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bhfif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初唐求生》-第605章半吊子展示-67bli

歷史小說 / 19 11 月, 2020 /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杨彦宗趴在地上,看看吗,有摸摸,这是瓷土,很好的瓷土,只是不知道到烧出来到瓷器是什么样颜色的。
他说道:“这可以烧瓷器,来帮我挖一些。”
杨钺:“老爷子!这真能烧瓷器?”
溺寵小甜妻
杨彦宗不耐烦的说道:“能!快让他们一起来挖!我们有了这东西之后,再也不要用那些木头吃饭了。”
木头,就是木头碗,没有瓷器,陶器时候的替代品。
杨钺对一起来的百来个年轻人说道:“你们还等什么!一起帮老爷子挖啊!你们几个上山顶警戒。”
这里是骑兵一师的驻地,也是马场的控制地域,但这里和突厥交界,同时也是和高句丽,室韦交界,一句话,就是这里是狼牙交错之地,也是非之地。
虽然骑一师在周围清扫又清扫,这周边都是骑兵,呼啸而来,呼啸而去,谁知道那个部族的人抽风了,来惹事?还是小心的好。好在也挖好瓷土,回彰武也没有遇见没有事情。
这时候,瓷器还是属于初级阶段,并没有很复杂的釉色和花型,制作的工序也少了好几道,温度掌握不好,烧出来瓷器非常粗糙,很多时候,烧出来的还是陶器。
无论瓷器还是陶器,至少彰武有了陶瓷,这被当做一件很重大的喜讯送到沈阳。其实也应该被当做一件大事,历朝历代都是如此。
吴欢看桌子上的几种瓷器,造型古朴,一套很像一个一个蛋的高脚杯ꓹ 大肚细腰的酒壶。两个很像电视里的酒壶的青色瓶子。白釉,青釉都有了ꓹ 花纹都是刻在瓶身上的,没有颜色。
他一直觉得贸易缺失了一块,一直想不明白ꓹ 除了茶叶,丝绸ꓹ 还有什么。当然他也想到过瓷器,不过ꓹ 把它忘记了。
重生nba之我是魯迪蓋伊
因为他从金华到洛阳ꓹ 用的大部分都是陶器,一直以为没有瓷器,所以也就是放在心上。
现在这几样瓷器动了他的心思,他要把瓷器这块补上去。
諸天裏的自走棋 五十六點九
想补上这块短板,真不是很容易,因为吴欢以前写历史是以明为主,那时候瓷器除了珐琅彩ꓹ 瓷器已经发展到顶端。所以吴欢根本就没有往平板电脑里储存任何关于瓷器的资料。
不过吴欢跟随旅游团到景德镇转过一圈,工序是粗粗的知道个大概ꓹ 什么窑温1100-1300度啦ꓹ 什么匣子装瓷器啦ꓹ 这些他知道。
还有那个骨瓷ꓹ 瓷土上加45%以上的牛骨粉,会烧出白如骨头的骨瓷。至于为什么吴欢知道骨瓷ꓹ 是在论坛上看到骨瓷是英国人弄的ꓹ 他那时候不知道ꓹ 还和别人擂了很多层,查了很多资料ꓹ 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色釉,彩釉他根本就不知道,只是知道什么颜色都哭烧出来。反正时间很多,一样一样试就好。
这也就是说,要专门有人研究这个,想着后世庞大的市场,的确什么投入都值得的。
冷血偽公主的戀愛遊戲 夏、默憶
吴欢花了2个小时,把知道的,想到的事情全写在下来,派人送信到彰武。
杨彦宗自以为挑出最好的作品,送给吴欢,吴欢一定会非常的开心,但等来的却是一封让他非常汗颜的信。
他考虑来考虑去,最终决定到沈阳当面和吴欢谈谈,毕竟,信上写的并不详细,很多事情,自己根本就弄不清楚。
杨彦宗是一个急性子,收到信看过之后,立刻骑马从彰武赶到沈阳,200里路他一天不到跑到了。
准备下班回家的吴欢,听说杨彦宗在外面等待接见,这让吴欢非常的吃惊,算算时间,杨彦宗接到自己的信就马不停蹄的到沈阳来了。
吴欢有点忐忑,他知道自己是半吊子,和杨彦宗这种专家级的人物聊专业知识,根本就是班门弄斧,现在是不得不见,毕竟事关以后的钱袋子。
杨彦宗看到吴欢,第一眼感觉自己看错了,以为是谁家的小子和自己闹着玩,但他知道,吴欢真的就这样的年轻。
杨彦宗上前行礼到:“前朝工部郎官,监管御瓷监杨彦宗拜见沈阳王!”
吴欢打量一下杨彦宗,花白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脸上虽然风尘仆仆,但俊朗的外表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精干的人。
他说道:“杨老你受累了,这事情应该我到彰武和你细说才是,还劳累你老这样远跑来。”
以身試愛:杠上落魄王爺 蝴蝶飛飛
杨彦宗听到吴欢的话,心里是非常的舒坦,感觉吴欢真的很礼贤下士。他连忙说道:“王爷这折煞老朽了。老朽何德何能让王爷跑到彰武啊!”
吴欢见君臣相惜戏码已经唱的差不多了,于是说道:“杨老,你来是不是为了瓷器的事情?有什么疑问,你就问!”
杨彦宗:“我从步骤上看到,这瓷土要破碎,磨粉,淘洗,沉淀,踩泥!这称之为练泥。这是为何?”
吴欢想想说道:“这瓷土中有各种杂质,没有破碎的颗粒,空气,这些东西都会留在瓷器上,你送来的瓷器上有星星点点的,粗糙的感觉就是这样来的。”
杨彦宗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难怪总是做不出细腻的东西来。那拉胚?”
吴欢说道:“拉胚就是把泥土塑成想要东西的,不过,瓷土烧结成瓷器,要收缩2成,所以要做器具要做的大一点。”
杨彦宗:“我说每次做出来的东西总是感觉小了,原来是这样的!那匣钵是怎么回事!”
吴欢:“匣钵就是装瓷器的烧的东西,你们烧窑的时候,就这样码进去,不是烧的东西少,就是东西粘连。有了这匣钵,就不用担心器具粘连,烧的东西还多!”
杨彦宗:“这个法子好!这样就不会粘连在一起了。只是这匣钵用什么做啊?”
吴欢:“这个要用到耐火材料,这你不用操心,你要什么规格,多少数量,我让人送过来。不过,也可以你们自己做!”
杨彦宗:“王爷,我想把窑厂放到沈阳,我们烧制瓷器的时候,遇见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您请教!”
吴欢想想也好,这边是研究型得小厂,技术成熟了,可以在彰武成立一个大型的窑厂。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