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5ba4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txt-第五百八十一章:回家趕海分享-uk34u

懸疑小說 / 20 11 月, 2020 /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旋即一想:“哼,肯定都是大头叫的,等他回来,定叫他好看!”
远在冥土某个鬼王家里玩耍的大头,突然打起一个喷嚏来。
粗壮的触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網遊之江湖豪情
缓缓睁开眼睛一瞧,只见周围几个好兄弟们都喝的烂醉如泥,顿时憨厚的大脸上扬起得意的憨笑来。
“嗝~~~”
张嘴打起一个悠长如号般的饱嗝,这才心满意足的从嘴巴里掏出手机。
手机打开后却见十几条未接电话,以及二十多条短信,全然是来自陈老的信息。
Σ(゚Д゚;):“吓!”
待他一目十行的看清楚陈老的留言后,瞬间大脑瓜子嗡的一声作响。
二十多条短信,前面的不重要,可当看到最后一条信息上骤然写着一行小字:【回家等着挨打吧!】
瞬间大头的酒气猛的就醒了过来。
当即左右一瞧,触手从酒坛子里把喝蒙的阿吞拽出来。
另一只手卷起角落里,正抱着某个神兽蛋蛋流口水的三手松鼠。
撒丫子就往外跑,狼狈的模样,更像是察觉到男主人回家的奸夫,急急忙忙的带着身上的东西往外跑。
等出了门,才看到躺在角落里睡大觉的费尔卓德,一记触手,狠狠抽在这家伙屁股上,疼的费尔卓德嗷嗷的叫。
“哞哞!”
刚刚还在睡梦中的几个神兽被大头手忙脚乱的举动给吵醒了,看到大头往外跑,不禁开口挽留起来。
“嘶~咴咴???”(别走?继续玩啊?)
大头一听,却是跑的更快了,粗壮的触手,搅成一团轮子,在地上卷起滚滚烟尘
レ(゚∀゚;)ヘ=3=3=3:“再不回家,狗命不保!”
“狗命??”
几只神兽面面相视,最终将目光看向还盘在角落里睡大觉的山犭军,一脸莫名其妙。
大头跑的飞快,直奔柴木新居。
此刻,丁小乙却正陪着丁鹏的他新收的小弟,在游乐场玩耍。
看俩孩子玩累了,丁小乙还特别买来两个冰激凌给他们。
看着手上五颜六色的冰激凌,狄克的眼圈都红了。
“哭什么啊?觉得冰激凌不好吃么??”
一旁丁鹏看到狄克又要哭鼻子的模样,不禁把小小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心想:“怎么收个小弟这么麻烦,师父不是说,小弟越多,越威风么??怎么我还要哄小弟吃冰激凌??”
我的美女總監
听到这狄克顿时一下嚎啕大哭起来,等丁小乙一问才知道,原来狄克长了这么大,居然第一次来到游乐场。
直到方才才得知,自己手上冰冰凉凉ꓹ 甜甜糯糯的东西,叫做冰激凌。
听到这ꓹ 丁小乙和丁鹏不由沉默起来。
丁小乙心里长叹口气,从心里不认可那些所谓世家,宗门ꓹ 从小就把孩子当做机器人一样去训练。
这样长大的孩子,又有什么快乐可言。
即便长大了ꓹ 也只是木得感情的杀人机器,亦或者是性格扭曲的变态狂魔。
而丁鹏心中嘲笑狄克之余ꓹ 却是渐渐的也感受到了狄克内心那种痛苦ꓹ 细细一想,顿时打起一个冷战。
若是换做他,天天埋头在训练中,连游乐场都不能来,怕是他早就要疯了。
一想到这,丁鹏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老爹,那双眼睛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天色越来越黑。
两个孩子也玩的累了。
丁小乙让比特瑟先送狄克回学校ꓹ 给他安排个宿舍,算是入学吧。
毕竟他和那些异域学子不同ꓹ 他只是被贾宝三带来参加比赛的ꓹ 并没有在联盟作恶ꓹ 留在学院里ꓹ 好好上学,接受新鲜的事物和正确的价值观ꓹ 把三观带正过来ꓹ 也算是功德无量。
至于他ꓹ 也不会学校了,反正这里距离老城还挺近ꓹ 先带着儿子回家里住一晚,明天再上学。
“好的,只是……”
比特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继续道:“可是,今天你把那位半神得罪的那么惨,他会不会……”
比特瑟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
毕竟自己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硬逼着这位半神去履行契约,等同是撕破了最后一层脸皮。
要说贾宝三能把这口气咽下去,那可真对不起他半神的身份。
“哼,半神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这倒不是大话,对于神性的力量,他有着充足的理解。
所谓的半神,在别人眼中高不可攀,但在他眼里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甚至严格意义上说,这个老家伙依旧还是龙级。
若是这家伙敢来,他就让这老家伙明白明白,自己就算是不端起碗筷,也能揍的他满脸开花。
“可是……”
射雕英雄傳
比特瑟还是有所顾忌,但丁小乙决意已定,他要和儿子一起,堂堂正正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绝不会因为什么得罪了什么狗屁半神,就躲起来做缩头乌龟,那样自己的坚持,自己创造的北芒学院,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自己只需要拿出腰间黑铁钥匙,用力在这把钥匙上挊上几下,回到黄泉的柴木新居去,何必管他外面天塌地陷。
諸天萬界 蝦米XL
假戲真做:總裁的緋聞蜜妻
“好吧!我会警惕贾宝三他们动静,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比特瑟也不再坚持了,带上正抱着肉夹馍啃的狄克上了车,返回北芒学院去了。
至于丁小乙,则拉着丁鹏的小手,漫步往家走。
王城公园距离老城是有一段距离的。
但这段距离对两人来说,根本不足为道,完全是餐后散步。
眼前繁华的都市在夜空下反而比往日更是喧嚣吵闹。
彩色的弥红灯下,行人来来往往,丁鹏看到一些骑在父亲头上的孩子,不禁嘟起小嘴,拉着丁小乙的手,只是犹豫了一下却不敢说。
哪知道他还在纠结中,丁小乙早就注意到了他的神情,大手一把拖住这小子胳膊。
“坐稳了。”
说着将丁鹏往他脖子上一架,顿时眼前的世界,一下变得敞亮起来。
繁华的街道和人群,尽收眼底。
“哇,好高!”
丁鹏紧紧抱住自己丁小乙的额头,浑然忘记了,即便自己不小心摔下去,也能稳稳的双脚落地。
“高你就坐稳了!”
丁小乙大喊一声,拖着丁鹏往前跑。
顿时间凉风吹拂在两人的脸上,即便身边巨大的荧幕上正回放着今日北芒学院的种种精彩剪辑。
画面上的丁小乙目光如炬,刚正不阿,逼迫着异域特权们滚出他们的地盘。
雪地里丁鹏阳光灿烂的形象,教科书级的操作,令人影响深刻。
但此时,两人更像是一个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父子。
在人群中高呼着,尖叫着。
没有人留心他们,没有人关注他们,如往往众生一般淹没在大众人群之中。
直至在老城昏暗的灯光下。
玩累的丁鹏趴在丁小乙的肩膀上,鼻腔里已然响起了阵阵的鼻鼾,口水顺着粉嫩的唇角,滴答滴答的流在丁小乙的脖子上。
丁小乙见状只是摇摇头苦笑着拿出纸巾,擦拭了一下。
眼瞅着前面就是家门了,正要伸手唤醒丁鹏时,睡梦中的丁鹏忽然喃喃自语地说道:“爸!”
“嗯!”他手指一顿,还以为这小子已经醒了。
仔细一瞧,才发现这小子是在说梦话。
“我想要气球……”
丁鹏手上还紧紧攥着刚刚买来的气球,嘴里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的说道。
正笑着这,耳边却是忽然听到丁鹏很低很低的声音:“我爱你,爸爸。”
请如蚊子翅膀煽动的声响,在他耳朵边却似是一阵温暖的春风袭来,令他心头涌出一股暖流。
“傻孩子!”丁小乙咧嘴一笑,心里却是满满的自豪。
獸人之異世開荒 檸檬不甜
不过看这小子确实是累了,他索性也不去喊他,左右一瞧四下没人,干脆纵身一跃跳过围墙,身影三两步便是消失在黑夜中。
时间匆匆,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
丁小乙左等右等也没等到贾宝三的报复,反倒是帝国学院一下子变得低调了起来。
令人意外的是,自从上次之后,那些异域老师们居然也撤走了一大半,剩下的几位,也多是混日子,不再担任老师的职务。
据传,帝国学院内部更是经历了一场巨大的骚动。
作为最大的股东臻北风,居然在没有通知一位董事的情况下,直接抛售了自己在帝国学院的全部股份。
不仅如此,还把臻家在第四区所有赚钱的产业,都给卖了出去。
此举瞬间引发了金融界的一场巨大海啸。
那些抛出的股份,哪里是股份啊,分明是权利,是学阀的入场券。
至于那些被臻北风抛售出去的产业,无不是下着金蛋的母鸡。
光是那座办公大楼,就可谓是日进斗金。
这些产业以一个不可思议的价格,被高价抛售了出去。
高昂的价格,怕是那些世家,经营十年都未必能回本。
但即便价格如此之高,也依旧被人打破了脑袋去哄抢,挂牌都没一周时间,臻家就把第四区所有的产业,全部以一个最高价抛售出去。
为此不少人都觉得臻家疯了。
或者说是臻北风疯了,就连臻家的人也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只是当消息传到了丁小乙耳中后,丁小乙不得不发出一阵感叹:“太TM的贼了!不愧是诈骗出身的世家。”
显然臻北风已经意识到,自己建立灵能教育部的本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帝国学院这颗大树的垄断地位。
第一批毕业的学生里,就已经有人向他申请了建立学院的表格。
这个学生的灵能生物是土木混合系,而且偏向热爱建各种房子,在学校里没少恶补阵法的知识。
妖孽丞相的寵妻
加上这家伙老家在东边的21区,位置处于联盟的东边的方向,所以学校的名字还很有特色,叫【新东方灵能建筑学院】
对此,丁小乙已经批准了他的申请,还帮他申请了学院建设基金贷款,以及工会学院土系灵能生物表格,可以让他获得一批低级灵能生物。
至于其他学生见状早就蠢蠢欲动了,只是还没真正的确定好方向。
这几天光是陈老周围,就多出了不少学生来学习做菜。
相信不久之后,搞不好还会出什么:新北方灵能烹饪学院,新南方附魔学院,等等等等……
到时候这些学院会犹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四处开花。
帝国学院注定要失去了垄断的市场,一旦被打破了垄断,帝国学院的衰败,只怕也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偏偏臻北风就从中嗅到了危机感,不仅仅果断抽身,还把所有产业以最高价格变现。
这才是丁小乙佩服的这家伙的地方,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能够在最高处急流勇退者,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放下了手上的情报资料。
武魄天穹 天殤墨清
丁小乙看了看时间,这个时间点上丁鹏也该下学了。
于是他收拾了一下东西,等丁鹏从小班里下学后,便是匆匆带着这个小家伙,直接回到柴木新居去。
一回到柴木新居,纵使是丁小乙也觉得身上皮子一紧,强烈的温差,令他皮肤上一粒粒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丁鹏一哆嗦,赶紧把准备好的大衣穿上。
“真冷啊!今天比前两天温度又下降了不少。”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温度计,他们还是在底下二层,温度居然还只有十几度。
而且冥土的冷,是那种无视你肉身力量,直接穿透灵魂阴冷,别说是丁小乙,就连廖秋都常常冷的直哆嗦,真正的做到了一视同仁的程度。
两人穿好了衣服,这才走上楼梯。
一上楼,温度又上来了不少,因为大厅里三个壁炉烧的焮天铄地,里面所焚烧的木材,自然也是来自幽土上那些干枯的树木。
或许是因为同一个产地的缘故,这些木材烧出来的火,炽红灼热,把透入房间里的阴寒也给驱散一空。
“大头叔叔!”
丁鹏一上楼,就朝着外面奔出去,一头扎进大头的怀里,别提多开心了。
丁小乙走出门一瞧,只见大头正坐在钢构棚下,老老实实的擦拭着那台久违的抽水机。
一看到他,大头眼睛一亮,眼神里闪烁着几分期待,却是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说话。
一旁火光烛照,正是已经冻成狗费尔卓德,这家伙已经把自己化作人形火炬,恨不得火力全开。
博君一笑甘為妾
可奈何阴风一吹,立即冻的瑟瑟发抖,深吸一口大鼻涕,满脸渴求的眼神看过来,就差给丁小乙给跪下了。
心说:“求求您老法法慈悲,赶紧让它回屋吧,再待在这,我特娘的要冻成冰棍了。”
可惜费尔卓德可怜巴巴的眼神,并未被丁小乙所注意到,他冷着脸,哼声一声,就不想再理会它。
“行了,都俩月了,就别怪他了,来大头,这是我新编的毛衣,你试试。”
双儿抱着用螭龙羊毛编制的毛衣走过来。
引得门外一阵羡慕:“哎呀,好奢侈啊,丫头啥时候给哥哥也打一件毛衣呗!”
众人回头一瞧,正见廖秋咧着嘴正站在门外看着。
哪知道话刚说完,屁股后面就被一脚踹飞起来,众人这才看到,廖秋身后正站着一身毛呢大衣的荼荼。
荼荼斜着眼,看着满嘴积雪得廖秋,皮小容不笑道:“怎么,我给你织的还不满意?”
“满意……满意……”
廖秋立即小鸡吃米般疯狂点头,心里则是在疯狂吐槽:“满意个屁,一只胳膊大,一只胳膊小,脑袋钻不进去,当内裤都穿不了。”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出来,不然荼荼还不把他给活吞喽。
“这么早就来了,别站着,赶紧进来,屋里暖和。”
丁小乙赶忙上前打了个圆场,顺手接过来两人的门帖。
“早??不早啦,只是我们脚程比较快而已,对了,胖胖和老头子还没来么?”
廖秋话音刚落,却听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从远处想起,由打远处一架马车缓缓行来……
“咦?谁家的马车?”
丁小乙和廖秋相视一眼,却是从未见过这样的马车儿,不禁心中困惑起来。
至尊小農民 幸福的小工人
马车上的铃铛声越发越响,转眼车子就停在了门外,只见这时候车帘被一只粉嫩的小手轻轻撩开,令人意外的是,马车里的人,居然是一个两岁大的女娃娃。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