬梓、蒲松龄、洪秀全、袁世凯这些人吗?”
刘馨一翻白眼:“废话,我虽然历史差点,但又不是文盲,这些人怎么可能没听过?”
高务实一耸肩:“他们全是落第秀才。”
“呃……”刘馨顿时语塞,老半晌才皱眉道:“你该不会是想说你这个状元也……”
“当然不是。”高务实道:“状元厉害的也很多啊,比如主张‘实业救国’的清末状元张謇,是近代著名的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是中国棉纺织领域早期的开拓者,上海海洋大学创始人。他一生创办了20多个企业,370多所学校,为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兴起和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宝贵贡献,其功勋比哪个落第秀才差?
再往前推,唐宋八大家的曾巩是状元、文天祥是状元、王维是状元、柳公权是状元、郭子仪是状元、贺知章是状元、杨慎是状元……也都不是池中之物嘛。”
刘馨皱眉道:“那你说这个的意思是?”
高务实叹息着摇了摇头,道:“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比如我刚才举例的这些落第秀才,你看一下这些人的身世背景,就会发现,想当一个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落弟秀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写《红梦梦》的曹雪芹几乎就是贾宝玉的原型,他家世显赫就不说了,想必你也知道江宁织造。但是其他人的背景,其实也足以吓你一跳。
黄宗羲的父亲黄尊素是万历四十四年进士;
吴敬梓的父亲吴霖起是康熙丙寅年的拔贡,相当于县状元或市状元;
蒲松龄的家族虽然并非名门望族,但族人多读书,获科举功名者代不乏人,父亲蒲槃科举不利弃儒经商,饶有赢馀,蒲松龄也算是出身于富贵人家;
袁世凯更是大家族出身,叔祖袁甲三是道光十五年进士,官至漕运总督兼江南河道总督,提督八省军事,生父是袁保中,为项城县的地主豪绅,养父袁保庆是咸丰八年中举,官至二品;
顾炎武的曾祖顾章志是嘉靖三十二年癸丑科进士。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些“落第秀才”绝大多数都不是普通人家出身,他们能够在某一方面做出成绩,是缘于他的祖上努力读书,为他们打下了良好的经济、文化基础。
那么反过来说,我若拉拢这些个落第秀才,岂不就是在挖大明的墙角、根基?所以你看,我收学生,收了一个安南的,收了一个蒙古的,就是不收大明的,为什么啊?
因为我已经实际拥兵十几二十万了,若是还拉拢读书人去南疆,那几乎就是坐实了要割据,就算皇上再怎么信任我这个人,不愿意打压我本人,那也一定要对我的势力进行打压了,明白吗?”
刘馨愕然半晌,摇头道:“政治这东西太复杂了,我看还是打仗比较容易……”
———-
感谢书友“willwolf”的28张月票,谢谢!我真是服气,你们每个月花多少钱看书啊,怎么会这么多月票?
感谢书友“王孙疾”、“曹面子”的月票支持,谢谢!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