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b62m3都市异能 興風之花雨 txt-第六百七十六章 三龍奪珠展示-bwn5k

歷史小說 / 6 10 月, 2020 /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柳艳的安全屋乃是韩晶准备的,风沙想要坑她实在太容易了。
最简单的办法是让韩晶在江湖上放风,诱使符家找上去报仇。
进而引导柳艳还击,随便打上一间佛寺,佛门就被牵扯进来。
风沙当然不会做的这么粗糙,打算由连山诀入手,而非柳艳。
这件事,他并不方便直接出面,只能交给韩晶去办。
他则专心致志的研究汴州城图。
这是张馆长亲自护送,亲手交给马家两女,两女又交给他。
城图描绘十分详细,包含部分地城的通路,及部分皇宫的地形,堪称绝密。
明显来自闽国密谍。
因为汴州扩建、大修的关系,相当一部分内城的布局已经不准,新建的外城也只描绘了大致的轮廓,标识了少少的要地。
尽管如此,风沙还是如获至宝。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所谓知,就是认知。
认知是判断的前提,认知越全盘越详细,做出的判断才越准确。
弓箭再强,箭法再好,目不能视,无法观察,全都白搭。
地形图也好,城图也罢,能够帮助全盘认知。
至于能够看到什么,观察多少,个人看个人。
一座城市的布局往往高度相关在地各个势力的情况。
必须要对各方势力都有所了解,才能够看出点门道。
比如,观江宁城图可以看出四灵和隐谷把南唐皇宫夹在当中对峙的局面。
此格局叫做二龙戏珠。
其中四灵进攻性更强。
正因为四灵的进攻性相对隐谷更强,反倒说明四灵处于相对的弱势。
不得不靠张牙舞爪来维系与隐谷之间的平衡。
宋州一样。
风沙没机会看到宋州城图,仅对宋州的佛门势力有大致的估摸。
总之,有些人看城图仅是城图,有些人则可以看出更多的东西。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眼界不同,能够看到的东西并不相同。
一份并不算准确的城图,令风沙对汴州势力的分布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是个三龙夺珠的格局。
起码这张城图上是如此。
四灵占住上风,其次隐谷,再次佛门,魔门居然紧随其后,而且和佛门的主要地盘挨得很近,不乏犬牙交错之处,很有点沆瀣一气的味道。
汴州扩建乃是改格局的大好时机,各方但凡有能力一定会相争,目前恐怕还未定局。
风沙正在细品城图,绘声报说赵大公子于赵府对面的桃花洞设答谢宴相请。
赵大公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何况离得又不远。
风沙欣然赴约。
这几天他出门晃荡,多次经过桃花洞,从来没有进去过。
这回也算开了眼。
说实话,很失望。
桃花洞算是汴州顶尖的风月场,几乎独占半坊之地,可见规模。
奈何内里的风月相比秦淮风月逊色远不止一筹。
不是说这里的姑娘不漂亮、不妩媚、不迷人,就是花样太普通,一句“搔首弄姿”足以带过。
与酒店饭馆的驻妓相比,也就是人多些,形式上千篇一律,挤于各处以待客召,毫无新鲜感。
因为来风月场的关系,风沙难免顾忌闽人的观感,所以没有带上马玉怜和马思思,绘声和纯狐姐妹也都女扮男装,仍旧江湖人的打扮。
弓弩卫不好大张旗鼓,扮成三五成群的客人尾随而入。
婢女引领,到得东面一楼一厅。
厅不算小,容纳百人绰绰有余,乃是对向开席,一侧大约二三十席,中间乃是宽阔的过道,也足以容纳十数名舞姬列队起舞。
一席能容三人,案中稍高两边较低,方便一男拥二女,挤一挤四五人也能容下,前后左右各席之间隔得很开,既有隐秘感,也方便侍从坐立。
目前厅内空空旷旷,有些姑娘占着席位,或凑头嬉笑,或拾掇案上瓜果。
弄珠也在其中,占着主位端坐不动,浓妆华裙金首饰,肃容端庄不理人,很有些雍容贵妇的味道。
赵大公子身边围了七八人,正在谈笑。
风沙还以为是单独宴请他,没料到是个宴会场合,略一犹豫,还是迈步入门。
赵旦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左臂环着一位浓妆女子的纤腰,右手搭在另一位浓妆女子的肩头,色眯眯的扫量过绘声和纯狐姐妹。
视线尤其往纯狐姐妹相同的容貌上使劲打转,艰难的移到风沙的脸上,笑道:“凌叔可算来了,你们俩快叫人呀!。”
两女娇滴滴的齐唤“凌叔”。
她们容貌肖似,也像是一对姐妹花,仅能说还算好看,浓妆使风尘气息太浓,很难看出真实的年纪,应该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
风沙随口应了一声,问道:“你爹这样摆开场面,是有什么事吗?”
“我爹收到信,爷爷已经启程,估计过两天要到。我爹打算组织朋友前去欢迎一下,不能太冷清,丢咱赵家的面子,更不能让某些不开眼的家伙闹了场子。”
风沙哑然失笑:“原来如此。”
赵大公子纨绔归纨绔,还真是挺孝顺的。这老小子回汴州之时受到了冷遇,还被符家老三弄了个灰头土脸,不想他爹重蹈覆辙。
不过,孝顺归孝顺,脑袋的确不太好使。
赵重光交出兵权回汴州致休,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而且相当高层,无论受到冷遇还是热遇都不是一个纨绔大少够资格掺和的,掺和也掺和不动。
“我爹广撒请柬,汴州有头有脸的少爷小姐一个不落。凌叔初来乍到,今天可是大好的机会,随便搭上一两个,足以在汴州城里横着走。”
赵旦的脑袋显然跟他爹差不多,毫无自知之明,手还不太老实,一边说着话,一边把那两名浓妆女子摸得媚眼横飞、花枝乱颤。
风沙笑道:“我又不是螃蟹,干嘛横着走。就是过来吃吃看看,长长见识。”
赵旦得意洋洋地道:“那你算是来对地方了。除了我爹,汴州城里掰着指头数遍,也没几个人能够号动这么的大场面呢!”
这时,门外又来一伙人,赵旦眼睛一亮,小声道:“看看,张驸马家的二公子都来了,我去迎一下,凌叔你自便。”
也不待风沙回答,搂着两女迎出门去。
张驸马就是张永,他的二公子正是彤管名义上的儿子。
风沙不禁失笑,随便找了个角落就座。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