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ik8ta熱門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第485章 來自納爾維克的尊貴使節鑒賞-6m42j

歷史小說 / 19 11 月, 2020 /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支奇怪的队伍出现了。
他们有约莫三百人,各个披着厚实的皮革,头上顶着绒帽双手穿戴手套。皮衣之下是另一层皮衣,皮带束腰其上挂着手斧和匕首。
他们的背上都背着棕色粗麻布的双肩背包,包里塞着一堆麦子和肉干,乃至烹煮用的小陶罐和勺子。
搭帐篷用的麻布被卷起来,捆在背包上方。他们以引为傲的剑也挂在背包上,不少人还携带了木头十字弓和三十多支轻箭。
他们的负重已经极大,故而每个人还拎着一支捆上匕首的哨棒充当行军手杖。
如此装束也算是猎人?说他们是一支远征军也完全不为过。
这群人都有一双巨大的黑色眼睛,那当然不是眼睛,而是佩戴护眼的墨镜。
如此种种真是看呆了远道而来的老埃里克一家。
他根本想不到,狩猎的罗斯人居然这么讲究。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他们才有强悍战斗力。
一头大熊恐怕相当于多名勇敢战士的战斗力。
老埃里克在东方探险的时候,偶遇过一群人(实际是克里维奇斯拉夫人)的猎熊。那些家伙端着铁制的长矛,二十多人废了很多力气,才戳杀一头熊。
他也看到了,狂暴的熊一个巴掌,就把一名猎人拍死。
那些家伙需要买盐,自己恰好愿意卖到一批盐,可他们拿不出银子就只要出售皮革。
在丹麦地区,当地的熊早被杀了个干干净净。熊被所谓力量鄂象征,老埃里克很清楚那些丹麦领主的喜好。
领主们都是美色缠身,拥有许多妻妾不能算是骄傲的,他们需要金银器皿丰富自己的餐桌,需要猛兽的脑袋作为宅邸的装饰物。
联想到罗斯首领宅邸的那一墙熊头,以及这支极为精悍的狩猎大军,他可以联想熊的末路。
今年罗斯人的“北狩”是非典型的,狩猎是严冬活动的一部分,而且这与勇气的赞歌毫无关系。
猎人们为了利益,留里克为了是得到资源,而那些仆从的养鹿人,他们的任务就是驱赶驯鹿去北方冬季牧场,至少驯鹿是无视北极的严寒。
開局一個金錢掛 晨鍋鍋
一支庞大的驯鹿雪橇队被组织起来,拉雪橇的尽是温顺的母鹿。那些被缴获的拥有极长鬃毛的矮种马不在其类,它们并非极度耐寒的牲畜,而留里克看中了马匹脖子上的那一堆极长的鬃毛。
比起浸油的麻绳弓弦,显然马鬃毛是更可靠一些的材料。那些马匹惨遭剪毛ꓹ 作为交换它们目前也被好吃好喝供着,待到明年春季ꓹ 这些马匹要尽数送到新罗斯堡,成为犁地的动力。
一百多辆驯鹿雪橇等待着罗斯公爵的出发命令。
此行奥托本人不在其中,他实在也不需要再亲自出动。
这几年奥托在快速衰老ꓹ 他不服老不行,而复仇战争的伟大胜利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
一个伟大的战士已经不想再做冰雪勇士ꓹ 他更乐于在老家罗斯堡守护着这一欣欣向荣的社区。
留里克肩负重任,不过已经无人怀疑他的领导力。
各类前往艾隆堡的人多达四百人ꓹ 这里除了一批猎人ꓹ 还有一批永久性的移民。她们多是被俘的女子,此行就是前往艾隆堡,与永久定居的新丈夫回合。
大量的麦子、干草堆在雪橇上,那是驯鹿和人的食物,尤其是麦子,留里克需要给伐木狂人们足够的伙食抗住可能一天五千大卡的热量损失。
“兄弟们!我们走吧!”
留里克一声令下,大军在数钱族人的殷切期待下ꓹ 坐着雪橇,进入被风吹得平滑而闪亮的冻结大海ꓹ 他们在冰原中前进ꓹ 黑黝黝的一群人逐渐离开了罗斯堡的峡湾ꓹ 被白色的土丘松林遮掩。
等待罗斯人的是长达三天的冬季行军ꓹ 比起以前的艰难跋涉,训练极好的驯鹿帮助大家省去太多消耗。
他们仅需喂饱了驯鹿ꓹ 接着十多人挤在雪橇上报团取暖即可。
寒风对留里克毫无影响ꓹ 只因他的雪橇搭建了皮革帐篷。
此行他仅仅带了一个女人ꓹ 和他一样年幼的赛波拉娃。
西施黏夫 馥梅
她就是艾隆堡“总督”的女儿,是地地道道的科文人。
作为拥有一大堆女人的大人物ꓹ 有时候留里克也会想到自己会因为宠爱几个而怠慢其他。
和赛波拉娃的婚姻是带有目的性的,正是控制科文人的举措。此行唯独带着她,未来的时间也是和她独处,就是增进感情、增强对科文人的控制力。
赛波拉娃,她自然而然贴贴自己的男人,整个脑袋沉在兜帽中。
“这一去,你父亲会非常快乐。”
女孩嗯了一声。
我的青春叛逆期 小白
“你就快点长大吧。你哥哥会担任艾隆堡的总督,而我们的未来的孩子才是艾隆堡的领主。听着,那是最好的矿场,我必须把它交给我儿子。”
西南聯大行思錄
赛波拉娃猛然抬起头,凝视着留里克的脸接着笑容好似一朵花。
留里克很喜欢她的面容,说实话他也更喜欢露米娅的脸庞。她们毕竟都有北亚的血统,脸庞和体型都更接近于东方人,留里克就是喜欢这样的审美。
当然,像是卡洛塔和艾尔拉,她们两个洋娃娃自己也非常喜欢。至于嫂子亚丝拉琪,她就像是一位传说中的精灵公主。
留里克,他的男子力就如他上唇和下巴开始逐渐变浓的金色绒毛一样,开始觉醒了!
大军昼夜前行,许多人在雪橇上打盹,驯鹿却在皮鞭的催促下持续前进。
有时候野生的驯鹿在躲避狼群追踪时,敢于持续奔跑五十公里。它们具备这样的惊人耐力,就是对身体的损害也很大。
留里克下令除却饲喂准备的干草外,所有的驯鹿还吃掉了一批燕麦。
计划上是三天抵达艾隆堡,一切尽在留里克掌控中。
他们在光溜溜的冰原前进,速度甚至与船只相当!
艾隆奥拉瓦堡在海湾北部海岸的第二条大河入海口,在地理上实在是好辨认的方位。
而今,冰雪中的艾隆堡,她就是一座屹立在雪中的堡垒!
冰封码头处的岸边明显安置有一批船只,一座巨大的“冰雕”矗立在其旁。
王朝重現 王朝崛起ing
那就是罗斯人的最大的鼠笼绞盘起重机,也是罗斯人目前拥有的最大机械。留里克可以想象的是,把船只拽上岸,这台机械立下了大功。
冰封之堡垒的另一处却是火热的所在,那里毗邻冰河,其地面却是发黑的。
烟囱在喷涌浓烟,一群人影在运动,他们分明是在劳作。
雪橇上的赛波拉娃清晰地看清了这一切,她心情激动以至于浑身在颤抖。
“很快就就能见到你父亲了。”
“还有我兄弟。”赛波拉娃激动地嚷嚷。
她的笑声很甜美,留里克也爽朗的笑了。
说实话,大军沿着海岸线的冰层前进整整三昼夜,当前短暂的白天又要结束了。
坐在雪橇上的留里克忙着赶路,他时常蜷缩成一团,仿佛整个身体都生锈了。
他需要好好走动,他的护卫佣兵,以及那些渴望猎熊的狠人们,都是巴不得抵达艾隆堡休整一番。
QQ飛車之飛躍地平線 耀子陽
“很快就点了,我可以好好蒸桑拿,然后舒服睡个觉。有什么事我修养一天再说。”
“好啊,我陪着你。”赛波拉娃继续拽着留里克的胳膊,她对于婚姻仍是懵懂的,似乎仅仅是和亲近的人生活在一起,然后生下一堆小孩子过上宁静又安全的好日子。这一刻,她毫不犹豫的将留里克当做兄长,也期望这份亲密关系能变成永恒,她渴望独享幸福。
“也好,大军要好好休整,然后才有精力去猎熊。哈哈,这次我可要试试扭力弹弓的威力。”
杀鸡焉用牛刀?钢臂十字弓已经是猎熊神器,强劲的肩椎型破甲箭已经让任何的硬质牛皮甲变成废物,北极熊的皮革又算个啥。
但留里克想试试狙击。
所谓驯鹿拉着运载扭力弹弓的雪橇,在雪原上远远看到熊便是调整方位角、射角,瞄准射击。
这个时代北欧地区靠近北冰洋的地带堪称是极乐净土,露米娅和其他养鹿人都介绍了,他们这些冰原游牧民族,见到熊都是绕着走。
留里克敢确定,当前敢于大规模围猎熊的只有罗斯人。
一面蓝白色调的旗帜在留里克的雪橇上飘扬,艾隆堡附近活动的人们早就注意到一群黑糊糊的物体在逼近,他们先是本能的警惕,之后变成欢愉狂喜。
“总督”梅察斯塔带着一大群人走出厚实的大门,整个艾隆堡几乎倾巢出动,大家站在冰面上张开双臂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
此刻,就在梅察斯塔身边还站着有些拘谨的三人。
他们不是罗斯人,更不是科文人。
他们三人来自半岛山脉的西边,是远道而来的接受了留里克邀请应邀而来的尊贵客人!
其中一人正是莫得根,他是一位信使,身边一高一低的人物,则是身份高贵者。
留里克的雪橇最是张扬,他也是率先下雪橇的。
斬骨娘子
赛波拉娃见得父亲,她无所谓任何礼节,直接奔跑着扑倒父亲怀里。
留里克亦是带着自信的微小,在一种护卫的陪同下走上前。再起身后,光大的猎人们踏着嚣张的步伐,拄着哨棒奔向艾隆堡。
“我来了,梅察斯塔。看来艾隆堡的情况一片大好。这次铁匠也来了,我们的铁器冶炼会更好……”
留里克还有很多话要说,不过他敏锐地看到了两张极为熟悉的面孔。
他认识莫德根这个勇敢的挪威探险家,就是他身边还有两个人。
“他们是谁?梅察斯塔,莫德根!是客人吗?”
那位高个子的秃头络腮胡的年轻人握着剑柄走上前,耶夫洛等人也自然而然组成人墙护卫自己的主人留里克。
“别紧张,我不是敌人。”那人大个手势,一个矮个子少年急忙走来。
此人捂着心脏略略鞠躬行礼道:“你一定就是留里克,莫得根已经告知了我们的首领。我说比勇尼(Bjioni),我身边的是我的弟弟弗洛基(Frokki)。我们说巴尔默克人,来到你的领地只为做生意。”
莫得根急忙插嘴,“大人,他们是首领的儿子们。我们的首领对与罗斯进行长久的贸易非常感兴趣!我们的比勇尼大人来了,足矣体现我们的诚意。”
这一刻留里克非常相信他们,甚至极度乐见于这些来自纳尔维克港的挪威人。双方距离非常遥远,想来现在和未来都不可能产生矛盾,双方施行合作是一种双赢。
或者说论及双方谁最有侵略性,留里克不敢奢望巴尔默克人所谓爱好和平,留里克可是深知纳尔维克是罕见的北欧面相大西洋的不冻港,只有与他们深入合作,甚至是强大后的罗斯人征服那里。那么,罗斯人就有征服冰岛格林兰,乃至发现美洲大陆的机会。
就是,那个男孩叫弗洛基,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越是这样想,留里克越是端详那个比自己高一些的男孩。
想不到一个少年怎么也是个秃头?究竟是天生的,还是他们兄弟喜欢?
这少年的脑门还有一些棕色的痕迹,这就是纹身吧?可是总有些奇怪。
王子變猛男 林曉筠
留里克的凝视引得少年弗洛基的愤怒,“你在挑衅吗?罗斯人,我要和你打一架,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打架?”留里克拧拧鼻子,“我倒是挺注意你额头的纹身。”
“你觉得我的额头很漂亮?”少年似乎鼓着一口气,“你不是在嘲讽我的吧。”
“无所谓,人人都能选择自己喜欢的纹身,就是你的纹身像是一只鸟儿。”
“你居然看出了这个!”少年挺直胸膛,“这是与生俱来的,奥丁在我的额头上纹了一只渡鸦。我们的祭司说,渡鸦飞到了遥远的海里的未知世界,我也会征服很遥远的地方,成为部族的新领地。我就是拉文弗洛基!”
“哦?看来奥丁也给你祝福了。不过我是奥丁的子嗣,我们罗斯人得到神的庇护。那就打一架,用我们的方式看看谁是被神宠爱的战士。”
留里克正想舒展一下筋骨,本来他打架就不虚任何体态相仿者。何况现在他有了新理由,即是向在场的人们证明奥丁更宠爱他留里克。
但是打斗的结果很快有了结束。
留里克已经是罗斯公国的至尊,民众需要一个机智的公爵,更需要一个战斗高手。
至于巴尔默克人,男孩子间的游戏就是打斗,打完架大家就算好兄弟。
虽然非常的奇怪,留里克抵达艾隆堡的第一件大事居然是打架。留里克轻易就把毫无章法又不讲武德满是王八拳的弗洛基打倒在雪地,之后又是双腿钳住其脖子,抱住其一条胳膊,闹得弗洛基浑身难受动弹呼吸困难,不得不求饶。
于巴尔默克人的“小王子”有了这样的初遇,弗洛基认了输,之后没脸没皮地站起来直呼,“看来莫德根说的是真的。罗斯人的小首领是勇敢得战士,我要和你做兄弟。”
见得少年弗洛基如此坦诚,留里克也不想拒绝什么,这个崽儿鲁莽又率真和此人交友可行,“好啊,我们做生意,如果你们愿意,我们罗斯人愿意和你们巴尔默克人结盟!”
比勇尼还能说什么,他在狂笑中欢迎这份亟待缔结的盟约。因为他们一行跋山涉水而来,最希望的就是结盟。想不到弟弟“挨了一顿打”计划就完成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