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it76r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低調大明星 txt-【315】明星生產流水線閲讀-6xmru

都市小說 / 6 10 月, 2020 /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我说给你们看看啊,他开演唱会,一万多张门票,几分钟就没了,连最便宜的二百八的票黄牛能卖到八百八,演唱会火了,接下来怎么给电视剧造势呢?”
“诶,他家餐厅要开了!所以他第二天就跑到自己店里去,刚好被粉丝碰上,然后请粉丝吃饭,这些粉丝肯定会去网上炫耀嘛,张扬让人推波助澜一番,上了热搜,自己好名声有了吧?”
“餐厅马上要开业,宣传也有了吧?”
“更关键的是餐厅名字!叫什么?江湖!啥叫江湖?武侠叫江湖,张扬是谁?张牧之啊!武林盟主啊!”
钱穆也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激动起来,指点江山,唾沫横飞,“武林盟主还亲自下场带着自己的神雕侠侣拍了神雕侠侣,这下子连电视剧也又宣传了一波!”
“最牛批的是这次,他是道歉吗?摆明就是为了宣传电视剧嘛!”
“为什么电视剧都要开播了,凤凰视频才公布播放计划?总不可能是没经验或者纠结什么时候播放吧?”
钱穆说到兴奋处,几乎忍不住要拍桌子,“就是故意的!故意在开播前两天晚上公布,就为大家晚上抱怨,然后他一早起来发个微博道个歉,一毛钱不用花,直接热搜第一,又宣传了一次!”
“这下子所有人想不知道明天《神雕侠侣》开播都难!他还白白地又赚了一波好名声,什么知错就改啦,把粉丝和观众放在第一位啦!”
“我怀疑是不是真有人抱怨网上播放太晚都不一定,他说是有粉丝私信,谁知道呢对不对?”
钱穆激动完了之后,又有点意兴阑珊起来,叹了一口气,“所以我说他的营销的天才,之前华光的《射雕》也在网上播放,一点水花都没有,到了他这里,你看看,还没播呢,就这么多的花招了!”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乍听起来这样的宣传规划有点扯,但细想再细想,好像还真有那么点道理。
钱穆见都被自己镇住了,继续道:“还有,你看他出道的时候,写歌给喜欢的女孩子,这本身很常见对吧?当然他写的确实好听,林依然也确实漂亮,成绩也确实好……不过参加一个选秀就火成这样,为啥大家知道他追林依然,甚至高中就追了,就没怎么反感呢?”
“这就是营销的重要性!”
“他很会不知不觉间给大家洗脑,先把什么学霸啦、才子啦、佳人啦、深情啦这样的形象立起来,接下来做什么大家都觉得好……就像刚刚景媛说的,大家为什么就觉得他想赚钱是缺钱呢?”
“对了,我还漏了一点,他投资的游戏马上要公测了对吧?所以说他连发个微博,每句话每个字都是有深意的,他为什么说想多赚钱?就是让大家去怀疑他钱花在哪里了……当然这些所谓的粉丝,可能就是工作人员冒充的,帮忙带节奏。”
“好嘛,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张扬投资开发游戏了,那接下来肯定好奇张扬做了什么游戏,然后再去了解游戏去,他这边顺势宣传一下,游戏公测……”
钱穆一拍巴掌,“啪”的一声清脆利落,“又火了!”
他环视着桌上众人:“这不是天才什么是天才?一环扣一环,哪个环节都不能有差错,人家还就一步步地全都算计好了,实现了!”
“他不是还有一部电影吗?等回头电影快上映的时候,肯定又借一波势……他那电影不是暑期播吧?”
周衍午摇摇头道:“应该是今年春节档。”
钱穆点点头,一副所有事情都尽在掌握的范儿,“应该是没协调好,或者说百密总有一疏嘛,不然把电影也安排在暑期档,借着这波热度宣传,应该也能省一大笔宣传费。”
卢以沫听罢导演的分析,又是叹服又是心惊,没想到张扬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老谋深算,实在太可怕了!不过还好他得罪的人也多,否则自己多半直接跪地求饶,或者转头去抱他的大腿算了……
他想了想道:“这应该不是张扬的安排吧?他才多大?说不定背后有高人。”
钱穆道:“不管是不是出自张扬的手笔,总之这样一个人,咱们一定得重视才行。”
他其实想说的是交好,不过卢以沫与张扬有冲突,而且未来极可能会继续发生冲突,毕竟娱乐圈是标准金字塔结构,顶端就那么多位置,张扬站在那里,注定了就会挡住下面的人的路。
而且越近的人,冲突越难以避免。
至于结盟,在座这些,包括自己在内,就张扬的性子和本钱,能瞧得上的未必有几个。
钱穆想到这儿,默默地算盘了一下,周衍午肯定算一个,景媛、成峰、谭苇,张扬应该也不愿意轻易得罪,自己嘛,应该也能算半个,虽然自己没能力把他怎么样,但也没必要轻易跟自己为敌嘛。
他这样一想,忽然意识到似乎还有另一个选择。
为什么要为敌呢?
依扬影视从去年开始不就在招兵买马嘛?张扬有强大的原创能力,自己有拍摄能力,为啥不能合作呢?
思路一换,钱穆顿觉眼前似乎出现了一条康庄大道,谭苇对自己不算热情,因为人家后台硬、人脉广,而且他力主《大风歌》延播,谭苇颇不以为然,其他方面也有不少分歧。
谭苇捧木昀,竟然想让这个小白脸留个主角,恋爱中的女人果然智商为零,小白脸活再好也特么不抗剧啊!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往谭苇的圈子里面钻呢?
依扬影视现在远远不够强大,但潜力已经表现了出来,张扬有背景、有头脑,就是暂时缺人,虽然跟李长歌合作紧密,可人家李长歌是体制内的,成不了自己人。
再亲密的合作伙伴也不如自己人呐!
这样一想,钱穆发现这样一个前景广阔、目前还不够强大的大树似乎还真值得去抱一抱,脸上没露出什么太多的表情来,心里却在默默盘算,不知道张扬腿上能不能给自己留个挂件位。
木昀看了一眼谭苇的表情,才说道:“这法子他能用,我们也能用吧?”
钱穆道:“用当然能用,效果怎样就不好说的,有的可以学,有的不大容易学,比如他利用自己影响力这一点,咱们在座的谁能学的来?”
这话等于是明说都没有张扬的影响力了,木昀差的太远,王茵已经不在意,其他人不靠名气吃饭,在座就景媛、卢以沫两人能拿来给张扬比较。
景媛倒不怎么在意,卢以沫却正为此而不平,听钱穆这样说,表情就又不好看了,道:“也没那么夸张,营销嘛,宣传的好就行。”
钱穆自然瞧得出他的不满,笑道:“其实真论名气,以沫跟景媛都不比张扬差,但是在普通人心里面的印象却不一样,张扬能这样做,一方面是人气高,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他从出道到现在,始终维持着一个很正能量,或者说家长希望孩子变成的模样,学习好、有天分,连找个女朋友也是国民理想型……这么多条件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很难再复制。”
谭苇道:“也没必要什么事情都复制旁人,有用的就去学,触类旁通嘛,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木昀点点头,一脸很赞同并且还有点掩饰不住的崇拜的表情,谭苇看着他微微一笑,钱飞羽见状,立即大声道:“苇姐说的对,就是这个道理!”
谭苇又轻轻一笑。
钱穆道:“有些宣传手法,回头我们还真用的上。”
史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编剧,不过在场这些人里面,论资历地位,就木昀比他差,可偏偏人家是个小白脸,不靠资历吃饭,只能陪着小心,轻易不敢多说话,这时候也跟着附和:“是,比如那个宣传片、宣传曲之类就蛮好的。”
成峰笑着补充道:“还可以再另外找一些噱头,就像是以前有剧有电影肯定炒绯闻一样,营销嘛,说到底还是找点大家喜欢看的,张扬就高明在大家喜欢关注的,还都是比较正面的东西。”
周衍午笑道:“这话在理,人家就有这本事。”
卢以沫没想到绕来绕去,又变成夸张扬了,有点抬杠地道:“那也未必,就像钱导刚刚说的,都是安排好的,做戏而已。”
周衍午睨了他一眼,从面前盘子里夹了一根调味用的葱丝放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嚼了两口,把筷子放下,拖着尾音“诶”了一声,道:“钱导我不是跟您抬杠,您要是这个意思,那还真多心了,我认识张扬工作室的主管,人家还真没做过假。”
卢以沫表情更不好看了,还要再说,见谭苇横过来一眼,只得闭嘴不语。
谭苇笑着问:“周导还认识张扬那边的人?”
周衍午笑道:“算是世交,长辈关系不错,我跟她倒不怎么熟,也是去年才只得她在张扬那工作,前两天刚聊过一些。”
成峰似乎也来了兴趣,笑道:“周导似乎对张扬印象不错?”
周衍午道:“印象不错还谈不上,兴趣嘛有一点,不过没见过面,不好说。”
又低着头玩了会手机的景媛忽然打断道:“诶,我又看到一个微博……”
她浑然没有影响了谭苇、成峰、周衍午三人谈话氛围的觉悟,抬起头来笑道:“是给张扬发私信的那个粉丝发的,内容是他把私信截图发了个朋友圈,结果一大堆点赞和评论,说开通朋友圈以来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存在感过……”
谭苇成峰都笑起来,木昀钱飞羽卢以沫跟着笑,很快笑声一片。
景媛也笑:“这人发了微博之后,又是点赞评论转发一堆,点赞最多的人说‘估计开通微博之后,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存在感过’,笑死我了。”
……
从包厢出去,成峰要派人送周衍午回去,周衍午摆摆手道:“不用,我先溜达溜达,旁边有个朋友的店,去逛逛,那……我就先走了,回见。”
周衍午转身后,成峰脸上的笑容立时不见了,目送他身影离开,才又笑了一笑,往谭苇身旁靠了靠,“苇姐觉得这姓周的是什么意思?”
谭苇叹了口气,道:“这不摆明的嘛,要是咱们跟张扬不对付,人家就准备站张扬那边了。”
成峰皱着眉头道:“周衍午不像是这样冲动的人,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谭苇淡淡地道:“说明还有我们不清楚的事情呗,比如这次……张扬这样办事,华视不也是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这像是华视的风格吗?”
被她扫了一眼的卢以沫心里一凛,低着头不敢再吱声。
成峰看了眼景媛,后者摊摊手,“我也在纳闷,但是我也没打算跟张扬过不去,我是他粉丝群里经常潜水的一员,而且刚刚开了凤凰视频年费会员呢。”
成峰叹道:“其实本来没必要提张扬的,这下子好了,估计合作也谈不拢了……要不找周风仪,或者您问问王霆?”
谭苇想了想,笑道:“不用着急,再等等看。”
钱穆在旁边听完两人最后的对话,笑了笑道:“那成哥、苇姐,我也走了。”
“好,慢点,回头再聚。”
“诶!”
钱穆和史炎一同离开,史炎去叫了个代驾,把两人送到史炎的住处,进门后史炎往沙发上一瘫,钱穆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叹了口气。
史炎起身去拿了两瓶水,打开自己这瓶灌了一口,才问道:“今天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钱穆叹道:“成峰准备自己开公司,想跟谭苇合作,周衍午也是合作对象……”他顿了顿,看着史炎问:“你觉得明星的商业价值……简单说,就是怎么培养一个有商业价值的明星?”
史炎扎巴扎巴眼,“拍戏或者唱歌,出名,有名气了,不就有身价了?”
“但问题是这样太麻烦了,作品需要积累,而且都是从科班里面选,每年就那么多人,都被几家学院垄断了,当然也有不是科班的,但出头太难了。”
钱穆语气颇有点讥嘲的意思,“想赚钱的哪里受得了这个,于是就想了办法,准备省略中间最麻烦的步骤。”
史炎又眨巴眨巴:“啥意思?”
“明星不都是要媒体宣传嘛,现在媒体这么发达了都,就有公司准备直接靠宣传来打造明星,不管有没有作品,先把人捧红了。”
“没作品谁买账啊,怎么红?”
“长得好看啊!再吹一下怎么怎么努力,孝顺啦,懂礼貌啦,反正想夸还不简单嘛,现在的孩子就吃这一套,只要长得好看,夸的人多,就跟着夸跟着粉……这样的话,不仅打造明星快,可以批量生产,谁火就捧谁,反正不火也没多大损失,火起来一个就是血赚。”
钱穆也觉得这有点荒谬,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是没有可能,“而且更重要的是,不需要业务能力,只要长得好看就行,这样一来就可以绕开学院了!”
“而且门槛放低,管你有没有学过唱歌表演,中国这么多人,长得帅的不是一把一把的抓?至于业务能力怎么样,素质怎么样,甚至认不认得字上没上过学都不重要,当然有肯定更好,没有也没关系,反正都靠吹嘛。”
前面又叹了口气,“如果这条路真行得通,以后他们想让谁火谁就火,跟厂子里面流水线似的,谁放上去差别都不大,这批不火了就再造一批……反正想往这个圈子里面钻的人多得是!这就是真正捏住命根咯!”
史炎沉默了好一会儿,“那我们呢?”
“我们?看人家心情呗。”
钱穆又笑了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原本想要上车,但人家好像看不上啊,而且我以为自己能不在乎这些的,到头来好像没那么不在乎……”
“所以呢?”
钱穆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道:“我想试试能不能换一条船……”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