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yjnx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凡人煉劍修仙 txt-512 九尾八陣圖讀書-8ogb6

玄幻小說 / 6 10 月, 2020 /

凡人煉劍修仙
小說推薦凡人煉劍修仙
荒僻无人的小树林中。
韩羽负手而立。
柳玉瑶则亭亭玉立,站在韩大教主左手边不远处。
韩大教主飞升灵界的计划相当失败,心情本就十分压抑。
原本,来到这雷州城,准备了解一些灵界这片星域的具体情况。
万万没想到,
刚刚进入天星谷坊市没多久,便受到一名化神后期修士的挑衅。
那王姓青年居然敢调戏韩羽的爱姬,自是触怒了韩大教主的逆鳞,准备给那小子一个永世难忘的教训。
但是,
这里毕竟不是人界,而是大能修士多如狗的灵界。
即使是一向杀伐果断,不留隔夜仇的韩羽,也不愿多惹是非,所以便邀那王姓青年来这荒僻的小树林斗法,以免引起太大的轰动。
虽说这雷州城并不限制修仙者之间的私斗,却也不便在人多热闹的做事。
……
只可惜,
足足等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那王姓青年方才姗姗来迟。
王姓青年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一大票人来到。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名化神中期,以及一名化神后期的高手,以及十几名元婴期修士。
虽然那王姓青年是个愣头青,却也不是个傻子。
韩羽元婴中期的修为根本不足畏惧,但是柳玉瑶毕竟已是化神后期的修为境界。
虽然那王姓青年自视极高,却也怕阴沟里翻船,所以趁着韩羽二人离开的空当,又通过神识念力,喊来两名化神期的高手,以及十余名元婴期的手下。
如此一来,以多欺少。
王姓青年心中顿时踏实不少,觉得自己这一方已是稳操胜券。
等到人都凑齐了,王姓青年这才带人过来和韩大教主见面。
“王光兄弟,原来这就看上的那位仙子啊,果然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一名身高不足六尺的矮脚虎道人瞟了柳玉瑶一眼,满脸猥琐的笑容。
“是啊,王兄这次可是有福了。”
一名身高丈二,体健如牛的黑大汉亦是咧嘴一笑,随声附和道。
那矮脚虎和黑大汉都是化神期的修为,平日里和那王姓青年关系不错,这次刚好也在这天星谷附近,受到王姓青年的传音符,便毫不犹豫的赶了过来。
王姓青年答应二人,一旦事成之后,付给他们二人每人一万颗中品灵石作为酬劳。
否则,即使是关系不错,也请不动这等化神期的高手。
那矮脚虎和黑大汉也都是好色无厌之徒,见有一大笔灵石可拿,自然是欣然答应,又见柳玉瑶生得花容月貌,亦是生了歹念,垂涎欲滴。
至于那十几名元婴期的修士,则都是王姓青年的随从,主要过来充场面用的,估计倒也用不着他们出手。
“哈哈哈……”
王姓青年哈哈一笑,用手一指韩羽的鼻子,满脸鄙夷不屑之色,道:“两位道友请看,就是这个元婴期的面瘫仔,不知好歹,非要死皮懒脸,纠缠着这位仙子。
要不然,我和这位仙子早已成就好事了。
两位道友只要帮我杀了这面瘫仔,那一万块中品灵石,立即双手奉上。”
“好说,好说。只不过是一个元婴中期的蝼蚁而已,本座随手一捏,足以送这小子归西了,足以王道友为了这位仙子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矮脚虎叹息了一声,忽然瞪了韩羽一眼,桀桀怪笑道:“兀那小子,还不束手就擒,跪在爷爷面前,苦苦哀求,更待何时?
等到你家爷爷出手,可就不是身死道消那么简单了。”
言罢,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取出一柄尺许长,通体呈淡金色的小剑。
“哈哈哈……”
韩羽忽然笑了,仰天长笑,笑了一会,方才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既然你们这些烂番薯,臭鸟蛋,这么赶着去投胎,本教主便送你们一程吧。”
话音未落,韩大教主忽然突出右手的无名指,祭出一枚尺许长的卷轴来。
迎风一涨,化为一幅山水大图,朝那矮脚虎等人当头罩了过去。
“不好!”
矮脚虎大叫一声,猛地祭出那柄金色小剑,“嗤”的一声,试图一剑斩破那幅山水大图。
只可惜,
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
他的飞剑什么都没有斩到,而是斩在空气之中。
跟着矮脚虎只觉自己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云蒸雾绕,满地氤氲。
从原来那个郁郁葱葱,荒僻无人的小树林,来到一个冰天雪地,四下里瞟着鹅毛大雪的荒原之中。
韩羽和柳玉瑶的人已经从他们眼前彻底消失了。
更可怕的是,四周还遍布着八堆形式奇古,不断缓缓萦绕转动的乱石堆。
“糟糕!陷入敌人的幻阵之中,想不到那面瘫小子居然是一个阵法师……”
王姓青年心里“咯噔”一声,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吴道兄!”
那黑衣大汉瞟了矮脚虎一眼,忽然问道:“我听谁你平日里对于阵法颇有研究,可有什么破敌的良策?”
“这……”
吴姓道人以手加额,摸了头上的冷汗,无奈道:“贫道对于阵法也是略有研究而已,像这种繁复无比的连环双杀阵,却没有什么深入的研究。
想要找到破阵的方法,估计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估计只能硬闯,以力破阵这一条路可走。”
原来,为了方便祭出攻敌,韩大教主直接将九尾八阵图制作成了这种卷轴形式的上品神器。
和人斗法的时候,直接祭出,便可将敌人瞬间困在阵中,十分的快捷好用。
幸好,这九尾八阵图韩大教主一直带着身边,放在神龙指环之中。
一来是方便斗法的时候,第一时间祭出攻敌。
二来是方便日常和他的那些姬妾共同修炼的时候,能快速营造出一个安静唯美,无人打扰的环境。
这九尾八阵图,已经被韩大教主通过炼器面板,祭炼成了一件上品神器。
除了冰天雪地之外,还有高山流水,碧海蓝天,沙漠风暴等数十种形式各异,美轮美奂的环境可选。
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一大利器……
虽说韩大教主已经对王姓青年等人动了杀机,但是初来乍到,手脚自然要干净利落一点,以免留下什么后患。
否则,王姓青年那边三大化神期的高手,还有十几名元婴期修士。
韩大教主重伤之余,实力大跌,想要战胜对手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使最终能战胜对手,也保不齐他们会有什么保命的手段,一不小心让其逃之夭夭的。
对于这一点,韩大教主当然不想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在修仙者摸爬滚打了这么久的韩羽,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他,自然不会做出菜鸟才会犯下的错误。
要么就不出手,要出手,必定要将对手挫骨扬灰,抽魂炼魄,使其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连进入六道轮回重新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兄弟们,咱们不小心中了那面瘫仔的奸计,陷入幻阵之中,大家要拧成一股绳,齐心合力,尽快破掉这些阵法才成!”
王姓青年大手一挥,一指吴姓道人,道:“吴道长修为高深,又深谙阵法之道,大家要一切听从他的指挥。”
“是,谨遵吴道长吩咐。”
那十几名元婴期的喽啰,自然是没什么意见,有三大化神期的高手在,还轮不到他们来拿主意。
“很好。”
吴姓道人一抚长髯,硬着头皮道:“既然如此,贫道便免为其难,带着大家破一破这阴毒阵法好了。”
他倒是没有夸大其词,这九尾八阵图何等玄妙,仅凭他那三脚猫的阵法知识,自然看不出这套夺命双杀阵中的玄妙之处。
只能依照“一力降十会,大力出奇迹”的方式,试图以强力破除韩羽摆下的阵法。
言罢,吴姓道人直接祭出那柄金色小剑。
哗啦啦!
迎风一涨,瞬间化为三十六枚锋利至极,几乎一模一样的金色小剑。
正是剑光分化之术。
“给我破!”
吴姓道人厉喝一声,双手连环掐诀,冲着一处正在不停旋转的石头阵一点。
嗤!嗤!嗤……
随着一阵尖锐刺耳的剑鸣声,
那三十六枚金光小剑,顿时朝着那座石头阵狂涌而去,犹如一群张牙舞爪的金色食人鱼。
王姓青年看在眼里,亦是将手中的白折扇往空中一抛。
哗啦啦!
随即迎风化为一枚三四丈长的巨扇。
王姓青年十指连弹,剑指连点。
咻!咻!咻!
一道道白光从十三枚扇骨的尖峰处闪出,朝那处石头阵放出一阵密集如雨的白色小箭。
黑衣大汉则取出一柄一丈多长的血色长刀,随手一晃,顿时化为一柄三四丈长的巨刀,凌空朝着那乱石堆,猛劈猛砍,卷起一道道数丈长的血色风暴。
见三大化神期高手带头攻击那石头阵,王姓青年手下那十几名元婴期的随从自然也是有样学样,纷纷祭出自己的法宝,对着那处石头阵,一阵狂轰乱炸。
试图通过蛮力,破除九尾八阵图的防御结界。
只可惜,
他们的攻势打在那处乱石阵中,却好像泥牛入海一般,完全起不到一丁点的作用。
反倒让他们消耗了不少的法力。
“不对。”
少时片刻之后,吴姓道人忽然一摆手,道:“咱们攻击的地方不对,换一组石头阵,再试一下。”
言罢,他一点那三十六枚金色小剑,朝另外一处石头阵打去。
王姓青年和那黑衣大汉只好立即调转枪头,也攻向另外一处石头阵。
那十几名元婴期修士位卑言轻,只能随波逐流,有样学样。
只可惜,
这一次,非但仍然起不到一丝效果,反倒有两三名近战型的元婴期修士,一不小心被卷入那处石头阵中。
猛地发出两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声,随即戛然而止。
鲜血四散而出,就好像鲜花般在空中绽放开来。
“怎么会这样?”
王姓青年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想不到,那面瘫小子祭出的阵法,居然会如此厉害。
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连韩大教主的人都没有摸到,反倒白白损失了三名元婴期的手下,自然让王姓青年十分的不爽。
“停一下,刚才那处石头阵万不可再碰!”
吴姓道人袍袖一挥,大声提醒道。
他现在也是满脸黑线。
想不到,韩羽祭出的九尾八阵图居然恐怖如斯,不单瞬间将他们困在阵中。
而且,他们这些元婴期,化神期的高手,放出的法宝攻势,根本就奈何不了那把堆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乱石阵。
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攻势过后,居然毫无任何效果可言。
更可怕的是,那八堆诡秘可怖的乱石阵,也不是可以顺便攻击的。
一不小心,反倒折了三名元婴期的高手,实在是得不偿失。
要知道,那八阵图分为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实在是包罗万象,变化多端。
王姓青年等人不知这九尾八阵图的深浅,刚才一不小心正好攻击的正是其中的死门,触发其中的机关禁止,引动来自九幽地狱之中磅礴死气。
那三名离死门很近的元婴期修士首当其冲,瞬间犹如长鲸吸水般,被吞入死门之中。
瞬间被一众阴魂厉鬼,索命凶灵所缠绕,三下五除二的工夫撕成了碎片,支离破碎,死得不能再死。
连三魂七魄都没能逃脱,直接被吞噬得一干二净,形神俱灭,连进入六道轮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这……这可如何是好?”
王姓青年脸上瞬间苍白无血,额头上汗如雨下。
原本他以为,自己这一边人多势众,要杀掉韩羽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他为了稳妥起见,才抢来吴姓道人和黑衣大汉这两名化神期的高手,又将十几名元婴期的随从招了过来。
他的目的本来是要防范柳玉瑶这位化神后期的高手的。
万万没想到,柳玉瑶连一根手指都没动。
那元婴中期的面瘫小子,随手抛出一个山水卷轴,便把他们给牢牢困在迷阵之中。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