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5f5z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起點-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選個狗相伴-b3i5f

遊戲小說 / 18 11 月, 2020 /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嗯?难道你们种子岛家的现任家主生重病了吗?”刘星下意识的问道。
种子岛辉意叹了一口气,点头说道:“没错,我们种子岛家的现任家主的确是生了一场重病,现在虽然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也因此失去了行动能力,而且脑子有时候也会不好使,所以现在正进行最后的治疗,如果这最后的治疗不能让他恢复正常的话,那么我们就会根据规定让他提前退休,重新选出新的家主。。。虽然说是在进行治疗,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只是缓兵之计而已。”
“那我能问问,你们种子岛家的现任家主是来自那一派系吗?”骨川小夫接着问道。
种子岛辉意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道:“话说回来了,我们种子岛家的现任家主可以说是非常特别,因为他是种子岛家成立之后,唯一一个不是出自于四大派系的家主;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我们种子岛家除了四大派系之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派系,不对,与其说是派系,还不如说他们是一个个小团体,因为各种原因而不愿或者不能加入四大派系,比如现任家主所在的龙造寺三郎。”
“龙造寺家?”
權貴帝後,君上請上位 花落瑾殤
骨川小夫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啊,现在龙造寺家虽然大不如前,但是也算一个中型家族吧,应该还不至于有人流落到其他的家族。”
“没错,当年的龙造寺家作为与岛津家,大友家并列的九州三雄,其实力是不容小觑的,毕竟龙造寺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藤原家的分支,按理来说是不可能有家族成员跑到我们种子岛家来避难的;但万事无绝对,龙造寺三郎的祖先是一名切支丹。”
说到这里,种子岛辉意摇了摇头,有些好谈的说道:“龙造寺家作为岛国最强大的家族之一——藤原家的分支,自然是不会允许自家人去当切支丹的,所以龙造寺三郎的祖先就先是跑去了大友家,因为那时的大友家已经明确表示自己会保护切支丹,结果大友家在一系列的变故之后元气大伤,因此龙造寺三郎的祖先就不得不隐姓埋名的跑到了种子岛ꓹ 毕竟那时的种子岛可以说是一个世外桃源,平时与外界的接触几乎为零。”
“当然了ꓹ 那时龙造寺三郎的祖先和其他几个一起跑出来的切支丹也不敢公布自己的身份,因为本愿寺一派在那个时候已经初见雏形,而且还修建了一座本愿寺ꓹ 虽然这个本愿寺从来都没有得到本愿寺家的承认,而且说到底就是一座和我这个办公室差不多大小的庙宇ꓹ 现在已经变成了本愿寺一派的圣地;不过在德川幕府完蛋之后,一切都在发生改变ꓹ 所以那些切支丹才敢公布自己的身份ꓹ 并且用回了自己原本的姓氏。”
仙之武道 夜雲端
“不过龙造寺三郎比较离经叛道,他从小就和龙造寺一派的人不对付,因为他拒绝成为一名切支丹,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和其他的派系走的比较近;在上一任家主去世之后,新家主的候选人依旧锁定在了我们井上派与山本派推出的两个人选上,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两个候选人得到的支持度其实相差无几ꓹ 而且各自也被爆出了一些不怎么好的事情。”
“于是乎,长袖善舞的龙造寺三郎就借此机会上位了ꓹ 因为除了龙造寺一派外ꓹ 其他派系都对龙造寺三郎表示了认可ꓹ 而且那时的龙造寺三郎已经六十多岁了ꓹ 所以按理来说也当不了几年家主,毕竟我们种子岛家和其他的家族不一样ꓹ 只要家主犯了大错ꓹ 或者长期失去正常的工作能力ꓹ 那么他就会自动让位给新家主,而不是像其他家族那样只要你不愿意让位ꓹ 就可以一直等到死了之后再让出家主之位。”
“切支丹啊,怪不得龙造寺三郎的祖先会逃到种子岛来。”
大仙木
骨川小夫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以前在玩《幕府将军》的时候,非常喜欢玩岛津家,因为岛津家实力不错,而且还位于九州以南,不太可能被两面夹击,只需要往前打就行,不过我那时最好奇的还是切支丹为什么会减少当地那么多的稳定度,每次都害得我不得不派驻军来稳定当地的局势,免得突然出现一波叛军;所以我去研究一下战国时期的切支丹,才发现不管是丰臣秀吉,还是之后的德川家康,他们对切支丹的态度都非常差。”
听到骨川小夫这么说,刘星才反应过来这个切支丹就是传入岛国后的十字教,一开始也就在九州岛上进行传播,因为九州岛上的大名都很愿意和来自欧罗巴大陆的商船进行交易,而那时从欧罗巴大陆出发的远洋船只上几乎都是传教士的身影,所以九州岛上很快就出现了不少切支丹。
作为一个奇葩的国家,岛国虽然一直在接受各种外来文化,但是这些外来文化在岛国生根发芽之后,或多或少都会出现被魔改的情况,比如岛国的那些寺庙与和尚一个比一个“少林”,所以切支丹的出现就引起了当地寺庙的警惕。
于是乎,岛国那些拿起刀枪棍棒比足轻还厉害的和尚们就和切支丹打了起来,不过因为那些大名还要和来自欧罗巴的商人进行贸易,所以就会偏向于切支丹,这就导致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成为了一个很严重的不稳定因素。
而当丰臣秀吉在名义上控制了整个岛国时,各地大名的力量都受到了一定的削弱,同时那些明确支持切支丹的大名也所剩无几,所以切支丹在岛国就进入了寒冬,只能在暗中进行活动。。。不过有些切支丹还是不服气的,结果他们就引起了丰臣秀吉的不满,所以丰臣秀吉就命令对切支丹动手,但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只对几个比较弱势的切支丹大名进行了惩罚。
但是,真正让丰臣秀吉感到愤怒的是,自己最喜欢的侄子,被他当成继任者培养,一手扶上关白之位的丰臣秀次竟然也成为了切支丹,所以丰臣秀吉才开始真正的对切支丹出手,而之后的德川家康也顺势而为,强行压制各地的切支丹。
不过作为一个外人,刘星听说切支丹之所以会被丰臣秀吉与德川家康所不喜,还是因为他们的老上司——织田信长与切支丹的关系很好,所以这两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继任者”自然是见不得切支丹的。
当然了,作为一个以克苏鲁神话为背景的世界,刘星还听到过这么一种说法,那就是岛国当时的神话生物与秘密教会已经很多了,所以容不下切支丹跑来和他们抢地盘,因此就借助各方势力来明里暗里的对付切支丹。。。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不怎么靠谱的说法,那就是由欧罗巴大陆出发的传教士,他们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寻宝者,而且他们寻找的宝物则是古神留下的遗物。
不过不管真实的情况到底如何,当时成为切支丹的岛国人是真的惨,所以龙造寺三郎的祖先被迫逃到种子岛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至于龙造寺三郎会被选为家主,那也只能说是时也命也,谁叫剩下的两个候选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想到这里,刘星的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笑话——如果要让你从懂王与睡王之中选出一个,那么你会选择谁呢?
那我当然是选择死亡啊。
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出现第三个选择,那些两边都不想选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第三个选项,那怕这第三个选项是一条哈士奇。
只要不是xx都行。
刘星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既然龙造寺三郎已经注定要下台了,那么你们井上派现在已经准备好推出新的候选人了吧?”
听到刘星这么说,种子岛辉意就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有些郁闷的说道:“怎么说呢,我们井上派现在有些青黄不接,因为在很久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我们井上派在岛国的中生代已经归零了。。。好吧,这些中生代其实是被岛津家安排去了国外发展业务,因为岛津家的家族企业在那段时间发展的非常迅速,所以就开始布局海外,结果就导致我们井上派直接出现了断层。”
外八行 木遙之
我在雲上愛你 張小嫻
愛妃難寵
“呃,这的确是有点麻烦啊。”
刘星摸了摸后脑勺,开口说道:“岛津家的话你们还是不得不听,而且这些在国外负责公司运营的人也不太可能直接回岛国,毕竟岛津家并没有对此发布命令,何况他们就算回来了,也会因为长期离开岛国而失去了竞争力。”
“是啊,他们都已经在外面那么多年了,山本派的那些人只要抓住他们不了解种子岛的情况这一点,就可以打的他们毫无还手之力;至于拜托老家主让他们早点回来,其实我们也是想过的,但是最后也没有下定决心去这么做,因为老家主竟然安排他们去外面负责公司运营,那就说明老家主是信任他们的能力,或者也可以说是信任我们种子岛家,所以我们可不能让老家主失望,更不能让老家主看到一个内斗到忘本的种子岛家。”
说到这里,种子岛辉意就指着自己说道:“所以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井上派推出的下一任家主候选人就是我了,因为我现在是井上派中最受老家主与新家主重视的人,而且除了我之外要么是七八十岁的老头,要么就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出来是站不住的;而且我如果能在公武之战中表现良好的话,那么我在竞选下一任家主时就会占据优势,不过我之前受的伤也会成为我最大的劣势,因为在岛国可没有那个家族会选择让一个脑袋少了一小半的人当门面。”
“至于山本派那边的情况则是能够站出来选的人虽然非常多,但是他们的能力与资质都比我略逊一筹,而且这些人的风评都不怎么好,因为往上数三任家主都是山本派的人,所以这些年来山本派的人都比较嚣张,因此在其他派系的眼中都是风评不佳;至于前田派如果真的要选,我倒是可以猜到他们会派谁,而如果真是他出来的话可就有些麻烦了,因为这个人和新家主的关系非常好,如今正在给新家主当秘书。”
当种子岛辉意提到岛津弘道时,刘星就一下子来了精神,因为在岛津中野把鹿儿岛让给了岛津弘道之后,刘星等人就失去了岛津弘道的详细消息,只知道他在鹿儿岛动作不断,但是又不清楚他到底做了什么。
种子岛辉意也看出了刘星脸上的好奇,于是就接着说道:“前田派的这个人叫做前田功,是我们种子岛家第一任家主的直系子孙,所以他虽然能力一般,但是在岛津家的关系网倒是经营的很不错,毕竟前田派在之前当了那么多代家主,所以他们和岛津家那些附属家族的成员一直都保持着联系,这也是前田派到现在还能够吃老本的重要原因,因此在新家主上位之后,前田功就花了一番功夫,成功的当上了新家主的秘书,最近在鹿儿岛忙前忙后。”
“原来如此,这个前田功的确是辉意先生你最大的对手啊,不过他如果没有办法辞职的话就只能选择放弃,所以他现在在做些什么呢?”刘星认真的问道。
种子岛辉意在想了一会儿之后,才回答道:“好像是在负责修一个新的工厂,不过这个工厂是生产什么得我就不知道了,或者说就只有新家主知道这个工厂是做什么的,因为工厂需要的机器都是新家主从国外秘密运来的,而且这些机器可都还在集装箱里放着。”
危!
猛虎傳說
也不知道为什么,刘星就觉得那些所谓的“机器”有问题,而且这些“机器”还可能会被用在种子岛。。。等等,这难道会是代理人之争?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