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kfs5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凝血劫-第九十一章 月影男弟子看書-u7e6p

玄幻小說 / 23 11 月, 2020 /

凝血劫
小說推薦凝血劫
数百年来,月影宗严守宗规,从未破例。
可这一年,门规被打破了。
月影宗副宗主门下,有一个六岁大的男孩,名曰束康。他与另外一名女童束愿,为双生。
虽然是男孩子,但月影始终还是以女子为多。因此他总是身着女装,举手投足总有一些女气娘意。
纨副宗主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关心束愿束康兄妹俩。
这世上活着的,除了纨红,可能知道原因的,也只有商云了。
阳光下的树林,绿油油一片,充满了盎然生机。
那天,温和的阳光下,商云穿上了久违的男装,踱着轻乏的步子,寻索着月影宗的踪影。
探靈 玉柒
自七年前的混乱之后,重振起来的月影宗为了不轻易被人打扰,更换了宗室位置,寻索起来自然不易。
重生你妹啊!
商云在树林里迷了路,却遇到了一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约莫六七岁,身着长裙,正在研究着阳光照射最充足的一颗野草。
那小男孩虽然女气十足,但发髻仍是男孩式样,商云看得出来,那是个男孩子。
那小男孩背对着商云,认认真真地蹲着。
“岫…康?!”商云试探地问道。
小男孩一下便扭过了头来,谨慎地看着商云。
商云看清了小男孩的脸,她不由地大吃了一惊。
那张脸…是束汶翎的脸!
世人都说,孩子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续,可孩子的血液里,除了父亲的,还有母亲的,能长得一模一样,也是难得。
这孩子…真的跟束汶翎长得一模一样。
“请问…您在这里做什么?!”小男孩站了起来,对着商云,礼貌地问道。
“…”商云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能开口。
“这里很危险的,没什么事的话,还请您离开。”小男孩表情略显严肃,有些警告地说道。
商云双唇一张一合,始终未能开口。
“商女侠。”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商云的尴尬。
商云转过身去,看着迎面而来的人。
只见纨红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正缓缓地向他们走来。
等你,疼你 冷玥汐
看见小女孩的商云,僵木了一般,愣住了。
那个小女孩也是六七岁左右,跟刚才的男孩子差不多高,可那张脸…是珀暗罗的脸!
“岫…愿?”商云结结巴巴地冲小女孩说道。
小女孩微微笑地点了点头,“前辈知道小女的名字,想必与家师也十分相熟。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我…”商云一时语塞,她真的不知道此刻该如何是好。
“岫康,岫愿,这是你商云姨母。”纨红得体地将两个孩子引到了商云面前,招呼着。
紅線 九把刀
“商云姨母。”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说道。
“!!!”商云被惊着了,她不由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好了,你们先回宗里,我跟你们商云姨母有事要说。”纨红拍了拍岫愿的背后,示意她带着岫康离开。
商云痴痴地看着两个孩子,直到他们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纨红看着商云,咳了两声。
商云一愣,回过了神来看着纨红。
“商女侠,你看到了。”纨红平淡地说道。
“这是…师姐和珀姐姐的孩子?!”商云有些结巴了,吞吐地说道。
“看来你都知道了。”纨红微抬嘴角,欣慰地说道,“珀副宗主嘱托过我,绝不能将此事告知他人,以免遭祸。”
“可他们的长相过于引人注意!虽然女子间出子有违规律,但这样的秘法实属存在。如果是认识师姐和珀姐姐的人看到了他们,岂不是一下便会猜到!?”商云有些焦躁地问道。
“所以啊,我是不会让他们离开月影的。珀副宗主让我好生待他们,我自然会做到。”纨红看着阳光的方向,若有所思。她顿了顿,问道,“商女侠,你这次造访,有事吗?”
“呃…我…我答应师姐,会照顾他们,于是过来看看。”商云吞吞吐吐地说道。
“你准备怎么照顾他们?!”纨红问道。
“我…不知道。”商云真的懵了。
“目前,他们留在月影宗,应该是最好的归属。”纨红微笑地说道。
“虽然你打算好好保护他们,可你还是让白天知道了那个男孩的存在。”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树荫里缓缓飘出,一个熟悉的人,慢慢向着纨红她们走来。
其实商云和纨红都没发现,树林里除了她们以外,还有第三个人——万宗观现任观主,言君戚。
我就是季潔
男神說他很愛你 梅枝細雪
他在那日听白天说起月影男徒时,就一直放心不下。
于是,他忍不住内心的好奇,来到了月影树林,却正巧遇到了早就嫁入凤瑾为后的商云。
位面之狩獵萬界
他看见一身素衣打扮的商云在和一个男孩说话。那男孩的面容让言君戚也吓了一跳,他的心差点没跳出来。他跟着楞了一下,所以一直站在树荫里没出来。
直到纨红提到安全的问题,才忍不住现了身。
他和商云一样,对岫康、岫愿两人的长相充满了担心。
“看来,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了。”纨红平淡地说道。
“你究竟如何打算?!”商云有些焦急地问道。
“如何打算?!遵循珀副宗主的意思行事。”纨红说罢,拿出了当年的那封信递到了商云手里。她一直带在身上,一刻都不敢离身,因为她怕被别人发现信的内容。
商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信,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哎,看来,只有这样了。孽债啊!”
戀戰 諾言
花千骨 fresh果果
“可白天那边该怎么办?!”言君戚担心地问道。
“怎么办…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白掌门一向不过问江湖之事,我想,他应该不会太过挂心。”纨红云淡风轻地说道。
“好吧,也许是我们太紧张了。秘法出子,也不是那么天地不容,汶翎现在已经没有敌仇了,这两个孩子还算安全。”言君戚歪了歪嘴,说道。
“纨红,你真的…真的愿意背负这些吗?”商云有些担心地问道。
步步圍情,圈寵二婚老婆 上善若水
“两位不要太多担心,规矩是规矩,人是人。我既然知道了珀副宗主的事情,我也只能将打破宗规的不道之举扛在身上。如果你们真的在意他们的话,就答应纨红,如果他们有难,一定帮忙。但现在,就让我来履行对珀副宗主的承诺吧!”纨红大义凛然地说道。
商云慢慢松开了眉头,有些欣慰地笑道,“也许,我们真的想太多了。”
“哎,”言君戚不由地叹了一口气,“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可以承诺。你若用得上,我言君戚随叫随到。”
话是这么说,可他的心里仍然酸酸的。虽然想和束汶翎彻底结束,但当他看到岫康的面容,他还是放不下。
纨红感激地点了点头。
月影有一对龙凤子,名曰岫康与岫愿,系前任副宗主珀暗罗和她平生唯一的女徒弟束汶翎的血气所化。珀暗罗早早便把名字起好了,男孩叫岫康,女孩叫岫愿。但却意外地化出了双生龙凤,两个孩子。好在一男一女,名字正好一起用上。岫康因珀暗罗逝去前的托孤,成为了月影唯一的男弟子。他是月影宗建宗以来,唯一的一个男弟子。
也是束汶翎作为人,在人间,所留下的印记。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