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識變、應變與求變: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

教育新聞 / 19 11 月, 2020 /

識變、應變與求變: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

(原標題:識變、應變與求變: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

當前,我國教育發展邁入大有可爲的歷史機遇期。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指出: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到2035年建成教育強國。這意味着我國教育事業發展走向新徵程、新階段、新時代,爲此,教育工作者需要進一步準確識變、科學應變和主動求變。

申花對手84天沒踢比賽 35人名單湊不夠 上16歲小孩

準確識變:教育進入高質量發展新時代

區塊鏈“護航”數據共享

教育發展成就顯著。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特別是“十三五”期間,我國教育事業發展取得非凡成績。根據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83.4%,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4.8%,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達89.5%,完成高職擴招任務,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51.6%,各級教育普及程度達到或超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可以說,我國教育總體水平已經進入世界中上行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制度體系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自信持續增強。

教育需求愈加強烈。與現實的教育事業發展相匹配,社會公衆對於高質量發展特別是美好的教育生活需求邁向高位。由於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變化,就教育系統而言,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在教育領域有着更加強烈的反映和期待。家長的教育夙願從“有學上”更多地轉向“上好學”,廣泛的教育利益相關者希望擁有更高的教育獲得感、教育幸福感、教育滿意度,整個社會公衆的教育需求邁向質量時代。

教育重心日益凸顯。教育事業發展整體上邁入質量爲本的新階段,根本上依賴於國家教育戰略工作重心以質量爲核心的轉移。爲辦好每一所學校,教好每一名學生,近年來《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等教育政策重磅頻出,更加關注教育發展中的學校建設質量、教師發展質量和學生成長質量,“育人爲本”逐步被確立爲考量教育質量的核心要件。

科學應變:應對潛在教育風險及現實挑戰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趨勢加速演變,教育走向高質量發展的同時遭遇諸多機遇與挑戰,過程中仍有一些亟待化解的潛在教育風險,需要教育工作者在保持客觀理性的同時,強化應對風險的底線思維,科學研判當前教育高質量發展所面臨的發展形勢與機遇。

應對新的教育質態。由疫情所造就的全球公共危機,給包括教育在內的各行各業均帶來巨大挑戰與危機,社會空間正處於全新構建之中。疫情期間,在線教學以壓倒性的力量強勢進入教育場域,“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與教育融合的速度、廣度和深度日益加強,線上線下互融互通的教育形態正在形成,學習者可以獲得全方位、立體式、多元化的教育支持資源。然而,需要警惕的是,如何迴應“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所帶來的教育質態轉型,避免從“數據紅利”演變爲“數據鴻溝”,從“智能驅動”演變爲“智能壓迫”,特別是城鄉、區域、校際、羣體之間的教育發展差距,絕不能在新技術革命下進一步被拉大。科學解決好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絲毫不能鬆懈。

應對新的發展格局。新時代新形勢下,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轉向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教育發展需要適應和主動服務於這一新格局,挖掘並構建自主發展的內生力量,以教育變革發展推進教育社會功能釋放,促進教育內部以及教育與社會的融合發展循環。當前,在國內國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大區域教育尤其是跨省域教育一體化發展的重要性日益凸顯。隨着長三角、京津冀、粵港澳大灣區、長江經濟帶、黃河經濟帶等一系列重大區域發展戰略紮實推進,教育發展如何真正突破現有的行政屬地藩籬,構建適應區域和產業發展需要的教育一體化發展佈局和結構,在助力區域一體化發展過程中贏得新的發展機遇,需要提前做好宏觀細密的規劃。

應對新的質量革命。我國在從人力資源大國向人力資源強國邁進過程中,教育爲國家各項事業發展提供強有力的知識支撐與人力資源支持。特別是在新一輪產業革命背景下,面對日趨激烈的國際競爭趨勢與關鍵核心技術的壁壘限制,更需要重視教育之“國之大計、黨之大計”的地位與力量,持續推進教育領域的質量革命,更新質量觀念,重塑質量文化。就教育質量的內涵而言,其意義也更加豐富和多元,傳統上指向於數量、規模的“單數質量”概念被摒棄,代之以包容性較強的基於過程的“複數質量”概念,這是一種突破視域侷限的複合立體式的“大質量觀”。而在質量話語表達上同時抱持更爲豐富的價值元素,譬如將公平發展與教育質量聯袂考慮,質量與公平互釋互構,致力於“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

主動求變:以評價改革助推教育高質量發展

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良好生態,需要匹配科學的評價系統,正如《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以下簡稱《總體方案》)指出,教育評價事關教育發展方向,有什麼樣的評價指揮棒,就有什麼樣的辦學導向。爲引導全社會樹立科學的教育發展觀,當下亟待開展教育高質量發展的評價指標體系研究,系統推進教育評價改革,在評價設計與操作上進行觀念、過程與方向的把握,以評價改革助推教育高質量發展。

一要注重觀念更新。教育高質量發展之所以成爲研究話語、實踐話語與政策話語的風暴中心,匯聚多元智識力量,就在於它是教育現代化道路上塑造的新觀念、新模式。作爲一種全新的發展範式,其超越了以往數量補差與規模擴張的外延式發展觀念,這對配套的教育評價觀念提出更新要求,需要在總體上找準和構建教育評價的“大邏輯”,在發揮指揮棒功能過程中,破除“五唯”困局,扭轉絕對功利化傾向。同時,進一步更新評價的多元觀念,堅持評價方式的科學性,將多元評價觀念互補融合,“改進結果評價,強化過程評價,探索增值評價,健全綜合評價”。

二要強化系統設計。“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作爲一項整體推進的教育戰略,需要宏觀、長程的系統設計,這對教育評價改革也提出相應的要求。《總體方案》指出,堅持統籌兼顧,針對不同主體和不同學段、不同類型教育特點,分類設計、穩步推進,增強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通過教育評價的系統設計,助推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整體性與綜合性,構建更加完善的學校立德樹人落實機制,更加健全的教師潛心育人的評價制度,更加多元的學生全面發展的評價辦法,更加科學的社會選人用人方式。

三要關注建構取向。高質量發展是我國當前教育發展的歷史定位與時代精神,根本上是要解決中國教育發展的戰略性問題。在構建教育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的過程中,既要在遵從普適性原則基礎上借鑑國際教育評價總體方案,更有必要在“國內國際雙循環發展格局”中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實際出發,從教育規律和人才成長規律出發,努力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形成應對中國教育自身發展邏輯的“評價邏輯”,構建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評價的體制機制,在發展質量上回歸育人本質,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

(作者佘林茂系南京曉莊學院教師教育學院教師,張新平系南京師範大學教育領導與管理研究所所長,本文系2020年度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項目“教育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研究”【20JZD053】系列成果之一)

作者:佘林茂 張新平

足協曾建議華人餐廳爲中超亞冠隊供餐 遭亞足聯拒絕

萬順叫車發揮運營城市、持證數量雙重優勢,攀登行業“智”高點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