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zxodh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東漢末年梟雄志-一千四百四十八 危中藏機閲讀-v6az2

歷史小說 / 20 11 月, 2020 /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魏帝国和明帝国是不一样的。
愛你太累,執迷不悔 情深小獸
明朝后期,尤其是张居正死后,中央统治力衰弱,部分地区的税收缴纳几近瘫痪,中央根本收不上税,帝国财政处于崩溃边缘。
国库没钱,本身也缺乏有效的宏观调控能力,对于东南的外向型经济基本没有控制能力,很难干涉,任由其野蛮生长。
那些在这一波白银内流进程之中吃饱喝足的地主士绅们自然也不会拿出银子去再生产或者投资什么的,只知道储存或者买地。
除了储存和买地,他们也不会做别的事情,没有地可买了,他们就会在储藏白银的事情上动脑筋。
把白银藏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或者干脆铸成沉重的大块,就算让人看到,也搬不动,拿不走。
魔羅之骨 雲中墓
白银都给藏起来了,根本没有流通到社会上,无法创造经济收益,这一波东南沿海的经济繁荣期并没有给明帝国带去什么真正的好处。
所以西班牙人不来了,没人给输送白银了,人们就傻了。
一看西班牙人不来了,东西卖不出去了,也没银子了,就更不敢用银子了,全都藏着掖着自顾自。
地方官府没钱也没办法搞调控,只能坐着干瞪眼,于是立刻引发通货紧缩。
不过好就好在明朝还是农业经济为主,根本不是商品经济社会,也没有要害可抓,不会一朝发生经济危机举国上下都没饭吃。
东南地区和海贸关联地区被通货紧缩搞得要死要活,其他地方照样搞自己的小农经济自给自足。
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从上到下一团乱麻,各家自扫门前雪,谁管他人瓦上霜。
魏国不同。
海上丝路和陆上丝路这个模式从东汉末中断到延德年间再度打通,前后运行不过数年,尚且不能对魏国经济造成实质性冲击。
再者说,眼下魏帝国中央的调控力很强,掌握着国民经济命脉。
而且眼下魏国的经济主体也是以屯田农庄为基础的自给自足式的小农经济,商品经济规模不大,外贸经济也刚刚起步,占比很小,商业比重也还远没有到能超越农业的地步。
青春期
所以魏国经济增长主要还是依靠帝国内部的内循环ꓹ 靠的是屯田农庄和发达的交通网络带来的巨大农业税收。
哪怕在商业赋税比例最高的西域三府,农业税收也占了一半以上。
所以说两条丝绸之路对于魏帝国的经济来说只是锦上添花ꓹ 魏帝国还是那个标准的典型的农业帝国,经济危机并不能造成实际影响。
即使海外贸易全体崩溃,罗马、贵霜和安息瞬间原地自爆ꓹ 海上陆上两条丝路全部中断,也不会让魏帝国的经济崩溃。
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固然封闭ꓹ 难以进步,但是也有自给自足的好处ꓹ 只要土地不被兼并到位ꓹ 日子就还能过下去,社会就还大体稳定,最多一群人没有过去的好日子过罢了。
过去吃点稻米,能吃饱,一旦出了问题,只能吃糠咽菜,难以吃饱ꓹ 饥一顿饱一顿,就这样ꓹ 倒也不至于饿死。
可是这也足够让没有体会过这种大起大落的少数人心有余悸ꓹ 养成巨大的心理阴影。
比如马波。
“臣从未如此思考过ꓹ 太上皇提点ꓹ 臣如醍醐灌顶一般,这才发现此事的凶险!”
女兒的宇宙
马波感到深深的后怕。
“对于那一天如果没有准备的话ꓹ 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ꓹ 你自然会手足无措ꓹ 损失惨重。”
郭鹏叹了口气:“当然,这种事情往往不是我们能够预料的ꓹ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是不知道的,而当我们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只能被动地接受,难以做出应对。”
马波沉默了很久,询问道:“太上皇,若真有那一日,该怎么办?”
“不好办。”
郭鹏摇了摇头:“所以我在武威郡的时候,见了你们吕使君,和他谈起了这件事情,你应该还不知道,娄摩国和安息国再次发生了战争,数月前,娄摩国已经攻破了安息国的帝都。”
马波心里一紧。
“难道……安息要亡国?”
火影之櫻花飛雪
“不好说啊,但是很显然,即使现在还没有发生,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来自安息的客商和即将去往安息的客商会大大减少,直到再也没有,雍凉二州还有西域,要准备过苦日子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
马波心神不定,开口道:“若商旅减少,西域,雍凉二州,都要受到影响,税收会下降,人心也会浮动,太上皇,此事,需尽早防范。”
“防范是自然会防范的,我让毛玠和吕虔都上表给皇帝,和皇帝商量这件事情,做点准备。”
郭鹏缓缓开口道:“西域之地早前发现了一些矿藏,数量挺大,但是因为路途遥远,就没有去开,现在既然西域和凉州有危险,就让开矿的队伍优先开采西域的矿,多点人过去。
安息国完蛋了,贵霜还在,让皇帝派人和贵霜国商议一下,贵霜国早前一直想派人来魏国学习魏国的文化,之前我一直没答应,这一次就答应他们,让他们派人过来学习,增加双方的联络,也可以多点人来。”
这样说着,郭鹏又看向了马波。
“我也听吕使君说了,他就任凉州刺史以来,多次下令让你们这些郡守不再要无限制的允许酒肆、旅店的办设,要缩减规模,限制办设,你们却阳奉阴违,多有抗拒,这是真的吗?”
马波一愣,随后面色变得有些尴尬。
“这……”
“看来是真的。”
郭鹏摇了摇头:“只看着眼前的利益,却看不到背后的风险,如果毫无限制的允许人们办设商铺,一旦客商不来了,你们做谁的生意?付出的本钱怎么收回?
民间一旦大规模出现旅店、酒肆的倒闭,必将引发极大的危机,商人、农民的收益都要大大下降,破产者不知凡几,整个凉州都别想跑掉,人心惶惶,动荡不安,到那个时候,你怎么办?”
郭鹏的问话让马波脸色发白,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
“太上皇,臣……臣糊涂,臣没有想到这些事情,臣只顾着自己的政绩,没有想到未来的后果,臣有罪!”
“你当然有罪,你们这些阳奉阴违的郡守、县令都有罪,都要反省!”
郭鹏皱着眉头说道:“很快,朝廷会下令,授权给吕使君全权负责管理此事,到时候,他再有什么命令,你们务必全部遵从,不可有侥幸心理,否则酿成民变,你们就提头去洛阳谢罪。”
马波跪伏于地,重重一叩首。
“臣谨遵圣命!”
“起来吧。”
郭鹏摆了摆手:“这件事情之所以现在不问你们罪,主要是因为这也是第一次,所有人都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所以姑且不治罪,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接下来,在吕使君下令之前,你们就可以行动了,不要鼓励更多的酒肆、旅店开设了,之前你们都是鼓励开设的,现在要收紧,有申请的一律驳回,不准开设。
然后还可以借着全面检查的借口,关掉一批质量低劣的酒肆、旅店,我一路走来,看到了不少这样质量低劣的酒肆和旅店,来客多的时候这样的酒肆和旅店还能撑着,来客一少,第一波倒下的就是它们。
现在关掉一批,给那些质量比较高的,各方面条件都更好也关系更多人吃饭问题的酒肆旅店更多的机会,反正能多撑一段是一段,到时候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马波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反应过来。
“转机?”
“嗯,混乱终有结束的时候,安息一个大国,不会说灭亡就灭亡,而且安息和魏国不同,地方上很多豪强非常强势,就和春秋战国的诸侯一样,攻占其首都,不代表灭了安息。
退一万步说,就算安息真的覆亡了,那些地方诸侯可不见得愿意和娄摩国合作,这乱世争霸,指不定就会出现什么乱世势力继承安息的地位,总之,等他们缓过劲来,该来的还是会来。”
郭鹏眯着眼睛,把视线投向远方:“不仅要看到未来的危机,也要看到未来的机遇,危机危机,有危才有机,危中藏机,只有闯过危难,才能迎来机遇,眼光还是要长远一些。”
安息帝国得寿命的确不长久了,但是那块土地上还是生活着一群人,还有强力的地方政权在维系。
安息崩塌,如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萨珊波斯挺立而起,建立了地区霸权。
还是那群人,只是换了个政府,中国的商品还是保持这对他们的吸引力,他们还回来,只是需要时间。
马波感觉不到这方面的机遇,他觉得或许是自己站得还不够高,所以看不到那么多东西。
看来,的确是那样。
站在地方上始终还是有极限的,只有到中央,站在洛阳的朝廷里,才能看到更多更有价值的东西。
这一刻,马波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拼一把,去洛阳,去执掌天下权柄。
待在地方,始终如井底之蛙,连近在眼前的危机都看不到,怎能不危险?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