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l8cv精彩絕倫的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起點-第六十四章 你想得到這個機會麼熱推-c8re3

都市小說 / 6 10 月, 2020 /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我敢打赌,一定是物品很巨大只能用这种方式。”
“我猜,一定是是非常昂贵的物品,担心在这里存放不太安全。”
“不。林顿山庄的安保措施非常严密,肯定不是因为安全问题。但我想一定是非常有名的物品,才用这种便签的方式拍卖。”
“……”
在索罗斯授意下,一名侍应生捧着拍卖用的精致玻璃盒子走了过来,慎之又慎把沈建南递来的便签塞入了盒子里。
这一幕,惹得全场宾客们心里充满好奇,不少人都猜测起沈建南想要捐赠拍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谁都能够想的到,能够连续两次豪掷百万美元,能够和索罗斯和巴菲特站在一起而不落下风,能够将欧洲金融市场搞得一团乱糟糟。
沈建南这种人出手,捐赠的东西很可能价值连城。
当然,这是对于男人们而言。
不少女人捂着胸口,心里闪过无数奇妙的想法。
比如说,一名携带着崇山峻岭的美颜贵妇,痴痴望着玻璃罩子,心中幻想着,沈建南将拍卖自己的初夜。
尽管她知道,这不太可能。
而也有花季少女大眼眨巴着在沈建南身上扫来扫去。
来这里的宾客很多,但大多都是中年人或者老家伙们,身上往往透着一股子猥琐劲或者腐朽的味道。
沈建南年轻、帅气,身姿挺拔器宇轩昂,站在人群中就像是最独特的孔雀。
这样的对比令不少女生心里,都难免幻想起美丽的爱情故事。
比如说,拍卖一场约会。
终于。
侍应生走到了主持台上,将手中的玻璃储物箱放在了桌子上。
美丽的戴安·莲恩深呼吸了下,努力克制着心里的那种兴奋和期待,但还是忍不住感觉小腹划过一丝热流,兴奋的有些无法自制。
呃!
倒不是想要小便。
每个女人总有着深深的好奇心,那种好奇心,比之猫更要沉重。
莲恩也是女人,自然也想知道沈建南这种耀眼的大人物将要拍卖什么东西。
而她,却幸运的将要成为第一个知道的人。
拍了拍夸张的崇山峻岭,戴安.莲恩伸拿出玻璃盖着的便签,怀着激动和兴奋的心情打开看了起来。
“美丽的小姐,晚上好。”
莲恩忍不住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虽然这只是一个最平常的问候。
难道,他看上我了?
莲恩下意识朝沈建南瞄了一眼,眸子中闪着丝丝勾魂摄魄的情谊,在名利场好几年,她太清楚如果能够跟沈建南这样的金融巨头一夜缠绵,可以将自己带到什么样的高峰。
但随着,莲恩愕然了一下。
午餐?
拍卖一场午餐?
这……
太意外了。
莲恩一时之间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午餐也可以拍卖了。
不过随之,她心里就涌过一阵兴奋。
可以一起用餐三个小时。
这岂不是说,如果她拍下沈建南的这份午餐,她就可以和这样的金融大亨独处三个小时。
嘣——
莲恩拿起桌子上的拍卖槌敲了下。
“下面的拍卖品是今晚最独特最令人惊喜的拍卖品,有第一国际资本沈建南先生所捐赠。”
“本拍品为……时间和空间。”
“沈建南先生慷慨从最宝贵的时间中抽出三个小时进行拍卖,中标者将可以最多邀请六位朋友与沈建南先生在餐厅共进午餐,时间为三个小时。”
“本次拍卖起拍价为一千美美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美元。”
“砰!”
“现在开始拍卖。”
拍卖午餐?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拍卖,一时之间,台下宾客们都傻眼了。
这怎么有点像是好莱坞女星出去卖时,经纪公司定下的潜规则。
但接着,不少回味过来的脸激动到脖子都红了。
沈建南可是搞垮了欧洲汇率体系的金融巨鳄,每秒钟的收益都是在数十万美元,几个月的时间,创造了盈利高达几十亿美元的恐怖收益率。
从第一资本公开的收益率看,年化收益高达百分之两千多。
这种恐怖的收益比,就算是杰西.李佛摩尔再生,JP摩根在世,也都没有达到过这种恐怖的高度。
和他一起用餐,岂不是说,可以问问他接下来会投资什么?
最不济,也可以知道他在投资上的策略和经验。
时间和空间。
果然是最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砰!
“一万美元!”
突然,场内响起一声重击,随着是一声兴奋的尖叫声。
宾客们感觉声音有些耳熟,方位也似乎有些不对劲,随之才发现,第一个喊价的居然是台上临时充当拍卖师的戴安.莲恩。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
四周的来宾都是一脸懵逼,搞不懂戴安.莲恩在搞什么鬼。
哪有拍卖会上拍卖师也参加竞拍的。
但莲恩才不理会这些,她不等台下的人反应,连忙继续喊道:“一万美元一次。”
“一万美元两次。”
快。
太快了。
莲恩喊的竞拍倒数根本就不带停顿,语气急促的速度只差一口从一喊道三。
这尼玛不是作弊么。
终于有人明白过来莲恩是想干嘛。
但这个时候不是争辩的时候,万一这个贱人一口气喊完可怎么办。
有妙龄少妇在心里骂着莲恩的无耻,匆忙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两万美元!”
贱人!
荡妇!
谁给你的勇气跟我抢的。
计划被破坏,戴安.莲恩愤愤看着台下一个穿着红色礼服,彰显出凸凹身材还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女人,气的差点喷火。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她就可以拍下这场共进午餐的机会了。
以自己性感迷人的身材和美丽的容颜,绝对可以让他沉迷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不可自拔。
可现在,全被下面那个该死的荡妇破坏了。
狠狠瞪了一眼竞拍的女人,戴安.莲恩敲了下手里的锤子,不甘示弱喊道:“三万美元。”
台下的贵妇一身精致奢华礼服,脖子上戴着一串亮眼的钻石项链,头上硕大的珍珠也是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显然出身高贵不是差钱的主。
莲恩刚才利用拍卖师的身份想要作弊她就很不满了,现在这个贱货居然敢跟自己竞价,简直是不知廉耻。
明星都是婊子,贱货。
狠狠在心里骂着,贵妇不屑看了一眼莲恩,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五万美元。”
这……
四周准备举牌的金融从业者、基金经理以及企业家们,感觉自己脑子有些根本上了。
在金融和商业领域,一直都是男人的天下,这些女人们凑什么热闹。
还有,戴安.莲恩是主持人,是拍卖师。
怎么也跟着凑热闹。
但这个时候,不是考虑女人们怎么也掺和起来的时候。
跟沈建南这种巨头吃一顿饭,好处太大了,如果可以问一些投资上的建议,或者知道他接下来会投资什么,将可能会带来一个正常情况下根本就得不到的收益。
“六万美元!”
“七万美元!”
“十万美元!”
“……”
“二十万美元。”
“……”
像是火箭一样,竞拍价格蹭蹭涨到了二十三万美元。
一些荷包不充实的普通交易员和小企业家,悻悻放下了手里的牌子。
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他们承受的极限。
但竞拍却并没有中断,几个衣着华贵的名媛争相斗艳,昂首挺胸像是较劲似的不停举着牌子。
还有来自华尔街的几名基金经理,也一直在跟着竞价,大有不达目标不罢休的架势。
逐渐回味过来的宾客们,看着叫价名媛身边的秃头的男人,眼神很是怪异,充满同情和说不出的调侃戏虐。
也有人羡慕、嫉妒看着坐在沙发上面带笑容的沈建南,恨不得取而代之。
有女伴在叫价的男人,被一双双古怪的眼神盯着,脸色就很难看了。
有的低着脑袋,羞惭的不敢见人。
有的愤恨望着沈建南,恨不得将这个王八蛋给吃掉。
“喔。看起来,我今天中午居然吃了一顿人生最昂贵的午餐。”
靠在沙发上,索罗斯语气调侃说道。
但尽管他的语气是玩笑的口吻,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深深的遗憾和妒忌。
作为一代金融巨头,他转瞬就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会竞拍沈建南一顿看似普通的午餐了。
自古以来,名利都是不分家的。
沈建南一顿午餐这么多人哄抢,都是名带来的效应。
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
仅仅这个名头,足以令百分之九十九从事金融行业的人为之敬畏和膜拜了。
而这一切,原本都该属于自己。
早在几年前,自己就注意到了欧洲汇率体系存在的矛盾,也研究过共和党对东欧的影响会对世界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可结果,却被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抢走了一切。
有志不在年高。
难道,这就是华夏这句名言的由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看着那张就在眼前的年轻体魄,索罗斯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很妒忌。
即便是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是自己,恐怕也不可能引来这么多名媛佳丽来竞争,而眼前这个家伙,最大的资本却是年轻的过分。
相比索罗斯的妒忌和遗憾,巴菲特的感觉就复杂多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装逼居然可以装到如此高的境界。
想想看。
一帮脑瘫玩意只为了陪自己吃顿饭就花费重金来疯抢,那传出去得造成多大的轰动,恐怕世间仅此一份荣誉了。
就算是好莱坞最大牌的巨星,或者说总统,也不可能得到这种殊荣的。
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种装逼?
怪不得这家伙年纪轻轻就能够有现在的成就,单凭这种抓人内心的能力,就已经是世界首屈一指。
嗯!
不过这招装逼确实值得学习。
“沈。看起来,你很受女士们的欢迎。”
老实说。
沈建南自己都没想到会搞成这个局面。
他的目的只是想忽悠一些脑瘫,加强一下自己在金融市场的影响力,顺便借着某个脑瘫的嘴,为第一资本后续的战略进行布局。
但不想,在场的女士们居然表现出令人瞠目结舌的热情。
特别是戴安.莲恩,身为主持人,大明星兼职拍卖师,居然也参与竞价。
沈建南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人重塑了一遍。
哪怕他很清楚,这些竞价的人都带着别样目的,可特么自己又不是出来卖的,这么搞几个意思。
面对着索罗斯和巴菲特的调侃,沈建南苦笑了下说道:“我也没想到,会成这个样子。看起来,在场的女士们热情的过分了。”
“沈。你这话被人听到,会妒忌到发狂的。”
“这是我听过最令人恼火的话了。”
“……”
“三十万美元。我出三十万美元。”
“三十一万美元。我出三十一万美元。”
沈建南和巴菲特以及索罗斯互相调侃打趣的时候,四周的竞拍也愈发激烈了。
虽然,不少人都承受不了疯狂的价格逐渐退出,但还在参与的竞拍者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脸红脖子粗的竞价着。
全场充满了浓郁的火药味。
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加价的最低加价是一千美元。
每当有人举起牌子,都是以万元为单位。
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这个名头实在是太大了,如果用一个更直白的词汇代替,等于——财神爷。
聪明的人都能够想到如果能够同这这种人用餐,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问上一个问题,或者,求指点一下投资。
那将可能是数不清的美元。
“四十万美元!”
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高举牌子,喊出了令人窒息的天价。
这个价格一出,顿时令不少人都像是斗败的公鸡,遗憾放下了手里的牌子。
四十万美元。
代表着一个普通家庭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
整个美国,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
虽然今晚来参加宴会的宾客都是非富即贵,但也不是谁都能够将这么一大笔钱视若等闲。
戴安.莲恩也悻悻选择了放弃,虽然她曾经红极一时赚了许多钱,但四十万美元,已经超过了她能够承受的最大范围。
看了一眼举牌的十二号,莲恩失去了主持人该有的风度,眼神有些幽怨,心里也有些烦躁。
但最终,她还是用理智保持了礼仪,选择了看清现实。
“十二号先生出价四十万美元。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四十万美元一次。”
“如果成为最后的中标者,将可以与第一国际资本的沈建南先生,在纽约知名的米其林中餐馆用餐三个小时,并且可以自由提出任何问题。”
该死的婊子。
出价四十万的竞拍者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
之前莲恩参与竞价的时候,可没有这样渲染过中标后的好处。
希望不要有更多人再来竞价了。
四十万美元。
这个价格令全场冷静了一瞬间。
不少人都在心里盘算着如果竞拍下来,最终的得失。
罗.韦恩也是一样。
他脸色焦急,狠狠攥着拳头,心里莫名的焦躁不安。
如今苹果公司股价连续下滑业绩一天不如一天,财务状况也愈发糟糕,如果能够接近沈建南这种金融巨头并且得到一些指点,那将可能会受益无穷。
比如说,他透露出自己看好苹果公司,那可能,苹果公司的股价将一飞冲天。
这样的话,公司就可以通过减持来缓解下财务上的重重压力。
可是,四十万这个数字太大了。
“韦恩。你想得到这个巨大的机会么?”


Tags : | |