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95c1l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 逆蒼天-第八百八十九章 暗度陳倉展示-8rhpn

其他小說 / 6 10 月, 2020 /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心底里,虞渊向杨楚河暗暗道谢。
杨楚河,和他、和秦雲之间的旧怨,灵虚宗的那几位该心中有数。
运用水法神通,拉扯着一个个黑木车厢下河,灵虚宗的搜查者,即便是注意到,待到发现施法人是杨楚河,都会放下心来。
赤阳帝国的修行者家族,全部知道他和秦雲入境,是奔着七神宗,奔着杨楚河。
杨楚河,还是被铜老钱打伤,这位怎么都不可能帮衬自己。
偏偏,他还真就是无意之间,没看出“星隐果”之下自己的身份,误打误撞地,顺利送自己离了赤阳帝国,抵达碧峰山脉边界。
在这儿,虞渊还有何惧?
“三奶奶,我……”
神色怯弱的温露,被虞渊握着手,从车厢出来,一看到杨楚河,看到那位脖颈有绿龙刺青的彪形大汉,立马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她不自禁地,用力攥着虞渊的手,仿佛想通过这种方式,增加一点勇气和胆量。
说来也奇怪,她就只是握着虞渊的手,还真觉得安心不少。
“三奶奶,我不想有更多族人,因为我而死了。”温露稍稍挺胸,倔强地抿着嘴,道:“你让隐龙湖的恶人,把我带走吧!”
“他们只是我温家的客卿,就应该为你而死,你不要介怀。”温歆拄着龙头杖,视那些人的人命为草芥,“你的命才昂贵!你别怕,我拼死都要护着你!”
“恶人?”那位侍龙者森然冷笑,“小贱婢,没我家主人的龙魂,没他的龙息护体,你能那么快跻身破玄境?你本应该,在破玄境之后,和我一样侍奉主人,被带往隐龙湖修炼。”
“你却违背了主人,早年和你,和你们温家定下的契约,暗自下了毒手,吞食我主人龙魂龙息!”
“小贱婢,是你自己寻死,竟然还敢怪我家主人!”
其余的侍龙者,一个个不怀好意地,也冷冷看来。
被温露死死握着手的虞渊,挣脱了几下,见她没松开的意思,反而抓的更紧了,不由无奈地说道:“好了,都上岸了,你可以松手了。”
自知下场凄惨的温露,在这个时候,虽醒悟过来不妥,可还是不肯放。
她扭过头,大眼睛闪耀着泪花,苦苦哀求,“李奇大哥,你帮帮我们好吗?”
虞渊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她有所感应,就譬如现在,她抓着虞渊的手,心灵深处泛起的感知,仿佛是握着一头远古的凶兽。
她本能地觉得,只有虞渊才能帮她,帮她三奶奶,所以死活不肯放手。
“他?帮我们?拿什么帮?”
包括温歆在内,残存的所有温家的族人,还有客卿,这时候都一肚子苦涩。
他们都以为,这个被温家保护的太好,温室里的小花朵,病急乱投医,随便拉了一个陌生人,就当做救命药草了。
隐龙湖的那些侍龙者,咧开嘴,看笑话般地,看向温露。
“他,他很厉害的!比你们都厉害!”
觉得被羞辱,被曲解的温露,咬着牙,状若雌豹地,胡乱挥舞了一下,空着的胳膊,“你们才是瞎子,你们根本不懂!”
“好了好了,你冷静一点!”温歆抬高声音,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杨楚河,“杨先生,我温家,究竟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你才肯高抬贵手?”
脖颈有刺青的侍龙者,嘿嘿低笑。
杨楚河的一粒心神念头,在手中的玉牌内游走着,此刻正在体悟内中的精妙。
闻言,他神色有些不耐。
“别再一口一个温家。我再说一遍,从你们离开烽烟城的那一刻,温家的现任家主,就对外宣告,和你们再无瓜葛。”
仿佛想证明些什么。
咻!咻咻!
一道道水莹的利剑,从旁边的河流飞出,摧枯拉朽地,破开温家族人客卿匆忙祭出的灵力光盾,洞穿他们的血肉。
水运集中的力量,在他们体内炸开,让那些人当场死亡。
眨眼功夫,除温歆和温露之外,所有从黑木车厢走出的,和温家相关的人,已被杨楚河抬手击杀。
魂游境中期的修为,又在他炼化的河流旁,杀一些破玄境、黄庭境的小修士,和踩死一群蚂蚁,也没太大区别。
“乖乖认命,自己束手就擒,和那丫头一道儿,去隐龙湖吧。”
杨楚河没有击杀温歆,是觉得途中,有个老太太照顾温露的起居,也方便一点。
隐龙湖的那头绿龙,是什么脾性,他多少了解一点。
温露一旦被送到那头绿龙手中,下场,必然极为凄惨。
温歆如果活着,途中那些心性扭曲的侍龙者,会稍稍收敛一点。
“多谢杨先生!”
众多的侍龙者,一看温家的族人客卿,霎那间死了大半,急忙道谢。
“嗯,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杨楚河讲话时,心里面还在琢磨着,那篇奇妙的道决。
看到一地的尸体,爆碎的黑木车厢,温歆终于绝望。
她也真正意识到,面对相差数个境界的杨楚河,她和这些客卿,是多么的无力。
刚刚,杨楚河如果想她死,她也活不了。
“罢了,我是真的没办法,可怜的丫头……”温歆深吸一口气,猛地看向温露,眼神冰冷,“记得,我对你说的那番话!真的没有活路了,在见到那头绿龙前,索性自绝了。方法,你应该知道的。”
“我,我知道,可我不敢……”
温露深深垂下头,声如蚊蝇,娇躯颤抖。
虞渊能深刻感受到,她的恐惧不安,她的无助无力。
“杨楚河。”
就在这时,虞渊反手紧握了她一下,旋即如泥鳅般,将手抽了出去。
温露心中涌现出巨大的失落感,呆呆看向身旁的陌生人,“李,李奇大哥?”
“李!李大哥!”
下一刻,温露惊叫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因她的惊叫声,都自然看向虞渊。
然后,就发现虞渊面部,如被无形刻刀雕琢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片刻后,一张仿佛精雕细琢的俊秀面容,就此显露。
已打算抽身离开的杨楚河,回过头来,看了一下,轰然变色,再难保持从容,骇然道:“怎会是你?!”
温歆,温露,在场的侍龙者,因杨楚河的这番话猛地一震。
是谁?
“多谢杨宗主,在灵虚宗遍及整个赤阳帝国的搜捕下,如此好心地,特意将我送出帝国。”虞渊装模作样地,朝着杨楚河作揖,诚恳地说:“没你帮忙,我可能还要在赤阳帝国境内,多逗留几日。”
“你知道的,多待一天,我都很危险。”
他挤眉弄眼,一副你杨楚河应该懂的表情。
杨楚河在尼莫河时,阴神瞧过他,看到他这个鸟样,一肚子的火,腾腾往上冒,“秦雲,还有那位呢?”
“留在了,你拉扯我们入河的地方。”虞渊笑道。
“那你在我面前,何来如此胆量?”杨楚河冷哼。
“虞渊!暗月城的虞渊!”
“我知道他是谁了!最近,所有赤阳帝国的修行势力,家族,都在找他!”
隐龙湖的那些侍龙者,因杨楚河和虞渊的对话,顿时反应过来,神情惊变,赶紧如临大敌地,以器物指向虞渊。
他们不是杨楚河,不是魂游境的强者,可没有杨楚河的底气。
一个,击杀了灵虚宗屈靖的强者,不是他们这种层次的战力,能匹敌的。
杨楚河可能会觉得,屈靖的死亡,是因为秦雲,因为另外一个雷宗的强大叛徒,但侍龙者单单听说虞渊有着阴神的修为,就不敢去面对。
“你,你就是银月帝国的虞渊?”温歆又惊又喜。
“我的名字,你也听过?”虞渊洒然一笑。
犹豫了一下,这个一直很凶恶的老妪,肃然道:“如雷贯耳!”
“杨楚河,我虽然很感谢你,不过呢,你的确很该死啊。”
这番话落下,他不再遮掩气血,魂念和气血一调集,“星隐果”顿时失效。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