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y5k9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抗戰之亂世狂刀》-第九十八章 一半歡喜一半愁展示-0iva0

軍事小說 / 23 11 月, 2020 /

抗戰之亂世狂刀
小說推薦抗戰之亂世狂刀
坂原南雄也大吃一惊,只能退到沟中间的大石头旁。
暴君無限寵:將門毒醫大小姐
大石头距一营和入口处中国军队的阵地都约四米左右,虽然超出中正步枪和汉阳造的有效射程,但是中国军队的轻重机枪和迫击炮仍然可以覆盖。
突围已难以实现,日军唯一能做的就是拿下一营的阵地,死守待援。
坂原南雄已嗅到浓浓的死亡气息,命令通讯兵呼叫总部进行空中支援。
“轰隆隆”南边的上空上出现了五架敌机,朝葫芦沟方向飞来。
“哈哈,天不灭我也。”坂原南雄大叫起来。
不过,笑声还没落地,北边同样出现了三架桂军的飞机。
顿时,葫芦沟上空出现了激烈的空战。
葫芦沟里的敌我双方都停下打枪,个个仰望着上空,各自祈祷着自方的空军获胜。
桂军的发展全面,尤其是在空军方面的发展在地方军之中,首屈一指。
很快两架敌机被击中着火,尾部拉着浓浓的黑烟,瞬间机毁人亡。剩下的三架敌人怆惶而逃。
葫芦沟里顿时传来中国军队和村民的欢呼声。
坂原南雄气急败坏地举起战刀,命令部队朝一营的阵地发起猛攻。
“打。”李桂南命令部队奋起还击。
日军在向一营发起进攻的同时,一营和二营以及都宜忻游击队也立即发起进攻,冲下阵地,追着日军的屁股打。
穿越——傾城掠影
日军顾头不顾腚,伤亡惨重。坂原南雄只能命令山木组织兵力阻击,他和自己的儿子继续猛攻一营阵地。
双枪在手的黄四海一枪一个杀得非常过瘾。
突然“砰”的一声,一个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
黄四海踉跄一下,靠在战壕边上大口地喘气。
“大哥,你怎么了?”柳二爷立刻冲过去扶他。
雲荒莫離
從奶爸到巨星
“被蚊子叮了一口,不要紧。”
黄四海挣脱柳二爷欲再次射杀鬼子,但是他双脚发软,摔倒在地上,永远闭上了双眼。
我有一個經驗球 火火炎火火
“团座”一枚正冒着青烟的**落在李桂南的身边,陈伯元大喊一声后,扑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李桂南安然无恙,但陈伯元背后已被响得血肉模糊,七窍流血。
“伯元……”李桂南把他搂在怀里大声喊叫:“医务兵、医务兵。”
“不……不……不用了,团……团座。”陈伯元吃力地道。
李桂南道:“你给我挺住,医务兵马上就到。”
“不用浪费药了,我要先走一……一步了。”
“伯元,我的兄弟……”
“团座,这辈子能和你做兄弟,一起打鬼子,我值了。临了,兄弟也不想瞒你。我……我是军统的人,是被派来……派来监视你的……”
“我知道,别说这个。”
陈伯元笑了笑,道:“那批枪械送到游击队手里的确发挥大作用了。”
“嗯……你都知道了,为何不揭发我?”李桂南低下了头。
“咱们各为其主,有时候是职责所在,请团座见谅。但是,咱们是兄弟,是打鬼子的兄弟,揭发你,我不就成为汉奸了吗?”
陈伯元微笑着说,随后慢慢闭上了双眼。
“伯元……”
二营和三营已经和日军展开了贴身肉搏战,厮杀声响彻山谷。
“兄弟们,总攻的时机到了,杀啊!”李桂南举起大刀大喊着。
“杀啊……”
一营阵地上喊杀声大起,有刀的亮刀,没刀的上刺刀,都冲向敌人。
瓊瑤女主從良記
“是该我表演的时候了。”柳洛尘拔出双刀,像砍瓜切菜一样砍杀着鬼子。
韦素琼一手拿着大刀,一手握着一把勃朗宁,连砍带射,连连砍倒了几个敌人。
她来到张吉的身边道:“罗城呢,看他没有?”
张吉砍杀一名日军士兵后,道:“没有看到。”
夫妻俩个个刀法了得,并肩作战,所向披靡。
虽然日军进攻葫芦沟时有两个大队的兵力,但是被中国军队围困在沟里任意宰杀,双方展开贴身肉搏时,中国军队加上村民,在人数上已占优势。
不得不说日军的刺杀术不容小觑。在贴身肉搏战中,亦让中国军队吃了不少苦头。
烟叶左肩就吃了一名日军士兵的一刀,血流不止。
“搁老子的。”烟叶举起大刀,用尽全力劈下。
那名日军士兵立刻举枪格挡。
只听“咔”的一声,三八大盖断成两截。那名日军士兵发出一声惨叫后,脑门已被劈开了花,当场惨死。
“叭嘎。”坂原清野举刀冲了过来,立即和烟叶缠斗在一起。
十个回合过后,烟叶慢慢落下风。
柳二爷看到后,立刻过来帮忙。
烟叶退到一边喘气,道:“谢了二爷,如果我没挨这一刀,还怕你这个鬼子?”
柳洛尘正受朱份稠横和三个日军士兵的围攻,但是他手中的双刀行动流水,对方虽然人多,但仍占不了上风。
“砰”的一枪,朱份稠横躲在柳洛尘身后,举刀要偷袭时,韦素琼抬手就是一枪。
子弹从朱份稠横的眉心钻过,他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朝后倒地一动不动。
张吉就近也结果了一名日军士兵。
另外两个,柳洛尘一刀一个。
三人背靠背地站着,与日军士兵对峙。
“洛尘,你没受伤吧?”韦素琼关心地道。
“韦阿姨,我没事。这帮龟孙子跟小爷我玩刀,还嫩了点。”柳洛尘道:“韦阿姨,你枪法不错啊,刀法也了得,跟我柳家刀法很相似。”
张吉道:“不是相似,本来就是一家的。”
三人正聊着,日军的三把刺刀分别朝他们刺来。
再不及细聊,三人都各自奋起杀敌。
溃败的日军终究敌不过人数占优志气正旺的中国军民。
很快除部分日军缴械投降之外,其他人几乎被全歼,只有坂原清野和坂原南雄正垂死挣扎,尽管被众人包围着,仍然双手紧握着战刀,与众人对峙。
“来啊,不怕死的来啊!”坂原南雄和坂原清野父子俩大喊着。
这两人的刀法的确了得,柳二爷在和坂原清野对抗中,被砍了一刀,伤得不轻,因此其他人只围不攻。
张吉挤过人群,喊了一声:“坂原南雄,想活命的,赶紧放下刀投降。”
“快放下刀!”
众人大声喊叫。
“叭嘎……”坂原南雄大骂一声,转身看到张吉后,吃惊地道:“刘时光?你没死?”
共和國大閱兵的故事
柳洛尘听到“刘时光”三个字后,惊得目瞪口呆,原来都宜忻游队队长张吉就是刘时光,自己的父亲?
不会吧,不会是同名吧?
“哈哈,坂原南雄看清楚了,就是我刘时光。还没把你们日本鬼子赶出中国,我刘时光怎么能死去呢?”
“原来二十二年前那场比武,是假的?你诈尸?”坂原南雄恍然大悟。
李桂南也挤进人群,道:“对,当年我俩就是诈你,怎么样?你没想到吧?哈哈……”
至此,柳洛尘已确认张吉就刘时光,自己的父亲,失散多年的父亲。
“叭嘎,原来你们合伙欺骗了我。”
被欺骗的感觉令坂原南雄愤怒到极点,高举着战刀,立即朝两人砍来。
“当”紫金八卦刀一横,格住了坂原南雄的战刀。
“阿爸、大伯,你俩靠后,让我来。”柳洛尘已鬼魅般地挡在两人身前。
“罗城……”
听到“阿爸”二字,一股暖流迅速传遍了刘时光的全身,他欲开口说什么,嘴张开了却未能往下说。
过了一两秒钟,刘光时又道:“小心他的刀。”
“知道了,阿爸。”
两人的对话,惊得桂军的所有人。而站在人群中的韦素琼掩着嘴,流下激动的眼泪。
“原来你就是刘时光的儿子?”坂原南雄指着柳洛尘道。
“你说得没错。拜你所赐,害得我们一家三口失散了二十年之久,今天我就用你的血来偿还这一笔债。”柳洛尘道。
“哈哈,哟哂。到了最后,能拉一个垫背的也不错啊!”坂原南雄冷笑道。
柳洛尘的出现,令坂原清野恨得咬牙切齿,这两年来他一次都没有打败柳洛尘,此时该是了结心头之恨的时候了。
“父亲大人,让我来。”坂原清野道。
坂原南雄没有作声,往后退了两步。
柳洛尘笑道:“好。刚才我还发愁,如果你俩要是怂了,举手投降的话,小爷我就不能亲手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了。如今,你俩是自找的,那就莫怪小爷我了。”
“废什么话,有种的放马过来。”坂原清野双手握紧战刀,举在胸前。
柳洛尘把一把刀插入刀鞘,道:“清野看好了,这一把刀是李家刀。我就先用这把刀为李磊和我阿妹还有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叭嘎……”坂原清野举起战刀,便朝柳洛尘砍来。
“铮铮铮”两人打了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罗城……”韦素琼有点担心,欲上去帮忙,但被刘时光拦下。
“不用担心。”
只见紫金八卦刀凭空翻转。
“该结束了!”
柳洛尘大叫一声后,反手一刀,划过了坂原清野的喉咙。
“啊”的一声闷叫,坂原清野的战刀落地,双手捂着脖子,鲜血慢慢从他的指缝流出。
“清野……”坂原南雄吃惊地上前扶了自己儿子一把。
坂原清野双脚发软,跪在地上,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指着柳洛尘,双目外凸,“嘭”的一声倒地,一命乌呼了。
“叭嘎!”急火攻心的坂原南雄举起战刀向柳洛攻来。
父皇母後又翻墻了
柳洛尘又换了另一把刀道:“这把是刘家刀,是用来为中国千千万万的冤魂报仇用的。”
只见柳洛尘冲了过去,身形一闪,手中紫金八卦一转,坂原南雄的刀根本来不及砍下,便双脚发软跪到地上,战刀掉落,双手也捂着脖子,受伤的部位和他的儿子一样。
坂原南雄哼也没哼一声,便倒在他的儿子身旁死去。
“哇喔,我们胜利了!”
众人欢呼着,蜂拥而至,抬着柳洛尘抛向空中。
几个回合后,众人才把柳洛尘放下。
前方,孟雅思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看着众人抛起他们的英雄,她心里乐开了花。
“雅思,我们胜利了。”
柳洛尘冲过去抱起孟雅思忘乎所以地旋转着。
众人看着这对小情人在用他们的方式庆祝胜利,大家都为他们感到开心,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打扰他们
正在此时,倒在地上尚存一口气的山木突然醒来,慢慢掏出撸子,瞄向柳洛尘。
在空中旋转的孟雅思发现后,惊恐万分。
“洛尘危险,快放下我,放下我。”孟雅思大喊。
柳洛尘不明所以,把她放下,问:“怎么啦?”
孟雅思被放下后,迅速挡在柳洛尘身后,“砰、砰”的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在孟雅思的胸膛,打出了两个血窟窿。
“雅思……”
柳洛尘目瞪口呆,左手拦腰抱住她,右手快速搜出紫金八卦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山木飞刀。
“啊。”山木来不及开第三枪,紫金八卦就插入他的胸膛,一命呜呼了。
“雅思……医生、医生……”柳洛尘抱起孟雅思就朝医务所的方向奔跑。
这时,众人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了。
“雅思,你挺住啊,你千万别有事啊!”柳洛尘一边奔路一边用沙哑的声音喊。
“洛尘,放下我吧!我想休息一下。”
“不,你要挺住,别怕,马上就到医务所了。”
“晚了,放下我吧。”
柳洛尘泪流满面:“不……”
“发生什么事了?让我看看。”唐淼淼正背着药箱朝这边赶过来。
柳洛尘放下孟雅思,道:“快,雅思受伤了,赶紧帮她止血。”
孟雅思觉得全身越来越乏力,连阻止唐淼淼给她止血的力气都没有。
唐淼淼拿出大量的止血布压在孟雅思的伤口上,但根本止不住血。
此时,众人也都围了上来。
“孩子挺住啊!”韦素琼道。
孟雅思用微弱弱的声音道:“淼淼,没用了。”
“不,你要挺住。”柳洛尘泪眼婆娑。
孟雅思冲柳洛尘微笑地摇了摇头,道:“韦阿姨和张队长、柳洛尘留下,其他人先回避,我有话要说。”
唐淼淼是医生,深知胸部中弹,医生也无力回天,让柳洛尘用手压住止血布后,便和众人退到一边。
孟雅思伸手欲掏东西。
“你别动,我来。”柳洛尘说着,从她的衣服口袋掏出一份材料,递给她。
孟雅思推了回来,道:“这份材料是你们一家人的。”
孟雅思拉着柳洛尘的手放到韦素琼手里。
韦素琼紧紧地抓着柳洛尘的手,早已泣不成声。
孟雅思道:“韦阿姨,就是你阿妈!”
“啊?不会吧?”柳洛尘没想到一直对他无微不至地关怀的韦阿姨,就是自己的阿妈,这戏剧性的重逢,令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收回了手。
孟雅思微笑道:“材料里记载得很清楚,回去你慢慢看。”
柳洛尘用不相信的目光望着韦素琼,她流着泪点了点头。
刘时光道:“小雅说的没错,她就是你亲阿妈!”
此时,柳洛尘的心里非常复杂,又惊又喜又悲……
孟雅思又对柳洛尘,道:“李团长是你大伯。你阿妈和你大伯不是夫妻。”
这话点柳洛尘。他第一次行刺时,李桂南就睡在韦素琼房间里的沙发上。
網遊之與光同塵
孟雅思又伸手,向唐淼淼招手。
唐淼淼立刻跑了过去,蹲在她的身旁。
孟雅思把唐淼淼的小手放到柳洛尘的手心里,道:“现在我把他还给你。我不行了,答应我,好好顾照洛尘。”
孟雅思说完,一口气不上来,便永远地闭上双眼。
“雅思……”
山谷里回荡着柳洛尘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葫芦沟一战,桂军在共产党游击队和当地村民帮助下,大获全胜,但是隐藏在宾阳守团的地下党的同志也几乎全都暴露了。
出于安全考虑,党组织决定让李桂南、韦素琼、催叔、烟叶等人,随都宜忻游击队转移到忻城县打游击。柳洛尘和家人团聚后也不留在桂军,跟随共产党游击队进山打游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