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3g8j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火影之潛影之蛇 線上看-第840章 ,月球上的大筒木熱推-ahig4

其他小說 / 6 10 月, 2020 /

火影之潛影之蛇
小說推薦火影之潛影之蛇
“先祖羽衣大人创造的世界,终究还是失败了啊。”
看着傀儡映像中,忍界数次忍界大战,五大国那一场场血流成河的厮杀,分家大长老幽幽叹了口气。
“人类本来就是愚昧的,查克拉是超乎他们掌控的力量,或许当初就不应当词语这些愚民。”
“啊哈,晕过去了吗,这个讨厌的小鬼,的确应该给他一点苦头尝尝,让他见识一下忍界的冷漠才行呢,桀桀桀……”
将卡卡西打晕,岩忍却似乎没有杀死他的意思,只是盯着他那只闭合的写轮眼啧啧称奇,“一个旗木一族的忍者拥有了写轮眼,也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宇智波那些老东西应该会很激动吧?”
“或许我应该将他扣下来,物归原主才对,这可不是你应该用有的力量啊,卡卡西。”
岩忍自言自语道,面色瘆人而邪恶,“算了,你毕竟也是剧本当中的重要一环,现在就放你一马。
等到了那个时候,带土一定会亲手取回他的眼睛,或许会顺手把你的屎都打出来呢,桀桀桀……”
“你到底谁?目的是什么?”
琳站在远处尖叫道,有些绝望地看着眼前怪物一样的家伙。
对方的目的,绝对不是单纯地杀死或俘获他们,但是…如果不是这样,自己难道还有其它的利用价值吗?
“哦,你居然没逃,真是再好不过了。”
岩忍没有理会琳的质问,只是伸手一招,无数藤蔓从大地中蔓延而出,瞬间就将琳困得结结实实,然后一点点吞噬进了黑暗的地下。
“没想到波风水门那个家伙的空间忍术这么厉害,未来或许会很棘手。
算了,那种级别的家伙可不是我这种小啰啰需要考虑的。
岩忍自嘲道,“那么,第一场就到此结束了。”
说罢,这个家伙直接沉入了大地之中,远处只剩下了满生是血,昏迷不醒的卡卡西……
“叶龙大人,那个家伙行动了,他尾随了卡卡西和琳,让后将琳掳走,卡卡西则留在了原地。”
虚无黑暗的大地之下,一丝丝宛如根茎般的物质悄然蔓延,将信息传到了叶龙耳中。
“不用管那个家伙,琳的遭遇我早就有所预料,你继续监视那个家伙吧卑留呼,我现在要开始布置自己的后手了。”
黑暗中,叶龙睁开了眼睛,他此刻虽然潜藏于大地之下,但是周围的土壤对他来说就如同虚无,丝毫不会阻碍到他的行动,和空气也没有多少差别。
这是无机转生之术和仙术修炼到了相当的境界才有的能力,完全掌控了周围的自然环境,将自身融入其中,真正的如鱼得水,如鸟在林。
至于刚才的声音,自然是卑留呼留下的分身传递的情报。
虽然只是一个分身,但是继承了卑留呼蜕变后的大多数能力,如今化作了相当庞大的侦测情报网络。
叶龙的身体漂浮在黑暗的地下,他的眼睛看穿了漆黑的土壤,看到了压在巨石下面的带土。
除了刚才某个漩涡头,也就是日后的“阿飞”,其他人都以为他死了,甚至尸骨无存,但是带土依旧如同原时空一样坚强地活了下来,求生欲相当惊人。
“既然那个漩涡头伪装成了岩忍去收拾卡卡西,我正好在带土身上做一些手脚。”
带土一直是宇智波斑的关注对象,周围总是有一两个白绝分身,叶龙不想打草惊蛇。
如今漩涡头不在,其他的白绝都伪装成岩忍了,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叶龙靠近带土,一手点在他的额头之上,一丝丝莹白色的能量注入到他的眉心,化作一个暗红色的咒印,随后缓缓隐没。
原时空的宇智波斑为了控制带土,在后者的心脏中植入咒印,而不是普遍位置的大脑。
或许是因为带土觉醒了万花筒,或许是其他原因,让宇智波斑没有在带土身上植入类似于转写封印之类的咒印。
叶龙曾经暗中查阅了封印之书,查阅了木叶所有记载的咒印、傀儡术,甚至连根部也悄悄查阅过,都没有找到原时空宇智波斑那个用来控制琳和带土的那个咒印。
最后还是组织的干部子鼠,也就是宇智波满在宇智波古老的文献当中找到了那个心灵咒印。
叶龙认真研究了一番,然后想到了这个计划。
他已经在带土脑域中植入了另一个咒印,专门针对未来宇智波斑的心灵咒印。
如同当年叶龙给水户门炎偷偷下的咒印一样,一旦到了关键时刻,这个咒印可以强行操控带土,或许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且这个咒印十分的隐晦,智波斑除非全神贯注、仔仔细细地检查带土的大脑,否则绝对不会发现的。
可自负的宇智波斑会如此提防,自认为已经绝对掌控的棋子吗?
显然不会!
“带土,未来的路依旧要你自己选择,或许你还会成为那个杀人如麻,心如死灰的面具男,很遗憾,为了自己的利益,我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完成了咒印,叶龙深深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半边身体都血肉模糊的带土,身形悄然消失在黑暗当中。
“不过我尽可能不让结局发展到无法收场的程度吧,就当是我个人的喜好了……”
“土遁·土龙弹之术!”
“土遁·土阵壁!”
这一边,漩涡头阿飞和叶龙分别完成了自己的计划,将卡卡西和琳转移走的波风水门却是木全然不知,他这个时候正在和眼前的岩忍展开激战。
一个个土遁忍术攒射向水门,岩忍们试图用大范围的忍术击伤或者困住水门的行动,将这个可恶的木叶忍者击败。
然而在水门眼中,他们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这些中忍跟不上水门的速度,连和他交手的资格都没有,徒劳着发动着进攻,却一个个被突然出现的水门收割,尸横遍野。
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杀死,这已经不是战斗,而是屠杀!
这种看不到希望,近乎无解的敌人终于令岩忍们感到了恐惧。
他们的阵型越来越散乱,甚至开始了溃逃,然后水门击杀岩忍的效率就更高了。
“可恶,当心那些落在周围的苦无,尽量不要靠近!”
须磨志此刻也是满头大汗,声嘶力竭地指挥着岩忍,却是收效甚微。
即使知道水门会瞬移到飞雷神苦无周围,可是水门释放的苦无太多,还会手里剑影分身之术,更能够直接在物体表面留下术式,想要靠所谓的预判来对付水门的行动,根本是不切实际的。
将周围几根苦无用泥土覆盖,须磨志终于感到了一丝丝绝望。
他太小看这个金色闪光的实力了,只有正面交手才能体会到面对空间忍术那深深地无力感,就像是面对一个作弊者,须磨志自己也只能自保而已。
终于,原本喧闹的森林安静下来,化作了落针可闻的诡异寂静。
地面铺满了尸体,除了须磨志以外,岩忍也只剩下了三个躲在角落里,侥幸幸存的家伙。
“啊啊啊啊!这个魔鬼!”
三个岩忍彻底崩溃了,不顾一切地逃跑,连须磨志也咬牙开始撤离。
“忍法·手里剑影分身之术!”
水门的身影出现在树梢之上,冷冷看着逃跑的四人,手中再次出现满满一把苦无。
“刷刷刷刷——”
漫天的苦无化作一片弹幕攒射而至,如同冲刷森林的暴雨梨花,将眼前的一切轰击得七零八落。
对于敌人,水门没有任何的留手,他的飞雷神影分身之术已经超越了猿飞日斩,苦无化作万道流光,威力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噗通…噗通……”
三个岩忍先后倒地,只剩下最后的岩忍首领须磨志,他全身包裹着厚实的岩石铠甲,目眦欲裂地看着水门,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嚎叫。
“抱歉了,我也有着自己的信念呢。”
水门没有任何迟疑,不再闪避,径直冲向对方。
他的任务是摧毁神无毗大桥,须磨志也已经没有了退路,两人在此刻决一生死。
“忍法·大玉螺旋丸!”
“土遁·岩拳之术!”
手中的查克拉汇聚成一颗巨大!的蔚蓝色光球,水门一掌按向须磨志胸口,后者右手包裹着厚实的岩石,同样砸向水门的头颅。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森罗都颤动了一下。
水门跌坐在地上,剧烈喘息着,他用力捂住肩膀,一丝丝鲜血不断渗透出来。
在他身后,须磨志胸口整个塌陷下去,鲜血浸透了他的马甲,依然是活不成了。
“没想到,我竟然会在这里倒下……”
须磨志目光迷离,不甘的闭上了眼睛,“木叶的金色闪光,果然名不虚传……”
“啊,你也很强。”
水门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确认没有了敌人,在原地休息了片刻。
一人独占众多岩忍,还有须磨志这样的强者,他的查克拉已经消耗一空,还受了不轻的伤。
好在敌人已经全灭,神无毗大桥近在眼前。
“看来是我赢了,就让我成为这场战争的终结者,彻底摧毁这里好了!”
站在神无毗大桥上,水门已经在这里贴满了起爆符。
为了建造这座大桥,岩忍可是消耗了巨大的资源,可谓是战争的生命线。
如今这座大桥即将成为历史,水门离开大桥,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大桥在冲天而起的火光中分崩离析,化作了巨大的废墟……
“任务完成了,卡卡西,琳!”
“刷”的一声,水面出现在十数公里外,脸上还带着疲惫的笑容。
虽然历经艰难,甚至是九死一生,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成功粉碎了岩忍最后一搏的机会,没有辜负火影和村子的期望。
然而当水门看到眼前目光空洞的卡卡西时,目光骤变。
“发生什么事情了,卡卡西?!”
眼前只有表情绝望的卡卡西,琳却不见踪影,水门喜悦的心情顿时蒙上了重重阴影。
“水门老师,琳…琳似乎被岩忍抓走了,我不知道…我被打倒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卡卡西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眼中满是绝望和哀伤,甚至要忍不住哭出来了。
之前被漩涡头打败的记忆在脑海中异常的模糊,仿佛有什么力量混淆了他的记忆,让他头痛欲裂。
“水门老师,我真是一个废物!”
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卡卡西睁着猩红的写轮眼,内心几乎崩溃,“带土为了我牺牲了,琳也失踪了,可我什么都做不到,我真是一个废物!”
“卡卡西,你清醒一点!”
水门使劲摇晃着卡卡西的肩膀,他可以看出来卡卡西的精神状态很不对静。
附近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任何人存在,但是水门的直接告诉他,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默默窥视他,让他感到强烈的不安!
“不管怎样,这次任务是完成了,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一掌打晕了卡卡西,水门直接带着他穿梭空间离去。
黑暗中,几个白色的身影幽幽从地面中钻了出来,发出瘆人的笑声。
与此同时,漩涡头的身影出现在被炸毁的神无毗大桥旁,看着满地的尸体,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
“桀桀桀,好多的优质养料啊,我该先吃哪一个才好呢?”
“对了,先干正事才行!”漩涡头看向远处带土埋葬的位置,身体潜入了大地……
几个小时以后。
巨大的溶洞之中,全身被绷带包裹的如同木乃伊的带土躺在一张石床上面,周围一个个白绝嬉笑打闹着,不时投来好奇的目光。
“宇智波斑大人,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带土那个小子果然是天赋异禀,在这种情况下都活了下来,看来,他的确觉醒了那种了不得的力量啊!”
绝恭敬地朝石座上的宇智波斑道。
黑绝附身在白绝的身体上,他的气息依旧显得萎靡。
这次行动完全是由阿飞执行,黑绝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这里,以后很长时间,他也绝不会再冒险外出。
“带土那个小鬼一般的身体都毁灭了,即使用我的细胞进行修补,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也无法痊愈。
不过这也是他融合木遁之力的最好机会,有了这种濒死状态下的融合,他的生命力极大地增强,以后使用万花筒的副作用就能微乎其微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