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naysz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隱語不言-魔童哪吒2-第一百八十七章:古人誠不我欺鑒賞-x4fs2

懸疑小說 / 18 11 月, 2020 /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俸禄是什么东西?”有人呢喃问道。
今时社会,虽从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进化到了君权至上的王朝时代,可有很多地方依旧是一片空白,尤其是各种制度。
无论殷商王朝也好,诸侯国也罢,体制内的官员都是没有俸禄的。他们的生存资本最大程度来源于赐田。有了田地,有了粮食,就有了招募奴仆的基础,以此为基础,便有了富足的可能。而这田地,便被世人称之为封土。
西岐,就是殷商内最大的封土之一。
处于这种大环境下的百姓,仅仅是听这么一个词汇,很难凭空想象出那是什么东西。
“是粮食,是铜贝。”半大少年情绪亢奋地说道:“想要粮食的,可以选择粮食,想要铜贝的,可以选择铜贝。这不是赏赐,听那些人说,大公子称其为俸禄,每个月都会结一次。”
“嘶!”
话音刚落,围在这里的人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身为奴仆,给主人家干活本就天经地义,能有一口饭吃就不错了,居然还能领粮,领钱?究竟是他们听错了,还是大公子疯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要亲自去大公子府看看。若真是如此,必定要想方设法成为公子府的长工,有粮食拿,有钱拿,总比在这里混日子要强。”人群中,一名心思活络的男子如此想着,悄悄走出茶馆,疾速飞奔向大公子府邸。
然而当他到了这里后才发现,此间已经人满为患,甚至无法跻身进去,只能学着前面的一些人ꓹ 踮着脚向门口处张望。
“长工的事情是真的,俸禄的事情也是真的ꓹ 公子府不招人了更是真的。”一名家仆打扮的青年站在府邸门口,向前方满满当当的百姓说道。
闻得此言,诸多百姓脸上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ꓹ 原本火热的心顿时冷却了下来,心里五味杂陈。
“诸位不必失望。”眼看着这些人就要转身离开ꓹ 那仆人再度说道:“为了发展百姓生活,提高尔等生活质量ꓹ 大公子决定倾尽所有ꓹ 建立商行,成立场房,招募百姓做工,此为工人制度,所有为大公子做工的工人,皆可得到相应报酬!”
虎王要啃你
“敢问报酬几何?”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喝声说道。
我給重生丟臉了
“绝对比种地收成要高,不高出两倍的话ꓹ 公子府将其补齐!”
造化玉碟 牧野在冊
话音刚落,人群哗然ꓹ 宛若一道鱼雷落入深海ꓹ 掀起惊涛骇浪……
与此同时ꓹ 公子府内ꓹ 伯邑考和苏瑾相对坐在院落里,前者听着外面逐渐炸裂的声音ꓹ 有些忧心地问道:“一个提议就让他们兴奋成这样ꓹ 万一姬发那边有样学样ꓹ 甚至是比我们付出的还多,这些人恐怕会即刻叛变吧?因利聚集着ꓹ 必将因利而散。”
“你说的对。”苏瑾颔首道:“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将斗争从朝堂之争,仙神杀伐,拉到对民心民意的争夺上,无论是对我们而言,还是对西岐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儿。至少,我们和他们的起点是一样的,更不会因此产生内耗,毁掉西岐封国。”
伯邑考听的连连点头,由衷说道:“道长之谋,实在是太契合我心意了。我虽然不想将一切拱手相让,但也不想因为争斗就毁了祖宗基业。”
苏瑾呵呵一笑,道:“作为公子的谋主,贫道所思所想,所有谋划,自然要尽量避开令你为难的地方。”
伯邑考心中感动,面上却没有表露出太多情绪。
该说的之前都说过了,该承诺的也都有了承诺,如今只需将这份感动放进心里,等待将来回报即可。
“公子,门外来了一个道士,自称玉虚门下,圣人亲传,想要见您。”这时,一名婢女疾步而来,恭声说道。
“玉虚门下,圣人亲传?”伯邑考一怔,下意识转目望向苏瑾:“道长,见不见?”
春秋霸王傳
“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让他进来吧,且看阐教打算。”苏瑾不以为意地说道。
看着他面对圣人亲传依旧从容的模样,伯邑考渐渐也放下心来,对婢女挥手道:“那就带他过来吧,态度恭敬一点。”
未几,一名宽袖长袍的青衣道士几乎与婢女并肩而来,不拱手,不弯腰,不行礼,神情淡漠地说道:“阐教文殊,见过大公子。”
伯邑考深知对于这些能够徒手灭一国的仙神来说,指望对方向自己行礼根本就是一种奢望,因而并未在意对方相对倨傲的表现,平静说道:“文殊道长因何而来?”
文殊似是不经意的瞥了苏瑾一眼,见其面生,且看不出深浅,便转过头说道:“专程为救大公子而来。”
“此言何意?”伯邑考惊诧道。
火影之我是迪達拉
文殊道:“有人在蛊惑着大公子你一步步走向深渊啊!”
话音刚落,此间瞬间安静了下来,空气逐渐开始凝重……
“文殊道长口中的有人,可是指的贫道?”不多时,就在伯邑考扛不住压力,准备出口缓和一下气氛时,苏瑾突然呵呵一笑,眯着眼眸问道。
“如果是你建议大公子争夺西伯侯位置的话,那贫道说的就是你。”文殊直言道。
“西伯侯的位置属于谁,依贫道看来是姬家自己的事情,与尔何干?”
“你是何方神圣,竟敢得罪我阐教?”此刻文殊没心情去讲什么大道理,甚至连戏弄对方的想法都没有,直接祭出了杀器。
苏瑾失笑道:“不亏是圣教弟子,十分豪横,但是圣教就能主宰一切吗?既是如此,又何必要什么天命?”
文殊淡淡说道:“阐教,就是天命!”
“了不起。”苏瑾哈哈大笑,对着他竖起大拇指,虽无论声音还是笑容都不见任何嘲讽,但看在文殊眼中却异常可恶。
“少说废话,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与我阐教作对?”文殊脸色微微一冷,语气森寒地说道:“你……考虑过后果吗?!”
苏瑾渐渐收敛起笑容,轻声叹道:“古人云,见面不如闻名,诚不我欺!”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