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2y20r爱不释手的小說 青春流火 起點-第486章 又見李兆寧-w63lc

青春小說 / 22 11 月, 2020 /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一场行动,仿若在生死关里走了个来回,许晖很快被人保护着带离现场,邵强有很多事要处理,暂时顾不过来。
本该抓捕易洪,却抓到了与绑架陈东有关的重要嫌疑人,邵强来不及兴奋,为战友复仇的烈火却已经在血管里燃烧起来,他知道自己需要冷静,但仍反复强调案犯的重要性,向卞振华提出,那个被许晖认出的大个子要单独关押,特别看护。
卞振华不置可否,随邵强折腾,这次行动表面上是由他来负责,但从制定方案到实施抓捕,基本上都是邵强在主导,他资历浅,来的时间也不长,关键是对案情的了解程度也远不如邵强。
但有人看不惯,在卞振华面前大倒苦水,邵强太强势,容不得别人的意见,让下面的兄弟很为难。
也有人说风凉话,声势浩大的抓悍匪,多部门联动,耗费大量资源,连狙击手都带上了,却抓了个贩毒的,看邵强怎么收场,刑侦这一块他不行,还是干回老本行,搞缉毒算了。
对于这些话,卞振华只是笑笑,一概不予表态,心里却像电灯泡一般透亮,重案组内部有人在搞事,他姑且观望着。
韓娛之大叔 殘花葬曰
虛擬網遊之戰爭 劉神撞著你
许晖被带到警局,看了看伤势,没什么大碍,还蹭了一顿饭,然后就趴在接待室的桌子上睡着了,直到晚上才见到邵强。
“怎么样?身体没事儿吧?”邵强的双眼红的吓人,在许晖眼里就像中午见到的古堡酒吧墙上乌鸦的眼睛。
“那人……”
“是他,错不了,根据他的供述,刚刚我们又抓住一个。”邵强有些激动的搓了搓双手。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跟田乐有关系么?”
“有点复杂,但现在看跟田乐没什么直接关系。”显然案情重大,邵强不便透露,尽管许晖也是整个案件的当事人之一,他也不会随便乱说一个字,“别回仓库了,一会儿吃过饭后,我送你回姜小超那里。”
“为什么?你担心易洪么?”
“不是担心,是大概率。也不是老哥我吓唬你,这几天谨慎一些,我们正在申请给你和赵复搞点安保措施。”
邵强同样不能透露,李俊抓住了小叮当,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这个小孩是易洪在东躲西藏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眼线,所以接下来趁热打铁非常关键,能不能再抓易洪就看这几天不松劲儿死咬的效果,邵强基本上没精力顾及到许晖和赵复。
“我还是想回仓库。”
“这由不得你。”邵强连想都没想就给否了,“我跟你说啊,至少这一周内你都别动什么糊涂心思,听我的安排,吃完饭,再确认一下那俩人,就给我滚到姜小超那里去。”
许晖翻翻白眼,很无奈,也只能如此。
晚饭邵强掏钱请客,一下订了十几盒快餐,就是那种街头很普通的五到八块钱一盒的盒饭,请全组的人吃,每个人都忙的够呛,各个风卷残云,许晖也是,其实一直紧张的从早晨到中午饭都是胡乱嚼了几口,现在真饿了。
之后,许晖被带到了审讯室门外,隔着小门窗认了一下被抓住的那个高大男子,的确是在西山小楼见过的那个原装货。
再去确认一下小叮当,许晖隔着小窗孔看见了那个小孩,没由来的瞳孔一缩,他不是小叮当,而是跟着小叮当一块儿混的小屁孩,当年的小屁孩现在也有十五六岁了,还是方家营的那间小院里,许晖曾见过他,也还依稀记得名字,叫李兆宁。不过,俩人长的是有点像。
“啊?说啥?他不是?!”邵强闻听,眉毛顿时拧成了疙瘩,这李俊办事太特么毛糙,人抓回来以后最起码问了两三茬了吧?居然还没对上正主是谁?
许晖点点头,不想再多说,心里不由自主的又紧张起来,还是那个漆黑夜里的小院,和黑衣人的死鱼眼睛。
“去吧,姜小超在接待室等你。”邵强索然无味的拍拍许晖的肩膀,便没工夫搭理他了,应该是去找李俊了,李俊也同样忙,来到警局后,许晖就没见过他人。
……
首席毒寵偷心妻 艾果
时间回溯到下午一点中,民主街的一间普通的民房小院里,一名身形略显发福的中年男子正躺在躺椅上听戏,旁边一张小茶几,上面摆放着一副很名贵的宜兴紫砂陶茶具,晒着太阳,优哉游哉。
躺椅扶手上挂着的小收音机正播放京剧《铡美案》,初冬里难得的好日头,男子手打着拍子摇头晃脑,却忽闻有人敲响了院门。
男子大皱眉头,十分扫兴,侧身关了收音机,喊了声进来,门没插着。
一名身着米黄色休闲服的年轻人推门而入,喊了一声哥后,返身仔细关门,并把门栓给插上了。
媚妻無限寵 2貓
中年男子一下从躺椅上坐起了身,小家伙这般小心翼翼,让他感到了一丝不祥。
“哥,兴宁路的古堡被端了。”
“古堡?古堡酒吧?”
“对。”
“跟咱们有啥关系?”
“山特给折进去了。”
“山特?这小子没事儿跑古堡干啥去?”
年轻人欲言又止,脸色也一下子变得很古怪,忐忑中带着些许惶恐,“他不是那个宫强强是发小么,没事儿去玩玩。”
“没事儿去玩玩儿?”中年男子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老子之前是怎么跟你们交代的?”
年轻人低下了头,不敢回答中年男子的问题。
啪的一声脆响,中年男子扬手就是一个嘴巴,抽的年轻在原地转了半个圈,“老子反复强调,这段时间都消停点,不要去那些花花绿绿的场子,都特么当耳旁风啦?”
男男授受不親 丁冬
“你老实跟我说,山特在宫强强那边到底再弄什么东西?”
“他俩的事儿……我也不知道。”
啪的又是一声,这一巴掌是反手抽过去的,力量更猛,年轻人也不敢躲,直接给抽的坐到了地上。
“说实话。”
“我,我只是听说……宫强强的生意有他的一份儿。”
基絆,攻不教受之過 無人只是貓咪來
中年男子嚯的一下站起了身,面色铁青,目光已经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背着手在院子里来回转圈,最后突然又驻足在年轻人身边,阴沉的眼神已经变得异常凶厉。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我,我给山特留言没回,就跑古堡去看看,隔壁店里的人跟我说来了好多警察,把里面的人都给弄走了。”
“这么说,你是知道山特在古堡的?”
“嗯。”年轻人刚一点头,忽而面色大变,又连连摇头道,“不,不不,不是,他经常去,所以我猜他应该在那里。”
“你特么想死啊?!”中年男子一把揪住年轻人的衣领,直接将其顶在了墙上,“还有什么瞒着的,都跟老子说清楚,否则你的小命真的保不住。”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