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華晨集團這一天:從”被破產”到官宣進入”破產重整”

汽車新聞 / 21 11 月, 2020 /

華晨集團這一天:從”被破產”到官宣進入”破產重整”

2020廣州車展最大的消息不是首發了多少新車,而是華晨集團這家有着近20年曆史、總資產近2000億元的重點地方國有企業,被瀋陽市中院裁定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11月20日14:28左右,新華社發佈消息,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債權人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重整申請。法院的裁定稱,華晨集團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情形,具備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破產原因。但同時集團具有挽救的價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有關華晨集團將於2020廣州車展當日宣佈破產的消息在20日上午便開始在業內流傳,消息稱,“華晨集團將於今日宣佈正式破產”。隨後,華晨集團副總裁齊凱迴應表示,“沒有,沒聽說”。

捷途X70爲什麼可以帶京牌呢

隨着時間的推移,更多消息開始傳出。12:00左右,有知情人士向澎湃新聞透露,“法院正式的裁定應該還沒出,下午兩點左右估計能有結果。”另有傳聞稱,華晨集團將於20日下午3:00官宣這一消息。

伴隨漫天飛舞消息的,是華晨集團旗下A股上市公司金盃汽車和申華控股先後快速拉昇,金盃汽車於11:00左右漲停,申華控股則於14:30左右漲停。11月15日晚間,申華控股、金盃汽車曾相繼公告,公司間接控股股東華晨集團11月13日收到瀋陽市中級法院送達的通知書,華晨集團債權人格致科技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重整。若其進入重整程序,可能會對公司股權結構等方面產生一定影響。

“上午的消息並不準確(指華晨將官宣破產),格致向法院提交的是破產重整,而非破產清算,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同時,消息應該有法院方面發佈,(華晨)集團層面只有得到法院的裁定結果後纔會發聲。”20日上午10:41,有華晨集團內部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按照受理時效,法院方面將在今日做出裁定。

遼寧省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14:28左右發佈的民事裁定書還原了華晨集團破產重組案的全過程:

11月13日,來自遼寧遼源的一家零部件企業——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格致汽車”)以華晨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具有重整價值爲由,向瀋陽中院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重整,並提交了相關證據;

11月13日,瀋陽中院通知了被申請人華晨集團;

四維圖新:公司起訴百度侵權案 一審獲賠6450萬元

11月16日,被申請人華晨集團向瀋陽中院提交《關於對債權人申請本公司重整無異議的函》,稱對申請人格致汽車的重整申請無異議;

11月19日,瀋陽中院組織召開聽證會,格致汽車、華晨集團,以及華晨集團股東遼寧省國資委,光大銀行瀋陽分行、國家開發銀行遼寧省分行、國開證券等四家法人債權人、一名自然人債權人,及遼寧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國家稅務總局瀋陽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等各方主體參加了聽證會。

11月20日,遼寧省中院正式公告,裁定受理債權人對華晨汽車集團重整申請。

吳曦:希望下次流淚是國足打進世界盃 先晉級12強賽

把華晨集團送上破產重整之路的格致汽車在此前名不見經傳,但四年前與華晨集團的那份合同,卻成了“推倒”華晨的第一塊骨牌。2016年6月,雙方簽署了總金額3400萬元的模具開發合同,但當2018年10月模具交付驗收完畢,華晨集團遲遲沒有支付剩餘的一千餘萬元貨款。爲此,格致汽車一紙訴狀把華晨集團告上了法庭。

對格致汽車的合同欠款,只是華晨集團債務危機的一個縮影。11月16日晚間,華晨集團公告稱,目前,華晨集團已構成債務違約金額合計65億元,逾期利息金額合計1.44億元。因企業資金緊張,續作授信審批未完成,造成無法償還。華晨集團此次債務違約對華晨集團本部生產經營造成影響,導致財務狀況惡化,極大影響償債能力。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華晨汽車集團累計發行債券34只,存續債14只,存續債餘額共162億元。其中1-3年到期債券規模超過100億元。

其實,華晨集團對20日的裁定結果早有預期。11月15日,也就是華晨集團向瀋陽中院提交對重整申請無異議函的前一天,華晨方面對外發布了一份題爲“華晨集團被提起重整申請,或可重現生機”的通稿,在通稿中。華晨承認,“企業多個自主品牌近幾年陸續處於停產或半停產狀態,自主品牌僅有中華V3(參數丨圖片)、V7兩款產品生產,且銷量低迷”,但“對於深陷債務危機的華晨集團來說,進入重整程序或許是解決問題的最佳路徑,也是有效路徑”。

這一由華晨自己一手炮製的稿件,被認爲華晨已做好了破產重整的準備,並已開始營造有利於其後續進程的輿論氛圍。

不僅如此,華晨集團也早已對可能進入破產重整程序的資產進行了安排。今年9月18日,華晨集團對外宣佈,公司管理體系已從過去的9級壓縮至3級。調整後,集團層面爲第一級,進行戰略和重大投融資風險管理;9家二級企業負責資產和主要運營方向,其中,華晨中國(01114.HK)管理架構下涵蓋華晨寶馬和華晨雷諾金盃(華晨寶馬和華晨雷諾金盃爲三級企業);金盃汽車(600606.SH)下涵蓋主要零部件業務;申華控股(600653.SH)主要業務爲汽車服務;而新晨動力(01148.HK)則主要涵蓋發動機業務。三級企業則負責日常的生產經營活動,由二級企業負責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9家二級企業中,除上述四家上市公司外,還包括華晨汽車製造公司,而華晨製造旗下資產便包括華晨自主業務的中華汽車等。

在20日瀋陽中院做出受理華晨集團破產重整裁定後,華晨集團表示,本次重整隻涉及集團本部自主品牌板塊,不涉及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及與寶馬、雷諾等的合資公司。

“華晨集團和華晨雷諾金盃是獨立的法人實體。目前,華晨雷諾金盃運營正常。”20日下午5:40,有雷諾集團發言人做出了上述迴應。而在幾天前,寶馬亦做出了類似表態。

跨性別者可不做手術參賽 美體操協會”包容”遭炮轟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