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kj4h优美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討論-20 人間遺骨-g6dpo

其他小說 / 23 11 月, 2020 /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在一个疯狂的马戏团中,那些正常的思绪宛如梦幻,真正令人沉醉的反而是台上小丑发出的梦呓般的言语。
灯火,已经点亮。五光十色的马戏团正中央,小丑高举着双臂,向观众们致意。无人对此感到奇怪,周围是震耳欲聋的欢呼。那些人的脸上是情绪高涨的笑容,就仿佛真的在为一场无与伦比的表演而感到欢呼一般。
撒旦總裁,你好毒!
是吗?
那只狮子口中滴下的血肉尚显新鲜,半只手掌还在它的牙齿外面。
那些我為你譜寫的青春
猴子身上的人皮礼服是崭新的,新到还能在衣领处看到两个眼睛的空洞。
老虎趴在一旁,它的脊柱上伸出五只右臂,手里捏着音乐球,不断按压出欢快的曲调。
逆龍 妃子笑
三个头的狗和六条尾巴的猫滚成一团,它们的爪子每次拍击都能在地上留下一个浅坑。
“这是什么啊!”汤海瑶有些难以置信地捂着脑袋,“那些观众看不见吗?我们,我们得出去!离开这里——”
“离不开。”那个男子神情严肃地说,“这不是普通的鬼怪作祟,这是鬼域……通过强大执念所展现出来的实境,当心,我们在这里受到的任何伤害都是真的,死也一样!”
男人这般神情,显然事态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他现在也只是按兵不动而已。
周围的观众更是已经陷入了马戏开场的狂热当中,小丑大声致谢着,随即他身后的门中开始走出马戏团的成员——身穿紧身衣,脚踩独轮车的女郎;身高不到一米,周围是插满匕首木桶的侏儒;一身铁皮,每走一步都发出生锈齿轮摩擦声的铁皮人;身材肥胖,一身西装,带着高礼帽的绅士;一身牛仔装扮,腰间别着手枪、鞭子和绳套的英俊男子。
“让我隆重介绍我们马戏团的各位成员!高抛球小姐!木桶矮人!铁锈骑士!礼帽先生!英俊牛仔!”小丑大声喊道,而围观的观众们发出了更加热烈的欢呼声。
“告诉我,你们喜欢什么!你们喜欢的是演出!一场举世绝伦的演出!把那些生活的苦恼都忘记!尽情地欢笑,尽情地跳舞!直到黎明到来之前,一起狂欢吧!和周围的人分享你们的喜悦和笑容!来吧!不要拒绝!”
小丑将手臂向下重重一挥,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马戏团音乐便奏响了起来,观众们欢呼着看向舞台,那些野兽也纷纷起身,开始走到一个个已经提前布置好的马戏道具旁边。
“第一个节目,高抛球小姐会为各位带来飞剑表演!令肾上腺素激增的紧张刺激!让我们看看是哪位幸运的观众有机会体验!来吧!大转盘!”
从天花板上轰隆一声落下了一个巨大的转盘,上面最多有四位数字,在小丑一个响指中ꓹ 转盘飞速转动,最后停下。
聽海
“0239号观众!恭喜!”
一声弹簧响动ꓹ 李文玥看到左前方的一排观众席上的一个座椅猛地弹起,将一名观众直接弹射到了舞台上。那位观众落地之后摔得不轻,过了十几秒钟才清醒过来ꓹ 明明他之前也是在疯狂呼喊着,此刻却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啊!!!狮子!老虎ꓹ 它们是什么,那ꓹ 那是人吗?喂ꓹ 喂……”
藏玉納珠
还没等他爬起来,铁锈骑士就将他架起来,捆到了一块竖起的木板上。一直骑着独轮车绕行的女郎从礼帽先生那里接过了一个铁盒打开,里面全都是闪亮的利刃。
李文玥已经知道这个人会是什么下场了,不过她没有心思去救人——也没那个能力。她试了试,自己还是能从座位上站起来的。那个男性道士依然在观察,可是李文玥等不了ꓹ 她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如果不尽量求生ꓹ 结果迟早是和那个被选中的人一样。
長空劍訣
拉着汤海瑶穿过了疯狂的人群ꓹ 她终于到了过道区域ꓹ 此时舞台上的飞剑表演已经开始ꓹ 寒光四射的利刃完美地沿着那个人的边缘轮廓慢慢钉出了一个人形。如果这只是一场普通的马戏表演,堪称技艺精湛。
“李文玥ꓹ 我们要去哪里?”
“这里能自由活动ꓹ 说明鬼域里没有那么多限制ꓹ 我们的机会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出去的办法!”
一声惨叫,从舞台上传来ꓹ 最后一把利刃穿透了那个人的咽喉,鲜血如同喷泉一样涌出,几只野兽扑上去开始撕咬,牛仔愤怒地甩着鞭子驱赶……
随着远离那疯狂的气氛,两人感觉自己的大脑也在渐渐冷却下来。
帐篷是两层的,出了内层之后,两人便闻到了一股腐臭味道。李文玥忍着这股气味开始向那个方向摸索,很快便找到了一个放着铁笼子的角落,这些笼子明显是用来关之前那几只猛兽使用的。李文玥用手机照了照,发现这些笼子的喂食槽里面放的果然都是人类的血肉。
“文玥!这里太恐怖了!我们赶紧走吧!只要离开这个帐篷就可以了吧?”汤海瑶惊恐地说。
李文玥本来也是这么打算来着,但是她手指一晃之间,却看到那些血肉当中似乎有什么闪烁的东西。
只是一瞬间的犹豫之后,李文玥就直接伸手抓向了那里面,她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直觉也告诉她没那么容易就可以离开帐篷,不如铤而走险。
在手指接触到那个东西的一瞬间,李文玥就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声老气横秋的笑声,她将那个东西从脏污的血肉中抓了出来,发现却是一个戒指,抹去上面的血肉,可以看到在一个方块形状的宝石上刻着一张扑克牌的“JOKER”花纹。
她愣了一下,也就在这个瞬间,一股阴冷感攀上了她的脊梁。
“恭喜你,新的团长先生。”
【上传者,一掷千金】
=
“这段故事是什么意思我有点不太懂。”
老婆,我認栽:流氓總裁不離婚 安纓
在陆凝将自己的段落上传之后,吕屏略显严肃地问道,“首先这个故事和鬼故事有一定的出入,而且和之前的鬼故事并不一样,为什么能通过审核?其次是……李姑娘这么写是什么用意?我看不出它能为我们目前的局面提供任何帮助。”
“鬼故事有很多种写法,吕道长,我相信您所接触的基本都是受害者视角,这样是最常见的一种,凸显鬼怪的恐怖和人类的无助……但是并不只有这一种。”陆凝笑了笑,“一些从加害者视角所描绘的鬼故事同样精彩,有句话说人心似鬼,当一个人开始用心险恶起来比起厉鬼更加邪恶。而我便是在这个故事里提供了一个机会……”
“这个故事本身和鬼怪便有关,为何还要在其中添加恶人?”
“不是添加恶人,恶人本来就存在。我们的故事一开始就决定了侦探和凶手这两个角色,也就是说恶人的出现是天然的。这一段故事所开辟的是……我们可以从这条线索去获得反派的视角。我想这对于现实情况会有所帮助。”
“你不担心自己吗?”
“如果道长哪天认为我已经入邪,不妨亲手了结我啊。”陆凝满不在乎地说。
当然陆凝也没把话说全。她在文章之外还是安排了一些试探的手段的,第一是那个戒指她没有在文章中予以命名,但是她所想的名字则是“人间遗骨”——那么这个名字究竟会不会被后面的接龙者用到呢?这个判定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能得到一个结果,她也能确认文章之外的构思部分是否也被纳入了接龙的范畴之内。
另一个目标则是整篇文章的脉络问题——迄今为止对于很多人另开支线这种事都没有任何阻拦,原因是什么尚不明确。只是这毕竟是个接龙,要是所有人各写各的绝对不会最终符合要求,即便能折射在现实当中。最大的几个可能是当所有人过了一轮之后增加要求,或者在某个时间点郑云亭再次亲自写一段收束所有故事,这两种都是比较好的结果,因为故事还会继续。
最糟糕的一种可能是,这个故事根本没必要迎来结局。
后期?什么是后期?二十四个人全部走一遍最长也不过是十二天的时间,而这个时限或许就是那个文中免死的最后期限,可根据每个人的用时,这个时间只会更短,升阶场景的自由弹性。
相比之下还算安全的时间就要过去了,而这才刚刚过去三天多一点。
给车加油的时候,陆凝又收到了视频请求,不过这次是来自陈航拉的那个群里。
“燕子丹……我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加油站后面。”
陆凝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
视频接通之后,众人都有些疑惑,燕子丹的那一块还黑着,不过很快就有光亮照了过来,里面传来了燕子丹的声音。
“抱歉诸位,刚刚去打了个电话。”
“打电话?你在什么地方?”张欣晴问。
“家里。”
燕子丹所说的家里也就是她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出租屋,根据有些摇晃的镜头能看到窗户外面的景色。
“长话短说。”燕子丹顿了顿,似乎整理着思绪,“我昨天开始就查了一下社长的情况。根据社长的班级找到了他的班主任电话,了解了一下社长的情况。大约在我们放假两天之后社长也离校了,他所在的宿舍已经没人在了,也就是比我们晚一两天。”
“正常,学校可不准备放假期间还开着宿舍。”陈航哼了一声。
“我向那位班主任老师要了社长的紧急联系电话,理由是一些社团事务,目前联系不到社长。那位老师给了我电话也答应帮我一起联系。昨晚和今天早晨我分别给社长打了个电话,但是都没人接,然后我给他家里打了电话,顺便也在群里发了点信息。”
群里的信息?陆凝赶紧切出那个群聊,果然早上的时候很多聊天文字里面有燕子丹发的几句话。
【听雨桥驿】:接龙的第一轮已经快走了一半了吧?社长,要是大家都在开自己的支线那怎么收起来啊?
【家里蹲社长】:故事当然要收束起来,不过现在还算是最开始,让大家自由发挥比较好吧?
【听雨桥驿】:明白了,也就是说现在还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是吗?
逆流十八載
【家里蹲社长】:扣题就行。
问题并不在于这几句文字上。
“燕子丹,那个时候你正在给他家里打电话?”陆凝问道。
“是……是的。是他的爸爸接的电话,他说社长没回家,和家里说想要年前再找找机会,最近几天的联系也是靠短信和聊天软件。”
片刻的沉默之后,钱义朋说话了:“也就是说,无论哪一边都没有社长?他的行踪已经不明了?我可绝对不信他找了家网吧包月然后就蹲在电脑前陪我们玩这个游戏。”
“不出所料。”汤海瑶有些紧张地说道,“我已经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自从游戏开始以来,我们在群里发言只要提到他他就会在几秒钟之内回应,我们上传的那些文字审核也只需要两三分钟,虽然字数不多,可他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上传,一直都能盯着也太奇怪了点。简直就像,就像他是个机器人。”
“直接说他住在群里都行。”陈航有些咬牙切齿,“郑云亭到底怎么回事?他就算死了变成鬼怎么会有那个闲心搞这种事?对了丹丹妹子,你不要再继续追查了,我已经找了私家侦探,你一个什么专业技术都没有的人查这种明显不对的事太危险了。”
抗日女兵寧死不屈:烈女玉碎 侯玉柱
“我知道,我也有点害怕。”燕子丹终于将镜头转向了自己,看得出她没睡好,“如果群里得不是社长应该怎么办?我们写的鬼故事是不是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要是我们越写越恐怖的话,我们是不是也会像故事里一样——”
“胡思乱想姑且暂停。”张欣晴一句话打断了燕子丹略显躁动的话语,“我们这些已经遇到事情的都还没慌,你现在害怕什么?放平心态,随时跟我们联系,如果有任何情况,我们都会想办法去救你。”
“可你们都在外吧……”
朱門繼室 謝安年
“要是危险发生在我们身上,你不就更不用怕了?对了,李文玥,你是不是续写了诗兰那段马戏团故事?”
“嗯,怎么了?”
张欣晴的镜头一转,一张传单映入眼帘,花里胡哨的传单上有几个醒目的大字:【扑克牌马戏团,好戏今日开演!】
“我在密城,你们记得吧。”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