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ga2k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起點-第0467集:騙?偷襲?繞了這麼半天,弄了這麼多鋪墊,又是這個梗?看書-r421x

其他小說 / 19 11 月, 2020 /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盟主没有盟主的样子,所谓的什么「反龙翔帝国包围网」联盟纯粹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在那里喊口号。真正有能力跟龙翔帝国对抗的霜焱帝国,只是象征性的派遣了一些兵力,跟龙翔帝国发生了小规模的冲突。
当然了,这个小规模的冲突其实也是含有很大水份的,也就最开始的那么几次,龙翔帝国和霜焱帝国双方带队的将军有在好好指挥好好打而已,在交锋了几次之后,双方带队的将军几乎同时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并同时派出了信使跟对方商量——弄出一个大阵势,但实际双方并不交锋,只是营造出一种厮杀的很激烈的气氛就可以了!如此一来,双方都可以在毫无损失的情况之下对自己的上司有所交代,并且还能够借此机会申请大量的物资和军备,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双赢!
魅惑花心總裁
『非凡,你明白了吧?』苍冥看着许非凡,笑着说道:『呵呵,霜焱帝国的那帮家伙,那帮商人一般的家伙都很聪明,弄出一个什么所谓的「反龙翔帝国包围网」联盟,不过就是他们赚钱的一种手段而已!』
『这个我明白,其实我想问的是……』许非凡犹豫了一会儿,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然后再度欲言又止,又纠结了一会儿后,他还是发了问,说道:『苍冥大帝,我想确认一件事,也许你可能不知道,也许实际情况确实跟我看到的有出入,是我从大师的资料设定集里面看到的一件事,也是关于某次反龙翔帝国包围网的时候,龙翔帝国北方战线跟霜焱帝国在「演」的时候的事情……』
逍遙尊 玉會
數字化戰神
『哦?你说的这件事我应该是知道的,如果你说的确实是那件事的话!』苍冥若有所思的说道,『因此韩大狗打烂个蛋,我觉得你还是说清楚好了,这样可以避免「跨服聊天」的状况出现!』
所谓的「跨服聊天」,所指的就是双方表面上说的是同一件事ꓹ 但实际上说的却是两件事,只是由于这两件事有些地方有着十分神奇的同步率ꓹ 所以才会造成的一种奇妙的误会。
鋼鐵俠大戰!鋼鐵俠 軒轅雪嵐
『有道理,跨服聊天的情况虽然说起来很荒谬,但还是挺常见的!如果说话总是说的不清不楚的话ꓹ 就很容易发生跨服聊天的情况!那么,我就继续说了!』许非凡点头道ꓹ 『就我所知的话,在包围网的北方战线ꓹ 一直都是霜焱帝国和龙翔帝国单对单的ꓹ 一开始龙翔帝国和霜焱帝国确实是在认真的对打,虽然战争的规模不大,但双方确实是投入了一些兵力和资源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个所谓的「反龙翔帝国包围网」联盟举办的次数越来越多,举办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负责对阵的龙翔帝国和霜焱帝国两边的将军也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ꓹ 竟然几乎是同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双方都想着,大家可以一起合力弄出一个大阵势ꓹ 但实际上双方并不交锋ꓹ 只是营造出一种厮杀的很激烈的气氛!如此一来ꓹ 双方都可以在不损失一兵一卒的情况之下ꓹ 给上面交代,并且还能够借此机会申请大量的物资和军备ꓹ 实现双赢的目的!没有人因此牺牲ꓹ 还都可以发大财ꓹ 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失礼,但就事实来说ꓹ 许非凡刚才说的这些废话无非就是把一开始热心市民旁白旁先生的话复述、转述了一遍而已,虽然内容在细节上有着一些差异,但本质完全没有改变,有着很严重的凑字数的嫌疑!
『呃……这个……』苍冥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也跟着旁白对许非凡吐槽道:『你好像只是把一开始旁白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吧?虽然说法有着一些差别,但这明显就是在重复废话,好吗?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啊?而且你说的这些东西,很有凑字数的嫌疑啊!你倒是自重一点啊!教练!』
他從海裏來
『我这不是先把前面的情况说明完毕,然后再准备说正事么?如果不加个前提条件的话,不就可能会让有些观众表示:「你说这个谁懂啊?」了么?对不对?我认为我这么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至少我自己认为,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许非凡理直气壮的回应了几句,而后继续说道:『好了,还是别扯这些蛋了,我继续说正事吧!接着刚才说的,也就是龙翔帝国和霜焱帝国两边的将军都已经习惯了这个情况之后,突然有一天,又发生了一次全新的「反龙翔帝国包围网」联盟事件,也是同一天,龙翔帝国负责跟霜焱帝国对峙的将军,突然换了人!』
『哎?不过就是换防而已,不是很正常么?』苍冥十分不解的看着许非凡,『这就好比早中晚班三班倒的职业,到了时间要换班,然后做了一段时间还要转班,早班、中班和夜班都要交换着做,都要均匀着做一样,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吧?』
交班,换班,实属正常,换防亦是如此,苍冥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顺带一提,虽然苍冥没有说,但这个时候,他是有一个想法的——苍冥认为许非凡未免有点太少见多怪了,特别是在这个问题上,居然还这么少见多怪,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大老板,这种表现真的是有点奇怪!
『不过是单纯的换防而已,这件事本身其实没什么问题,也不奇怪!但是……』许非凡继续解释道:『关键是换防了之后,霜焱帝国的那个一直从三十九岁开始,就一直在这里担任守将,一直干了三十年的老将军并不知道情况!当天晚上呢,霜焱帝国的那个老将军常使唤的那个信使刚好因为大概是阑尾炎还是其它的急性病请假就医去了,所以霜焱帝国的老将军就派遣了一个新的信使去龙翔帝国的那个新来的将军那边。这个新的信使刚好也不认识原本龙翔帝国那边的老将军,于是便理所当然的碰到了龙翔帝国的这个新来的将军,而且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当然了,毕竟俗话说的好,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所以龙翔帝国这个新来的将军自然也是盛情的接待了这个霜焱帝国的新信使,并且询问了其来意。这个霜焱帝国的新信使呢,他不但是个菜鸟,而且酒品还很差!因此,在酒足饭饱之后,这个霜焱帝国来的菜鸟信使就开始手舞足蹈的叽里呱啦的又是唱,又是跳,又是打篮球,把宴席现场弄的翻天覆地的一团糟!但是,龙翔帝国新来的这个将军还是个很有器量的人,他对于霜焱帝国来的这个菜鸟信使的行为并没有责怪,也没有制止,而是选择了让他闹腾个够的做法!一直等到他闹腾够了,睡着了,才安排人把他弄到上等客房去休息!』
『哦!那这个龙翔帝国的新将军确实还是挺有度量的,他是谁啊?』苍冥问道。
如果是自己认识的,那就顺便简单的谈一谈好了;如果是自己不认识的,回头去想办法了解一下,如果可以结交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苍冥这么想着,很是好奇这个很有度量的将军到底是谁。识英雄,重英雄,这是苍冥一贯的做派,正因如此,他才会有那么多死心塌地跟着他的手下,从他还是山贼首领的那个时代开始是如此,真正的成为了凌云帝国的大帝之时也是如此,一直到现在,那就更是如此了!
说起来,很多人认为,像是皇位这种代表着无上权利的东西,都有一种能让人变的不再是自己的一种十分神奇魔力,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登上皇位之后,那就会完全变成另外一幅样子!但这种说法显然不适合苍冥,他在金坷垃魔法学院上学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当山贼首领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当凌云帝国大帝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现在依然是这个样子,并没有什么改变。
『不知道!写的没那么详细,只是写了「年轻的将军」用来代称而已!』许非凡摇头道。
『哦!只是记载了一个「年轻的将军」,是吧?说起来,你刚刚说霜焱帝国的那个将军是从三十九岁就开始在那里负责边防的工作,一直干了三十年,是吧?三十九加三十年,那时候他不是刚好六十九岁么?说到六十九岁,那自然会让人想起经典的不讲武德的梗!说起来,这个武德的问题……』苍冥突然停住了刚刚的话题,并挥了挥手,示意许非凡继续讲下去,道:『算了,反正这也是没什么所谓的事情,你继续说吧!非凡!』
『没问题!』许非凡继续说道:『中间的故事有点长,那我还是概括吧!反正呢,那个来自霜焱帝国的新信使在醒了之后,自然是因为宿醉非常的难受,也是很快知道了自己昨天的所作所为,那就更加难受了!浑身难受!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那个龙翔帝国的新将军从这个新信使的嘴里成功的套出了很多话!虽说这个新信使知道的事情也不是很多,但对于这个龙翔帝国新将军而言,这就足够了!他很聪明,也很狡猾,只需要很少的信息,就能够分析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的,这么多年来,龙翔帝国和霜焱帝国在这个两国边境地区发生的所有战斗都是打假赛,双方都没有任何实质的兵力损失,每天都过的很轻松,要么在吃喝玩乐,要么在打假赛,要么在准备打假赛!这样当然是不行的,无论是哪一方,这种看似是双赢的行为,实际上就是在种下一个不知会何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无论是霜焱帝国也好,龙翔帝国也好,这两边的将军如果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可以肯定的是,早晚会有一天,其中一方会真的打过来!并且,到那时候,另外一方定然会疏于防范,被杀的片甲不留,只剩下一些丢盔弃甲的残兵败将逃之夭夭。这是对他们自己所属帝国的不负责,是对他们工作的不负责,也是对他们所属帝国的子民的不负责!
『这确实是个严重的渎职行为,长此以往,他们就会自然而然的麻木疏忽,从而最终导致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苍冥突然变的十分严肃了起来。
星空進化 吞吞史萊姆
幹坤兩極
既然事情都已经讲到了这一步,那么后面会发生的事情其实已经不用再说了,龙翔帝国这边突然发兵一举拿下霜焱帝国边境一带,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必然的!
『可不就是么……』许非凡突然画风一转,话锋也跟着一转,直接跳过了中间的过程,换了个角度说起了结局,道:『霜焱帝国负责守备的六十九岁老将军——马将军表示:这个龙翔帝国的小将军,他不讲武德!我们原本两边都说好了的,大家都只是做做样子,喊喊阵势,不能真的打!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在各自双方都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之下,结束每一场战斗,并且每次都可以拿到自己上面发下来的物资、粮饷和很多值钱的东西,实现双赢!我跟以前的那个哥们儿合作了差不多快三十年了,每次大家都配合的很好,都很好的实现了双赢!现在,他调走了,那你这个接他班的小将军,就应该按照原本的规矩继续,让大家继续双赢!结果你倒好,你竟然,来,骗,来,偷袭,我这个六十九岁的老将军!这好吗?这合理吗?这河里吗?这简直就是咕噜灵波掉进了合理——真步河里!』
这就非常得明显了,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这哪里是在讲历史,这完全就是在玩梗——虽然这个实际上是大师所写的剧情内容,但这确实是有着非常明显的玩梗痕迹的!不,应该说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
劍佛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段愛重生
To Be Continued……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