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國漫”真的“崛起”了嗎

娛樂新聞 / 20 11 月, 2020 /

“國漫”真的“崛起”了嗎

“國漫”真的“崛起”了嗎

◎王鑫

近期,以《霧山五行》爲首的幾部國產動畫重新掀起了“國漫崛起”的討論。《霧山五行》是由林魂導演主創的三集動畫作品,每集時長約40分鐘。在劇本明顯存在短板的前提下,水墨風的場景表現,以及吸收了《火影忍者》《無皇刃譚》等經典作畫橋段、極富衝擊力的打鬥表現,使作品獲得觀衆的高度評價,一度被譽爲“國漫之光”。導演林魂在艱辛的製作條件下,以其“一體機”式的全面才能,也被稱作“靈魂導演”。每當動畫OP(片頭)結束,“林魂”的名字出現在屏幕上時,都有許多“注入林(靈)魂”的彈幕飄過。

少年救人溺亡後未被認定見義勇爲,父親奔波7年迎來公正判決

人們期待一部好動畫,真的太久了。

或者也可以說,近年來,人們一直在期待好動畫,而每一部好動畫的出現,都在重新制定“好”的標準,擡高人們對“下一部”的期待。《霧山五行》就是其中的一例。

但是,隨之而來的“國漫崛起”話題卻引來了爭議:“國漫不是那個漫,崛起也不是那個起”(羊廷牧語);“沒有‘動漫’這種東西,沒有!沒有!沒有!”(夏達語)。這背後有兩個一直存在的問題:“國漫”到底是什麼?中國動畫崛起了嗎?

我們先擱置對《霧山五行》的評價,只看兩個問題。

首先,是再度被熱議的“國漫”一詞。

這個詞,可能在大多數人眼裏並不陌生,它是“國產動漫”的簡稱。一些觀衆把《霧山五行》稱爲“國漫之光”,正是在“國產動漫”的意義上讚美它。

可是,“動漫”從來都不是一個準確的命名,甚至飽受詬病。這是一個國人發明的詞彙,而且是完全站在受衆角度去傳播的。曾經,在國內尚未形成動畫、漫畫產業的年代,人們用“動漫”指代來自日本的動畫和漫畫。後來這兩個產業慢慢發展,有了自己的行業要求,“動漫”這個模糊不清的概念也就有了分開的必要:動畫的歸動畫,漫畫的歸漫畫。最關鍵的是,在“以畫面重新創造動作”(動畫)和“用分鏡講故事”(漫畫)這兩種藝術形式之間,還有相當一段距離。

國家衛健委:19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7例 均爲境外輸入病例

在這個前提下,“國漫”嚴格說只能是“國產漫畫”的簡稱。與之相對,也有人把“國產動畫”簡稱爲“國動”,流傳度不是特別高,但能準確區分。然而,“動漫”這個說法實在太過深入人心,“國漫”也因爲一次次討論,反而成爲日常語言的常見詞彙。特別隨着近年來國產動畫在網絡和影院取得的有目共睹的進步,“國漫”還有變成偏正短語的趨向:越來越側重動畫、忽視漫畫。這種狀況,對兩個行業都不夠友好。

爲了不混亂,其實最好不用“國漫”,而使用“國產動畫”和“國產漫畫”。它違反了說話省力的原則,但不會造成誤會。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在未來,“國漫”這個詞在政策、商業和習慣的配合下,終於洗去被詬病的一面,如打破“動漫”是小孩子專屬的偏見,重新被接受,新的形式(動態漫畫、短視頻動畫、AI動畫……)出現消解原有藝術的邊界等。這倒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或許那時將出現一個新的命名。

接下來是第二個問題:國產動畫真的崛起了嗎?

國產動畫,特指國產商業動畫,而且一度排除了大量兒童向作品(如《熊出沒》《喜羊羊與灰太狼》等),特指青少年向、乃至全年齡向的商業動畫,並期待它能形成如日本、美國動畫那樣的“亞文化氛圍”。

這兩年,隨着所謂“二次元文化”的泛化,上述定義開始鬆動。“亞文化氛圍”已經出現,人們開始更重視“國”字頭和藝術水準。因此,國產動畫的自我追溯,最早就可以到新中國成立前的萬氏兄弟和新中國成立後的美術片。但是,在這二者之間,製作者、受衆、風格(美學)、技術等的斷裂非常明顯。特別是在美術片廠被迫“轉型”,幾乎全軍覆沒後,國產動畫可以說是從零開始的新事物。它一邊以美日商業動畫爲師,一邊期待創作出屬於中國的特殊風格。

這時,以《秦時明月》《大魚海棠》《大聖歸來》《羅小黑戰記》等爲代表的一系列作品,一點點改變着普羅大衆對“動畫”兒童、低齡、幼稚的刻板印象。人們逐漸承認動畫能講出一個好故事、能打通各個年齡層,是一種與電影、電視劇並肩的藝術形式。另一方面,對於本就喜歡動畫的受衆來說,他們看到了國產動畫作品在數量、質量上的顯著提高,且逐漸摸索出自己的藝術風格和價值觀念,也會感到鮮明的“進步”。兩相結合,“國產動畫崛起”的呼聲便越來越高,每次出現高水平的作品,就要重新討論一番。

初冬鄱湖 候鳥紛至

實際上,“國產”和“崛起”,在很大程度上還是“超越心態”的產物——既然“日本動畫”“美國動畫”存在,那“中國動畫”也理應存在。從這個意義上講,所謂的“國漫”成爲討論話題,實際上也是順着“國產電影”和“國產劇”的討論而來的,背後有民族心態。

這和日本早年看迪士尼的心態如出一轍——美國有迪士尼動畫,日本也應該做出在藝術水平和質量上相當的動畫。這在日本動畫初期是一股強大的推動力。類似地,它在中國動畫發展的過程中,也是推力。一次次說“崛起”,不見得是真的“崛起”,卻是心態的折射。現在中國動畫人面臨着更多學習對象和進步空間:日本動畫、美國迪士尼,和近年越來越受到重視的、以上海美術製片廠爲代表的新中國藝術片動畫,以及新的數碼技術……總的來說,它們都是未來產生好作品的條件。

省紀委介入西安某校”女生疑被書記騷擾後自殺”事件

最後還是要潑點冷水。

時代雲來 待售中 戶型面積三居75㎡(2020-11-12 06:17:21)

回到開頭的《霧山五行》。我認爲,與其說它是“國X之光”,不如說它是動畫人的一次“蚌病成珠”。直到今天,動畫製作仍然是一個勞動強度極高但收入卻不那麼高的行業(這裏不包括爲遊戲製作的動畫),動畫人“用愛發電”的例子不在少數。與此同時,他們還要頂住來自社會和家庭的偏見。因此,若要自信地講出“中國動畫崛起”,最首要的,應該是改善創作環境:不僅要把蛋糕做大、切蛋糕的姿勢還要規範、社會接受度也要提高,而不是跳過這些,直接要求“靈魂”。

也就是說,在這些條件尚不穩定的情況下,要讓國產動畫成長爲一門成熟的藝術、要等待偉大的藝術家和高光時刻的降臨,還需要做很多準備。

一汽大衆 速騰 用實力抗品牌大旗 口碑

搶先一步體驗未來 廣汽MOCA概念車正式亮相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