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9sen小說 雲起瓦羅蘭 認真一點-第883章 嘗試與壁畫展示-7ydf5

其他小說 / 22 11 月, 2020 /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你为什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啊…你已经厉害到了,连未来都能够看到了吗?”
“当然…不能,这种飘忽不定的魔法我也不感兴趣。我只是比较擅长揣摩人心,通过性格、性别,环境经历做出了对他人的心理分析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和阿特瑞斯只见了一面,又怎么能说占据了一半呢?”
不懂就问的拉露恩脸上满是好奇,这个少年总是能给她带来各种各样不同的疑问,让她忍不住想要更多、更多的了解一下对方。
“你爱你的哥哥吗。”
“爱。”
“你理解为…他如你这般,爱着对方。”
再次做了举例说明的道森言简意赅,细细品味了一下的拉露恩先是愕然,复又恍然。
“或许伊乌拉女士,在这个誓言中所占据的份量…比你我想象的都要多。”
以己度人的拉露恩露出笑容,她很确定自己的哥哥守护皎月教派的决心,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在了,他会将复仇放在首位,而不是一直以来效忠的信仰。
兄控的韓
这是只属于他们兄妹的永久羁绊,是神明都无法凌驾于上的相濡以沫。
“哦,为什么这么说?”
这次终于轮到道森感到意外,风水轮流转的拉露恩神秘一笑:“你猜猜看好了。”
“嗯…”
来自于少女的俏皮话,让道森眉头一挑,沉思片刻他就得出结论:“这和泽拉斯重建奈瑞玛桀有关吧,当时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只聊了一半,就被出现的阿特瑞斯打断了。
虽然不知道详情为何,但也能猜个差不多…奈瑞玛桀可是毗邻巨神峰的,它突然间出现周边,烈阳教派一定会派人来查看。
双方发生冲突在所难免,发誓要庇护凡人的阿特瑞斯,又怎么可能不站出来保护这些同胞们,又或者说…他并不想奈瑞玛桀带来的变故影响到巨神峰,继而令伊乌拉身边出现问题,我说的对吗?”
“对,所以我们是敌人…我刚才就在想,如果将伊乌拉抓起来的话,是不是就能让阿特瑞斯不再发起进攻了。”
“虽然这种方法会让阿特瑞斯束手束脚,但更有可能刺激到他…”
“加快找回身为星灵的力量。”
“不对,再好好想想…答案你知道的。”
“你是说…”
在道森语出惊人的纠正下,拉露恩俏脸上的表情也因此凝固,以至于她甚至都无法,不能说出下面的话。
因为拉露恩想起壁画ꓹ 想起那位在星空之龙攻击下一同湮灭的女武士潘森…在那种力量下,就连漆黑大洞都无法幸存ꓹ 更何况是连它都奈何不了,需要搬援兵的潘森。
所以潘森早就死了,占据阿特瑞斯身体又败亡的潘森是新生的第一任ꓹ 而如今正在缓缓蜕变的阿特瑞斯,又是新生的一任。
是以ꓹ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力量的继承,而是一条从无到有ꓹ 充满艰辛万苦的登神之路!
“等那颗星辰再次闪耀于夜空时ꓹ 便是战神归来的那一刻…你我都见证过他的勇气,我相信那一天并不遥远,所以你才会对和他做朋友的事情如此上心,我想那并不仅仅是被他的勇气有所感动。”
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后,拉露恩揭破道森所作所为后面隐藏着的“功利心”,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品质,以至于她秀眉紧皱ꓹ 眼中闪过失望。
一个连星灵都敢利用的人,可不会有什么信仰ꓹ 可偏偏这个无信者还有着强大的实力ꓹ 有这个能力去接近神明。
“当然ꓹ 还有别有用心…可我没有什么恶意ꓹ 只是因为别无他选,让将来必然到来的残酷战斗多一份希望。”
“既然已经知道了ꓹ 那为什么不尝试着阻止这种必然呢。”
“怎么可能阻止…”
“想想阿特瑞斯。”
“…”
下意识就否定这种可能的道森ꓹ 在拉露恩的提醒下想起阿特瑞斯所带给他的勇气ꓹ 随即愕然。
浩劫将至,并不是浩劫已至。
既然阿特瑞斯可以为守护伊乌拉ꓹ 以及她所属的凡人群体而迸发出无限勇气。
那他又为何不能为了守护亲人、朋友,而带着无限勇气去尝试着阻止,或者提前扼杀这种浩劫呢?
影視教皇 黑夜之皇
即便这种浩劫连星界这庞当大物都束手无策,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一丝办法,尤其是在一路走来的如今,这一丝办法已经有了苗头。
“你说的对,我应该尝试一下。”
跳出这种“不可能阻止浩劫到来的”惯性思维后,道森心中目标也出现了大幅度改变,不过这一切都还只是猜想与不确定的事宜,他需要一件件去确认筹划,并计算成功的可能性。
“如果你愿意的话,在遇见困难时请算我们一份。”
冷不防要加入进来的拉露恩,在道森思考时的情绪变换中说服了自己。她是不喜欢对方的功利心,但尊敬他刚才那种为了守护某种事物而不惜一切的决心…这种强烈而炙热的情感,可不是能伪装出来的。
“连你哥哥都算上了,这不好吧。”
萬古仙穹 觀棋
“这只是为了回报你愿意去深海查探的恩情。”
鳳舞天下
“你这说得跟生离死别一样,难道是深海出什么问题了?”
嗅出拉露恩话中不妥的道森心中一紧,她却随之摇摇头:“不会,要是出了大问题我一定不会让哥哥去的…只是那些怪物实在可怕,心有不安罢了。”
“这难道不是神明给你的预警?”
突然神棍起来的道森问道,拉露恩表情顿时变得极为微妙:“我们所信奉的神明大人,可是从山上逃下来的…祂尚且自顾不暇,哪儿有空来理会我们。”
“呃…”
尋墓記 小小村長
没曾想拉露恩能如此认清现实的道森挠挠头,尝试着问道:“那你能说说关于她的事情吗?”
“那些传道布教的话,我想你不会听…可那是我对神明全部的认知,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故事了,比如那些她在成为载体前的事迹,你要听吗?”
“可以的话,当然想听。”
非君不嫁
“那就从黛安娜大人的幼年时期说起吧。”
谈起所信奉神明载体之人的拉露恩并没什么负担,距离神明最近,也接受了其力量传承的她和其他狂热信徒不一样,反而因为距离过近的原因少了很多憧憬、期待,可她信仰的忠诚依旧不变。
因为黛安娜是个沐浴在阳光下,却依旧向往着皎洁月色的特殊之人。
对于亘古不变的巨神峰来说,黛安娜只是一个失去双亲的孤儿。
在随身包裹内药物的证明下,可以知道她的父母是为了替她看病而登山…这对年轻的父亲想要寻找半山腰的烈阳祭司,却在冬日的大风雪下迷失方向,因此困死在巨神峰上。
可黛安娜并没有死,她的双亲把她裹在襁褓中护在中间,以至于她有力气哭泣,并被路过巡山的烈阳武士听到。
巨神峰夺走了黛安娜的父母,又给了她一个新的家,那就是加入烈阳教派,成为自小就培养起来的核心信徒。
这种信徒和拉阔尔人部落不一样,通常都是佼佼者或者失去双亲的资质优秀孤儿才能加入其中,她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最为严格的身体训练和信仰灌输…这种修行的严格程度,比之皎月教派内圣子、圣女的修行也毫不逊色。
可是黛安娜,是个凡事都要要求根问底的人,这种好学一开始还被众人看做未来可期,可当她随着年龄增大,懂得越多以后就出了问题。
受烈阳教义所熏陶的黛安娜,开始研究教义,夜以继日的埋首于书库,浑然忘我的阅读着每一本记载太阳光辉的古老书籍。
在这个过程中,黛安娜发现了一些典籍中的缺失,一开始她还以为是损坏了,可等她看得书多了,才发现这并不是损坏或者遗失了,而是被人为的撕掉了,有些书籍的痕迹还很新。
獨寵靈徒:丫頭,矜持點 陌雪殤
这个事实就像一块遮羞布那样,扯下了教派内祭司、长老们的最后颜面,他们不得不应付黛安娜层出不穷的提问…可那些少了的典籍都和月亮有关,而月亮又是烈阳教派内部不得提及的禁忌。
无法回答这些问题的长者们,只能用严厉的惩罚来让她保持沉默,却在时候导致她一次又一次的反抗与追问。
无法让黛安娜保持沉默的长者们,只能用“信仰不忠”来警告其他人,让她被众人冷眼相对,变得孤身一人。
但是有一个人不同,对方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在长者的警告下离开…她叫做蕾欧娜。
即那一夜与黛安娜在巨神之巅,展开了惊天大战的曙光女神。
和自小就独自一人的黛安娜不同,蕾欧娜的父亲是个强大的拉霍拉克,母亲是一位备受他人尊敬的烈阳祭司,而她亦是出色到被挑选进核心教徒培养的优秀后代。
被选中的蕾欧娜也的确不负众望,继承了父亲勇武,母亲聪慧的她,甚至被认定为下一任烈阳教派的首领!
这样的蕾欧娜和黛安娜人生的唯一交际,就是在祭司们同所有学徒讲解烈阳教义之时。
对蕾欧娜来说烈阳教义就想呼吸一样简单,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对于黛安娜来说,这些有所缺失且偏颇,独尊太阳的教义令人万般疑惑。
这种疑惑到了蕾欧娜眼中,就成了迷茫,身为太阳部族的一员,她理应对同胞伸出援手。
博学多才的黛安娜,遇见为烈阳信仰而生蕾欧娜,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玩遊戲傍大神
于是教派内就经常可以看见两人对教义激烈辩论的场面,无论是走廊上,训练场,亦或是书库,还有那偶尔整夜整夜亮着的明灯,都是两人为太阳而争论不休留下的痕迹。
可这依旧改变不了黛安娜被众人孤立的事实,在蕾欧娜忙于其他事物时,她只能投身于那些得不到全部答案的残缺书籍,并在夜晚书库强制关闭后,一个人游走在巨神峰周围,观看那些天地奇观来排解心中疑惑。
直到有一天在夜晚中行走的她,遇见正监视烈阳教派的皎月信徒,于是她发起猛烈进攻…虽然很怀疑烈阳教义,可黛安娜并不会忘记这些邪恶教徒为周边带来的危害。
在一阵追与逃之后,皎月信徒通过一条古时遗留的迷宫密道逃走,穷追不舍的黛安娜迷失其中,意外来到另一间密室之中。
在这间密室中,隐藏着一副对烈阳教派、皎月教派来说都是禁忌的壁画,因为上面有日月共辉,还会身穿金色铠甲与银甲的士兵背对背对敌的画面!
原来太阳和月亮,并不是敌人。
在这样的强烈冲击下,黛安娜回到了烈阳教派,两人因此大吵一架,甚至大打出手,结果自然是黛安娜受到三日禁足,面壁思过的惩罚。
至于为何原因,烈阳教派内部没有消息。
等三日禁足结束后,黛安娜趁着月色逃出烈阳教派,登上了巨神峰,紧随她之后的,便是受到众星捧月的蕾欧娜。
道听途说而来的故事到此为止,下面的事情都是拉露恩亲自经历过的,道森也听过,所以故事到此为止。
只是,听完这些故事后的他…脸色说不出的怪异。
如果将黛安娜的性别换一换,这妥妥的就是学渣与学霸,男孩与女孩极具反差感与代表性的青春恋爱物语了。
可惜的是没有如果,在星灵降临带来的巨大变化下,是杀了诸多烈阳祭司、武士后夺门而出的皎月女神,以及为了维护烈阳教派威严,而不得不对其穷追不舍的曙光女神。
这两个本可以成为好姐妹,亲密战友的人,在外界巨大的压力与变化下只能相爱相杀。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一定星界内部出了什么大问题,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何事,但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皎月教派还存在着,并没有被星界派遣星灵下凡取缔或引导。
至于为何如此道森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深究这种没有答案的事情,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副壁画上,便开口问道:“那副壁画,还在吗?”
“在的。”
締造 大秦小兵
“看来你早就知道。”
“那位信徒,其实就是我得哥哥。”
“果然如此,否则你怎么可能知道的如此详细…”
“我也是后知后觉,才知道那个追杀哥哥的人是黛安娜大人。”
“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一脸不信的道森虽然认为这是早有预谋的“勾引造神行为”,但他还是选择沉默,毕竟这关系到皎月教派的内部事物,他一个外人不太好插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