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3th1v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烈火雄師 雨古-第392章 聯繫看書-lt8vc

軍事小說 / 6 10 月, 2020 /

烈火雄師
小說推薦烈火雄師
张云飞觉得,自身问题也不少,他要尽快的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现在他指挥的不再是一水七九和三八大盖,齐装满员,有掷弹筒,迫击炮的主力营,而是拿梭镖,大刀片的游击队。
兵员素质就不用说了,要是把他们当成以前部队的一个连的战斗力来制定战术,估计会死的很惨。
而且游击队和主力的作战目的也不同,刨路炸桥,怎么让鬼子伪军不舒服就怎么来,游击队就是破坏和消耗敌人战争潜力的,和敌人正面刚才是最傻缺的行为。
当然,这些话张云飞只能留在心底,嘴上自然不能瞎秃噜,毕竟这支部队刚刚升格,大伙的积极性还是不能打击的。
总体来说,大家士气高涨,斗志昂扬,战力虽不可用,至少军心可用。
张云飞随手掏出烟来,撂了一支给朱货郎道:“老朱,上级军区和军分区,把咱们调到新城来,就是要咱们把这支队伍带出来,要不然的话何必大费周章的成立什么支队,还不如让他们保持县大队的原状好了。”
朱货郎默默的抽了口烟,开口保证道:“支队长,放心吧,我会把政工搞好的。”
张云飞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不但张云飞需要调整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朱货郎的心态问题其实更加的严重。不过他是自己的搭档,不能像对铁蛋那样连踹带打,也只能点到即止。
任谁被下放到游击队,都会不适应和有情绪,当然了,铁蛋那个家伙除外。
那个家伙是冲自己了来的,要是把他下放到其他游击看看,情绪比谁都大。
朱货郎虽然以前是打游击出身的,而且是游击战的行家,但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现在陡不丁的让他再次打游击,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虽说升了官,但是八路军的官职更多是职权方面的,还真没多少私利方面的,所以从职权上来说,指挥的部队人数反而变少了。
只给了一个停留在纸面上的空头编制而已,而且军人都有不愿意离开老部队的情节,在去处不佳的情况下,心情比较低落也实属正常。
八路军的干部一向是最服从大局的,不会因为对工作不满意就撂挑子或者消极抵触。
但是人都是有情绪的,被动服从和积极参与是两码事,产生的效果也完全不同。
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是不同的,至少张云飞是看出来他还没有转过来。
这可不行,现在整个支队还是草台班子,事情千头万绪,正是用人之际,他这个主任没有积极性咋成,自己可是要把他用的极限。
他不但要担负起政委的职责,他还是游击战方面的专家,参谋长的职责他同样也得抗着。
以现在的形势,不论愿意与否,他们都得在这里干下去,部队发展不起来,怎么应对敌人的扫荡。
过个三两年,别人的游击队发展成了旅,团级的,要是他们还是半死不活的,个人前途是小,面子可丢大发了。
所以说朱货郎这个家伙,必须的好好的用,还得往死里用,他现在这个状态可不合格。
默默抽着烟的朱货郎,忽然感觉一阵恶寒,抬起头望了望漏风的木板门,紧了紧不算厚实的军棉袄,这天气越发的冷了,大概是要下雪了吧。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其实挺有诗意的,但是大冬天的,站在光秃秃的大槐树后,哆嗦着跟人见面,这就跟诗意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了,谈的事情就更没啥诗情画意了。
要想准确的了解当地的情况,最好的办法还是要找当地地头蛇,而张云飞比较放心的地头蛇自然是张大呆了。
这家伙虽然混了点,至少识趣,口风紧,不会自找麻烦透露出自己的行踪,他可是张云飞打探消息的不二人选。
“张长官,真没想到能再次见到你,这么久了,我都以为你早就不在了呢。”张大呆跺了跺有点冻麻的脚道。
“怎么说话呢?”张云飞挑了挑眉冷冷的望着他。
“我真不是咒你,这兵荒马乱,死了谁都不奇怪,再说您又是当兵的。”张大呆一脸无所谓的道,现在他已经不太怕张云飞吓他了。
他算是整明白了,他一不是汉奸,二不是特务,在八路眼中,就是个百姓,是,他算不得好人,但是再孬的百姓那也是百姓,八路军是不会为难百姓的,至少不会跟那些军阀似的,蛮不讲理的毙了他,这就是他的底气。
“废什么话,这大冷天的我找你来,可不是听你啰嗦的。”张云飞打断这个话头,当兵的看淡生死,但是在这讨论生啊死的,也膈应人不是。
“我说张长官,咱叫人的时候能寻个好的时间,怪冷的。”
“行了,你还来劲了是不,没大半夜找你就不错了,我也想大暖和天找你,你敢应吗,不怕被人发现你私通八路,你要不在意的话下次就这么干,你以为我就不冷怎么的?”
“哎,别介,我就是开个玩笑,这样挺好,挺好,要是你别再找我就更好了。”开什么玩笑,现在到处都是眼线,要是自己被按上个私通八路的帽子,绝对会被那帮见钱眼看的混蛋玩意举报了,小鬼子可不跟你讲理来着,到时候还不被拉去打靶子了,那死的多冤。
“我不跟你绕弯子了,你帮我打听了一下最近新城的鬼子和伪军的动向,对了,再帮我们搞点枪支弹药和粮食,最近部队挺缺这些的。”
“张长官,你看看我,我自己都是有上顿没下顿,饱一顿饥一顿的,给你们打探一些消息还成,我哪有本事给你们弄枪支和粮食啊,你看我给你跑腿的份上,要不赏我点喝酒钱。”
“你看我像有钱人吗,少给我哭穷,就你这德行,饿死了谁都饿不死你,我看你活的挺滋润的,好像都长膘了,你不是和王政义有亲戚吗,从他那想想办法。”张大呆是属秃鹫的,食腐的,越是乱世,他反而活的越滋润。
“几十斤的口粮,三两把短枪倒是容易,多了就难办了,这都是军事物资,管控很严的,多了会被怀疑的。”
“怀疑?王政义还用怀疑你吗,你要弄这些东西,他能不知道你要干嘛的,放心好了,我自己虽然没钱,但是部队公账上还是有钱的,会按市面价格向你买的,不会让你瞎忙活的。”
张大呆愕然,想想也是,自己有几斤几两王政义能不知道,也只有八路才会找上自己弄这些东西,他当这个中间人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还真没啥好遮掩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